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矛盾激化

藏娇都市 338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396字
叶凌飞这句话真震住了钱常南和周世雄,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叶凌飞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一时间脑袋有些短路。dushu001.com “难道你认为我真没有背景吗?”叶凌飞轻蔑地笑道,“我说钱副总你这个副总是怎么当的,难道你也不瞧瞧我当年是怎么进入新亚集团的。” 经叶凌飞这样一提醒,钱常南才记得孙恒远和他提过叶凌飞这个人。当初叶凌飞进入新亚集团市场部担任主管那就是总裁赵张啸天亲自安排的。现在经叶凌飞这一提醒,钱常南才想到叶凌飞的背后靠山会是张啸天。 既然这样说,那陈玉婷不过是张啸天的一面挡箭牌,张啸天一定不想落人把柄,才把陈玉婷推出来,让新亚集团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叶凌飞靠着和陈玉婷攀关系,才爬到新亚集团组织部的部门经理这个职位。 当初在那次会议,钱常南本就奇怪为什么张啸天会支持叶凌飞这名不经传的市场部主管担任新成立的组织部部门经理,他当时认为那是张啸天想为陈玉婷摆脱困境,毕竟陈玉婷是张啸天一手提拔起来的,张啸天一定会护着陈玉婷。钱常南当时认为组织部的部门经理是陈玉婷担任,他才故意针对陈玉婷,诬陷陈玉婷贪污。这样一来,钱常南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推荐自己的人担任这个重要的职位,但冒出了叶凌飞这一号人,无意之中担任了组织部部门经理。钱常南并没有多想。仅仅认为是叶凌飞运气好。 后来钱常南想拉拢叶凌飞,却被叶凌飞取笑一番,他才和叶凌飞结下仇,认为叶凌飞是和陈玉婷有关系。 现在回想起来,之所以叶凌飞敢在新亚集团公司里打孙恒远和朱俊。恰恰是因为有张啸天的支持,那件事情还是被张啸天压下去地,仅仅给了个处罚。结果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钱常南仿佛一下子开了壳,明白了为何叶凌飞敢如此嚣张的真正目的,那就是叶凌飞和张啸天的关系非同寻常。 叶凌飞看钱常南那脸飘忽不定的表情,哈哈大笑道:“钱副总,就算你想开除我,至少也要等张总裁回来,我可不认为张总裁会允许你开除我。” “叶凌飞,就算你有张啸天护着。我也能开除你。你地所作所为已经让人无法容忍。就算张啸天想护着你,也没办法,我可以通过董事会开除你。不要以为张啸天是总裁就可以为所欲为,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可以让他这个总裁引咎辞职,你信不信?”钱常南也不是善茬子,怎么能被叶凌飞这几句话吓唬住。 “那就要等张总裁回来再说,至少在张总裁没回来这日子里,我还是组织部的部门经理。你们要是敢到我地部门闹事。小心我不给你们好看。”叶凌飞拉下脸,站起来,冷笑几声,转身离开钱常南的办公室。 钱常南一直看着叶凌飞离开自己地办公室。他地嘴角抽搐着。目光里面放出炙热地仇视火焰。周世雄心不甘地看着叶凌飞离开办公室。问道:“钱副总。难道你就这样放过他?” “当然不会。就算他有张啸天护着。我也要让他滚出新亚集团。”钱常南恨恨地说道。“就让这个小子嚣张几天。等张啸天回来时。就是这小子滚蛋地日子。”钱常南把拳头狠狠砸在办公桌。 叶凌飞回到组织部。刚走到办公大厅。就被组织部地职员围住了。这些职员都关心叶凌飞怎么样了。叶凌飞笑道:“你们看我地样子像有事情吗。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难道都没事情做吗?” 叶凌飞这几句话。去看最新小说让那些职员都散去。只有徐莹跟着叶凌飞回到办公室。徐莹担忧地说道:“叶经理。你真地没事吗?” “你看我像有事情吗?”叶凌飞笑道。“快忙你地事情。我说过我没事。” 徐莹又看了一眼叶凌飞。转过身。本想离开办公室。但徐莹又转过身来。说道:“哦。我听可乐提起。好像咱们总裁这个月末会回集团。” “咱们的总裁真行啊,这一去就两个多月了。”叶凌飞随口和徐莹说了一句话,就打开电脑,继续玩起电脑游戏来。 此刻,整个组织部里最失望的莫过于蔡浩,蔡浩本以为这下子叶凌飞可要倒霉了,自己就会顺理成章当成部门经理,却没有想到叶凌飞会没事。