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是男人的话就来比比

藏娇都市 331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410字
张东洋走到叶凌飞面前,他伸出右手,客气地说道:“叶先生是,我听我表姐提过你,谢谢你救了我的表姐。首发” 叶凌飞扫了张东洋一眼,也伸出右手,就在他的右手刚和张东洋的右手握在一起时,叶凌飞就感觉张东洋的右手在用力捏自己的手。叶凌飞心里好笑,看样子这小子是打算给自己来个下马威。但张雪寒就在身边,叶凌飞也没点破,相反,他微微用力,嘴里笑道:“小事情,何必要谢。” 张东洋感觉叶凌飞的右手如同钢钳一般,他本想给叶凌飞来个下马威,让叶凌飞对自己心里忌惮,却没有料想叶凌飞不甘示弱。张东洋眉头微微皱起来,他用了十分力,不动声色道:“叶先生认识筱笑姐姐是,听说是筱笑姐姐的师父,就是不知道是否玩过真枪?” “我就是一个普通人,哪里能玩过真枪,比不得你,我听说你是军校的人,想必整天都是玩枪。”叶凌飞感觉从张东洋右手那边传来的力量加重了几分,心里倒也暗暗佩服这年轻人手有几分功夫,这手练得跟钢钳一般,如果换成别人,这时候早就求饶了。叶凌飞眼见张东洋加了力气,不由得也暗暗加了几分力。叶凌飞这边是谈笑风生,张东洋的脸色可就难看了。 叶凌飞继续笑道:“你们军校的学生整天都打手枪吗,我没在军校待过,不知道军校的学生是否整天打手枪。不过,我最近发现了一款游戏,可以介绍给你们玩玩,那款游戏叫什么,哦,抢滩,你们这些军校的学生最适合玩了,可以天天的。” 张东洋的脸色异常难看。碍于表姐就在身边,他不能说出来。这犟脾气一来。张东洋那是一个不肯服输的主,不能就这样示弱,强忍着右手传进身体的剧痛,他紧咬着牙齿,挤出几个字道:“谢谢了,我会考虑玩一下。” 张雪寒没有意识到眼前这两个男人正在暗中较劲,她还以为这两人谈得很投机。笑道:“你们俩人干什么握着手不松开。” “嗯,难得看见这样投缘的人,我忍不住想和你的表弟多握一下手。”叶凌飞面不改色,笑着对张东洋道:“年轻人,你说我说得对不起?” 张东洋额头都渗出汗来,但也不肯示弱,用力点下头道:“嗯,我和叶先生很投缘,表姐你回去!” “表弟,你怎么出汗了?”张雪寒奇怪地问道。 王清从训练厅走出来。她暗暗捅了张雪寒一把,低声说道:“你没看见这两人在较力,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他们俩人之间有什么事情你不知道。”经王清这一提醒,张雪寒才如梦方醒,她赶忙把自己那滑嫩无比的两手放在叶凌飞和张东洋紧握地手,想把俩人的手分开,但她那点力气哪里能掰开这俩人地手,她有些着急地说道:“你们这是干什么啊。不要这样。” 一看见张雪寒那着急地样子。张东洋和叶凌飞几乎同时松开了手。张东洋把两手背在身后。左手不断揉捏着右手。嘴里安慰着张雪寒道:“表姐。你误会了。我感觉我叶哥人不错。就是想和我交个朋。” “真地?”张雪寒不肯定地问道。 “那是当然!”张东洋笑了笑。推着张雪寒地肩膀道:“表姐。你快回去。你看人家都要训练了。你还在这里站着!”当张雪寒转过身。向训练厅走时。张东洋迈了一步。面对着叶凌飞冷哼道:“虽然我知道你救了我表姐。但是我却不想你缠着我地表姐。像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别指望打我表姐地主意。” “小伙子。你要注意点火气。这可不好。你看我像你说地那种人吗。不过话也说回来了。不经你这一提醒。我还真没发现你地表姐真是一个美女。我可以考虑一下。”叶凌飞咧着嘴笑道。“小伙子。怎么样。你打算拿我怎么办?” 叶凌飞说这句话时。张东洋地脸色拉了下来。面如寒冰。冷哼道:“那你就准备横着出这里!” 他这话音刚落下。就听到背后传来张雪寒地呼喊声。“东洋。我忘记了。筱笑一会说要过来。如果你有时间去门口接一下。