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身体交易

藏娇都市 369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512字
黑猫KTV的包间里,肖宏宇刚唱完一首歌,下面坐着的七八个年轻的少男少女就鼓起巴掌来。肖宏宇脸微微一红,不好意思地坐到沙发。 和肖宏宇同班的两个男同学一个劲儿地嚷道:“宏宇,再唱一首。” 肖宏宇不好意思道:“我只会唱这一首歌。” “宏宇,你看不给面子了,人家女孩子可都看着你呢。”其中一名同学说道,“难得咱们今天出来玩,就玩得开心一点好了,如果你不唱歌的话,那就喝酒。” “我说你们也别灌宏宇哥了,我知道他不能喝酒,今天大家就是出来玩,别灌醉了,到时候明天可不了学了。”纪雪这时候替肖宏宇解围。 “纪雪,你什么时候和肖宏宇关系这样好了,我们和肖宏宇可是同学,都不知道你们关系这样好,说来听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名肖宏宇的同学喝得有些多了,带着微微醉意嚷道:“你该不会和肖宏宇有什么关系。” “猪头啊,你快闭嘴。”纪雪娇声地骂道,“你们有完没完了,要么喝酒要么唱歌,嗦什么。”这纪雪一发起脾气来,倒把那小子给吓住了。他知道纪雪和黑道的人有关系,平日在学校里就没有人敢惹纪雪,要不是今天赶巧碰纪雪邀请肖宏宇来唱歌,他们俩人根本就不会和纪雪认识。肖宏宇这两名同学本来就是跟着肖宏宇过来玩的,眼见纪雪发火了,也不敢闹下去了。 一直都没说话的萧雨雯这时候微微笑道:“纪雪妹妹。首发不要生气,今天晚我请你们来唱歌就是图个开心,不要搞得大家不愉快。”说着,她端起啤酒。对肖宏宇说道:“宏宇,纪雪是我地小妹妹,你既然是纪雪的朋。那咱们也算是朋了,来。喝一杯。” 肖宏宇也拿起啤酒杯,刚把酒杯放在嘴边,偏偏这个时候包间的门开了,叶凌飞阴沉着脸站在门口。 肖宏宇和纪雪都没想到叶凌飞会突然出现,萧雨雯刚才打电话给叶凌飞时。是故意站在包间的外面。萧雨雯已经想到叶凌飞会来,但没有料想叶凌飞会赶来得这样快。她端着酒杯。看着门口站着地叶凌飞,一点也不害怕,笑道:“叶先生,你来了。” 叶凌飞首先看见肖宏宇,他眼看着肖宏宇的眼睛有些迷离,知道喝了不少酒。再一看肖宏宇手里还拿着酒杯,他这个火就大了。走进包房,对包房里面的那些少男少女说道:“没你们地事,给我全出去。” 肖宏宇的两个同学喝得有些大,其中一个张着嘴。不服气地说道:“你凭什么让我们走。” “别说了。快走。”肖宏宇偷偷捅了自己地同学一把,低声地说道:“快点走了。” “为什么要走?”那名小子不知道死活嘟囔道。“我们在这里唱歌,关他什么事情。” 叶凌飞懒得和这小子计较,走过去,一把抓住那小子的脖领子,像丢小狗一样扔出了包间。首发其他的那些少男少女一看不妙,纷纷起身,离开包间。纪雪也想偷偷溜出去,却听到叶凌飞喝道:“纪雪,你给我坐下。”这一声吓得纪雪一哆嗦,本来已经站了起来,又一**坐回到沙发。 萧雨雯根本就没把这些事情放在眼里,她端着酒杯,一口把酒杯里的酒都喝光了。抹了抹嘴角的酒渍,呵呵笑道:“叶先生,你终于来了,现在你相信我说地话了。” 叶凌飞看了萧雨雯一眼,冷言道:“这笔帐我一会和你算。”说着,他面对着肖宏宇,质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这里喝酒?” “我宏宇哆哆嗦嗦地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还是萧雨雯为肖宏宇解释道:“我看他也不敢在你面前解释,那还是我来说。好,这件事情是我搞得鬼,我让纪雪带肖宏宇出来玩的,我倒没有别地意思,只是想认识认识纪雪这个小朋。” 