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是去是留

藏娇都市 372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617字
叶凌飞的嘴唇紧贴着陈玉婷的脸庞,用手托起陈玉婷那张美艳的脸,他的嘴唇靠了去。陈玉婷先是犹豫着,缓缓地,嘴唇终于和叶凌飞的嘴唇贴在一起。 一个热吻之后,陈玉婷用手推开叶凌飞,羞涩地说道:“不要这样!” “玉婷姐,没关系,保证没人看见。”叶凌飞说着右手狠狠在陈玉婷的**捏了一把,陈玉婷的目光望向办公室的门,嘴里说道:“不要胡闹了!” 那陈玉婷脸颊飞起红晕,这熟女的娇媚可不比那青涩少女,哪怕一个眼神,就能让男人心神荡漾。偏偏这陈玉婷又是那种美艳的少妇,这脸颊一红,增添了几分的娇媚味道。叶凌飞忍不住把大手伸进陈玉婷两腿之间,用力摩挲着陈玉婷两腿之间。 陈玉婷哪里能经得住叶凌飞这样摩挲,仅仅隔着裤子,她就感觉下身热起来,一股热气在下身那里窜动。 “弟弟,别这样,这里是公司,求求你,别这样了。”此刻的陈玉婷哪里还有叶凌飞司的威严,倒像是一个怀春的少妇,嘴里央求着。 陈玉婷越是这样,那叶凌飞的欲火更是被勾引地旺盛起来。叶凌飞突然拦腰抱起陈玉婷那丰腴的身体,他反倒坐在椅子,把陈玉婷抱放在自己大腿。陈玉婷那丰满、圆润的粉臀压在叶凌飞大腿,让叶凌飞感觉自己这骨子都**起来,心里暗叹着熟女的臀部就是感觉不一样。 陈玉婷本来并不情愿被叶凌飞这样抱着,她自从丈夫死后,这些年以来一直都是独身一人。怕被人说闲话,陈玉婷尽可能不和男人独处。偏偏遇到叶凌飞这个冤孽,陈玉婷看叶凌飞双眼就感觉看自己丈夫一般,这不知不觉之间,错把叶凌飞当成她过世的丈夫。 次和叶凌飞突破界限,那抵死的缠绵。让陈玉婷尝到了那许久都没有过的兴奋。虽然这嘴里告诉叶凌飞她和叶凌飞只是一次,以后也不会有了,但这心里却渴望能和叶凌飞还有机会。 一方面她要在公司保持高高在的领导身份,又一方面,陈玉婷私底下又想当个小女人。这矛盾的心里让陈玉婷在面对叶凌飞时,总是很矛盾。不经意之间就流露出对叶凌飞的关心。 刚才在叶凌飞办公室里被叶凌飞那样一说,陈玉婷感觉心里委屈。要是别人误会她和蔡浩有关系,她才不会在意,管别人怎么说呢。偏偏是从叶凌飞嘴里说出来的,陈玉婷听完,委屈得没边了,一回办公室就哭了起来。 偏偏这时候叶凌飞过来。这一说要离开新亚集团。陈玉婷心里一慌。就全乱了。此刻。她被叶凌飞抱坐在大腿。陈玉婷心想算了。反正我和这男人也都有关系了。也不需要和他掩饰自己内心地想法。 陈玉婷心里这一放开。那是自然搂住叶凌飞地脖子。嘴里低声说道:“弟弟。这是公司。别被人瞧见了。” “不怕。我进来地时候早把房门关了。”叶凌飞搂着陈玉婷丰腴地熟妇身体。两手不老实地解开陈玉婷地腰带。一只手探到陈玉婷地下身。 陈玉婷感觉自己粉臀被硬硬地东西顶住。在加她地那里早被叶凌飞摸得一片。嘴里低声说道:“你这个坏弟弟。早知道你这样。就不应该让你进来了。” “玉婷姐。这可不怪我。要怪就怪你长得太诱人。是男人都想这样做。”叶凌飞搂着陈玉婷后背那只手此刻已经摸到陈玉婷地酥胸。大力揉捏着。 陈玉婷哪里能受得了。仅仅一会儿。就受不过。嘴里求饶道:“弟弟。我求求你。放过我。” 叶凌飞那是看出来陈玉婷真不行了,他那放在陈玉婷下身的手已经湿辘辘的,自己要是再这样下去,保不住陈玉婷会怎样。叶凌飞把手抽出来,嘴里**道:“玉婷姐,除非你肯陪我一晚。” 叶凌飞这句话的台词要是放在电视剧里。那就变成坏人为了得到某位美女。使用卑鄙手段要挟美女常说的话,你只要陪我一晚。我就怎么XX。 陈玉婷脸颊红了起来,点了下头,叶凌飞在放开陈玉婷前,又狠狠亲了一口,这才从陈玉婷的座位起身,换坐到陈玉婷的对面。 