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表弟张东洋

藏娇都市 330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362字
“晓婉,你确定是这家咖啡厅吗?”李可欣和唐晓婉走到学园路旁边的咖啡厅门口,李可欣不确定问道。 唐晓婉瞅了瞅左右,没有看见旁边还有咖啡厅,她并不肯定叶凌飞说得咖啡厅就是这里,刚好有一名男学生和一名女学生走过这,唐晓婉赶忙甜美说道:“这位同学,打扰一下,请问这里是美好情缘咖啡厅吗?” 唐晓婉今天特意穿了一件粉色带花格的连衣裙,腰间扎了一条手掌宽的腰带,把唐晓婉的蛮腰收得窄窄的。 裙摆下方是黑色的丝袜,脚是一双红色的小皮鞋。本就高耸的酥胸此刻更是呼之欲出,低开的连衣裙领口露出那一抹白腻的粉颈。如果不是唐晓婉在连衣裙内套了一件白色的圆领衬衣,就露出唐晓婉那条深深的乳沟。 再加唐晓婉那清丽可人的样貌以及甜美的声音,那名男生一下子就被吸引住,忙不迭说道:“就是这里。” “谢谢!”唐晓婉道声谢谢,转过身去,走回李可欣面前。 那男学生目光还没从唐晓婉身移开,心里直痒痒,这可是传说中的爆乳美少女的现实版。这男学生在宿舍里常看日本漫画,什么城市猎人、犬夜叉等等,那里面不凡有些画得夸张的爆乳美少女。每次看这些爆乳美少女都让他情绪激昂,偏偏他的女朋又是一个平胸,就算在一起搞奸情时,男学生摸到自己女朋的胸部时就感觉和摸到自己的一样。 现在眼见有一个现实版的爆乳美少女和自己搭讪,这男学生就有点按耐不住,心里核计是不是找什么话搭讪。他这站着瞅着唐晓婉,身边的那个女学生可不满了,狠狠捏了男学生腰眼一把,不满意嘟囔道:“看什么看,快走了。”这男学生才回过神来,自己的女朋在身边。他心里这个懊恼,早知道自己一个人出来了。 唐晓婉没留意这对学生情侣的反应。她确定这里就是叶凌飞电话里面说的那家咖啡厅后,很肯定这里就是叶凌飞约她们的地点。 “这家咖啡厅没营业啊!”李可欣颇为奇怪,她接到唐晓婉地电话说叶凌飞约她们俩人见面时,李可欣心里暗暗欣喜了一把,为此特意打扮了一翻。和唐晓婉相同,都是长丝袜配合裙子,唯一不同的是李可欣衣又加了一件白色地披肩。配合她黑色的长裙,显得分外抢眼。 李可欣和唐晓婉在来这里的公交车谈过叶凌飞为什么要约她们,唐晓婉笑嘻嘻说,也许是叶大哥想可欣姐了,但又不好意思自己说出来,就故意要带着我。李可欣嘴虽然说“小丫头不要乱说”,但这心里还真有点希望这是真的。 自从那次误会叶凌飞之后。李可欣好长时间都恨叶凌飞。但冷静下来。李可欣一考虑自己当时地情况。才明白当时完全是自己误会了叶凌飞。恰恰是因为自己地大海哥那般逞英雄。不仅他们俩人就连叶凌飞都陷入险境。李可欣想到自己那天在医院里面和叶凌飞说过地话。她后悔死了。李可欣本想着要是叶凌飞打电话给自己地话。她会立刻和叶凌飞和好。很想和叶凌飞回到原来那样地感情。但可惜叶凌飞没有打电话过来。李可欣碍于面子又不会亲自找叶凌飞。这一来二去地。就过了很长时间。 在这段时间内。她听说了叶凌飞结婚了。李可欣心里把自己责怪了很多次。如果自己不误会叶凌飞。说不定自己还有机会和叶凌飞结婚。即使没有结婚。至少自己现在和叶凌飞地关系很亲密。但后悔药是没有卖地。李可欣只能接受这个结果。 她愈发感觉自己不再像以前那样要争什么。只要叶凌飞能和她恢复以前地那种关系。就足够了。但想象终究不是现实。在店遇到地那次。让李可欣彻底明白。那次自己深深伤害了叶凌飞。现在地问题不是自己是否接受叶凌飞。而是叶凌飞是否接受自己。 正因为心里怀着这种想法。李可欣才想知道叶凌飞到底为什么要约晓婉和她见面。眼见。咖啡厅就在面前。