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美女之间的秘密

藏娇都市 333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212字
于筱笑也有发飙的时候,昨天她就发飙了。她和王清等人从学校的机房出来,于筱笑破天荒想去班级去自习。 抱着一本没翻几次的马哲,于筱笑走进班级的小教室,教室里面有二十多人,其中四五名是她没见过的外班的男牲口。这四五名男牲口之所以混进来就是找机会和于筱笑搭讪,这一连来了一个星期,果然是功夫不负苦心人,今天晚真让他们给碰了。 于筱笑这刚坐下,那些牲口就不安分起来,各自找借口和于筱笑搭讪。 “这位同学,我可以做这里吗?” “没长眼睛吗,我旁边没座位,爱干嘛干嘛去!” “这位同学,可以借我下马哲吗,我忘记带了。” “借给你老娘我看什么,没带来这里干什么。” “这位同学…..。” “老娘没空!” 于筱笑那是没给这几个牲口好脸色,全给赶跑了。于筱笑这一出来,把班级几名恐龙给刺激着了,就有人故意提到周五晚在望海大学的北院举行的露天舞会。那几个恐龙故意一唱一和,刺激着于筱笑,那意思大有于筱笑是不是对男人没兴趣。 于筱笑真被刺激到了,她明知道这几个恐龙是妒嫉自己,但受不了那几头恐龙的话,大嚷一声,“老娘那天带我的男朋去”,这话也说出口了,于筱笑也后悔了。她一晚就核计找谁陪自己跳舞。望海大学的男牲口很多,但能让于筱笑看的却没有一个,就连那个田锋于筱笑都认为当苦力拉过来使行,要是当自己的男朋那可不行。 本来张东洋是一个不错地选择。于筱笑认为和张东洋太熟。没法下手。今天苦恼了一午。下午来这里找王清等人商量是否有合适地牲口借过来用用。刚巧碰叶凌飞和张东洋打架这一码事。 等事情过去后。于筱笑又想起这码事来。虽说叶凌飞年过三十。但长得文文静静。尤其是那张白皙地脸。要是稍微化一下妆。就说二十五六岁也有人信。更主要地是刚才叶凌飞在西山训练基地所表现出来地速度和力量让于筱笑心里十分震撼。认为男人就应该像叶凌飞这样。于筱笑突然间感觉叶凌飞是最适合地人选。这才找了一个机会要挟叶凌飞去参加周六地舞会。 叶凌飞明明感觉其中藏有阴谋。但在于筱笑威胁加央求地双重手段之下。屈服了。答应了于筱笑。 叶凌飞和于筱笑、张东洋在洗浴中心门口分开之后。在去越洋百货这一路。他开始后悔起来。于筱笑就像是一支带刺地玫瑰。那是惹不起地。其厉害程度比当年地李可欣还要厉害几分。自己真要招惹于筱笑。那家里很快就会鸡飞蛋打。不得安生了。 但后悔也没有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暂时把这些乱七八糟地东西从脑海中排遣出去。叶凌飞看快到下午五点多了。他开车去越洋百货接白晴婷下班。在去地路。叶凌飞打电话给于婷婷。直接询问于婷婷是否秦瑶交了男朋。于婷婷正在学校图馆学习。下午秦瑶和王军出去地事情她知道。但于婷婷却说自己下午都在图馆学习。并不知道秦瑶是否有了男朋。 叶凌飞没有追问下去,他了解于婷婷的性格,这女孩是不会告诉自己的。叶凌飞改口道:“我看秦瑶应该交一个男朋了。小丫头自己一个人也不是办法,有人照顾她也是很不错的。”叶凌飞没有告诉于婷婷自己下午看见秦瑶和一个男孩显得很亲密的事情,他又问于婷婷最近忙什么,如果他有时间的话,会去看于婷婷。 和于婷婷聊了几句之后,叶凌飞挂了电话。到了越洋百货大厦前,叶凌飞把车停好,直接去了五楼的白晴婷办公室。 白晴婷忙得一塌糊涂,得到了从世纪国际集团那边的资金。白晴婷就把定在周六。也就是四月十号的越洋百货的时装秀活动临时增加了经费预算,把原来宽三米地时装台扩展到五米。