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我本来就生活在地狱

藏娇都市 381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467字
蔡浩走进咖啡厅,看见咖啡厅里顾客很多,几乎座无虚席。蔡浩站在咖啡厅门口,眼睛四处寻找着空位。 唐晓婉刚端着两杯咖啡,想送给一对学生情侣,就看见蔡浩站在门口,东张西望。唐晓婉微微一愣,心里暗想道:“这也太巧了,他怎么会到这里!”唐晓婉虽然单纯,却并不傻,她那俏丽的嘴唇微微一挑,心里暗想道:“我才不信有这样巧的事情,我看一定是这家伙跟踪我。”想到这里,唐晓婉把两杯咖啡送到那两名情侣面前,又返回身,到了蔡浩面前,笑呵呵说道:“蔡副经理,你怎么会来这里?” 蔡浩装出吃惊的表情,张着嘴巴,说道:“晓婉,你怎么会在这里?”他的眼睛扫了一眼唐晓婉,只看见唐晓婉身着蓝色露背式马甲,那胸口高高耸起,显得格外诱人。 “我在这里打工啊!”唐晓婉心里暗暗鄙视蔡浩这家伙,但她嘴里却甜美地说道:“蔡经理,你是不是找座位,来,我帮你找座位!”唐晓婉说着,带着蔡浩找了一张在墙角的座位。等蔡浩坐下来,唐晓婉问道:“蔡经理,你想喝什么咖啡?” 蔡浩没想到事情会这样顺利,他的心里美滋滋的,看来自己今天的运气确实不错,这唐晓婉平日都对自己爱搭不理,今天晚倒对自己显得很热情。他心里一高兴,就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晓婉,你帮我点,你对这里熟。有什么特色地咖啡推荐一下,哦,有没有点心之类,我想要点点心。” “蔡经理不会没吃饭,那我建议你要这里的拌饭。也不贵,就五十五块钱。顺便,我推荐蔡经理一杯蓝色精灵咖啡,这是我们独家的,别地咖啡厅可没有!” “行,就听晓婉的!”蔡浩虽说心里隐约感觉这拌饭有点贵。但在唐晓婉面前,他并不想丢面子。让唐晓婉以为自己很小气。 “好,蔡经理,你等着,马会送来!”唐晓婉甜蜜笑了笑,转身走向台。蔡浩一直望着唐晓婉的背影,心里美滋滋的。 唐晓婉走到台,趴在台,小声对李可欣说道:“可欣姐,今天来了一个冤大头!” 李可欣伸手敲了唐晓婉脑袋一下,嘴里说道:“晓婉。首發你乱说什么。谁是冤大头!” “蔡浩啊,难道可欣姐不知道我们组织部的部门副经理蔡浩!” 李可欣和蔡浩没有什么接触。对蔡浩这人并不熟悉。听唐晓婉说是组织部地部门副经理,李可欣顺着唐晓婉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见蔡浩坐在那里。她只是感觉蔡浩很眼熟,却对这人没有印象。李可欣在新亚集团地市场部,她几乎没去过组织部,就算在新亚集团和蔡浩碰到,李可欣也对蔡浩没有什么印象。 “晓婉,你怎么说你自己部门经理是冤大头啊,小心人家给你小鞋穿!”李可欣提醒道,“我看这次就免了你部门经理的单好了!” “可欣姐,你不知道,这人和叶大哥是对头,叶大哥没少让他吃苦头。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好,他偏偏看我了,整天缠着我,烦都烦死了。难得有机会好好教训他一下,叶大哥不是经常这样干吗,我也学叶大哥,教训他一下。刚才他点了拌饭,我说五十五块钱,还要了一杯蓝色精灵,再收个四十五块钱,不让他消费满二百五就不错了!” “你这小丫头,是跟叶凌飞学坏了。”李可欣无奈地笑道,“但是咱们这里哪里有五十五块钱的拌饭啊。” “没关系,就给他炒一盘米饭外加一点葱花就行了。”唐晓婉说着,呵呵笑道:“让他慢慢吃,等一会儿,我临走的时候先把钱收了,省得他反悔!” 李可欣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又叮嘱唐晓婉道:“晓婉,你还是早点回家,明天你还要班,不能待在这里太晚,哦,我看这会儿没什么人,你先到后面吃饭去,吃完饭就回家!” “可欣姐,我不在这里吃饭了,我再忙一会儿,等一会儿我回家吃饭。” 