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斧头帮出事了

藏娇都市 344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383字
望海大学的校园舞会吸引了为数众多的在校学生参加,望海大学的校学生会早在舞会之前就在学校校园里宣传开来,各个学院、系的学生都知道有这场舞会。首发 夜色降临,舞会现场就被灯光照如白昼,现场四周早摆满了椅子,先到的男女学生都坐在椅子,来晚的则站在外面,等着舞会的开始。 于筱笑会参加舞会的消息早就不胫而走,作为望海大学历届最美的校花,其吸引力可想而知,很多的男学生来参加舞会是想借机和于筱笑认识,要知道可以在舞会现场邀请于筱笑跳舞,这最轻易和于筱笑搭讪的机会那是求之不得。 于筱笑穿着那件白色的收腰短裙,双腿套着黑色的丝袜,那露出来的消瘦的香肩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牲口的目光。于筱笑天生好身材,平日习惯穿着牛仔裤,都让一大群牲口直流口水。这一旦换露肩收腰的连衣裙,曲线玲珑毕现,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光站在学校门口,就惹得一大群牲口围过来搭讪。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于筱笑别看打扮得像个淑女,这说话的方式可一点没变,一看见一大群牲口围过来,于筱笑把眉头竖起来,没好气地嚷道:“老娘在等我男人,你们这群牲口快去找别的女人去,别在这里烦老娘。”扑哧,站在于筱笑身边,同样光彩夺目的许维忍不住笑了起来。许维虽说姿色比于筱笑稍逊半分,但那修长的大腿却令人垂涎三尺,恰恰许维今天又是一件黑色的裙子。两腿和于筱笑一样,都是套着黑色地丝袜,和于筱笑站一起,那就是现实版的丝袜诱惑,绝对不比那些日本的片丝袜诱惑系列的女主角差,甚至比那里还要诱惑几分。 “筱笑,小心你这样吓坏别人,这样可不好。”许维抿着小嘴呵呵笑道。 “有什么不好,本来这群牲口就很烦人。“于筱笑不耐烦地说道。”如果不是我师父说找不到,我才不会站在门口等他。”说着,于筱笑看了眼许维,又看看自己道:“你说咱们像不像小姐啊。我总感觉你给我挑选的这套衣服像那些小姐的衣服。” “你别听廖小青乱讲,她是嫉妒我们。”许维把嘴一撇道,“你就相信我的眼光,保证咱们这身打扮很淑女。” 这话音刚落,一辆夏利的出租车停在学校门口,一名男学生从出租车里下来。看样子是着急回来,才打车过来的。他付了车钱后。那名四十多岁地男司机瞧见站在学校门口的许维和于筱笑,隔着老远招呼道:“喂,什么价钱?” “什么价钱?”许维一愣,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就听到于筱笑破口大骂道:“价钱你妈,快滚!” 许维这才回过味来,吐了吐舌头,低声说道:“要不咱们换一身衣服?” “换什么。我感觉这很好。你没看那些牲口地目光火辣辣地。都快冒出绿光了。等下去跳舞地时候。尽可能找比较宽敞地地方。谁知道这些牲口会不会趁机占我便宜。我这小**要是被那些牲口摸一把。以后我还怎么见人啊!”于筱笑说着故意扭动着她翘起地**。就听得咚地一声。一名刚好走到门口地男学生只顾瞧于筱笑扭着地小**。没留意墙。径直撞在墙。 叶凌飞出现在许维和于筱笑面前时。真吓了两人一跳。平日都看见叶凌飞穿着休闲地服装。今天一看叶凌飞换西装。内衬白色衬衫。其嘴角带着一丝淡淡地笑意。这一出现在门口。就把那些男学生比下去。 人靠衣服马靠鞍。去看最新小说叶凌飞很少穿正统地西装。他早就习惯了随意地衣着。在穿衣服方面完全本着随意就好。但现在这刻意打扮过后。其男人地阳刚之美彰显无遗。这男人地阳刚地气势不是随便能装出来地。那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地。叶凌飞与众不同地气质立刻吸引了不少女学生地目光。其瞩目地程度不差于看见明星一般。 “太帅了!”于筱笑和许维忍不住脱口而出。 叶凌飞没有以往那无赖式地嬉皮笑容。他嘴角带着微微笑意。走到于筱笑身边。很绅士地伸出右臂。说道:“我既然答应你今天晚做你地舞伴。我当然会好好表现一番。但我也有一个条件。今天晚过后。不许再骚扰我。” “切。师父。这就是你地不对了。我怎么是骚扰你。”于筱笑毫不客气地挽着叶凌飞地胳膊。呵呵笑道:“咱们这不是互相帮助吗。你看我帮你搞定了模特地事情。你帮我搞定今天晚舞会地事情。咱们双方就扯平了。你说是不是?” “你呀…。”叶凌飞微微摇着头,他没有说下去。