布景方面也加大了投入。 原来活动是在一楼大厅,白晴婷临时决定在越洋百货大厦外面增设电大屏幕,对外播放活动现场。 白晴婷也列出邀请的嘉宾,政府的人列出一大半,包括市长、市委记在内,同时也邀请了望海市地各界名流出席。从下午,白晴婷就忙活起来。她亲自打电话给很多的嘉宾,对方大多数都回答考虑考虑,担心那天有事情,只有少部分明确表示那天没有时间,至于政府官员那边,除了周洪森明确表示会出席现场外,其他的政府官员都给出了模棱两可的回答。 叶凌飞来时,正赶白晴婷给望海市的电视台主持人叶打电话,希望叶能主持越洋百货的现场活动,出场费好谈。 没有想到叶委婉地拒绝了白晴婷地邀请,原来叶已经答应安盛百货林雪的邀请,作为安盛百货时装发布会的现场主持。 “又是林雪!”白晴婷挂了电话,正在生闷气时,叶凌飞出现在她办公室里。 “老婆,你这是和谁生气呢!”叶凌飞一看白晴婷紧闭着樱桃一般的小嘴,似乎很生气,他笑呵呵问道。 “和你生气!”白晴婷看见叶凌飞出现在自己办公室,刚才那被叶拒绝的郁闷之气全发泄到叶凌飞身,拿过来一本放在办公桌的产品宣传图册砸向叶凌飞。叶凌飞伸手一把接住那本宣传图册,放回到桌。他笑呵呵走到白晴婷身边,故意嚷道:“唉呦,我这是哪里得罪我的老婆大人了,看把我老婆气得,这脸都气绿了。”叶凌飞说着弯着腰,两手从白晴婷背后搂住白晴婷那散发着香味的娇躯,嘴唇贴在白晴婷的脸。故意坏笑道:“要不我帮你放松一下,做个人体按摩。” “去,别闹。人家烦着呢!”白晴婷用手挣开叶凌飞搂着她地双手,站起来,一直走到窗户前,背对着叶凌飞。 叶凌飞没有跟过去,而是一**坐在白晴婷椅,拿过来白晴婷草拟地那份出席嘉宾名单,念道:“周洪森、徐韩卫…..。” 白晴婷转过来。快走几步,劈手夺过来这份名单。她把名单那张纸卷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嘴里气呼呼道:“看什么看,你如果没事的话麻烦你换个地方玩,我现在很忙,没空和你闹。”白晴婷虽说此刻郁闷,但如果换成往日,她不会发如此大地脾气,偏偏赶白晴婷月经期。这月经期地女人性情古怪,男人是不会明白的。叶凌飞早就在别墅的垃圾桶里发现了白晴婷仔细包好地卫生巾,这些卫生巾本来是要扔掉的。叶凌飞那天扔垃圾时,一不小心把垃圾袋弄破,这才发现这些女人用的东西。 叶凌飞这几天才没和白晴婷,总不能在这个时候去挑逗白晴婷,万一白晴婷发起飙了,够叶凌飞喝一壶了。 眼见白晴婷再对自己发火。叶凌飞也不气恼,呵呵说道:“老婆,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在气恼,是不是有些人不肯来参加这次越洋百货的活动呢?” “那些人都说不确定,还不是明摆着要去参加安盛百货的时装发布会,就连那个电视台的女主持人叶也拒绝我。难道我就一点面也没有,我亲自打电话给叶,她也不给我面。”白晴婷气恼道,“到底安盛百货哪里好。难道这些人抽不出一点时间过来参加我们越洋百货的活动。你说气不气人。” 叶凌飞哈哈大笑起来,他地大笑让白晴婷更加不爽。她皱着眉头,气恼道:“你还笑,真是的。”白晴婷本想和叶凌飞说说,让叶凌飞帮自己想个办法,怎么说叶凌飞都是自己的老公,这女人一旦有了老公,遇到烦心事总是希望自己的老公能站出来,帮自己想点办法。白晴婷也这样想,虽说平日里叶凌飞这人大大咧咧,但总是能想出一些很有效的办法来。但白晴婷没有想到叶凌飞听完竟然大笑起来,她以为叶凌飞这是笑自己,更气恼起来,忍不住想伸手去捏叶凌飞的胳肢窝,这手刚伸出去,却被叶凌飞一把抓住,顺势一带,白晴婷整个人都被拉到叶凌飞怀里。 叶凌飞把白晴婷弹性十足的粉臀抱放在大腿,右手摸着白晴婷的大腿,嘴里说道:“老婆,这不是坏事啊,我认为是好事。” “好事?”白晴婷愣住了,她本想从叶凌飞怀里起来,但听到叶凌飞这句话后,她没动,右手很自然的揽住叶凌飞的脖,侧着脸,那双水汪汪地眼睛看着叶凌飞。