陈玉婷红着脸把自己的裤子地腰带扣好,恨恨看了叶凌飞一眼,嘴里娇嗔道:“你啊,总是喜欢欺负人,我看你的老婆少不了被你欺负。” 叶凌飞笑着抽出烟,当着陈玉婷的面点燃。一看陈玉婷地桌子连个烟灰缸都没有,总不能把烟灰磕在地,刚想把烟捏灭,就看见陈玉婷打开抽屉,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玻璃的烟灰缸,放在叶凌飞面前道:“早就知道你喜欢抽烟,都给你准备好了。” 叶凌飞这才明白陈玉婷看似对自己不关心,其实一直都对很关心自己。想必,陈玉婷早就希望自己到她办公室来,只是自己一直很少出现在公司里,才没有意识到在陈玉婷心里一直都有自己的地位。 叶凌飞又想起身,陈玉婷赶忙说道:“别过来!” 看见陈玉婷那害怕的样子,叶凌飞笑了笑,果真没站起来。他翘着二郎腿,把烟灰磕在烟灰缸里,笑道:“玉婷姐,我看有必要和你说下蔡浩的事情。” 一听叶凌飞提到蔡浩,陈玉婷反倒先说起来,她带着嗔怒道:“你刚才胡说我和蔡浩有关系,这笔帐还没和你算呢。” “啊,我那不是吃醋吗,谁让你在我面前总袒护这个家伙。”叶凌飞笑道,“我怎么说都是男人,怎么能看见自己心爱的女人总说别的男人。” 没想到陈玉婷的脸颊竟然红了起来,像个小女生那样羞涩起来,嘴里说道:“你胡说什么,我才是你心爱的女人,你别胡说了。” 叶凌飞看陈玉婷脸又红了起来,心里叹口气。心想:“看样子这女人不管多大,总是带着天生地羞涩,怎么感觉都像个小姑娘一样。”他说道:“玉婷姐,我本来就很喜欢你,就是你总是不给我表现的机会而已,要不。我找个机会好好表现一番。” “你刚才说蔡浩怎么了,怎么不说了。”陈玉婷故意转移话题,她还真怕和叶凌飞就这话题谈下去。陈玉婷看叶凌飞那眼睛时,总感觉心头没来由的发慌,那目光和自己过世的丈夫如此相似,陈玉婷真担心自己看叶凌飞太长的话,会控制不住自己地感情。她极力不想去看叶凌飞的眼睛,转移着话题。
“蔡浩那件事情啊,你看我。倒忘记说了。”叶凌飞也很知趣,眼见陈玉婷刻意回避和自己谈暧昧的话题,想必陈玉婷心里很乱。从刚才陈玉婷的反应来看。陈玉婷是很渴望和自己有亲密地接触,但碍于一些原因,陈玉婷又不想和自己显得过分亲密。叶凌飞何尝不是这样,他现在的麻烦已经很多,要是再多个陈玉婷地话,那麻烦岂不是没有尽头,保持目前的关系是叶凌飞和陈玉婷都愿意见到的局面。 叶凌飞说道:“我和蔡浩生气并不是因为玉婷姐,而是这个家伙故意和我作对。” “他怎么会和你故意作对?”陈玉婷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情,不由得一愣。 “玉婷姐。你记得你离开组织部那天,这个家伙就开始给我请假,而且还是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这不明显给我难堪吗。我当天就把组织部的工作流程改了,结果这个家伙第二天却想来班,哼,蔡浩以为我是傻瓜吗,看不出来他是在给我示威,想让我知道组织部离开他就不行。”叶凌飞冷笑道。“我就要看看组织部离开他行不行!” “哦,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你对蔡浩有气呢,要我看蔡浩这次做得确实有些过分。但不管怎么说蔡浩都是我从技术部调过来的,要是组织部不要他,那蔡浩就没有别的部门可去了。”陈玉婷说道,“我总得为蔡浩考虑一下!再说了,张总裁下午就要来集团了,要是这组织部部门内部有纠纷。对组织部地工作也是一种影响。” “玉婷姐。这蔡浩我不会让他管理组织部,你也看见了。组织部没有蔡浩地话,工作完成地也是很好,要是再让蔡浩回来管组织部,我不保证组织部会乱成什么样子。”