但门挂着“停止营业”地大牌子却让李可欣心里忐忑不安。 唐晓婉拿出手机。拨打了叶凌飞地电话。电话那边响起悦耳地歌曲。我看.*却没有人接。唐晓婉右手握着电话。在咖啡厅门口走了一个来回。 “不要打了。小丫头。难道就不会自己推门进来。”叶凌飞推开紧闭着地咖啡厅地门。把脑袋探出来。只看见叶凌飞只穿着黑色地衬衫。用一条毛巾包裹着脑袋。样子滑稽可笑。 “叶大哥,你这是干什么呢?”唐晓婉一看见叶凌飞这样,扑哧笑了,她赶忙放好手机,挽着李可欣的胳膊,走到门口。李可欣抿着嘴,想笑又强忍住不让自己笑出来。 “干什么,打扫啊,你不知道这里面乱的,快跟垃圾场一样,全是垃圾。我刚才打死了三只老鼠、十几只蟑螂还有几十只苍蝇。” “这个时候有苍蝇?”唐晓婉吐了吐舌头,不相信地说道:“叶大哥,你又骗人啦。” “开个玩笑,过几天就会有了。”叶凌飞把门推开,招呼道:“两位大美女,别在外面站着了,你们该不会想招蜂引蝶。唉呦,可欣,你啥时候也穿丝袜哇,嗯,漂亮,瞧着长腿美得跟…跟那个麻杆一样。” 李可欣先是听叶凌飞夸奖自己,心里美滋滋的,后面听到叶凌飞那句麻杆,她忍不住说道:“什么像麻杆啊,真是的。” “我这不是没找到好的词形容吗,好了,两位别站着没事干,快进来。”叶凌飞笑着招呼俩人。 李可欣目光偷偷扫了叶凌飞一眼,刚才叶凌飞那样和她说话,让李可欣仿佛又找回过去和叶凌飞说话时地感觉,那时候的叶凌飞就是这样说话。 “想什么呢,可欣姐,快进去!”唐晓婉眼见李可欣站在门口没动。微微拉了李可欣一把,李可欣这才回过神来。赶忙迈步走进咖啡厅里。 等俩人走进咖啡厅才发现这家咖啡厅空无一人,地堆满了杂物,空气中弥漫着尘土的味道,就和那种老房子好久没住过人,再打开房间之后,闻到的那股味道差不多。咖啡厅中央亮着灯,叶凌飞就站在灯下。拿着一把扫把在扫着地。 “叶大哥,这是干什么?”唐晓婉不解地问道。 “你说干什么,当然是清扫啊。那个杂碎老板,告诉我什么也没有动过,只要我接手就能营业,娘的,果然没动,连那些盘子碟子都堆在水槽里,看见没有,这地全是垃圾。我当时还以为这里是垃圾场呢。差点要带防毒面具进来。哦,晓婉,你别站着。去到旁边的那家超市买几瓶空气清新剂回来,这股味道难闻死了。” 唐晓婉吐了吐舌头,转身去超市买空气清新剂。李可欣肩背着一个包,站在咖啡厅里,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叶凌飞抬起头,招呼道:“可欣。你也别闲着,赶紧把外面的衣服脱了,过来打扫。哦,你地包就放在台那里好了,刚才那里我收拾过了,顺便还从附近的商场买了两件打扫地衣服,你穿。” 李可欣赶忙走到台前,把包和白色披肩放在台里,拿过来一件白色地那种工厂的工作服衣。穿好之后。拿着扫把就到了叶凌飞面前。 李可欣弯着腰,就在叶凌飞旁边地那个隔间里面打扫着。叶凌飞微微把腰直起来。说道:“可欣,你感觉这家咖啡厅如何?” “挺好啊!”李可欣没抬头,回道。 “如果你来打理的话,你感觉一年给我多少钱比较合适?”叶凌飞笑着问道。 李可欣把头抬起来,没听清楚,又问道:“什么?” “我说你要是管这家咖啡厅的话,你打算一年给我多少钱作为租金?” “你要转租给我?”李可欣听完摇了摇头,她确实很想自己干点什么,当个小老板也比班强,但要是经营咖啡厅的话,不说这租金自己拿不起,就咖啡厅前期地投入自己也没有那样多钱投入,当着叶凌飞的面,李可欣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说出口的,她回道:“我没有那么多钱。” “这不怕,只要你到一年之后给我钱就行了。”叶凌飞呵呵说道,“要不这样也行,我出钱,你来管理,最多分得利润咱们分就是了。” 可欣本想说我不想占你的便宜,但话刚到嘴边,她的眼睛正好和叶凌飞投过来的目光相碰在一起,李可欣心里咯噔一下,她意识到这咖啡厅完全就是叶凌飞帮自己才买下来的。叶凌飞刚才说什么分利润,不过是叶凌飞找的借口。李可欣把话又吞了回去,不肯定地说道:“你认为我能经营这里吗,要是我经营的不好,你不是很亏钱。”
