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闺中密友

藏娇都市 343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308字
白晴婷和周欣茗出门时,白晴婷才记得自己的车留在越洋百货,本来今天一大早应该是叶凌飞送自己班,但她眼见叶凌飞还在吃早餐,想起昨天晚的事情,心疼叶凌飞,就没喊叶凌飞送自己班。 周欣茗从车库里开车出来,眼见白晴婷的车不在车库,又想到昨天晚白晴婷是被叶凌飞背回来的,就冲着白晴婷招手,要送白晴婷班。 白晴婷坐在副驾驶座,自个儿不时地发出笑声。周欣茗瞧在眼里,忍不住地问道:“晴婷,你这是怎么了,我怎么就感觉你今天一大早就怪怪的,总是傻乎乎地笑。” 白晴婷经周欣茗这一提醒,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察觉在笑,她赶忙从小包包里拿出化妆镜,照了照脸,果然发现自己脸带着笑容,而她自己却没有意识到。白晴婷既然被周欣茗瞧出来了,也不打算和周欣茗掩饰,抿着小嘴,呵呵笑道:“还不是叶凌飞那家伙,欣茗,你猜猜我们昨天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瞧你一脸荡妇的**样,这还用猜啊!”周欣茗毫不客气地说道。 “我的样子真的很**吗?”白晴婷不确定地又照了照镜子,这周欣茗不说得话,白晴婷也没有感觉今天表情怎么**了,但被周欣茗朝那方面引导,白晴婷还真感觉自己的表情确实有些不对劲了。她赶忙收起笑容,摆出一副冰冷的样子,但扑哧,她又笑了起来。 “欣茗。我要是告诉你昨天晚发生的事情,你一定会笑得肚子疼。”白晴婷把脸侧向周欣茗,声音放低,把昨天晚自己偷袭叶凌飞那一下说了出来。 周欣茗先是惊愕,紧跟着就是爽朗地笑起来。她能想象得到当时叶凌飞的表情,只是心里又有点担心,叶凌飞这下子会不会心里产生阴影。 “欣茗,你说我是不是有点那个…。”白晴婷笑完之后,脸颊忽然浮现出一丝红潮。带着少女地羞涩,不肯定地说道:“我总…总感觉我现在有点不晴婷还是没能说出那句话来。 “晴婷,你这正常啊,你是叶凌飞的妻子。这不正常吗。”周欣茗没有发笑,她把脸转向车前,没有看白晴婷的脸,声音放低,迟缓地说道:“和你比起来,可能我才是那种不知道廉耻的女人。” 白晴婷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句话会戳到周欣茗的痛处,周欣茗心里一直都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即使白晴婷默许了周欣茗和叶凌飞保持这种关系,但周欣茗心里总感觉她的身份很尴尬。 白晴婷赶忙说道:“欣茗。瞧你说地。你和我那是什么关系。再说这件事情也不怪你。我之前可能不明白。但现在我才真正明白。要是爱一个男人后。你脑袋里面全是他地样子。你心里装着全是他。我在他面前甚至忘记自己了。只想和他在一起。”在面对周欣茗时。白晴婷不需要任何隐瞒。她可以把自己心里最真实地想法一股脑地说出来。她把脸侧向周欣茗。笑道:“所以。我不怪你。相反。我很喜欢现在这样子。我们是好朋。又同时喜欢一个男人。当然。这个男人比较难对付一些。所以我们应该更团结。一致对外。牢牢看住这头牲 “晴婷。你真这样想?” “当然了!”白晴婷忽然小声地说道。“欣茗。你猜我昨天晚干了什么?” “什么?”周欣茗问道。 白晴婷脸颊绯红。把昨天晚她光着身子钻进叶凌飞被窝地事情说了。重点强调叶凌飞一晚都把手放在下身。听着白晴婷这毫无隐瞒对她地坦白。周欣茗心结也解开了。她放声大笑道:“晴婷。你这下子可麻烦了。我就担心他会有阴影。现在看起来。这家伙真有阴影了?” “那怎么办?”白晴婷郁闷地说道。“人家也不是故意地。” “嗯,我看你还要努力,我就不相信他面对你能忍得住。”周欣茗笑道。 这两位如花似玉地美女就在车里肆无忌惮地聊起那些少儿不宜的事情来,这闺中密可谓无话不说,现在俩人都有了一个共同的男人,尤其是白晴婷也扯下最后一层掩盖在她身的东西,几乎就是裸面对和叶凌飞之间的感情,那两人谈得程度可想而知了。