第318章 那难忘的一夜

藏娇都市 318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361字
纪雪也跟着叶凌飞和肖宏宇走楼,这是老楼,楼面看起来很旧,这让纪雪感觉心里有些压抑。www.shushu8.com.但进入肖宏宇的家里,这种感觉完全消失,就看见肖宏宇家里装修得宽敞明亮,很难把肖宏宇的家和这栋老楼联系起来。 在这点,就连叶凌飞也感觉奇怪。他认为按照陈玉婷的收入,至少买个三室两厅的新房子没有太大的问题,为什么陈玉婷会住在这栋老楼里面。 叶凌飞当然不会明白陈玉婷的良苦用心,虽说陈玉婷的年薪是三十万,但她却要独立抚养儿子。要为肖宏宇准备钱读,读之后还要为肖宏宇准备买房子、结婚等等,这后面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陈玉婷所有的辛苦都是为了自己的儿子能将来生活好一点。 陈玉婷花钱很省,她把钱都花在儿子肖宏宇身。可惜,这一切是肖宏宇所不能体会的。肖宏宇正处于一个叛逆时期,他是看不见母亲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而会因为母亲对自己管教严而赌气。 陈玉婷还在熟睡中,一晚未睡,担心自己的儿子出事,这身体和心理都十分疲惫。叶凌飞不忍心打扰陈玉婷的熟睡,只得坐在客厅里等陈玉婷。 肖宏宇对叶凌飞心生惧意,虽说这里是他的家,但肖宏宇却站在叶凌飞身边,没有叶凌飞的吩咐,他连离开的勇气都没有。 此刻的叶凌飞气也消了,示意肖宏宇坐在自己一旁。既然肖宏宇为了纪雪的事情和母亲吵架,那就把这件事情说清楚。等纪雪一张口,肖宏宇的脑袋就耷拉下来,那纪雪根本就没有对肖宏宇有什么特殊的感情,纪雪也明确提到之所以她会带着肖宏宇,只是因为叶凌飞的关系。 这让肖宏宇一时间难以接受。但他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当初他和纪雪认识虽说是被纪雪勒索,但后来能整天在一起,却是纪雪想从肖宏宇那边得到叶凌飞的消息。 叶凌飞拍了拍肖宏宇地肩膀,安慰道:“小宇。你现在最重要的并不是谈恋爱,这女孩子很多,等你将来出人头地了,会有很多的女孩子围着你。好好珍惜你身边的人,想想你地母亲,她为了你受了多少苦。你这离家出走,你母亲找你都要疯了,昨天晚一晚都没睡觉,还是我强迫你母亲睡觉的。如果你还有良心的话。想象你这样做给你母亲带来多大的伤害。”叶凌飞话没说完,此刻的肖宏宇就已经哭了起来。 叶凌飞微微叹口气,有些话他很想对肖宏宇说,有母亲真好,可以在母亲的疼爱下生活。但叶凌飞终究没有说出来,他的神情黯淡,像是对肖宏宇说。又像是对自己说,“只有失去你才懂得珍惜。” 纪雪和叶凌飞离开肖宏宇的家,在下楼时,纪雪没头没脑问道:“大叔,你不担心肖宏宇又跑了?” “那是他的事情,我管不了那么多,如果他还有良心地话。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叶凌飞看起来心情并不是很好,脸弥漫着淡淡的哀伤。纪雪那小丫头是何等的冰雪聪明,眼见叶凌飞的心情不好。也不多问,跟在叶凌飞的后面下了楼。 纪雪也是陪着肖宏宇在网一晚没睡,她眼圈通红,坐在车里哈欠连天。叶凌飞去过纪雪的家,倒也不用问纪雪家的位置,开车把纪雪送到了家。 纪雪家里没人,纪雪地父母都是商人,一天到晚都忙着生意。叶凌飞想起次在纪雪家里的事情,就没有把纪雪送楼。纪雪在临楼前。亲了叶凌飞一口。咯咯笑道:“大叔,记得带我出去玩。我就喜欢和大叔一起玩。” 叶凌飞仅仅点了下头,却没有多说。他的心情有些差,并不想和纪雪多说话。返回身,开车离去。 叶凌飞打电话给于婷婷,问于婷婷现在在哪里,他很想见见于婷婷。在叶凌飞心中,于婷婷是一个很善解人意的女孩子,无形之中,叶凌飞把于婷婷当作可以谈心的红颜知己。