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女人的战争

藏娇都市 356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298字
白晴婷站在门口,嘴唇蠕动着,她终于伸出手,把房门完全推开。 叶凌飞转过身,看见站在门口的白晴婷和周欣茗,一瞬间,他有些不知所措,几乎是本能反应一般,推开了泰丽丝。 叶凌飞不知道白晴婷是刚来瞧见这一幕,还是早就站在门口了,他脑中一片混乱,有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他张了张嘴唇,但没说出一个字来。 泰丽丝望了望叶凌飞,又望向白晴婷,她那美丽的眼睛闪过一丝失望的神色。这美丽的少女从叶凌飞的眼睛里读懂了叶凌飞的心。 她面向白晴婷,微微地叹了一口气道:“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吗,或许有些话我应该和你说清楚。” 别墅客厅里,吴妈拿着茶壶倒满了茶几放的五个茶杯,然后离开客厅。白晴婷和周欣茗坐在东南边的沙发,而泰丽丝坐在她们的对过,爱莎站在泰丽丝身后,而我们最伟大的主角叶凌飞先生,则孤零零地坐在远离几人的位置。 场面有些尴尬,白晴婷板着脸,一言不发。她的目光不时从叶凌飞身扫过,那恨恨的目光让叶凌飞后背发凉。 “大家喝茶。”叶凌飞笑呵呵地说道,他刚想起身去拿茶杯,却看见白晴婷狠狠地看了他一眼,那带着愤恨的眼神让叶凌飞没动,嘴里说道:“哦。我什么也没说,你们聊。” 白晴婷把目光收回来,挪向泰丽丝身,只是这目光和刚才看叶凌飞那带着愤怒地目光不同,白晴婷完全是把泰丽丝当成情敌来看待的。⑧ 泰丽丝感觉到白晴婷目光中包含的敌意,她微微叹口气。说道:“我想我还是把整件事情说清楚,这样大家就会明白了。” “我很有耐心听的。”白晴婷说道。 周欣茗的英语并不好,她听泰丽丝的说话很费力。但她又不能离开,叶凌飞和泰丽丝之间地事情,周欣茗早就知道。她本想趁着白晴婷不知道俩人之间关系时,让叶凌飞尽快解决这件事情。但没有想到最后还是让白晴婷知道了,此刻的周欣茗也没有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和叶凌飞早在两年前就认识,之所以我会主动要求成为越洋百货公司的代言人。是因为他来求我这件事情。” 但泰丽丝说到这里,白晴婷又瞅了叶凌飞一眼,就看见叶凌飞嘴里叼着一根烟,装作没听见。 “这个家伙没想到也会求人,哼,你不要以为我这样就会感动。”白晴婷心里暗想道,“看来,我对你还不了解,谁知道你还有多少女人。”白晴婷白了叶凌飞一眼之后,又把心神从叶凌飞身收回来。继续听泰丽丝说下去。 “我和他是在英国认识的……。首发”泰丽丝娓娓道来,从她的语气中,白晴婷能听出来泰丽丝对于那段时光的留恋。这让白晴婷又转向叶凌飞,下打量着叶凌飞。无可否认叶凌飞有着一张令女人着迷的脸。同时,和叶凌飞相处久了。会慢慢被叶凌飞所感染。白晴婷自己都不清楚是何时爱了叶凌飞,那刻骨铭心的爱让白晴婷明知道叶凌飞这个男人有很多的秘密是她所不知道地,但还是义无反顾地爱了他。 泰丽丝的出现让白晴婷意识到自己对叶凌飞的了解还很少很少,到底这个家伙还隐藏着多少秘密,还有多少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 泰丽丝说完之后,看着白晴婷道:“我承认我爱他,但他却爱你,我想我应该回英国了,那里有我的未婚夫。” “你打算离开他?”泰丽丝这句话倒出乎白晴婷的意料,白晴婷本以为泰丽丝会和自己争叶凌飞。