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男人的权力

藏娇都市 341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282字
林雪还从未被别人这样羞辱过,本来她巧遇到白晴婷时,打定主意要好好羞辱白晴婷一番,却没有想到窜出叶凌飞这样一头简直可以用无耻形容的牲口,气地林雪就感觉眼前一黑,如果不是坐在椅子,她这一下子非气晕过去。首发 赵长涛眼见林雪娇躯一颤,他没有多想,已经飞速到了林雪身前,一把扶住林雪的双肩。他那凌厉的目光一扫叶凌飞,似乎要冲过去为林雪出这口恶气。 叶凌飞那看似不经意的一望,正和赵长涛的目光相碰到一起。赵长涛那凌厉的目光在一接触叶凌飞那足够穿透人心骇人的目光后,微微退缩了回去。 见惯太多亡命之徒那凶狠的目光,赵长涛自认他从不把这些外强中干的亡命之徒放在眼中,但就在刚才,他心里却被叶凌飞的目光刺了一下。他从叶凌飞的目光里看到了那令他说不出却强烈感觉得恐惧,仿佛这目光就如那撒旦之眼一般,只要瞧一眼,就会被摧毁心理的防线。 赵长涛进退两难,在没搞清楚叶凌飞底细前,赵长涛理智地告诉自己不能贸然动手。 林雪却帮赵长涛摆脱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林雪这女人不简单,等她冷静下来,就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太唐突了,没有摸清楚白晴婷和这男人的底细就贸然招惹,这是最愚蠢的做法。林雪站起身来,招呼赵长涛道:“长涛,我们走。” 林雪和赵长涛回到叶子的身边,林雪和叶子抱歉,提议换一家饭店。叶子也感觉在这里遇到白晴婷面子磨不开,白晴婷可是亲自打电话给自己,希望自己能主持越洋百货的活动,但叶子却当面拒绝了。 三人走了出去,林雪先让叶子了车。她关车门后,对身边的赵长涛说道:“长涛,明天查查这家伙的底细,我倒要看看他是何方神圣。” 即使林雪不交代,赵长涛也已经打算这样做了。他只是点了下头,就绕到车门一侧,了车之后。开车载着林雪和叶子离开。 看见林雪等人灰溜溜离开,白晴婷才感觉心里这口气彻底吐了出来。她这心情变得如三月天的天气一般。阳光明媚。就连先前和叶封通电话时,那微微的灰暗的情愫也在一瞬间一扫而空。白晴婷抿着小嘴,呵呵笑道:“老公,没想到你还有这本事,那讨厌的女人就这样被你气走了。” 叶凌飞被白晴婷这一句老公叫得心花怒放,这白晴婷那是什么人。打从叶凌飞和白晴婷认识一起,白晴婷就没少给叶凌飞脸色,这小打小闹惯了,突然之间,白晴婷变成一个小鸟依人地女孩子。那一句娇滴滴的老公叫得叶凌飞骨头都酥了。 这家伙心情变得大好。所谓心情好。不能不喝酒。他一招手。叫服务员来四匝啤酒。大有一醉方休地味道。 白晴婷打次在湖边地酒喝醉之后。早就下决心不能再和啤酒。但今天却让她破了例。心情大好地时候。白晴婷也想喝一点。于是不顾及这淑女地形象。和叶凌飞边吃、边喝起来。 这白晴婷果真不胜酒力。这不过喝了两大杯啤酒。就吐字不清。说要回家。叶凌飞喝啤酒就跟喝水一般。去了几趟厕所就把啤酒放了出去。不过。叶凌飞最怕喝啤酒不去厕所。那样地话。他会感觉难受。甚至于有可能醉过去。当年地野兽就用这种办法灌倒过叶凌飞一次。自那以后。叶凌飞只要和野兽一喝酒。全部是红酒、伏特加等酒。至于啤酒。门都没有。 叶凌飞一看白晴婷这架势。赶忙结了账。搂着白晴婷出了餐厅。把白晴婷扶到车。叶凌飞故意把车开得很慢。不时瞧着靠在副驾驶座地白晴婷。关切地问道:“老婆。你没事吗?” “我…我没事。”白晴婷吐字不清。但她并不是那种神志不清地状态。脑袋清醒得很。就是这嘴不太好使。一说话就变得吐字不清。白晴婷坐在副驾驶座。绑着安全带。就感觉浑身发热。心里像是有一团火一般。 “停…停车。”白晴婷忽然捂住樱桃小嘴。叶凌飞一看就知道白晴婷想吐。刚忙把车停在路边。帮白晴婷解开安全带。白晴婷猛然打开车门。下了车。蹲在路边哇地一声吐了起来。叶凌飞也赶忙下了车。饶到路边。蹲下身。轻轻拍着白晴婷地后背。关切问道:“晴婷。你感觉怎样?” 白晴婷没答言,就一个劲儿地吐。吐了一大气,她刚站起来,就又蹲下去,接着吐了起来。