叶凌飞看着陈玉婷,又说道:“不过,玉婷姐说得也是,这蔡浩要是离开组织部也没有其他地部门可去,要不这样,他还在组织部担任副经理,但是却不管事,要是有人遇到技术问题,就请教他,就是担任组织部地技术顾问。如果这家伙感觉有些闲得话,我也不介意让他多和生产部、市场部联系联系,怎么说他也熟悉这两个部门,先看看他的表现如此,如果表现好地话,再考虑让他接替徐莹的那些工作。” 陈玉婷听叶凌飞说出这些话,心里明白这是叶凌飞做了让步,她心里对叶凌飞感激,忍不住心里有一丝小甜蜜。要知道叶凌飞在新亚集团的名声早就打出去了,那是谁的帐都不买,现在看见叶凌飞为了自己,竟然作出让步,陈玉婷怎么能不感觉甜蜜。 “谢谢,弟弟了!”陈玉婷露出一个笑脸来。 看见陈玉婷那灿烂的笑容,叶凌飞也露出一个笑容来,他站起身,对陈玉婷说道:“玉婷姐,我还没搞清楚到底是谁昨天传播我的谣言,我现在就去把这个家伙找出来,好好教训一下。” 陈玉婷想起昨天公司有关叶凌飞的死讯,她忍不住抿嘴一笑,摆摆手,说道:“去,记住,今天可不要惹事啊!”陈玉婷那说话的语气就像提醒自己的亲弟弟一般。 当叶凌飞回到自己地办公室时,徐莹就跟着进来了,她很担忧地问道:“叶经理,你没事!” “我有什么事情,最多让蔡浩那家伙在组织部挂了副经理的头衔,干职员的活。”叶凌飞说道,“你先暂时不要管这件事情,你帮我打听打听,到底是谁最早说我死了。” “哦,叶经理,你说那件事情啊!”徐莹听叶凌飞提到昨天有关叶凌飞死在医院的谣言,赶忙说道:“我已经帮叶经理问过了,他们都说是从市场部那里传出来的,为这事,市场部的孙恒远和周世雄还去医院确认叶经理是否死了呢!” “我靠,我就想到孙恒远和周世雄这两个家伙没安好心,别看这俩人身喷着香水,我隔老远就能闻到这两人身有一股人渣味道,好,我今天就让这两人知道什么叫老虎的**摸不得。” 叶凌飞说完,就站起身,直奔市场部。他刚走过组织部大厅,就瞧见蔡浩无所事事地坐在组织部的大厅里,叶凌飞一转,走进组织部办公大厅。 蔡浩一看叶凌飞的样子,心里不屑地暗想道:“怎么了,来看我啊,我这个部门副经理你是动不了,也不看看我地后台。” 叶凌飞走进,拍了拍巴掌,把正在工作的组织部的职员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他身。叶凌飞清了清嗓子,说道:“各位,综合考虑各种因素之后,我决定让咱们的蔡副经理继续担任组织部的部门副经理。” 一听叶凌飞这样说,蔡浩那心里更得意了,心里冷笑着。 但叶凌飞却接着说道:“考虑到蔡副经理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正式工作,想必对目前的组织部工作流程不是很清楚,所以,需要给蔡副经理一个过渡的时间。以后组织部的工作流程没有任何变化,至于蔡副经理,在目前这段时间需要放下心态,从基层做起,大家以后哪个组地人手不够,就暂时借用蔡副经理,嗯,毕竟咱们集团不会养闲人,蔡副经理,如果你对我这个安排不满意地话,大可以离开我的组织部。” “啊,怎么会这样!”蔡浩听完之后,傻眼了,他本能反应一般站起身,刚好瞧见陈玉婷也走到组织部大厅,蔡浩直奔陈玉婷而去,还没有张口,就听到陈玉婷说道:“蔡副经理,我和叶经理已经商量过,你还是需要从组织部基层做起,好了,就这样。” 陈玉婷没管蔡浩,刚才虽说叶凌飞临时更改了一些地方,但总得来说叶凌飞没让蔡浩离开组织部已经是作出了让步,陈玉婷现在有些讨厌蔡浩这人。 蔡浩这次真地傻眼了,叶凌飞给他一个两难的选择,是去是留,对于蔡浩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