却没有想到泰丽丝会选择离开。 泰丽丝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说道:“也许我之前不明白,但我就在刚才却明白了他的心意。我从未见过他会如此迷恋一个女人。我想他已经不是过去那个男人了。他爱了一个女人,就是这样,我想我也应该放弃这段感情。好了,我想我会明天就选择离开。” “泰丽丝,我不是这个意思。”白晴婷赶忙解释道,“我只是认为有些事情应该搞清楚,比如说你对他的感情。⑧我不认为这个男人值得你这样,至少在我这边来看,你不应该为了他而放弃你的事业。”白晴婷就连自己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泰丽丝地态度打乱了白晴婷早就想好的话,在白晴婷看来,泰丽丝一定会和自己争叶凌飞,一旦那样,白晴婷会毫不犹豫地和泰丽丝正面交锋。虽然叶凌飞的这种行为让她很生气,但叶凌飞毕竟是自己的合法丈夫,白晴婷可不想背一个无能地名声,被人说自己的丈夫被一名外国女人勾引走了。这是白晴婷绝对不能忍受地事情,就算将来和叶凌飞分开,那也是她把叶凌飞踹开,而不是被别的女人勾引走。 但泰丽丝刚才说的这些话却让白晴婷这一切都落空了,泰丽丝竟然主动要求离开。这让白晴婷感觉不可思议,按照她刚才在泰丽丝房间外面听到的话,泰丽丝应该很爱叶凌飞,但为什么泰丽丝会突然说要离开呢? 泰丽丝笑了笑,没有多说,而是站起身,和爱莎走了楼。 泰丽丝这一走,白晴婷也起身,一言不发地从叶凌飞面前走过,回她的卧室去了。叶凌飞本以为会有一场大战发生,但没有想到事情就这样完事了。泰丽丝和白晴婷的反应都出乎叶凌飞的意料。要是白晴婷大发雷霆地话,叶凌飞也能理解,但白晴婷却一言不发地离开了,难道是对自己心死了吗? 周欣茗也不理解,眼看着叶凌飞望向自己,周欣茗把眉头一皱。⑻低声地说道:“不要看着我,我也不知道到底这是怎么回事。”
“不会是晴婷对我心死了?”叶凌飞担心地问道。 “你自己做的事情就应该自己负责,这次我可帮不了你。”周欣茗站起来,说道:“我要回去睡觉了,你自己想办法。” “别啊,欣茗帮我想想办法。”叶凌飞一把拉住周欣茗的手,说道:“怎么说,你都是晴婷最好地朋,你至少能看出来晴婷是否生气。” “叶凌飞。我说过了,要是晴婷知道这件事情地话,就不好处理了。”周欣茗微微地叹了一口气道,“我最多帮你问问晴婷是怎么想的,至于其他地事情我可帮不了你。”周欣茗说完,转身就了楼,去找白晴婷。只剩下叶凌飞有些郁闷得一根接着一根,抽着烟。 泰丽丝的房间里,爱莎关房门,不解地问道:“泰丽丝。难道你真放弃了,你可是为了这个男人放弃了很多东西,难道你现在真的就这样放弃了?” 泰丽丝走在窗口,就站在叶凌飞刚才站过的位置。她和叶凌飞一样,都望着窗外。 “爱莎。我没有任何办法,我知道他真正爱的女人不是我。”泰丽丝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痛苦的目光,喃喃地说道:“即使我留在他身边又怎么样,他不会接受我的。” “为什么?”爱莎不解地问道。 “我代表着他的过去,他在离开我那一天说得很清楚,他要抛开一切,重新开始生活。爱莎,过去地他不懂得爱人,我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的爱意。但现在不同了,我感觉他很爱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又何尝不是爱着他呢?而我呢。我一直都在想念过去和他在一起的日子,但我却没有这个女人那样爱他。我能强烈地感觉到这个女人对我那深深的敌意。