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对白晴婷的企

藏娇都市 329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255字
叶凌飞是一个男人,正常的男人都有着那不可遏止的,只是比起其他的男人来讲,叶凌飞是一个自制力很强的男人。 唐晓婉的行为无疑出乎叶凌飞的意料,在叶凌飞心中,唐晓婉一直就是一个羞涩的乖乖女,只是叶凌飞忘记唐晓婉也是女孩子,她有自己的感情、有自己的心中渴望。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叶凌飞相处许久之后,唐晓婉难免也被叶凌飞所感染。 唐晓婉滑嫩的小手伸进叶凌飞内裤里,紧紧握住叶凌飞那高涨的下身。尽管生涩,但唐晓婉却出于本能一般下滑动起来。 任凭叶凌飞自制力如何强,但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他还是无法抗拒唐晓婉那滑嫩的小手滑动时所带给自己的那爽快的感觉。他感觉自己下身要涨起来,那一直摩擦着唐晓婉那诱人下身的右手终于按耐不住,手指头轻轻捏了起来。 唐晓婉的嘴唇被叶凌飞紧紧贴进,在欲火之下,俩人忘情的热吻。 如果不是从公园南边传来脚步声和男女说话的声音,叶凌飞保不住今天晚就在公园里和唐晓婉发生关系,但一对情侣的出现却让唐晓婉瞬间从失去理智恢复过来。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做了什么,飞快地整理好牛裤子,坐在叶凌飞身边。 叶凌飞下身憋的难受,差点要对一对刚走过来的情侣破口大骂。他还是忍住了,搂着唐晓婉坐在长椅,眼看着那对情侣从他们面前不远的地方走进了树林里。 “晓婉,有没有兴趣跟过去看看?”叶凌飞搂着唐晓婉的腰,一副不怀好意的样子问道。 唐晓婉低着头。脸红得跟块红布似地。刚才她在动情之时,不管不顾。偏偏一冷静下来,唐晓婉就感觉羞愧难当,那是再也不敢瞅叶凌飞一眼。唐晓婉担心刚才那样会让叶凌飞以为自己是一个随便的女孩子,而不喜欢她。但很快,她这种顾虑就取消了,叶凌飞就像唐晓婉肚子里的蛔虫一般,看出来唐晓婉心里所想的,叶凌飞在唐晓婉耳边低声说道:“晓婉,你现在可是我的女人了。以后不许勾三搭四,更不许对别的男人抛媚眼。” 唐晓婉听到叶凌飞这句暧昧十足的话后,整个人都要被叶凌飞的话融化了。就那句是叶凌飞的女人,就让唐晓婉感觉从未有过的幸福。再加叶凌飞又在唐晓婉嘴边说了一番既霸道、又柔情地话。唐晓婉这小妮子就芳心动荡起来。只是被叶凌飞一拉,唐晓婉就软弱无力躺在叶凌飞怀里,闭着眼睛,一副任凭蹂躏的娇媚表情。 叶凌飞的心情被那对情侣破坏了。心情颇为不爽,他又不着急吃下唐晓婉这小妮子,只是亲了几口,就拉着唐晓婉不怀好意地靠近那对情侣。叶凌飞果然没猜错,这对情侣正在树林里啃呢,其动作露骨之程度不比叶凌飞和唐晓婉差,而且颇有按奈不住的味道。 唐晓婉不好意思看下去。却看见叶凌飞不怀好意地笑着。当那男地按耐不住。正准备提枪时。叶凌飞这时候大吼一声道:“干什么地。跑到树林里想干什么坏事。” 这一句吓得那对男女顾不得其他。站起来撒腿就跑。那男地一边跑。两手还提着裤子。及其滑稽。 叶凌飞心情大爽。和唐晓婉走出公园。他送唐晓婉回到家里。知道唐晓婉地父母都不在家里。叶凌飞才去唐晓婉家里。唐晓婉倒了一杯水放在叶凌飞面前。就坐在叶凌飞身边。说道:“叶大哥。可欣姐那边地事情怎么办。我不想可欣姐离开。” “放心。小丫头。不要担心可欣地事情。”叶凌飞拍了拍唐晓婉地脑袋。一副胸有成竹地样子说道:“可欣不会离开这里地。” “真地吗?”唐晓婉问道。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叶凌飞站起来。看了看手表。发现已经很晚了。说道:“我得回去了。