他干坐着也没意思,只得泱泱离开公司。 叶凌飞下午没在公司待着,他去了于婷婷所在学校。和于婷婷约好在学校门口见面,他把车停在门口,等着于婷婷出学校。就在叶凌飞靠在车门抽烟时,却瞧见秦瑶从学校里走出来,瞧秦瑶的样子,似乎有什么事情。 “秦瑶,干什么去?”叶凌飞看见秦瑶打了声招呼。 秦瑶听到叶凌飞的声音,吓了一跳,她以为叶凌飞是来找自己的。打从年后回来,秦瑶就没有和叶凌飞联系过,她现在住的房子还是叶凌飞付的房钱,直到现在她还欠着叶凌飞的钱。秦瑶和叶凌飞有过亲密接触,但那时候地她还不认识王军。现在和王军虽然没发展成恋人关系,但俩人却经常在一起学习,再加秦瑶目前在王军开的中介公司打短工,和王军这层关系让秦瑶很不想见到叶凌飞。 但秦瑶却知道自己目前离不开叶凌飞,这个女孩子总是会权衡利弊,她知道自己要是惹恼了叶凌飞的话,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再说,她对叶凌飞还是有一点崇拜的感觉,不然当初也不会心甘情愿地和叶凌飞发生那样地关系。 怀着矛盾的心情。秦瑶走向叶凌飞。 “叶大哥,你怎么在这里?”虽然秦瑶心里认定叶凌飞是找自己,但她却故意装出不知道的样子。 “来转转,好久都没有到你的学校来玩了。”叶凌飞笑呵呵地打量着秦瑶,说道:“最近是不是交男朋了。怎么看起来和过去不一样?” “哪有。”秦瑶矢口否认,但她地心却跳得厉害,甚至于不敢看叶凌飞地眼睛。好在叶凌飞没有追问下去。只是淡淡地说道:“要是真遇到好得人,好好考虑一下。” “叶大哥,我真没有。”秦瑶着急地解释道,她本来和叶凌飞之间有段距离,但一着急,几乎要贴到叶凌飞身,嘴里不安地说道:“我要找就找叶大哥这样的。” “小丫头,你啊。”叶凌飞话中带话。没有明说。伸手拍了拍秦瑶地肩膀道:“去,忙你地事情,我刚才说过了,今天只是来转转的。” “叶大哥,我没事,我…我可以和你待一会,不如我们去看电影,或者去逛街。”秦瑶胡乱说着,她和王军都约好下午去王军开的那家中介公司打工。王军最近看好一个投资项目,想让秦瑶帮忙考察这个项目。据说这个项目在日本很普遍,只要投入不超过二十万的资金,短期内就能收回成本,这还是王军的公司的一个日本客户提供给王军的项目。这名日本客户希望通过王军的中介公司寻找大陆地投资者,把这个项目移植到大陆。秦瑶虽然心里着急,但又怕叶凌飞生气,这才硬着头皮说道。 叶凌飞那是何等精明地人,秦瑶这点小伎俩又怎么能骗过叶凌飞。叶凌飞笑道:“秦瑶。你快去忙你的事情,我本就是一个闲人。今天是来转转,等我想找你出去玩时,我会打电话给你。”
秦瑶听叶凌飞这句话不像是骗自己,也就没有坚持下去,叮嘱叶凌飞一定要打电话给她后,秦瑶这才离开。 一直到秦瑶的身影消失在人群里,于婷婷才怀里抱着一本出现在校门口。于婷婷穿了一身素色的圆领连衣裙,腰收着窄窄的,裙摆下面露出于婷婷那雪嫩的小腿,穿着一双小皮鞋,粉红色的短袜印着可爱的卡通人物。 叶凌飞一看于婷婷这个时候出现,就知道于婷婷一定是早就到了,只是看见自己在和秦瑶聊天,她没有走过来。 叶凌飞看见于婷婷出现在门口,他对于婷婷招了下手,还没等于婷婷走过来,就先了车。于婷婷也很快地走到车前,打开车门,也了车。 “是不是早就到了?”叶凌飞把车掉头,笑着问道。 于婷婷先是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看着叶凌飞直摇头。 “叶大哥,你为什么摇头?”坐在车里的于婷婷看着叶凌飞一个劲摇头,不解地问道。 “我摇头是因为你总对我隐瞒,我可不喜欢对我撒谎地女孩子。”叶凌飞故意让自己绷着脸,显得很认真。这下子果然吓到于婷婷,就看见于婷婷焦急地解释道:“叶大哥,不是这样的,我从来没有想对叶大哥撒谎。” “那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到了?”叶凌飞问道。 于婷婷咬了咬嘴唇,用力地点了点头。 叶凌飞笑了,说道:“这样多好,早就应该这样做。你真当我是笨蛋吗,我可聪明呢,我小时候警察叔叔就夸奖我聪明,懂得把拾到的钱交给警察叔叔。但是,我现在想明白了,那个警察之所以夸奖我聪明,他就是想以后我要是再捡到钱就交给他,他把钱自己留下了。” 扑哧,于婷婷笑了起来。叶凌飞看见于婷婷笑了,也笑道:“看见了,我小时候就很聪明,所以我也明白你是怎么想的。有些事情,你和我明说更好,没必要隐瞒我。就比如秦瑶是否有男朋的问题,你可以告诉我实情,没有必要隐瞒我。因为那天我看见了秦瑶和一个不错的小伙子在一起,这才打电话给你。