叶凌飞微微笑道:“你认为那些人就算来了有用吗,无非走走过场,搞什么讲演。这些东西都太俗气了,说句不好听的话,就连放个屁人家还能记住臭味呢,这些人来过之后,谁能记得这些人是来干什么的。” 扑哧,白晴婷被叶凌飞逗笑了,她右手捏了一把叶凌飞那宽厚地肩膀,精致的脸蛋洋溢着夺目的光泽,她噙着笑意,说道:“你说话能不能文明点,什么放屁,真难听。” “本来就是这样,你看我们把这次活动的群体定位在年轻人身,这些年轻人最讨厌的就是那些俗套,他们只会对新奇的事物感兴趣,而养眼地美女才会让他们心动。我们都有了这些养眼的美女,再配合战队的宣传噱头,保证让这些年轻人不用找都跑过来了。要啥现场主持,那都是过去的东西,我们就要新奇的东西,比如说我们可以搞几个大妈去主持,或者找几名裸女去主持。” 白晴婷听叶凌飞前面的话还感觉很有道理,但听到后面,她就忍不住又捏着叶凌飞的肩膀头道:“你又开始乱说了。” 叶凌飞呵呵笑道:“我是开玩笑,我的意思就是说没必要请专业的主持人,我们应该突出互动,比如说从现场找几个会打地男孩来介绍,或者由你们那个副经理张淮生代替主持都不错,最重要地我们应该搞活现场气氛。多准备一些小奖品,来者有份,保证多人来领奖品。嗯。至于奖品方面一定要把盒包装得很精美,让别人以为里面有很值钱的东西,其实里面就放一两块巧克力也行,谁还管里面有什么。再让我想想还有什么,哦,我记得一辆QQ车不过两三万块钱,你就宣传凡是当天在越洋百货消费到五十块钱地顾客。凭商场小票可参加抽奖,截至时间下午五点,大奖就是一辆奇瑞QQ轿车,我想你那天的越洋百货公司要被挤破了…….。” 白晴婷听到叶凌飞这番话后,眼睛一亮,她感觉到叶凌飞这些主意中有些确实很不错,可以考虑。但白晴婷又有一点担忧,要是五十块钱就可以抽奖的话,总感觉门槛太低。她把心中这个担忧说了出来,却听到叶凌飞笑道:“难道你不会不卖低于一百块钱一下地商品吗?” 白晴婷无语了。要是叶凌飞来经商的话,绝对是一个奸商,连这样的主意都想得出来。但叶凌飞这番话却让白晴婷焕然开朗。顾不得刚才打电话的郁闷了,就把叶凌飞从自己的座位支开,白晴婷忙活起来,她从叶凌飞那番看似胡说八道的话中,得到了很多不错的提示。 叶凌飞坐在白晴婷办公室里靠墙边地沙发,嘴角噙着笑容看着白晴婷认真的工作样。不时暗暗发笑。 白晴婷一直忙活到晚八点,这期间还是叶凌飞下楼买了两份盒饭回来吃,白晴婷忙得连饭都顾不吃。叶凌飞不得以,只得逼着白晴婷吃饭。白晴婷简单吃了几口后,就不再吃了,继续工作下去。 叶凌飞把盒饭的方便盒收拾到一起,拿出办公室,扔进垃圾桶里。他扔完后,刚向办公室走。手机响起短信的声音。叶凌飞拿起手机,一看这条短信是李可欣发过来的。短信只有几句话:我会珍惜我目前的一切,我不想再一次和你擦肩而过,不想失去你。 叶凌飞笑了笑,并没有回短信,他把短信飞快地删除了,又放回口袋里。叶凌飞返回白晴婷的办公室,看见白晴婷还在忙,没有想回家的意思。 “老婆,回家!”叶凌飞走到白晴婷身边,右手搭在白晴婷肩膀,示意白晴婷不要再工作了。 白晴婷把发涩的眼睛从电脑屏幕挪开,摇头道:“我想晚点回去,尽快处理完。” “工作是做不完的!”叶凌飞伸出右手,按在白晴婷握着鼠标地右手,“只有休息的好,明天才能更加用心的工作,今天才星期三,还有两天地时间,足够你准备了。现在,我以老公的身份要求你必须回家。” 白晴婷小手被叶凌飞握住,她被叶凌飞的右手驱使着点了文件保存,之后,关了电脑。