周欣茗趁机还帮白晴婷想出了一些好主意,甚至包括内衣诱惑、喷血场景等一系列的色情点子,白晴婷开始还有点脸红,但后来却变得没有任何羞耻的感觉,相反倒认为周欣茗这些点子都可以尝试一下,反正她地身体对于叶凌飞来说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勾引叶凌飞床了。 望海大学校园宿舍里,于筱笑在宿舍里把自己的衣服都找了出来,让自己的好许维参谋一下。许维和赵灵等人今天没有训练,明天就要去参加活动,包括张雪寒在内的几名美女午去了越洋百货现场,了解完明天表演现场,下午就回到学校。 除了王清有男朋外,于筱笑和另外几名战队的都没有男朋。廖小青从回来就躺在床,她并不喜欢参加这种活动,只是看着许维帮于筱笑选衣服时,不时查几句嘴。那许维虽说也是望海大学数一数二的大美女,但她却整天都和于筱笑混在一起,根本不给男同学机会,惹得望海大学诸多男学生顿足捶胸,大有感觉这是暴殄天物。 谭星琪和赵灵都是别系的学生,此刻俩人都回宿舍准备明天的表演。她们俩人从未在公众场合露过面,虽说看起来明天地表演很简单。但这两名性格本就内向地女孩子都认为明天对她们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考验。因此,她们俩人并不打算参加晚的舞会,打算晚老老实实待在宿舍里静静看、看看电影,稳定下情绪。 “筱笑,我看你就穿那件黑色的长裙好了。”廖小青躺在铺的床,看着于筱笑和许维一连试了几件衣服,还无法确定穿哪件,廖小青决定给她们俩人最终地意见。 “我倒认为筱笑应该穿那间束腰的白色连衣裙,再穿一双黑色丝袜。保证能把咱们学校的那群色狼的魂都勾去了。”许维拿起那间白色地连衣裙,在于筱笑面前比划道:“我看这件不错。” “无所谓了,反正我穿哪间衣服都能把那些色狼迷得神魂颠倒。就是对我师父来说,他的免疫力为100。我看我师父是不会在意我穿什么衣服的。”于筱笑说道。 “那可不一定!“廖小青把身子侧了一下,一道深深的乳沟从领口露出来,她呵呵笑道:”筱笑,你啥时候这样没自信了,不是你说得吗,你无视所有男人。只要你把那小**一翘,所有地男人都要吐血。咋现在就没自信了。“ “我师父是一个大怪物,我哪里想到他对我无视啊。这次还是我威胁他,不然我师父早就躲得远远地,谁知道我师父这人心里咋回事,就感觉他不像个男人,咋看见像我这样青春无敌美少女会一点也不兴奋呢。”于筱笑郁闷地坐在床,嘴里嘟囔道:“你们说我师父是不是好那个啊!” “你别乱想了,我看未必。”许维坐在于筱笑身边,她那精致地脸蛋浮现出一丝笑容。笑道:“我看你的师父那是女人太多了,不敢再招惹。哦,还有一种可能,你师父是妻管严。”
“嗯,这有可能。”于筱笑点了点头道:“我师父很怕他老婆,咳。如果我师父不结婚地话,说不定就连我都会爱他。他身总有些东西摸不透,就连东洋都对我师父佩服得五体投地,要知道这个小子那可是眼睛都长到脑门了,谁也看不起,偏偏佩服起我师父来。啊,我倒想起一码事来,东洋还没有女朋,你们这两个色女谁看东洋了。我帮你们介绍介绍。” 廖小青躺在床把嘴一撇道:“筱笑。我说你就算了,那个小子太年轻。我可看不。我都想好了,将来我的男朋一定要很帅,有车有房,等我一嫁给他,就能当少奶奶,不用去工作了。” “得了,小青,你就等着给人家当二奶。”于筱笑讥笑道,“小心人家看不你这小**,捏着一点肉都没有,全是骨头,也不怕让人家受伤。”于筱笑说着,还在廖小青只穿着短裤的臀部捏了一把,惹得廖小青只喊色女。 于筱笑笑呵呵坐回到床,看着许维一个劲儿地笑。笑得许维直发毛,嘴里忙不迭地说道:“你别看我啊,我可是有男朋地。” “你有男朋,哪里的人啊,我咋就没看见你给你男朋发短信或者打电话聊天呢?”于筱笑问道。 “是…是我爸爸订下的,只是…只是我不太喜欢而已。”许维的脸忽然红了起来,扭捏地说道:“总之就是我有老公的,等我毕业后,就会和他结婚。” “唉呦,你也会脸红。”于筱笑看见许维脸红,忍不住捏了许维那精致的脸蛋一把,色迷迷地说道:“看你这样子,该不会你们有孩子了,嗯,没来大学时就有了孩子,然后就等着毕业后举行婚礼。” “去,你乱说什么。”许维推了于筱笑一把,说道:“你这嘴里就吐不出好东西来,什么叫有孩子。我不喜欢他,但我爸爸却强迫要我和他结婚,如果不是我说我要学的话,现在可能我们都结完婚了。” “这都是什么年代,还流行包办婚姻啊。我最亲爱的维维,我是不会让你嫁给别人的,要不这样,我亲自去找你爸爸谈谈。”