过几天。我想可欣会找你帮忙。” “帮忙?”唐晓婉不明白,怎么过几天李可欣会找她帮忙。叶凌飞只是笑笑,却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在临走前,给了唐晓婉一个亲吻。 望海市各大报纸都刊登了越洋百货要举行大型的时装秀活动,林雪也是从报纸才得到这个消息,她看时间是在四月十号,也就是在下个星期,恰恰那天正是她的安盛百货需要举行时装发布会地日子。 林雪可不相信这是巧合,完全是越洋百货针对自己的百货公司的时装发布会举行的活动。林雪这女人不简单,不过三十多岁,就拥有着千万的资产。她十六岁从学校辍学进入社会,干过服务员、商场营业员、宾馆前台接待,如果不是偶然认识徐韩卫,林雪相信自己或许只是一个被那些普通的有钱人包养地玩物,没有自己的生活,更不会有自己的事业。 林雪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女人,她心里清楚自己获得现在这一切所付出的努力。手段、心计…是不可欠缺的,这也是林雪即使拥有了千万的身价,还和徐韩卫保持着亲密关系的主要原因,她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靠山。 不可否认,林雪在经营方面拥有天赋,不单单是靠徐韩卫地支持,她把安盛百货经营地如此好,和她在商业的天赋是分不开地。林雪之前从未把越洋百货放在眼里,她甚至于不屑理会越洋百货的活动,但白晴婷高调入住越洋百货却让林雪开始注意越洋百货。 她是妒忌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不过二十五岁,年纪轻轻就拥有者美貌、财富。白晴婷被众多媒体记者追逐,这让林雪很妒忌。她妒忌那些比自己漂亮的女人。更妒忌不需要任何努力就能获得财富的女人。 林雪要让白晴婷颜面尽扫,她要亲手把越洋百货从白晴婷手里夺过来。正是这种极端的心理,让她那天故意带了一群贵太太们去越洋百货找茬,却没想到出现一个及其令她厌恶的男人,不仅没有能羞辱白晴婷,反倒让她自己蒙羞。 又见到越洋百货要搞一场时装秀,林雪怒火更加不可遏制。她亲自打电话给徐韩卫,希望徐韩卫能利用他地影响力,在十号那天为安盛百货造势。徐韩卫答应下来,告诉林雪自己会亲自到场。为了帮安盛百货造势,徐韩卫会利用他的影响力,让市政府的领导都去参加那天的时装发布会。 有了徐韩卫这句话,林雪可放下心来。她坐在安盛百货的办公室里。右手的中指敲打着桌面,在她的对面,安盛百货的副经理赵长涛正和她汇报工作。赵长涛年纪二十八岁,四年前就跟着林雪。赵长涛长得异常精神。虽然淡不美男子,却天生就带着一股男人的阳刚之气,那张英俊的脸总是挂着冷漠,除了林雪之外,赵长涛从不对别人微笑。 赵长涛是四川人,八岁时,去了嵩山少林寺,当了俗家弟子。在十八岁那年,他离开少林寺。去过海、北京、广州等地谋生,在工地打过工,当过苦力,后来在望海市打地下黑拳。林雪偶然一次去看地下黑拳比赛时,看见赵长涛遍体磷伤,林雪心中竟然产生一丝不忍。她一时冲动之下,收留了赵长涛。 不过,很快林雪就发现她收对了人。当初那一时地冲动为她带来了一名得力的帮手,赵长涛这人虽然不太喜欢说话,但对林雪却十分忠心,只要是林雪交代的事情,赵长涛从来不管结果。他心狠手辣,办事干净利落,深得林雪的信任。 林雪也发现赵长涛这人十分聪明。稍微一点拨。赵长涛就能领会。以此,林雪也放心把安盛百货放心交给赵长涛管理。 “那个模特地事情联系如何了?”林雪问着赵长涛。赵长涛那双锐利的眼睛扫了一眼林雪。他的眼睛里藏着很难被发觉的异样目光,但这仅仅一瞬间,他将目光收回来,声音平稳、稳重说道:“那边已经联系好了,泰丽丝会在四月十日到望海市。不过,根据我们委托公司方面地情报,泰丽丝这次行程安排的很满,可能只会在望海市停留一天,然后会去大连参加国际服装节。” “一天就足够了。”林雪满意地点着头道,“哪怕泰丽丝出现在我们安盛百货的商场,那就足够让我们安盛百货再一个档次,一定会吸引很多媒体的目光,她可是号称英国最美的少女。” 赵长涛没有再说话,他垂手站在林雪面前,聆听着林雪的指示。林雪沉思片刻之后,站起来,吩咐道:“最近多和姜龙联络联络,我可能会用到这老不死的东西。”