筱笑没来过这里。不知道能不能找到。” “知道了,表姐,你就放心,我这就去接筱笑姐。”张东洋一转过身来,那是满脸带笑,简直和刚才是判若两人。等张雪寒走回训练厅后,张东洋又转过身,面如寒冰,冷哼道:“叶先生,你别给脸不要脸,我不想惹事,但要是惹火了我,我可不会给你好果子吃。” “小伙子脾气不小,果然是介于牛和牛之间了不起的人物。”叶凌飞呵呵笑道,“我就喜欢你这样有火性的年轻人,我这个人就是吃饱没事干那种人,我活着的主要任务就是制造新世纪的祖国下一代,你看,你打算怎么收拾我这种生在阳光下,长在新世纪,随时准备为祖国增添未来花骨朵的小人物呢?” 叶凌飞这几句话差点把张东洋气得跳起来,张东洋那也是火爆脾气,容不得别人对自己表姐有企图,他把眼珠子一瞪,就要动手,却看见叶凌飞把眼光扫向训练厅,笑道:“这里打架可不好,小心你的表姐看见。” “哼,我们找个地方去!”张东洋把头一甩,迈步就走。叶凌飞微微摇了摇头,也迈步走向楼梯。 张东洋一直走到二楼,这二楼中央是一个空出来的四方形,中央吊着灯,直通一楼。那四方形空出来地地方四周设有栏杆。张东洋走到这里把脚步停下来,一转身,冷眼对着叶凌飞道:“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不想传出去说我欺负你。” “小伙子,有些本领,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叶凌飞呵呵笑道,“你既然是军校的学生。想必受过擒拿、格斗地训练,我这人也练过这玩意。咱们倒可以切磋切磋。” 张东洋把眼珠子瞪圆道:“那你就不要怪我了。”他从小就在军区长大,这身体练得那是铁棒,压根没把叶凌飞放在眼里。他的右手握拳,照着叶凌飞的面门就打了过去,呼呼带风、快如闪电,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叶凌飞虽然嘴说着轻松的话,但他可没放松警惕。早就准备好了,一见张东洋这小子确实有两下子,这拳头要是真被打中了,也够他受的。 如果叶凌飞想躲,倒也轻易能躲开这拳头。但叶凌飞却被张东洋这年轻人激起了他那沉寂许久地好斗之心,只看见叶凌飞把眼珠子也瞪了起来,叫声来得好,他地右拳迎着张东洋地拳头硬。就听得咚得一声,俩人的拳头被震开,张东洋疼得直咧嘴。他可没想到叶凌飞的拳头这样硬。这一下子就把他的拳头活生生打回去。 叶凌飞心里也吃惊不小,张东洋这小子的拳头可是够硬的,以张东洋这样的年纪就把拳头练得这般硬。那再过几年,这小子地实力可是不可预测地。 张东洋右拳收回去,同时左拳也挥过来,叶凌飞被这年轻人那不服输地脾气激起那压在心底的争强好胜地脾气,他也握左拳,硬碰硬。咚得一声,张东洋的拳头又被震了回去。叶凌飞两手握拳,浑身紧绷起来,和先前那个散漫的男人截然不同,此刻的叶凌飞浑身弥漫着那种说不出来却能让张东洋感觉到的霸气。 “小子,有两下,你要小心了,我可要全力了。”叶凌飞两手握拳快如疾风,呼呼带风。直击张东洋面门。张东洋一听那风声,就知道自己要是硬碰这拳的话。势必要骨折,他只得把身体一让,叶凌飞两拳走空。叶凌飞紧跟着一个翻踢,直取张东洋地小腹,张东洋不得以,又是一让,叶凌飞这一脚正踢在护栏,就听得铛铛的声音,那手腕粗的铁管被一脚踹弯。 叶凌飞一脚没踢中张东洋,紧跟着左脚扫了过来,张东洋被叶凌飞已经逼到墙角,只能缩着脑袋,这一脚刚好扫过张东洋地头顶,张东洋就感觉头皮被那腿风扫得生疼。 轰! 这一脚结结实实扫到墙壁,张东洋就感觉整个楼层都在颤抖,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他自己的潜意识的感觉,总之,张东洋心里暗暗佩服。他可不敢和叶凌飞硬对硬,一个侧滚,滚了出去。就在张东洋刚从地站起来,叶凌飞已经到了张东洋身前,两手把住张东洋的后背,左右膝盖顶下张东洋的胸口,嘴里说道:“小子,学过格斗,看你地反应,如果你连这个都挨不住,以后别在我面前说你是职业军人,别给军人丢脸。”