当唐晓婉把那盘拌饭放在蔡浩面前时,蔡浩差点想哭出来,就这盘拌饭还五十五块钱,简直就是抢钱。但蔡浩一看唐晓婉那甜美的笑容,只得强装欢笑,笑道:“晓婉,似乎这里地东西很贵啊,你可要小心一点,说不定这里的老板会扣你地工资。” “不会的,这里的老板很好。”唐晓婉强忍笑意,很认真地说道:“蔡经理,这拌饭可好吃了,很多客人来这里都要这份拌饭。” “是吗,那我真得好好尝尝。”蔡浩拿起勺子,说道:“晓婉,要不你坐下来和我聊聊天,没想到我能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很巧啊。哦,对了,你晚到几点,我和你一起回去。” “蔡经理,你先吃饭!”唐晓婉把那杯蓝色精灵推到蔡浩面前,嘴里说道:“一共一百块钱,蔡经理,你先付钱,我还要去招呼其他客人,等招呼完再过来和你聊天。” “一百块钱!”蔡浩真被吓了一跳,没看自己要的拌饭和这杯咖啡有什么好的,怎么就要一百块钱。这蔡浩在新亚集团一个月下来也不过三千来块钱,而且他还要交房租,出去玩,本来就是月光族,这一百块钱对于他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想到要是自己能追到这唐晓婉的话,不要说一百块钱,就一万块钱他也舍得花。蔡浩显得很大方,拿出钱包,抽出一百圆。交给唐晓婉。 唐晓婉拿着钱,连声招呼都也不打,就跑到前台。把钱交给李可欣,笑呵呵道:“可欣姐,我不管了,这钱可是交给你了,我可要回家了!” “去。去,路注意点!”李可欣笑着说道。 唐晓婉换了衣服。拿着自己的小包包,在临出门时,还和蔡浩摆了摆手。蔡浩傻了眼,他有种当地感觉,这唐晓婉怎么看都不像是来这里打工的。他本想立刻追过去。和唐晓婉一起走,但又舍不得自己花了一百块钱要的拌饭和咖啡。只好打消这个想法,哭丧着脸吃那盘压根就是炒米粒地拌饭。 叶凌飞把车停在国际大酒店地门口,下了车,叶凌飞一看表,刚过六点,叶凌飞只得跑进酒店大堂。 国际大酒店的一楼就是餐厅,叶凌飞心里着急,虽说他并不在乎今天晚这顿饭,但他却不想给白晴婷抓到攻击自己地把柄。就在叶凌飞刚到餐厅门口,就和刚刚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张璐雪撞在一起。这张璐雪来得比较早。本来张璐雪并不想来。她可不想和白晴婷见面。这两位本来应该是很好朋地女孩子,不知道为何。从小就在一起打架,用张啸天和白景崇俩人的话讲,这两人前辈子一定是冤家对头。 当然,张璐雪只是对白晴婷不怎么喜欢,但对白景崇这名伯伯还是很敬重地。张啸天没少在张璐雪面前提起他和白景崇俩人过去的事情,并且笑谈如果当初两家一家生男孩、一家生女孩,就会订下亲事。 今天晚,是张啸天主动提出来要俩人一起出来吃个饭,那张璐雪心里并不想看见白晴婷,但怎么说两家的情谊在那边,更何况自己和白晴婷也有很多年未见,只好答应下来。 她和自己父母刚来时,白景崇一家还没出现。张璐雪就坐在餐厅里,无聊地玩起游戏来。这刚玩了一气,张璐雪一不小心把杯子里的茶水洒了一点到她那黑色的露肩吊带裙子。张璐雪急忙去了卫生间,等她在卫生间里收拾完之后,刚想回餐厅,就撞了叶凌飞。 张璐雪嘴里连声嚷了几句鸟语“我地帝,我好倒霉”,在张璐雪看来,自己怎么会又遇到这讨厌的流氓。在公司被占了便宜,没想到在酒店地餐厅也能撞。张璐雪好在这次没有被占到便宜,但她却瞪着俏丽的眼睛,愤愤不平,说道:“你这个流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是不是跟踪我!” 叶凌飞哪里想到自己会再和张璐雪撞,虽说叶凌飞已经想到自己今天晚会遇到张璐雪,但没想到会是以这种方式遇到的,看来自己这个流氓的头衔是摘不去了。叶凌飞忽然想到自己当年和白晴婷认识时,貌似也被白晴婷误会为流氓,难道这张璐雪和白晴婷之类的女孩子,都喜欢误会别人? 要说这张璐雪那也是一名美女,只看见那黑色的裙摆之下,两条笔直细嫩的小腿透着一抹娇美。一身黑色的束腰吊带裙,凸显着张璐雪优美的玲珑曲线。 这张璐雪那肌肤如雪一般白腻,再配那一身黑色的吊带裙,显得分外白嫩。黑色地长发披散在露出来地双肩,她瞪着眼睛,娇嫩的小嘴高高撅起来,满脸都是不满。