虽说他开始就打定主意,等今天晚舞会结束后,就和于筱笑说双方以后不要见面了,但眼见于筱笑这身令人垂涎三尺的打扮,叶凌飞怎么都说不出口。他又不是柳下惠,对于女人能拒之与千里之外。再说人家于筱笑仅仅是在嘴说,也没有真正骚扰过他的生活,叶凌飞那句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许维眼见于筱笑很自然地挽着叶凌飞的胳膊,她本想挽着于筱笑的胳膊,但嘴唇抿了几抿之后,竟然挽起叶凌飞另外一只胳膊。 这倒出乎于筱笑的意料,她一见许维今天竟然和自己抢买卖,赶忙嚷道:“你这个死丫头,干什么呢,我师父可是答应我的。” “筱笑,我是没舞伴,又没说和你抢男朋。再说你的叶先生和我们都这样熟了,我这样也不算什么,你说是不是?” “你这个死丫头。看舞会之后我怎么收拾你!”于筱笑冲着许维故意张扬得嚷道。许维完全没把于筱笑那后面地话放在心里,嘴里嚷道:“我又没干什么,叶先生,等下陪我跳一支舞好吗?” 叶凌飞点了点头,有两位美女相陪,本来应该是一件很幸福地事情,但叶凌飞此刻却感觉没什么幸福地事情,心里暗暗叹了一句,心道:“难道是我地桃花运多了。怎么会认识这样多的女孩子。” 于筱笑和许维本就很拉风,再加叶凌飞,那就更拉风了。光从校门口向舞会现场这一路,所经过之处。牲口们有一头算一头,全把目光落在这三人的身。 “这种感觉很拉风啊!”于筱笑把胸脯挺着老高,对许维说道:“以后,咱们就这样穿,在学校里保证让那些牲口内分泌失调。” 扑哧,许维笑了起来。她对于筱笑呶着嘴道:“还不是你的师父拉风,你没看那些女学生眼睛都冒光了。” “那是。那是,我师父那是有钱又长得帅,我看只要我师父愿意,那些小女生还不扑过来,主动献身。”于筱笑叭嗒着嘴道,“师父,你可小心了,到时候我可不管你啊。” “咳,老了。要是让我再年轻几岁的话,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叶凌飞微微地笑道。 当这三人出现在舞会现场时,几乎成了全场关注的明星,就连王清都忍不住嚷道:“没想到他这样帅,老娘将来也要找这样一个老公,就是死了也值得。”王清这句话一说出口。就惹得那名大一的男学生不高兴了。王清瞧在眼里,不客气地说道:“得了,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就是和你出来跳个舞,你可别乱想啊,我对你这般青涩的小男生没兴趣。”王清说完这句话,抛下了刚认识没几天地小男生,走向于筱笑那边。
那几名等着瞧于筱笑笑话的恐龙这下子可闭了嘴,于筱笑这个男朋虽说年龄看起来略大。但恰恰是女人最喜欢的那种类型。帅气又不失男人的阳刚之气。 本来很多地男学生等着邀请于筱笑跳舞,但眼见于筱笑身边有了男人。这些男学生都没敢前。于筱笑和叶凌飞伴随着舞曲声,在舞场中央跳起了舞。 “师父,如果我说要追你的话,你会给我机会吗?”于筱笑的手搭在叶凌飞肩,叶凌飞的手搂住于筱笑的小蛮腰,于筱笑半真半假地说道。 “小丫头,你才多大,好好学习,等你将来毕业后,再谈这个话题。”叶凌飞笑道,“或许等你进入社会之后,才会发现在你们这个年龄,对于未来总是充满了期望,认为都是那样美好,其实,现实社会中并不是这样的。比如说我,我的背景远远超过你所能知道地,我并不像你想象那样简单,我的过去的经历是你所想想不到的。” “师父,难道你是国际杀手或者是恐怖分子,嗯,或许你是特工?”于筱笑笑着问道。 “你何必问得这样多,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想象的。”叶凌飞搂着于筱笑地腰,从于筱笑身传来那处女的体香直扑叶凌飞的鼻孔,叶凌飞把头微微侧开,接着说道:“听我一句话,好好学习,不要想其他事情。” “师父,你告诉我,我很想知道。”于筱笑故意把脸贴在叶凌飞的耳边,这个动作在外人看来十分亲密,很多的牲口看见于筱笑这个动作都心痛得要命,心里抱怨那个男人为什么不是自己。 叶凌飞发觉自己地心情不知道为什么变了很多,如果换成以前,说不定会被于筱笑吸引。但现在的他却没有这样的想法,就连他自己都搞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他听到于筱笑问这句话,叶凌飞微微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我是国际的军火贩子。” “军火贩子?”就在于筱笑刚想追问时,一曲舞曲结束,叶凌飞松开搂着于筱笑的手,笑道:“该退场了。” 结果,叶凌飞和于筱笑刚走到场外,许维就前邀请叶凌飞跳舞。叶凌飞心里苦笑道:“看样子交了桃花运也不是什么好事啊。”