叶凌飞看白晴婷吐了很多,忙不迭回到车前,从车里取出一瓶矿泉水和一叠面巾纸,等白晴婷吐得差不多之后,她把面巾纸和矿泉水递了过去。 白晴婷先用面巾纸抹去嘴角的残留物,这才接过来矿泉水,扭开瓶盖,喝了几口,漱完口之后,吐了出去。白晴婷吐完之后,说话反倒清楚许多。这酒劲也过去,但她感觉很热。 “老公,我们走回去。“白晴婷手里握着剩下来的半瓶矿泉水,扬着娇艳的小脸,提议道。 “我晕,从这里走回家至少也两个多小时。再说了,我们要是走回家地话,这车怎么办,你该不会想把车留在这里。” “嗯,这是一个问题,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开到停车场去。”白晴婷眨了眨还带着迷离目光的眼睛,有些放肆的笑道:“我要老公背我回家。” “你喝醉了,距离我们家最近那家停车场也有三里地。”叶凌飞郁闷地说道,“我背你回家的话,岂不是我要累挂了。” “老公,你背不背我?”白晴婷含情脉脉地望着叶凌飞,说不出的柔情和娇美。叶凌飞地骨头又酥了,像这般的好事,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抢着做,偏偏白晴婷连机会都不给。叶凌飞一咬牙,答应道:“我背。” 把车停到那家停车场。叶凌飞真乖乖地弯下腰,白晴婷美滋滋地趴在叶凌飞的背。叶凌飞就感觉后背软绵绵的,这白晴婷只穿了一件衬衫,那酥胸紧贴在叶凌飞后背。 “老婆,你也太轻了点,以后多吃点。”叶凌飞背起白晴婷时,发现并没有像他想象那般沉。他两手托起白晴婷那翘起、弹力十足的粉臀,嘴里说道:“我以后要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 白晴婷趴在叶凌飞身。她地粉脸贴在叶凌飞的肩膀,两手搂着叶凌飞的脖子,嘴里笑道:“老公,你想把我变成小胖猪吗,让我胖,你就不怕我吃穷了你。” “不怕。看见老婆白白胖胖地,我这个当老公的心里也舒服。”叶凌飞把头转过来,和白晴婷的脸几乎要碰在一起,他嗤嗤笑道:“现在的你才最可爱。” 白晴婷就感觉浑身发热,这平日里不敢做地。不敢说的,此刻都一股脑儿地出来了。她主动亲了叶凌飞嘴唇一下,紧跟着呵呵笑道:“老公,看你地样子就知道你好色,不要看我,快转过去。” 叶凌飞果然转了过去,他走得并不快,沿着回家的公路,叶凌飞边走边和白晴婷聊着天。说着情话。白晴婷把脸又贴在叶凌飞身,她很喜欢现在这样的感觉,好浪漫、好温暖。白晴婷眼睛望向挂在夜空中地圆月,慢慢地说道:“老公,你说我们能天天这样多好。”
“好啊!”叶凌飞答应道。 白晴婷忽然张着小嘴在叶凌飞肩膀咬了一口,叶凌飞一皱眉,问道:“你干什么,好端端得,怎么变成小狗呢。” “你才是小狗呢。这是你应得地。谁让你总欺负我。”白晴婷笑呵呵说道 “我欺负你,冤枉啊。我哪里敢欺负你。” “你还不敢欺负我,我问你你和欣茗到底是怎么回事?”白晴婷问道。 叶凌飞听到白晴婷又提起周欣茗这件事情,心里咯噔一下,误会白晴婷心里还有个疙瘩。他支吾道:“那…那是个误会。” 白晴婷呵呵笑了起来,她把娇滴滴的嘴唇贴在叶凌飞地脖子,轻轻咬了一小下,紧跟着在叶凌飞耳边说道:“你这个大色狼,这次便宜你了,如果不是欣茗的话,我是不会原谅你的。”白晴婷这一番话说得叶凌飞心里直痒痒,心里暗想道,难道这是白晴婷默许我可以和两位美女一起吗。一想到可以三个人躺在一张大床,叶凌飞就感觉浑身欲火燃烧,忍不住加快脚步,恨不得现在就跑回别墅,把身的小可人按在床好好蹂躏一番。 背着白晴婷走几里路对叶凌飞来说那根本算不什么,这个家伙的体魄可是超过常人。他正心里核计早点回家,后面传来两道刺眼地车灯的光芒。当那辆汽车开到白晴婷和叶凌飞身边时,突然响了一下车笛声。 “该死!”叶凌飞停下来,转过身,刚想骂人,却惊喜地看见周欣茗拉下车窗,正打着招呼呢。 “干什么呢?”周欣茗问道。 叶凌飞呶了呶嘴,示意这些都是自己背的白晴婷的主意。如果换成往常,白晴婷说不定早就害臊得从叶凌飞身下来,嘴里会极力撇清自己和叶凌飞没有太多的关系。但此刻,白晴婷却和往日截然不同,她没有想从叶凌飞身下来的意思,她眨着眼睛,呵呵笑道:“我想和叶凌飞散步,欣茗,要不你也和我们一起散步,反正我们俩人都喜欢这个家伙,就让这个家伙得意一下好了。” 周欣茗又仔细打量白晴婷一眼,看见白晴婷小脸蛋红扑扑的,就知道喝了不少酒。