叶凌飞拿着扫把站在咖啡厅的过道中间,看似无意地说一句道:“没关系,要是我亏钱的话,把你赔给我就行了,我也不会太残忍,以后每个月就留给你生活费,剩下赚的钱给我就行了。” 李可欣听到叶凌飞这句话出奇地安静下来,她咬着嘴唇,心里感慨万千。这是叶凌飞透露给她的一个暗号,以李可欣那般的冰雪聪明,她又怎么能体会不到叶凌飞的心意。叶凌飞还是没有能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但叶凌飞却在尝试着走出来,这家咖啡厅就是叶凌飞想和李可欣关系缓和的一个枢纽。 李可欣不再犹豫,终于点了点头。 唐晓婉拿着三瓶空气清新剂跑回来,她被叶凌飞分配拿着清新剂在咖啡厅里四处喷喷,去去这个房间里面地味道。等唐晓婉喷完之后,又被叶凌飞指使去擦玻璃。可怜的唐晓婉只穿着白色劳动服拿着抹布翘着脚抹玻璃。 叶凌飞趁机偷瞧着唐晓婉的裙子,看见唐晓婉穿着的那粉色的内裤。唐晓婉发现叶凌飞正不怀好意瞧着自己的裙底,嘟囔道:“叶大哥,你真坏,我不干了,你来擦!” “别啊,以后你想不想在这里免费喝咖啡。最主要的是这里还有很多的帅哥,难道这个都不想要?”叶凌飞清了清嗓子道。“以后这里就是我作主,可欣管理,至于你嘛,就看你的表现了,如果你表现得好,我会考虑让你以后免费来这里喝咖啡。” “叶大哥,这里是你地?”唐晓婉这时候才明白过来。她甜美地笑道:“终于以后找到一个免费喝咖啡地地方了。” 三个人忙活了一大通,一直忙活到中午时分,三个人才停下来。叶凌飞本想请唐晓婉和李可欣吃饭,但唐晓婉和李可欣并没有去吃饭,她们俩人就在旁边地超市买了一点吃地和喝的,打算在咖啡厅里吃完之后,再继续干下去。 叶凌飞也不勉强这俩人,他把钥匙交给李可欣之后,就把咖啡厅委托给李可欣,在临走之前。叶凌飞扔给李可欣一张银行卡,告诉李可欣咖啡厅前期的投入尽管从这张卡里取。李可欣本不想要,但叶凌飞却说道:“我指望着你帮我赚大钱。你就安心帮我管理,专心帮我赚钱。” 叶凌飞开着车离开咖啡厅,唐晓婉满头大汗到了李可欣身边,呵呵笑道:“可欣姐,叶大哥看样子是想和你和好,你是不是打算重新和叶大哥一起啊。” “你这小丫头就知道胡说。人家都结婚了,我又能怎么样。” “不啊,可欣姐,我感觉就像现在也很好。我感觉叶大哥结婚前后没有什么区别啊,总之,我很喜欢现在这样的局面。” 李可欣看着唐晓婉,笑道:“小丫头,你是不是和叶凌飞之间有什么事情?” “没…没,我去打水扫地去。”唐晓婉想找个借口离开。却被李可欣拉住。她逼问道:“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叶凌飞之间的事情,你这小丫头。我从你的眼睛里看到了发春,老实交代,不然有你好瞧地。” “可欣姐,你真看出来了啊。”唐晓婉信以为真,嘴里嘟囔道:“不知道我妈妈会不会发现。” 李可欣扑哧笑了,她搂着唐晓婉的肩膀道:“傻丫头,我是骗你呢,我本就知道你和叶凌飞之间的关系很好,和我之间还需要保持秘密吗,难道你真当我是傻子。” 唐晓婉脸颊红了起来,她羞涩道:“可欣姐,其实也没…没什么…。”唐晓婉支支吾吾着,和李可欣坐在咖啡厅聊了起来。 叶凌飞在街边找了一家小饭店,随便吃几口饭。他并不是感觉很饿,吃得很少。叶凌飞把咖啡厅这边的事情搞定之后,剩下的事情他就不打算操心了。对于李可欣的能力,叶凌飞是十分相信的,李可欣这人做事认真负责,而且原来还是市场部的主力,经营这家咖啡厅不成问题。