于筱笑伸手在许维地酥胸捏了一把。色色地说道:“这样丰满地胸部也就我能摸,要是被别人摸了,我会很郁闷的!” “去,你就会添乱。”许维笑了起来,“反正我想好了,等我一毕业我就留在望海工作,不依靠家里,到时候就算我爸爸想管我,他也没有办法。” “早说啊。这有什么难的。”于筱笑把嘴一撇道:“最多毕业后我养着你。” 许维这才受不了于筱笑这般流氓的话语,两手去挠于筱笑的痒痒,于筱笑受不住,躺在床奋力阻挡着许维。她嘴里大喊道:“救命啊。有人耍流氓了。” 廖小青在铺也躺不下去了,飞快地下来,也加了进来,这下子于筱笑可惨了,刚才偷袭廖小青,这小丫头片子没少被廖小青还以颜色,于筱笑最后只剩下求饶地声音了。 宿舍的房门被推开。就看见王清穿着一件礼服型的露肩恤,彰显着野性,那层叠的荷叶边设计则散发着迷人地青春气息。 “哎呀,你们这是干什么呢?”王清一走进来,就看见这少儿不宜的场面,于筱笑穿着内衣正被许维和廖小青按在床。王清关宿舍的门,坐在对面的下铺,呵呵地笑道:“你们先忙,啥时候忙完再说。” “王姐。你这是打算把那些小男生迷死啊,穿着这样暴露,你也不怕被人了。”于筱笑看见王清这打扮,不忘调戏道。 许维和廖小青停下来,一个劲儿地点头,表示附和。 王清故意把头仰了仰。笑道:“我可比不得你们这些年轻地小丫头,我都大三了,都是老女人了。这不好好勾引些小男生玩玩,太对不起我这大学四年了。嗯,我今天晚会和我新认识地小男生去跳舞,那小男生很帅,人也清纯,我保证迷死他。” “啊,王姐。那你可要小心点。需不需要我们姐妹帮你买那个东西,别到时候搞出事情来了。没办法收场。”只穿着内衣地于筱笑从床坐起来,调侃道:“王姐,你怎么说都是老手了,我看这方面不需要我提醒“切,你这小丫头别乱说,我也就是玩玩,想和我床那可不行。我还指望着把我的第一次给我地老公呢,没听说过在大学恋爱的情侣毕业后很多分手了吗,谁傻到会浪费第一次呢。我也就是玩玩,别的事情门都没有。”王清说道这里,忽然盯着于筱笑那黑色地乳罩看,坏笑道:“不过,咱们的筱笑小可就不同了,今天晚要带男朋去参加舞会,貌似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筱笑同学也有男朋,来,说来听听,是不是打算今天晚和你的男朋有另外的活动啊。” “哪有啊!”于筱笑不承认道,“谁说我要带男朋去的?” “你这个小丫头,还对我保密是不。我早就知道了,现在咱们学校都有人在BB开赌,看你今天晚是否会带男朋去参加舞会。按照目前的情况看,70的男学生不相信你会带男朋去参加舞会,只有10不到的相信你会带男朋参加舞会。哦,我刚才楼时,还看见在楼下有七八名牲口拿着鲜花不知道在干什么,该不会是等你!” “等我个屁,老娘对毛头小伙子不感兴趣。”于筱笑把嘴一撇道,“我今天晚确实带男朋去,我看以后谁还敢打我的主意,一天到晚都有人在楼下搭讪,烦都烦死了。也不知道这些牲口都是跟谁学地,总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故意装问路。咳,一点创意都没有。不过,许维人家那个搭讪的牲口就不错,至少人家还装作没注意,和许维撞到了。” “去,你烦不烦啊,没事拿我说事。”许维伸手捏了一把于筱笑的酥胸,嚷道:“你是不是感觉我应该多捏几把,你才会不提这码事。” “来,小维,反正你都是我的人,咱们俩人之间还有什么客气的。” 于筱笑这句话一说出来,王清和廖小青都受不了。王清捂着肚子,笑道:“筱笑,没这样肉麻地,你还让不让我出你的宿舍了,肉麻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许维无奈地摊开了手,说道:“王姐,你看见了,筱笑这人就是Y,以后我要离她远点。” 王清笑了好一会,才停下来,她问道:“筱笑,你说你今天带去的男朋是哪个呢,帅不帅,我认识不?” “你当然认识了,就是我的师父啊。” “你的师父?”王清脑袋短路片刻,随即想起叶凌飞来,她惊愕道:“筱笑,你真和叶先生好了?” “切,假的。”许维把嘴一撇道:“筱笑倒想,人家可不愿意呢。” “你…!”于筱笑一时语塞,过了半天,于筱笑忽然说道:“要是我让我师父喜欢我怎么办呢?”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