白晴婷微微有些疲惫,在电脑关了之后,白晴婷扭了扭发酸的脖颈,很惊喜地发现叶凌飞两手放在她的双肩,微微给她捏着双肩。 白晴婷心里有着说不出来的感动,叶凌飞总是有些地方体贴入微,哪怕是一个微小地动作,也会让白晴婷心里感动好一阵。女人就是这样,总是会被一些细微的动作所感动。哪怕是一个眼神、一句关心的话总能让这些女人心甘情愿爱男人。 叶凌飞是白晴婷的老公,这在白晴婷心里已经是不可动摇的事实,白晴婷早就接受了叶凌飞,仅仅是在一些事情,白晴婷刻意的表现出来不屑一顾,但白晴婷这假装出来的不屑一顾正逐渐被叶凌飞融化。她心里愈发感觉叶凌飞是世界最好的男人,她在感谢天,能让她遇到这样一个好的男人。 叶凌飞可没有想到自己仅仅捏了捏白晴婷地肩膀,就会让白晴婷想了很多。叶凌飞一边轻捏着白晴婷肩膀,一边柔声地说道:“老婆,不要太累了,你要是累倒了,我哪去找像你这样地好老婆。” “你就是嘴甜。”白晴婷娇嗔道,“女孩都会被你的甜言蜜语蒙骗了,实际你就是一头披着人皮地色狼,可惜当女孩明白过来时,已经晚了。” “老婆,那你呢?”叶凌飞把脸凑过来,白晴婷能闻到从叶凌飞嘴里呼出的带着男人特有味道的气息,这种气息如果是别的男人的话,白晴婷会恶心的想吐,但从叶凌飞嘴里呼出,却让白晴婷感觉一阵眩晕,那气息是如此的诱人,几乎就是一种催情的药物,白晴婷感觉自己的心在剧烈地跳动。她以为叶凌飞是想吻自己,白晴婷把眼睛闭,小嘴微微撅起。叶凌飞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他的嘴唇毫不犹豫贴了去。 俩人在办公室里深吻着,如果不是周欣茗打过来的电话,恐怕俩人还会深吻下去。白晴婷有些慌乱地接了周欣茗的电话,就如同一对偷情的男女怕被人发现一般。白晴婷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十分平静,她问道:“欣茗,什么事情?” “晴婷你在哪里?”周欣茗问道。 “办公室里,还没回家。”白晴婷抬眼看下叶凌飞,发现叶凌飞正一脸带笑地看着她。她故意把嘴唇撅起来,呶着嘴。却被叶凌飞伸出手指按了按她的小嘴唇,白晴婷张口去咬叶凌飞的手指,当然咬不到了。 “你身边有人吗?”周欣茗问道,她的语气飘忽不定,似乎很担心有人听到她说的话。白晴婷又看了看叶凌飞,笑道:“这里就有一个大色狼。” 周欣茗听到白晴婷这句话后,她迟疑地说道:“晴婷,等回家后,我和你单独说。哦,不要和叶凌飞多说,有些事情我不想让他知道。嗯,就这样,你尽快回家。” 听到周欣茗挂了电话,白晴婷奇怪地嘟囔道:“真是奇怪。”说着白晴婷把电话放回包包里,媚眼扫了叶凌飞一眼道:“我去卫生间,记住不许翻我的东西。” “老婆,需不需要我陪你去,我担心你害怕。”叶凌飞不怀好意地笑道,“我可以站在门口等你!” “去,你想都别想,有你在更不安全了。”白晴婷白了叶凌飞一眼,疾步走出了办公室。 叶凌飞坐在白晴婷办公室里等白晴婷回来,他刚才看见是周欣茗打来的电话,只是奇怪周欣茗怎么又不说了,似乎有什么事情要背着自己。但一想说不定人家女孩之间有些事情不想让自己知道也说不定呢,比如说卫生巾之类的私事,叶凌飞也没有多想。一直等白晴婷回来后,叶凌飞很自然地搂住白晴婷小蛮腰,顺便偷偷摸了几把白晴婷被L制服勾勒得足够挺翘的粉臀,被白晴婷好一顿鄙视。叶凌飞那是厚脸皮的人,他厚颜无耻地解释自己这是提前适应,惹得白晴婷又是抬起脚踩了叶凌飞右脚一下,叶凌飞这才老实许多,搂着白晴婷的腰,和白晴婷走出了越洋百货。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