于婷婷的温柔、细心在叶凌飞心中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电话里面地于婷婷声音很小,告诉叶凌飞她和秦瑶在学校里面的图馆。于婷婷很担心秦瑶误会自己抢了叶凌飞,怎么说都是秦瑶先认识叶凌飞,于婷婷后来才有机会认识叶凌飞,这先入为主的意识让于婷婷虽然和叶凌飞地关系很亲密,但她依旧无法在秦瑶面前公开和叶凌飞闲谈首发 于婷婷和叶凌飞约定在学校门前的广场见面,她和秦瑶撒了一个谎,推说自己有事情要先出去。秦瑶打从回学校之后,就和她的一名老乡混得很熟,这名比秦瑶大了两届的男老乡长得很英俊,于婷婷从秦瑶嘴里听说这名叫王军的体育系大三男生还是一个小老板,在学校外面有一家不大的中介公司,专门面对日本提供劳务输出。是真是假,于婷婷没有心思关心。总之,她对这名看样子很英俊的阳光男学生没有任何感觉,只是对这王军时常偷看着自己的胸部和臀部很讨厌。 女孩子天生就有一种第六感,即使背对着男人,女孩子也能感觉到男人在后背偷看自己敏感的部位。 “婷婷,你要出去,要不要帮你占座位。”王军瞧见于婷婷要出去,把手里拿着那本《日本礼仪》地放下,习惯性地抬着自己的半边眼镜问道。 “不用了,我有一名朋找我。”于婷婷把借来地《毛衣编织大全》合起,拿起放在椅子的手包,礼貌性地笑道:“你们慢慢看。” 秦瑶并没有多想,虽说秦瑶和王军只是在回学校的火车认识,但俩人都是同一所学校的老乡,短短几天下来,这关系就熟了起来。当然,秦瑶和王军并不是什么男女朋,仅限于关系比较好而已。但即使这样。秦瑶心里还是有一丝不快,王军第一眼看见于婷婷时,那目光就让秦瑶心里不快。只是碍于和于婷婷是同住的朋,不便发作。但她心里却不满于婷婷抢了她的风头。 眼见王军很关心于婷婷,秦瑶有些不悦,语气也难免**来不满道:“婷婷既然说要出去玩,就不用占座了。” 于婷婷听出来秦瑶语气里的不悦,赶忙补充道:“不要麻烦你们了,你们不用等我了。”说道这里,她又故意笑道:“我不当你们的电灯了。” “婷婷,你胡说什么呢。”秦瑶娇嗔道,“快去忙你地事情。谁知道你是不是有男朋了,嘴巴很严,也不和我说一声。” 于婷婷笑了笑,也没有解释什么。她把放回图馆的架,拿着包走出了图馆。 叶凌飞把车停在广场边,下了车,走到广场边的一条长椅坐下去。翘起二郎腿,心不在焉地望着广场一对对散步的学生情侣。 望海外语学院紧挨着艺术学院,艺术学院是望海市美女最多地大学,号称美女培养基地,随手在艺术学院一抓,就是一大把美女。不过,艺术学院的名声可不大好。一直在望海市流传着“好男不娶艺术女,好女不嫁望大郎”,这艺术女就是艺术学院的女学生。虽然艺术学院的美女多。但好的女孩子却不多,这里的大多数学艺术的女孩子在学校的时候就接受这娱乐圈的潜规则教育,艺术学院历来都是八卦、色情等新闻地集散地,远到望海市倒下去的纪委主任包养了五名艺术学院在校女大学生,近到艺术学院表演系教授和某位女学生发生了性关系,事后被人揭发这名女学生的五门考试成绩本来不及格,后来却被这名教授改为及格,这件事情虽然以教授被开除、女学生退学收场,但这样的事情在艺术学院却屡见不鲜。 至于那望大郎指的是望海大学的男学生。据说凡是进入望海大学的男学生都很狂。 叶凌飞对于这种事情了解地并不多。他没有过大学,这可谓是叶凌飞心中最大的遗憾。叶凌飞想起往事。心中难免有些悲伤。他孤零零坐在广场边的椅子,抽起了烟。 于婷婷穿着一条黑色的窄腿长裤,身只是一件手织的毛衣出现在叶凌飞面前。这件毛衣是于婷婷手织的,在胸口还精心用粉色的细毛线织出一朵小花。 她地眼眸清澈,粉嫩的脸蛋被风吹得有些泛红。胸口微微起伏,从嘴里呼出如馨兰的气息。 于婷婷担心叶凌飞等自己太久,赶过来时不免有些急。她微微喘息中,坐在叶凌飞身边。 直到于婷婷地粉臀已经坐在长椅,叶凌飞才意识到于婷婷已经到了。他把手里夹的烟扔在地,在他的脚下已经有了四五个烟头。不等叶凌飞说话,于婷婷已经猜透叶凌飞找自己的目的,她张开樱桃的小嘴,露出甜甜的笑容道:“叶大哥,我们去海边散步,我每次心情不好时,都喜欢在海边走走,看见辽阔的大海,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叶凌飞一看见于婷婷那甜美的笑容,就感觉心里郁闷稍微减弱了一些,感觉心情好了很多。