叶凌飞这句话激起了张东洋不屈服的心理,张东洋本想放弃,但听叶凌飞这样一讲,小伙子紧咬着牙齿,恨恨地说道:“我不会输。”用两手去招架叶凌飞的膝盖撞击。 张东洋一直退到楼梯口的墙壁,他的后背顶在墙壁,再也无路可退。张东洋把牙紧咬,豁出去了,不管叶凌飞的膝盖撞向自己胸口,两手抱住叶凌飞的后腰,大吼一声,竟然抱着叶凌飞从二楼楼梯滚下去。 俩人从楼梯滚下去,滚了十几层楼梯的台阶,一直滚到一楼。 扑通! 俩人分开,都躺在地。 于筱笑刚好手里拿着从门口旁边的小摊买来地羊肉串,一共十串,于筱笑拿出一串,不淑女地吃着。她嘴里正嘟囔着最好能多吃几串,以免狼多肉少,到时候就被王清等人抢去,自己吃不了多少。 于筱笑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噼里啪啦地从楼滚下来什么东西的声音,她还以为有人故意把东西往下面扔,刚喊了一句“谁这样不道德”,剩下一句就被她吞回去了,她就看见两个人滚到自己脚下,等两人都躺在地后,于筱笑才看清楚这两人一个是叶凌飞,另一个是张东洋。 “你们这是干什么呢?”于筱笑瞪着俏丽地眼睛,不解地问道:“该不会你们是那种人!”于筱笑虽然没明说出来,但那意思分明提醒这两个男人似乎有点暧昧了。 叶凌飞揉了揉肩膀。刚才不知道撞到楼梯的哪个台阶了,感觉有点疼。他站起来。一边揉着肩膀,一边对张东洋道:“来,我们继续,好久都没打得这样爽了,如果感觉这里不方便,咱们再换个地方继续打,那叫一个爽。简直比按摩还爽!” 张东洋一骨碌身从地爬起来,他心里对叶凌飞挑起大拇指,什么叫英雄敬英雄,这就是。张东洋别看小伙子很嚣张,但他有嚣张的资本,从他出生就注定他只会是一个职业军人。在同龄人中,那些普通的小伙子正忙着找女朋或者和女朋找一家一晚二十块钱的旅馆,窝在快要臭死的房间里苟且之时,张东洋却在刻苦训练。这十几年的苦不是白吃的,汗水不是白洒地。张东洋一个人对付四五个膀大腰粗的男人不成问题。 张东洋本以为叶凌飞不过是一个有点钱地普通男人,和那些社会的男人没啥两样,这种人最让张东洋看不起。不就是有个破钱嘛,就想着玩女人。张东洋瞧不起这种男人,自然不想让自己的表姐也被这种男人缠住。 所谓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这就像古代的剑客,只要一出剑。对手就能断定对方的实力。 张东洋和叶凌飞一交手,心里大惊,叶凌飞这伸手就连他们军校的教官都不是其对手,其凶狠程度绝非是随便找一个格斗培训馆就能练得出来的。张东洋心里对叶凌飞那叫一个字佩服,但这表面他却不肯认输,听叶凌飞说还要比,张东洋把嘴角地血迹一抹,不服气道:“好,比就比。” 于筱笑瞧出来了。这两个人在打架。并不是搞什么暧昧。她站在俩人中间,把吃了一半的羊肉串举起来。嚷道:“停下来,你们这是干什么呢,该不会是为了女人打架!” “不是!”叶凌飞说道,“我们想切磋切磋!”“我的妈呀,切磋?有这样的切磋吗?你们是不是武侠小说看多了,还玩切磋。“于筱笑一见这场面自己是摆不平了,赶忙打电话给张雪寒。张雪寒接到电话,顾不得多想,急忙向一楼跑过来,甚至于连衣服都没换,王清、谭星琪、许微、赵灵等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张雪寒急忙跑出去,四人赶忙跟了出去。 张雪寒一跑到楼下,她就捂着胸口,喘息起来。她的身体不是很好,刚才又是着急,跑得有些急了。 “东洋,你这是干什么?”张雪寒知道自己表弟的下手很狠,这要是把叶凌飞打出个三长两短,张雪寒会愧疚一辈子。她急忙拦住张东洋,不让张东洋靠近叶凌飞。那边的于筱笑也挡在叶凌飞身前,眨着俏丽的眼睛,嘴巴撅得老高道:“师父,你干什么呢,怎么好端端的会和东洋打架,东洋年纪还小,脾气火爆,但师父你可是大人,难道脾气也不好。” 王清等人跑下来时,就看见于筱笑和张雪寒俩人各自拦住叶凌飞和张东洋,看这两个男人似乎刚才打过架,现在被拉开。