他只得又和许维回到场地里。 于筱笑回到王清身边,刚刚坐下。冷不丁听到耳边响起一声女人的声音道:“舞跳得不错!” 于筱笑回头一看,只看见萧雨雯一个人站在自己地身边。萧雨雯并不是来跳舞的,她穿着牛仔裤,身是一件低开地圆领恤。 “谢谢!”于筱笑不知道为什么很不喜欢这个女孩子,总感觉这个女孩子的性格很古怪,尤其她又和许忠恩在一起,更让于筱笑不喜欢萧雨雯。 萧雨雯同样不喜欢于筱笑,她看不惯于筱笑那嚣张的说话方式。刚才眼见于筱笑和叶凌飞在舞场里面很拉风的跳舞,惹得萧雨雯十分不爽。 “没想到你的男朋是他。很有眼力!” 于筱笑皱着眉头道:“貌似这和你无关,哦,我记得你的男朋还在住院,哪天你见到他。麻烦转达下我的歉意。” “他不是我地男朋,他还不够资格呢!”萧雨雯冷笑道,“如果你愿意地话,大可以做他地女朋,我可知道他对你一直都心存幻想。” “麻烦你不要让我恶心好吗,你再提这个人我都要吐了。”于筱笑说道,“也就像你这样地女孩子能和他在一起。” 萧雨雯冷冷看了于筱笑一眼。张扬得甩了甩自己飘逸的秀发道:“好了,我想我没必要和你打嘴仗,我有点事情和你男朋聊聊。”说着,她径直走向舞场,一直走到正在跳舞的叶凌飞和许维身前,语气冰冷地说道:“叶先生,可以和我跳支舞吗?” 叶凌飞一看见萧雨雯那冰冷地脸,心里知道这小丫头找自己准没好事。他对许维抱歉一笑,松开搂着许维的手。许维极其不悦地看了萧雨雯一眼。没说话,转身就走了回来。 萧雨雯右手搭在叶凌飞肩膀,她那张本就很艳丽的脸浮现出一丝异样的光彩。 “我从我孙叔叔那边知道你的情况,我很想知道那天晚你是怎么做到的?”萧雨雯问道。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叶凌飞装糊涂道,“你指哪天晚?” “你杀钱通那天晚。”萧雨雯眼睛中闪过一丝异样,她笑了笑。说道:“我爷爷不允许我插手黑帮地事情,我爷爷的想法是很好的,但有些事情我却无法避免,比如说某些人在我家杀人。孙叔叔告诉我你是一个惹不起的主,这才是我最感兴趣的事情,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打了许忠恩都会没事,这一切的事情都让我很奇怪,叶凌飞。你是我长这样大第一个感兴趣的男人。我对你的背景有很大的兴趣。” 叶凌飞之前一直把萧雨雯当成一个有着黑帮背景地女孩子,但此刻。他却感觉这萧雨雯或许并不像他之前认为那样简单。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萧雨雯,就在他的眼睛扫过萧雨雯那双眼睛时,他看到了这个少女心里隐藏的那丝不想被人发现的东西。叶凌飞心中一动,心道:“这个小丫头不简单。” 萧雨雯确实远离黑帮的事务,这是她的爷爷刻意安排地。但从她出生那天,就注定了她和黑道脱不了干系。萧朝阳苦心多年,就是想让自己这个孙女和黑道没有关系,但萧朝阳却忘记一点,只要萧朝阳不从斧头帮龙头这个位置退下来,萧雨雯身就会打着斧头帮龙头的孙女的烙印,这个烙印让萧雨雯从小就明白自己与众不同,她可以呼风唤雨,没人敢招惹她。 萧雨雯从小就学会了独立生活,她有着自己的想法。之所以,她会同意和许忠恩交往,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许忠恩父亲的势力。在萧雨雯心里,她只有这样才能帮助爷爷。但萧雨雯却很快意识到,许忠恩终究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根本无法影响到其父亲。而且许落山的势力也并非像自己爷爷想象的那般大,光从许忠恩被打这件事情就看出来,叶凌飞这人的背景可能更 萧雨雯在这个世界最亲地人只剩下自己地爷爷,她会尽一切能力帮助爷爷,即使付出自己的一切。 “小丫头,我想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对你比较好。”叶凌飞微微笑道,“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想知道我地身份呢,如果我告诉你,我是混社会的,你会相信吗?” “我不相信!”萧雨雯冷笑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我却相信你有能力帮助我的爷爷?” “帮助你的爷爷?”叶凌飞一愣道,“你爷爷怎么了,不是很好吗?” “我和你做一笔买卖,如果你能救我爷爷的话,我愿意用我的身体报答你。” 萧雨雯说完这句话后,叶凌飞很快意识到斧头帮出事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