爱莎,我们明天就离开这个城市,回到英国去,我要好好考虑一下,到底我爱不爱他?” 爱莎不明白泰丽丝到底在说些什么,但既然泰丽丝这样说了,爱莎只得按照泰丽丝的意思去办。周欣茗站在白晴婷卧室的门口,犹豫着自己是不是应该进去。刚才,她对白晴婷隐瞒了叶凌飞和泰丽丝之间的事情,还想尽可能拖住白晴婷,不想让白晴婷去泰丽丝的房间。周欣茗心中有愧,有点不敢面对白晴婷。 但想到要是自己不进去的话,说不定白晴婷真可能对叶凌飞死心。周欣茗思索再三,终于咬着嘴唇推开了白晴婷房间地门。 白晴婷平躺在床,望着房间的天棚。即使在听到周欣茗的脚步声时,白晴婷也没有动一下。 周欣茗走到床边,一**坐下去。她试探地问道:“晴婷,你是不是很生气?”周欣茗问完这句话,就连自己都后悔了,这不是问了一句废话吗。凡是女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会很生气,周欣茗自己对叶凌飞也很生气,更何况白晴婷呢。 但白晴婷却扑哧笑了起来,翻了个身,从床坐起来。她面对着周欣茗,呵呵地笑道:“欣茗,你说那个混蛋会怎么想,他会不会很担心我要和他离婚呢?” “晴婷,难道你没生气?”周欣茗张了张嘴巴,有点不敢相信地问道。 “我为什么要生气?”白晴婷笑道,“不就是一个女人吗,有什么好生气的。再说了,那个叫泰丽丝地女人不是说要离开吗,这一片云彩都散了。哎呀,欣茗,我们别顾着聊天了,我有点饿了,你那边有什么小零食拿出来吃。” 周欣茗摇着头,说道:“我没有小零食。” “那还是去吃水果,我记得厨房的冰箱里有水果,走,我们过去吃点水果。”白晴婷拉着周欣茗就下了楼,看见叶凌飞还坐在客厅里面没动,客厅里面全是叶凌飞抽烟地烟雾。白晴婷皱着眉头,不悦地说道:“这个混蛋抽这样多的烟,明显是想毒害我们。我们快去拿完水果就闪人,不理这个混蛋。”白晴婷和周欣茗从厨房的冰箱里拿了很多的苹果、香蕉、芒果返回卧室,叶凌飞本想在她们俩人刚一下楼时就和白晴婷说说话,但看见白晴婷没给他好脸色,只得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等周欣茗和白晴婷了楼之后,叶凌飞把手里的烟头捏灭到烟灰缸里,心里暗想道:“算了,还是早点睡觉,希望这是一场恶梦,等明天醒过来时,一切都没发生过。” 白晴婷晚的胃口极好,转眼之间,就吃下了三个苹果,四个香蕉,五个芒果,如果不是周欣茗担心照白晴婷这样吃法会吃坏身子,白晴婷可能会把这一大堆的水果都吃完。 “晴婷,我知道你很生气,有气就说出来,要是憋在心里,说不定会憋出病来。周欣茗了解白晴婷有个习惯,要是一个劲儿地吃东西的话,那就是说明她的心情极不好,是化悲愤为食欲了。 白晴婷把手里握着的那半截香蕉使劲儿地塞进嘴里,大口咀嚼着,那感觉就像是在使劲儿地咀嚼着叶凌飞一样。一直到吃完之后,白晴婷看着周欣茗,刷得一下,眼圈红了,那眼泪就如同断了线地珠子一般,大颗、大颗地从脸流淌下来。她握着粉拳,狠狠地砸在床,嘴里大嚷道:“叶凌飞,是一个大混蛋,我以后不要理他了,我不想再看见他。” 周欣茗听到白晴婷这压抑在心底地哭泣,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她把白晴婷搂在怀里,安慰道:“晴婷,那都是过去的事情,只要他现在爱你就足够了。” “不行,谁让这个混蛋骗我,谁让他故意不告诉我,我一定要让他后悔。”白晴婷在周欣茗怀里抽泣着,“欣茗,我们以后不要对他好,你能答应我吗?” 看着白晴婷哭得跟泪人一样,周欣茗只好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