他笑了笑,说道:“还是去看风景,已经打春了,这山地小草就出来了,想不想去踏青。” 每年三月末时,望海市地气候就转暖了,这山一片绿。于婷婷没有意见,只要叶凌飞能开心,于婷婷愿意做任何的事情。她甜美地笑道:“嗯,好啊,我也想去山转转,就是我没穿鞋,要不我回家换平底鞋,和大哥一起爬山。” “没有必要。”叶凌飞看于婷婷脚穿着是一双女式地皮鞋,他笑道:“我可以背你山,只要你不怕被我占了便宜。” 于婷婷脸一红,低着头,嘴里柔声道:“叶大哥,你真坏。” 叶凌飞开车从南山的北面盘山公路一直开到南山山腰的停车场。叶凌飞和于婷婷下了车,沿着山的小路走了几米远,叶凌飞就弯下腰,背起了于婷婷。 于婷婷俩手搭在叶凌飞肩膀。她的秀发垂到叶凌飞肩膀,于婷婷用手捋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把脸靠在叶凌飞的左面肩膀。 于婷婷地胸部紧贴在叶凌飞的后背,被挤压着。那种挤压时候的**感传进于婷婷的心里。她脸颊绯红,感觉耳垂发烫。叶凌飞两手托起于婷婷地粉臀,一边向着小路深处走,一边说道:“婷婷,你太瘦了,让我猜猜,不超过一百斤。” 于婷婷确实偏瘦,她的身高将近1米七,实际重量却是九十五斤。对于女孩子来说。体重和年龄都是秘密,于婷婷把头靠在叶凌飞肩膀,沉默不语。 叶凌飞也没有再逗下去,背着于婷婷一口气走了一百来米,找到了一处山坡,从山坡向下望去,可以看见下面那密密的树林以及满眼的绿色草地。 叶凌飞把于婷婷放在草地。他一**坐下去,两手拄住脑袋,躺下去,望着蔚蓝色的天空。于婷婷没有躺,而是半坐着,身子侧向叶凌飞,柔声说道:“叶大哥。你是不是很累,我帮你敲敲腿。” 叶凌飞并不感觉累,他把头微微抬起。看着于婷婷那粉嫩的俏丽模样,呵呵笑道:“那我可不客气了。” 叶凌飞的膝盖抬起,两腿成三角形的弯曲,于婷婷小心翼翼帮叶凌飞敲着两腿。她的眼睛不时偷偷望向叶凌飞地脸,察言观色,心里核计该如何开解叶凌飞。叶凌飞呼吸着新鲜的空气,那先前的不快也烟消云散。本想找于婷婷聊聊心中的郁闷,但于婷婷不需要说话,只是陪着自己坐在这里。他就感觉心中畅快起来。 叶凌飞这心情一好。自然想到一直困惑在他心中的问题。他伸手拍了拍于婷婷的腰,笑道:“婷婷。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你可要告诉我实情。” 于婷婷的一缕头发被风吹到脸前,她把头发捋到耳边,甜美地笑道:“叶大哥,我保证不和你撒谎。” “那天我喝醉了之后,发生过什么事情?”叶凌飞一双眼睛观察着于婷婷脸地表情,那天晚叶凌飞喝醉之后到底干过什么,只有于婷婷最清楚。虽然从当时的情形以及于婷婷的表现来看,那天晚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是叶凌飞心中总感觉一些可疑的细节却告诉他,那天晚发生过一些事情。 于婷婷早不洗、晚不洗,偏偏第二天洗床单。这是一个让叶凌飞百思不解的问题,另一个就是于婷婷那天的表现,叶凌飞认为他对于婷婷的了解,于婷婷第二天把自己扔在房间里面那是不符合于婷婷地性格。于婷婷是一个体贴、细心的温婉的女孩子,她会在叶凌飞没醒地时候照顾叶凌飞,偏偏那天于婷婷仅仅为叶凌飞做好了早餐,却看不见人影。 这些细节让叶凌飞心中疑窦丛生,这些天没时间打电话询问于婷婷,就算叶凌飞打电话问于婷婷,叶凌飞也相信问不出个所以然。今天当着于婷婷的面,叶凌飞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于婷婷脸颊红了起来,那不经意表现出来的红潮印证了叶凌飞心中的怀疑。于婷婷两手停了下来,仿佛一瞬间她的思维错乱。