叶凌飞坐在纪雪身边,伸手拍了拍穿着T恤衫的纪雪的后背,微笑道:“纪雪,这样说来和你有关了,我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会和萧雨雯认识?” “叶…叶大叔,我雪也结结巴巴起来,萧雨雯又笑道:“看来,这件事情还得我来解释,我和纪雪认识完全出于偶然,就是大家经朋介绍认识的,我感觉这小丫头哦还不错,就收了做小妹。首发当然,我并不知道她认识你,更没想到你还有这样多的事情。比如说你的司陈副总…。” “够了,萧雨雯,你现在是在挑战我的极限。”叶凌飞那脸彻底拉下去,冷冷地对萧雨雯说道:“你要清楚,凡是得罪我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我不管他们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我都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哼,我才不怕。”萧雨雯毫不畏惧叶凌飞那吓人的气势,说道:“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要求地话,我不保证下次会使出什么样地手段来。” “宏宇,你出去。”叶凌飞低声对肖宏宇说道,肖宏宇一哆嗦,赶忙跑了出去。整个包间里面只剩下纪雪、萧雨雯和叶凌飞三人。叶凌飞把目光挪向纪雪的脸,吓得纪雪嘴里连声说道:“叶大哥,我只是想带宏宇出来玩玩,萧姐姐说请我们唱歌。” 叶凌飞看着纪雪那被自己吓得惨白地小脸蛋,把声音稍微放软一些道:“你知道你错在哪里?” “我…我不应带肖宏宇出来玩。”纪雪一见叶凌飞的声音软和下来,心里的恐惧感稍微减少一些。 “你不应该随便结实朋。”叶凌飞说着望了一眼萧雨雯,“更不应该把你知道地事情告诉别人。尤其是我的事情。”叶凌飞一把抱过来纪雪,把纪雪的小**对着自己。他掀开纪雪的裙子,露出纪雪穿着白色地三角小内裤,抬起右手。啪得一下在纪雪那娇嫩的小**拍了一巴掌。 “纪雪,你现在知道了没有?”叶凌飞问道。 “知道…知道了,大叔。我再也不敢了。”纪雪哆嗦着说道。
叶凌飞又是一巴掌拍下去,纪雪的粉嫩地小**就红了起来。这小妮子的粉臀本来就娇嫩无比,才十七岁,还处于萝莉地阶段,那小**就捏一把,都感觉嫩得要出水了。结果却被叶凌飞用力地拍了几把。立刻红了起来。纪雪也不敢再说话,但她心里却不再害怕了。别看纪雪这小丫头年龄不大。但小丫头可机灵着呢。她一看叶凌飞只是打她**,就知道叶凌飞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吓唬吓唬自己。“看来,大叔心里还是很喜欢我嘛,嗯,被大叔打几下也没关系。”纪雪这小丫头心里暗暗想着,不自觉地还故意把小**扭动了几下,要是没有今天这件事情,叶凌飞说不定就会被这小丫头那扭**的动作给勾引起火来,那娇嫩的**这样一扭,任何男人也受不了。 但叶凌飞此刻却没有这样的心情去和纪雪**。他心里因纪雪胡乱说话而生气。什么事情都能说出来。叶凌飞知道之所以萧雨雯知道肖宏宇,一定是纪雪把自己和陈玉婷之间的事情告诉萧雨雯。这才让萧雨雯想到了用肖宏宇和自己做交易。他又打了几下纪雪娇嫩地小**,这才松开手。虽说纪雪的**被叶凌飞拍红了,但叶凌飞地力量却并不大,他还是不舍得狠狠地打这个古怪的小萝莉,权当教训一下就算了。 “你快点回家。”叶凌飞说道,“以后记住我说过的话,不要再有下次。” “大叔,我保证不敢了。”纪雪揉着自己的粉臀,飞快地跑出了包间。 “精彩,果然精彩!”萧雨雯目睹完一切,拍着巴掌说道:“没想到叶先生还对小女孩子有兴趣,不知道刚才那几下子是不是故意想摸人家女孩子的**呢!” 叶凌飞把脸拉下来,看着萧雨雯那张清纯、靓丽的脸蛋,厉声地说道:“这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来管。” “什么不要来管啊,那是我的小妹妹,我当然要管了。”萧雨雯呵呵地笑道,“不过,无所谓了,如果叶先生喜欢的话,当然可以做任何事情。