至于钱的方面,叶凌飞扔给李可欣那张工商银行卡内有八十万,叶凌飞之所以没打算给李可欣更多的钱,那是担心李可欣心里会有负担。 钱对于叶凌飞来说更多是一种数字,他到底有多少财产,就连他都不清楚。总之,他设立在英国、美国等多国地户头总是有钱入账,委托的股票经纪人、投资顾问都不是白给的,不说别人,就那个保罗前不久炒石油期货,就为叶凌飞赚了巨额地利润,扣除给保罗的费用,至少两千万美元入账。 叶凌飞有点恨国际刑警,如果不是国际刑警对他的盘查,叶凌飞可以光明正大在各国设立账户。 “该死的国际刑警,我到底犯了什么罪,就算你们知道是我的话,你们又能拿我怎么办,那些交易都是秘密的,就算我肯承认,也没有人证敢和我对证。”叶凌飞感觉国际刑警很无赖,追踪了自己这些年,不仅没抓到自己,目前在国际刑警档案里地也仅仅是一个绰号撒旦的狼牙组织军火头子。 叶凌飞把车停在黄河路7号的模特培训学校门口,张雪寒等人正在这家培训学校学习模特速成,虽说讲究自然美,但一点点有关模特方面的素质还是需要具备的,短短四天的培训也就能让这五名女孩子会这点东西,不过,这也足够了。 按照计划,除了这五名主角的女孩子外,还有十几名临时从大学招来的女学生,这些女学生是充当陪衬角色,所谓红花还需绿叶配,如果没有这些女学生的陪衬,如何才能重点突出这些地无穷魅力。 叶凌飞走进训练厅时,刚巧赶休息。于筱笑没有来,叶凌飞只是看见于筱笑那四名战队地队员。张雪寒正在和她的表弟张东洋说话,张东洋出现在这里并不让叶凌飞感觉意外,或许张东洋是想保护自己地表姐,又或者张东洋是来瞧瞧这些水灵灵的扭时候的性感样子。 看见叶凌飞出现在训练厅,张雪寒和表弟说了一句话之后,就转过身走向叶凌飞。 “叶先生,你怎么来了?”张雪寒对于叶凌飞心存好感,感觉叶凌飞这人不错。很少见到她对男人主动露出笑容。张雪寒可谓一笑百媚生,那种娇媚不是刻意表现出来,而是从她的骨子里流露出来。 比起那些妖艳的娇媚,张雪寒的娇媚却是一种如莲花一般的的纯洁、不参杂任何世间污垢的美。那是一种说不出来,但却感觉到的美。张雪寒就如同那皑皑白雪中盛开的白莲花,让人不忍心去玷污这纯洁的没有瑕疵的美。 叶凌飞笑了笑,他那深邃的双眼里散发出一种令张雪寒摸不透的目光,就如同那千尺深潭总看不透里面的世界。张雪寒从未想到一个男人还会有这样令她琢磨不清的目光,抛开这一切,张雪寒从叶凌飞眼睛中看见的是清澈、没有杂质的目光。张雪寒被无数男人用那色迷迷的目光看过自己,即使这些男人在张雪寒的背后偷偷看她,张雪寒也能感觉的到。仿佛这敏感的本领天生就有,但此刻,张雪寒却感觉面对这个男人时,她的心很舒服,没有任何的不快。 “我就是来看看,希望你们加紧练习!”叶凌飞随口说了一句之后,和张雪寒告别一笑,刚转过身躯,就听到背后忽然有人喊道:“站住!” 叶凌飞果真站住了,他转过身来,就看见张雪寒的表弟张东洋快步走过来。张东洋短短的头发几乎看得见头皮,这是军校的规定,不允许留长发。他外面是一件夹克,里面是一件紧身的恤,腿穿了一条牛仔裤。 张东洋的走路姿势和普通的人不一样,每步总给人感觉铿锵有力,张东洋即使在茫茫人海中,也如那黑夜中的萤火虫那样拉风,一眼就能让人认出来这是职业军人。 叶凌飞看着张东洋走路的那种气势,仿佛看见了过去的自己,那时候的他最渴望的就是成为一个军人,可以保家卫国。曾几何时,叶凌飞最喜欢听的就是军队的歌曲,曾几何时,叶凌飞最渴望穿的就是军装。 虽然叶凌飞最终没有成为军人,但他却拥有了和职业军人一样的性格,那就是桀骜不驯、那就是不肯服输,那就是霸气。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