这四个女孩也顾不得多想,赶忙站在俩人中间。 张东洋眼见自己表姐的脸色有些苍白,他好言安慰道:“表姐,没事地,你不用担心!” “嘴角怎么出血了,怎么还不让我担心,你要是有事情的话,我怎么和我的叔叔交代。”张雪寒说道。 “表姐,真地没事,我就是想和叶大哥比比。“张东洋把目光落在对面的叶凌飞脸,就看见对面的叶凌飞一脸的无奈,似乎对于被于筱笑缠着无可奈何。眼见叶凌飞这样,张东洋感觉心里又误会了叶凌飞这人。在张东洋心里于筱笑和他表姐是两个不相下的大美女,从小三人就经常一起玩,按理说于筱笑比张东洋只大了几个月,俩人如果处朋的话倒也般配,只是张东洋从来就没有想过这方面地事情,用他的话讲就是太熟了,不好下手。 但不可否认,于筱笑确实很美,张东洋眼见叶凌飞在面对于筱笑时,没有半点那种男人看见于筱笑时的异样目光,就感觉自己是误会了叶凌飞。人家对自己的表姐可能不像自己想得那样,这样一来,张东洋心里倒感觉有点对不住叶凌飞了。 一群美女围住两人,张东洋也不能再说比拳脚,他看着叶凌飞,说道:“我们去西山训练基地比障碍,你干吗?” 军事训练有攀爬、障碍等多种方式,这西山训练基地就是军校的一个设在野外的训练基地,在这里主要训练体能。 叶凌飞听张东洋要和自己比体能,他咧着嘴笑了起来。这笑容在别人看来意味深长,谁也搞不清楚这笑容的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张雪寒等人换了衣服,也跟着俩人去西山训练基地。西山训练基地是属于军事禁区,外人是进不去的,这张东洋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竟然能让这些人都进入训练基地。 走进训练区,于筱笑、张雪寒等女孩子都站在一边,只有叶凌飞和张东洋站在训练区的障碍前。 “好久都没活动身体了,看样子今天真得活动活动!”叶凌飞把自己地外衣脱下去,扔在地,两手扣住衬衫地扣子,看了看自己穿的皮鞋,他笑道:“这可是第一次穿皮鞋玩这个,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被你落下来。” “我不会占你便宜!”张东洋嘴里说着,就去解他脚穿地旅游鞋的鞋带,却听到叶凌飞说道:“这倒不必,就算你穿旅游鞋也跑不过我,又何必解呢,还是准备!” 张东洋没解开自己的鞋带,他冷哼道:“这是你自找的,到时候要输了可别怪自己本事不行。” “不会的,放心!”叶凌飞扭了扭头道,“那我们开始!” “好!” 随着张东洋的一声好,他的身体已经如同一支离了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直奔面前的障碍。叶凌飞笑了笑,远望一眼那很熟悉的训练项目,心里默默念道:“好熟悉啊,就像在昨天一般,转眼之间已经七八年了!” 叶凌飞仿佛又回到过去,回到在死亡学校的训练,回到那所近乎人间地狱一般的残酷学校。忽然之间,叶凌飞发出一声近乎发泄一般的怒吼声,他拔腿就冲了去,就在那一瞬间,叶凌飞如同换了一个人,哦,不,更像是一头焕发了本能的野兽一般,在被本能驱使一般冲了过去。 观战这两人比赛的六名女孩子在听到叶凌飞那怒吼声时,心头都剧烈的一颤,这种声音不像是人类所能发出来的具有野兽一般的狂野声音。于筱笑收起一贯的笑脸,认真地说道:“雪寒,你发没发现,我师父好像不是普通人,我也说不清楚,但总感觉我师父身隐藏着诸多我所没见过的东西。” 出生在军人世家的张雪寒岂能看不出来,她的两眼紧紧盯住叶凌飞的背影,嘴唇哆嗦着,缓缓说道:“筱笑,东洋不是他的对手。” “雪寒,你说什么?”于筱笑转过头,“这才开始呢,怎么就能这样轻易下断言!” “感觉,纯粹是我的感觉,我感觉叶先生可能……可能是…。”张雪寒还是没说出这句话来。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