秦瑶并不是我地什么人。当初我仅仅看秦瑶可怜,才帮助她。如果你认为我希望通过这种帮助对秦瑶有什么企图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叶凌飞把话都说到这点了,于婷婷也不敢隐瞒下去,把她所知道的秦瑶和那名叫王军地男学生地事情和叶凌飞说了。叶凌飞听完之后。只是微微点了点头。叶凌飞随即把话扯到他和于婷婷那天晚地事情来,不怀好意地说道:“婷婷,我还想知道那天晚更详细地细节。是否你可以对我说呢?” 于婷婷终究是女孩子,虽说她心里已经下定决心,以后都不会对叶凌飞隐瞒任何事情,但叶凌飞问那晚她和叶凌飞发生关系的细节时,于婷婷还是红着脸,支吾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叶凌飞也没有强迫于婷婷说出来,他把车停在于婷婷住地楼下。于婷婷仿佛预感到要发生什么事情似的。也不等叶凌飞。一个人跑了楼。 房间里面迷漫着淡淡的香味,女孩子的房间总是充满着这种香味。当叶凌飞再次走进房子时,仿佛那晚发生的事情就在眼前。他走进于婷婷的卧室,看见于婷婷床铺着的是那天晚的床单。于婷婷见到叶凌飞走进卧室,她羞涩地说道:“叶大哥,我帮你倒水去。” 于婷婷刚走到叶凌飞身旁,却被叶凌飞一把抱住。于婷婷有些慌乱,那双俏丽地眼睛不敢望着叶凌飞地眼睛,嘴里小声地说道:“我…我怕秦瑶回来。” “傻丫头。你到底想要什么呢?”叶凌飞紧搂着于婷婷的腰,把于婷婷紧搂在自己的怀里。目视着于婷婷的眼睛,长叹道:“你这样做让我感觉愧疚,我从不欠别人人情,但我现在却发现欠了你一个人情,是我无法用钱来还的,你这个傻丫头,难道你认为我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吗?” “不是,不是的!”于婷婷抬起有些慌乱的脸。眼睛望向叶凌飞的眼睛。羞涩地说道:“我…我喜欢叶大哥,我…我只想在叶大哥身边就心满意足了。” 叶凌飞凝望着于婷婷水汪汪地眼睛。于婷婷也望着叶凌飞的双眼,俩人目视了十几秒,忽然叶凌飞抱起了于婷婷,把于婷婷放在床。 于婷婷闭了双眼,就像那天晚她所做的事情一样,只是这样闭着眼睛躺着,任凭叶凌飞在她身体里肆虐。那晚钻心的疼痛直到现在她还记得,但是,虽然痛苦,但心里却很甜蜜和幸福。那晚的于婷婷泪水流淌了满脸,因为剧烈的疼痛让她在失声的呻吟中带着丝丝的哭泣。 于婷婷已经做好再次经历那种痛苦的准备,她喜欢这个如同风一样地男人,喜欢这男人飘忽不定地出现在她身边,又如风一般消失。喜欢这男人身那野性一般的气息,喜欢这男人地味道,喜欢这男人的那野性中的温柔。她喜欢这男人甚至于超过喜欢自己,于婷婷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子,当她真正爱一个男人时,就想把自己最好的给这个男人,即使是自己遭受巨大的痛苦,她也希望自己爱的这个男人快乐。 此刻,她做好了准备,做好再次疼得哭起来,准备再次走路时疼痛难忍,准备一切。 但出乎她的预料,这次却不是那天晚那般的情景,可谓是截然相反。这个男人在脱光她的衣服后,并没有狂野地进入她的身体,而是吻遍了她的全身,让她的全身几乎要融化一般,浑身都在发烫,甚至于她在渴望这个男人进入自己的身体,渴望在痛苦中幸福的呻吟。 她那娇嫩的会令男人窒息的身体在这个男人的爱抚下逐渐发烫起来,那只有这个男人碰过的下身在男人的嘴唇下如同被火烫过一般滚烫,她整个人都沸腾了,欲火烧遍了她的全身。当叶凌飞慢慢进入她的身体时,于婷婷发现竟然没有疼痛,而是那种欲仙欲死的愉悦。在这种愉悦欢快之下,于婷婷几乎是本能一般张开樱桃似的小嘴发出了呻吟声,伴随着叶凌飞那强有力的撞击,她的身体在床如同海浪一般摇晃起来。 这一切如此甜蜜,于婷婷几乎感觉要融化了。 于婷婷醒来时,叶凌飞已经不在房间里了,只看见在她的床头贴着一张纸条,面用签字笔工整地写着:我生命中有无数的女人,但你却是令我心动的为数不多的女人中的一个,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是你生命中的那个守护神,一生保护你不受到伤害。 落款是叶凌飞,更让于婷婷感觉欣喜地是叶凌飞竟然还画了两个手拉手的小孩。 于婷婷把那张纸条拿在手里,一遍遍地看着,念着面的字,不自觉之间,她感觉自己的眼眶湿润了。一瞬间,于婷婷明白了爱的真谛,那就是用心去爱,用心去体会,爱是什么,就是两个人能彼此真正理解对方。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