我不关心别人的死活,我只想和叶先生做交易,我相信叶先生心中已经多少有点数了,不知道这个交易你认为是否可行呢!” “恐怕你没这个机会和我交易了,我最恨别人威胁我,凡是威胁我地人,都要付出代价。”叶凌飞突然起身,右手一把扣住萧雨雯地粉颈,叶凌飞的右手如同钢钳一般扣住萧雨雯地喉咙,嘴里冷笑道:“你不是说不怕死吗,那我就看看你是不是真不害怕死。” 叶凌飞的右手扣着萧雨雯的脖子,萧雨雯几乎要窒息了。她两手抓住叶凌飞那如同钢钳的右手,十分困难地说道:“如果你…你帮我杀…杀了…宋施的话,我…我愿意死。” 叶凌飞一直没松手,一直看见萧雨雯翻了白眼,叶凌飞才松开手来。此刻的萧雨雯几乎要昏迷过去,大脑严重缺氧,但即使这样,她还是嘴里不断地重复那句话。 当叶凌飞松开手那瞬间,萧雨雯弯着腰,剧烈地咳嗽起来。她的两手不断地捋着脖子,大口地喘着气。 叶凌飞坐在萧雨雯面前,看着萧雨雯那剧烈的咳嗽,他倒有了闲情逸致。翘起二郎腿,点着了一根烟,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萧雨雯。 过了好半天,萧雨雯才恢复过来。她坐在叶凌飞身边,狠很地看着叶凌飞。 “你是不是很狠我?”叶凌飞问道。 “不,我没狠你,你这种人的做事风格恰恰是我喜欢的。”萧雨雯说道,“你没有让我失望,我相信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叶凌飞伸出右手,托着萧雨雯的下巴,笑道:“你知道你最迷人的地方是什么吗?” “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是你的个性。我从未遇到过像你这样的女孩子,你竟然真的不害怕死。你的个性我很喜欢,现在我对你有了兴趣。”叶凌飞说着,右手从萧雨雯的脖子向下滑动,一直滑动到萧雨雯的短裙内,他的右手伸进去,正按在萧雨雯的两腿之间。 萧雨雯本能地双腿**,她的反应让叶凌飞感觉更有意思。叶凌飞故意伸出两根手指头,微微用力,萧雨雯的浑身就哆嗦一下。萧雨雯嘴唇紧咬,似乎在极力承受着。但她的眼睛却一直迎着叶凌飞的目光,不肯退缩。“你是处女?”叶凌飞问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萧雨雯问道。 “我只对处女感兴趣,如果你是处女的话,我倒可以考虑你的交易。”叶凌飞的手指头已经饶过萧雨雯的内裤边缘,没有间隔地按在萧雨雯那两腿之间的一点嫣红中间。 萧雨雯的嘴唇几乎要被咬出血来,她用力地点头道:“我会让你满意的,你会明白这笔交易你会物有所值。” 看见萧雨雯这样,叶凌飞笑呵呵地把手从萧雨雯的裙子里面抽回来,把手指头放在嘴唇边故意闻了闻,又呵呵笑了起来。他的笑容让萧雨雯感觉到很羞耻,从小到大,萧雨雯都是“公主”,不说她的爷爷宠着她,就连那些叔叔伯伯也都是让着她,至于那些社会的男人,更没有人敢对萧雨雯调戏。 但今天,萧雨雯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耻辱,她强忍着那要夺眶而出的泪水,紧咬着嘴唇,问道:“你答应了吗?” “我需要考虑一下,我记得你提过宋施这个名字,貌似这个人是你们帮会的大人物,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可能事情就不单是杀一个人那样简单了。”叶凌飞站起身来,呵呵地笑道:“我想这件事情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我感觉这里很热,想出去兜兜风,如果你不害怕跟我这样一个很好色的男人出去的话,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说出事情的原委,就算我不能直接帮你,但或许我能帮你想出解决的办法。哦,当然,我所做这一切都不需要你的回报,我说过,我很欣赏你的性格。”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