很快,于婷婷又装作像没事儿一样的敲着叶凌飞的双腿,她的眼睛没敢看叶凌飞,而是转向一侧,声音婉转悦耳,轻柔说道:“没事,就是叶大哥喝醉了,我费了很大地力气才把叶大哥扶到我地床睡觉。” “那你在哪里睡觉?”叶凌飞轻声问道。 在秦瑶的卧室睡觉。”于婷婷先是一顿,吞吞吐吐说道。 “那我早晨起床后去看秦瑶地房间,什么也没看见,连床单都没铺,秦瑶的被褥没有被动过的迹象,这又怎么解释呢?”叶凌飞坐了起来,用手把于婷婷的身子掰向自己这边,他的右手托着于婷婷娇嫩的下巴,使于婷婷羞红的脸庞对着他的脸。叶凌飞一双含笑的眼睛直视着于婷婷那双如玉石清泉一般清澈的明眸,柔声说道:“婷婷,你是一个让我心动的女孩子,我愿意和你诉述,恰恰因为你的善解人意。你在我的心中是一个纯洁无瑕的女孩子,你不懂得撒谎,为什么你要对我撒谎,我希望你对我坦白。” 于婷婷羞涩的脸庞红润如天边的夕阳,那双清澈的双目里闪烁着脉脉深情,她的嘴唇蠕动着,嘴唇沾着晶莹如珍珠一般的光泽。 叶凌飞没有再说话,就如此端详着于婷婷的脸,此刻,他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只是他希望从于婷婷嘴里听到那天晚自己所做过的事情。 于婷婷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她的两手紧握在一起,嘴唇翕动几次之后,终于张开小嘴,柔声说道:“叶大哥,那是我愿意的事情,我从没有后悔过,那晚我很开心。叶大哥,我不渴望什么,只希望叶大哥像现在一样能和我在一起,我就心满意足了。” “你这个傻丫头,为什么第二天不告诉我。”叶凌飞一把搂住于婷婷,他紧搂着叶凌飞那洋溢着少女气息的娇躯,动情地吻了于婷婷的嘴唇。于婷婷本来握在一起的两手松开,缓缓搂住叶凌飞的脖子,她心里不肯定自己是否应该这样做,但她的本能却促使着她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渴望拥抱自己心爱的男人一般紧搂住叶凌飞的脖子。 于婷婷的嘴里被叶凌飞的舌头占领,于婷婷的小舌生涩地和叶凌飞的舌头绞缠在一起,那眩晕的感觉瞬间让于婷婷脑袋一片空白。从那天晚她的第一次给了叶凌飞之后,于婷婷就渴望会有现在这一刻,她的嘴里沾满叶凌飞的气味,她的身体再次被叶凌飞紧紧搂抱。 在叶凌飞的怀里,于婷婷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她喜欢闻叶凌飞那带着淡淡烟草味道的男性气味,喜欢被叶凌飞搂抱,喜欢自己被叶凌飞抚摸。对于她来说,叶凌飞的任何行为都是充满了魔力,让她无法自拔,那种渴望的感觉让于婷婷在面对叶凌飞时,就完全丧失了自己。不计较名利,没有任何的目的,只想着让心爱的男人快乐。 对于婷婷来讲,自己能让叶凌飞快乐,那就是最大的快乐。她不清楚自己那少女的心扉何时被叶凌飞占领,她不记得自己从什么时候爱叶凌飞。更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爱得如此疯狂。 或许是叶凌飞那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悲伤征服了于婷婷那颗善良的心,于婷婷不忍心看见叶凌飞悲伤,就在那晚,当她扶着喝醉的叶凌飞到自己的床时,叶凌飞那看似不经意拉住于婷婷的手,这个动作却让于婷婷浑身软绵无力,倒进叶凌飞怀里。与其说是叶凌飞喝醉后那残存在意识里的欲火强拉着于婷婷发生关系,不如说是于婷婷主动献身。 于婷婷的心早就属于叶凌飞,早在南竹时,如果叶凌飞想要,于婷婷那时就会把她的第一次献给叶凌飞。 于婷婷同时又担心叶凌飞会有负担,她知道叶凌飞有妻子,按照她对叶凌飞的了解,猜得到叶凌飞心里一定会自责,叶凌飞会认为是他自己的过错,强行和于婷婷发生关系。 恰恰出于对叶凌飞的了解,于婷婷才想刻意隐瞒,不让叶凌飞知道这件事情,但没有想到最后终于还是让叶凌飞知道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