饶是平日的白晴婷也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虽说周欣茗不是没想过她和白晴婷都陪着叶凌飞,但又想到现在不是过去,这样地事情被人知道总是不好。再说,她又不知道白晴婷到底怎么想的。周欣茗眼见白晴婷喝多了,不能相信白晴婷喝醉后说过的话,她只是呵呵笑道:“我看你们还是慢慢走,我先回去了。哦,我不等你们吃饭了。看你们俩人想必是刚浪漫完。”说着,周欣茗开着车从他们俩人的面前消失了。 始终,叶凌飞都没有机会叫住周欣茗。他倒想坐在周欣茗的车里早点回家,但现在周欣茗开着车竟然跑了,叶凌飞只能背着白晴婷继续走着。 白晴婷声音渐渐弱了下去,最后竟然趴在叶凌飞身睡着了。叶凌飞直摇头,心道。你怎么可以这样,闹了半天。就是想趴在我身睡觉啊。 现在倒好,叶凌飞本想跑着回去,但怕惊醒睡着的白晴婷,只能郁闷地背着白晴婷慢慢走回了别墅。 等他回到别墅时,已经晚八点多了。周欣茗刚才遇到了白晴婷和叶凌飞,知道这俩人会回来得很晚。也没等这两人,就收拾完躺在卧室里关了灯。 吴妈也早早地回到房间里,就连叶凌飞背着白晴婷回来时,吴妈也没有出来。叶凌飞把白晴婷背回到白晴婷的房间,把白晴婷放在床。白晴婷睡得很香。即使这样,她也没有醒过来。 “还说今晚要怎么怎么样呢,你这不是明显欺骗我那脆弱地心灵吗?”叶凌飞看着白晴婷平躺在床,睡着正香,心里十分郁闷。本来还满怀期待,以为今天晚终于可以和白晴婷抵死缠绵,却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他地目光从白晴婷身扫过,那隆起地酥胸以及那被黑色长裤掩盖的下身都让叶凌飞感觉浑身欲火燃烧。 “我是她老公,就算和她发生关系也是正常地。再说了,她今天晚也暗示过我,我如果不做的话,岂不是很对不起她。说不定,我地老婆是故意这样。”叶凌飞心里给自己找着借口,这样一想,反倒感觉自己如果今天晚不和白晴婷发生关系,那简直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更对不起白晴婷对他的爱。 叶凌飞主意打定。回身走到白晴婷卧室门口。把头探出去,左右望了望走廊。确实没有人之后,他才把卧室地房门关。本打算就这样去白晴婷的床前,但心里还是不放心,担心周欣茗要是突然进来看见怎么办,他又把白晴婷的房门反锁去,经过仔细检查后,这才得意洋洋地回到了床边。 “老婆,这也是你想要的,也不能说我怎么样,对不对。”叶凌飞坐在床,伸手脱下白晴婷的鞋子和袜子,然后又坐在白晴婷身边,解开白晴婷衬衫的扣子,嘴里说道:“如果你不愿意我这样做地话就说一句,如果你沉默的话,那就表示你愿意。”叶凌飞明知道白晴婷现在睡熟中,哪里能说出一句话。当叶凌飞把白晴婷衬衫的扣子解开时,那只剩下黑色胸罩的身赫然出现在叶凌飞眼前,叶凌飞吞了一口口水,嘴里继续说道:“老婆,你说你不暗示我的话,我也不会有什么想法,咳,真是地,人家本来没想,都是你。”他这样边说,边把白晴婷的衬衫脱下来。 当他的两手按在白晴婷腰带时,白晴婷忽然翻了一个身,把腰带压在身下。叶凌飞以为白晴婷醒过来了,慌忙站在床边,一脸的无辜状。但等了一小会,发现白晴婷还是在熟睡中,于是胆子又大了起来,动作很轻,把白晴婷翻过身来,蹑手蹑脚地解开白晴婷的腰带,一点点地把白晴婷的裤子脱了下去。 他对着白晴婷的字内裤使劲儿地吞了几下口水,没有想到白晴婷会穿这样性感的内裤,看起来白晴婷早就做好了诱惑自己的准备,要不然怎么会穿字内裤。心里想到这里,胆子就大了起来,慢慢地把嘴唇亲了过去,在白晴婷下身亲了很长时间,白晴婷的内裤沾满了叶凌飞的口水。 他慢慢压到了白晴婷身,嘴唇慢慢从白晴婷下身一直亲到白晴婷的酥胸。他整个人都压在白晴婷身,两手有些迫切地去解白晴婷乳罩的扣子,就在扣子刚解开,叶凌飞的两手刚按那瞬间,白晴婷突然把右膝立了起来,嘴里嚷道:“不要碰我,我有老公。” 叶凌飞哪里想到白晴婷会来这一手,他正处在欲火沸腾期间,连一点防备都没有,就被白晴婷右膝顶在下身。那钻心的疼痛瞬间让叶凌飞感觉眼前一片黑暗,心里悲惨地大叫起来,“老天爷啊,你不会这样玩我,我可不想丧失做男人的权力啊!”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