“嗯,我知道。” 世纪国际集团的会议室里,白景崇召开了董事会,就这次由白晴婷提出的“越洋百货时装秀”地项目进行了讨论。越洋百货去年亏损了八百万,早在去年年末,世纪国际集团的财务总监彦其也是世纪国际集团股东之一,提出彻底摒弃越洋百货,世纪国际集团撤出零售百货行业的意见,经董事会讨论之后,认同了这个意见,当时就连白景崇都认为越洋百货应该从世纪国际集团脱离。年初,世纪国际集团的执行副总陈翰林提出世纪国际集团应该以房地产为主,逐步从其他不相关行业中退出,很快,这个发展基调就成为世纪国际集团的主要发展规划,早在三月份,世纪国际集团就把其下属的服装、机械等三家大型公司以转让股份地形式出售。虽然这样以来,世纪国际集团的产业规模会减少,但拥有了足够的流动资金,全力投入到房地产的开发面,伴随着望海市今年的老城区改造计划。世纪国际集团将会迎来一次集团发展地新飞跃。 正是在这种环境下,白晴婷提出从世纪国际集团获得至少五百万的资金,用于对越洋百货的改造计划。 在这份越洋百货的改造计划,白晴婷列出了在她入住越洋百货这几个月里,越洋百货所取得成绩。越洋百货在三月末,实现了收支平衡,而且其日人流量较去年年末增加了30。在抛弃一些老旧地产品之后,越洋百货又和一些新地供应商签订了新合同,品牌模式也由过去的低、中产品向中、高档发展,其主要消费群体将主要面向中青年。在白晴婷没入住越洋百货前。越洋百货更像是一家大型地杂货铺,什么东西都卖,其主要的消费群体并非是那些中青年人,而是老年人。老年人喜欢来越洋百货买一些别的商场买不到地低档货。这样以来,越洋百货给人的印象就是一家类似于杂货市场,虽然品种齐全,但是质量得不到保证。 白晴婷提出改造越洋百货的计划之后。把那些低档的货物剔除出越洋百货,虽然这样做会损失一批老年消费者,但却吸引了一批时尚地年轻人。这批的年轻人的消费直接的体现就是越洋百货在3月末实现了收支平衡。 董事会几乎一边倒拒绝为越洋百货注资,尤其以彦其地意见最为尖锐,作为公司的财务总监,彦其从专业角度反对为越洋百货注资。白景崇也不看好越洋百货,只是作为白晴婷的父亲,他需要让女儿大展拳脚,就必须力排众议支持向越洋百货注资。白景崇心里很清楚一旦自己真这样做。那世纪国际集团就会内部不和。 “我认为这次的活动会改变越洋百货的以往形象,我要让一个新的越洋百货出现在市民的心里。我相信,我们越洋百货将不再是过去那个只会经营中、低档的百货公司,我们应该像安盛百货那样,成为一个高档的百货公司。”即使面对这些她地长辈,白晴婷面无惧色。把她的想法说出来,“只要投入五百万,越洋百货将会为世纪国际集团带来五千万,甚至更高的利润。” “晴婷,我们也理解你的心情,你想作出成绩给我们看看。”彦其是白晴婷的长辈,他五十五岁,是最早一批加入世纪国际集团的老人,说话时难免倚老卖老道:“但是。我们这些人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看地自然远点,从我对越洋百货的财务看。越洋百货即使改革也不会改变目前的局面,只会让总公司白白损失五百万。我看过你这个所谓的活动,一没有请名人,二没有能引起轰动的卖点,不就是一些年轻小孩玩的游戏吗,那些小孩在学校里玩玩这些还可以,一旦作为商业运作,只会被人看成笑话。” “彦叔叔,我不这样认为,这款游戏在年轻人中拥有很大的市场,我们这次以作为卖点,很容易得到那些年轻人的支持,到时候吸引这些年轻人不成问题。”白晴婷不认同彦其的观点,在白晴婷看来,这些老一辈地人是无法理解年轻人地思维,这也是为什么越洋百货一直成为世纪国际集团的累赘,没有创意、不会改变,这样地百货公司势必会被淘汰。 “晴婷,我也这样认为,白白把钱扔进越洋百货很不值,我们把这五百万投入到我们集团的项目开发,利润会翻几番。”另一名董事会的成员也附和道。 其他的董事也纷纷附和彦其的话,场面成一边倒,除了白景崇没有发表意见外,几乎所有董事会的成员都拒绝投资越洋百货。 白景崇终于说道:“各位,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不如投票表决。”作为董事长,白景崇在眼见无法获得董事的支持后,只能通过表决的方式。 “我中立!”白景崇首先发表他的意见,这出乎白晴婷的意料,白晴婷本以为自己的父亲会全力支持自己,那样的话,靠着父亲手里的股份,说不定会能得到董事会的支持,但父亲这时候中立,那这个项目获得通过,几乎不可能了。 事实也确实如白晴婷所想的那样,在坐的董事全部拒绝这个项目。彦其看了看白晴婷,笑道:“晴婷,看样子没有人支持越洋百货,不如你就收手,离开越洋百货,回集团。” “我这里倒有另外一个股东的意见。”白景崇这时候忽然出具一份委托,道:“我持有集团的30股份,在坐各位持有接近30的股份,但是,委托我这位先生却持有集团40的股份,作为集团的大股东,这位先生委托我宣布他的意见,他全力支持对越洋百货改造计划。” 当白景崇这句话说完之后,包括白晴婷在内的所有人都愣了。什么,世纪国际集团还有更大的股东,竟然持股40。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位神秘的持股人却把股份委托给白景崇,那就是说白景崇手里至少持有集团的70股份,以后董事会已经没有任何存在的必要了,只要是白景崇作出的决议,董事会没有任何权利反对。 本来对白晴婷不利的形式,就在这一瞬间被扭转了。在董事会结束后,白晴婷还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之前也对于世纪国际集团是否能为越洋百货注入资金没有信心,但没有想到这后来出现的大股东却彻底扭转了这个局面,董事会被迫同意向越洋百货注入500万的资金作为越洋百货的改造资金。 “爸爸,这名大股东是谁?”白晴婷一直跟着白景崇到了办公室,她迫不及待地问道。 白景崇坐在宽背大椅,两手扶着椅子的扶手,微微笑道:“晴婷,有些事情你不知道的好。总之,这位大股东和我一样,希望你能作出成绩来,我和他都会全力支持你。” “他会支持我?”白晴婷更糊涂了,听自己父亲的口气这位大股东似乎和自己很熟,但白晴婷却想不到这人是谁,为什么要支持自己。 “晴婷,你就去放手改革。当然,刚才那些董事的意见也可以参考一下,如果不是这位大股东的全力支持,我想就连我都对你这个改造方案持否定意见。不过,现在谈这件事情已经没有意义了,既然通过了,那就放手去做。就算你失败了,我也会安排你作为我的接班者,现在的世纪国际集团已经不是过去那家世纪国际集团了,比起那时候的股份分散,现在的集团股份已经被集中起来。换句话说,目前的世纪国际集团才真正是属于我们白家的。晴婷,以后这世纪国际集团就靠你了,我核计再过个两三年,就可以退休了。你说我这一把年龄,就算给我再多的钱又什么用。反正,我把世纪国际集团交给你管理,就算管理的不好,那也是你的事情。反正我是不管了,而那位大股东他是否会管,那就是他的事情了。”白景崇说道这里,露出令白晴婷十分不解的笑容,只听得白景崇说了一句白晴婷听不懂的话来,“晴婷,不要担心那名大股东,他会全力支持你,就算你做的决定是错的,他也会支持你。” 白晴婷想不到到底这名大股东是谁,但她也清楚,自己的父亲不会告诉自己。白晴婷心里犯起了核计,她在考虑到底这名大股东为什么会全力支持自己,到底他对自己有什么企图?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