叶凌飞心想既然人家都把我当成流氓了,索性我这个流氓就当下去。叶凌飞也来了气,心里打定主意,你不是以为我跟踪你吗,那我就承认了,看你打算怎么办。 想到这里,叶凌飞故意用色迷迷地目光扫向张璐雪露出来那条深深地乳沟,嗒嗒嘴巴说道:“张小姐,如果你真以为我是跟踪你的话,那我也不会否认。我是男人,而你又是如此性感的女孩子,这男欢女爱的事情自古就有,并没有什么不对的。所谓男人不色,纯属有病,我想如果张小姐有男人的话,不知道你的男人和张小姐在一起是不是耍流氓呢!” “你…你这流氓,帝会让你下地狱的!”张璐雪在美国社会里,经常说这句话。习惯性地对叶凌飞骂道。叶凌飞听完却哈哈大笑起来,他那色迷迷地目光更加肆无忌惮地在张璐雪地身扫来扫去,嘴里说道:“我本来就生活在地狱里。我已经习惯在地狱里仰望着天堂,但帝请我去天堂的话,我还需要考虑一下。我的小宝贝,如果你在天堂地话,我会考虑去天堂的!” “你…你这个大流氓。我要报警,你这是对我性骚扰。”张璐雪被叶凌飞气得涨红了脸。不顾她的身份,就在餐厅的门口嚷了起来。 这张璐雪那也是绝色大美女,这在餐厅门口一嚷,早就吸引了很多人把目光投过来。换成别人,恐怕这时候早就闪开了。要知道在这样的场合下,十个人有九个人会认为是叶凌飞在对张璐雪调戏。偏偏叶凌飞那脸皮厚得可以当鞋底穿了。他脸不红、心不跳,大大咧咧地说道:“好啊,那你报警,你有证据证明我对你性骚扰了吗。如果你没证据地话,那我可要告你诽谤!” “你…!” “我什么我,我就是一个普通小市民,真够倒霉了,来这里吃个饭,还以为是今天交好运了,哪里想到今天是倒了大霉!”叶凌飞一看围过来的人多了。这家伙突然话题一转。大声说道:“不就撞了你一下吗,我又不是故意地。你还要我赔钱,我哪里弄十万块钱啊,你这衣服也太贵了,就撞一下就十万块钱。别说十万块,我就一百块钱身都没有,你这小姑娘长得不错,怎么就知道讹人啊?难道就靠这生活,看你的模样又不像碰瓷的,干什么要欺负我这样一个普通的小市民,好,大家都在这里,让大家评评理,看看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叶凌飞那说起话来,一刻都没停下来,根本不给张璐雪插嘴的机会。 叶凌飞穿得很普通,在那些人眼中就是一个没钱地小人物,再看张璐雪,衣着打扮十分华丽,确实像有钱的女孩子。 这些人虽说没插嘴,但看张璐雪地目光就让张璐雪羞愧万分。她张了几次嘴,都没有机会说话,反倒是叶凌飞的声音越来越高,情绪高昂道:“这年头人都要讲良心,不能以为有钱就可以欺负人,瞧你还说什么鸟语,这是中国的地方,不能随便说外语。你说你是不是去国外,就看不起我们中国人,哼,你可别忘记你骨子里流得是中国人的血液!” 这张璐雪再也听不下去了,她右脚狠狠一跺地,扭头就跑进餐厅里。 看见张璐雪被自己气跑了,叶凌飞才笑起来。他拍了拍巴掌,说道:“各位,这戏也看完了,该干嘛干嘛去!” 这话音刚落,就听到一声悦耳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混…老公,你干什么呢?” 叶凌飞回头一看,只看见身着一身白色吊带裙的白晴婷正挽着自己的父亲白景崇的胳膊走进大厅。看见白晴婷那一身白色的吊带裙,叶凌飞心里一愣,心道:“难道这就是天意,这两名女孩子的打扮怎么会如此相似?” 白晴婷看见叶凌飞时,她本想称呼叶凌飞为混蛋,但父亲在眼前,她又不敢喊,只好称呼叶凌飞为老公。当看见叶凌飞看着自己发呆时,白晴婷这心里还是美滋滋地,她以为叶凌飞因为自己今天晚地衣着打扮而被自己迷住了,心里小得意道:“哼,我就不相信你这个家伙不被我迷住。” 白晴婷今天那是刻意打扮,接到自己父亲的电话,说晚要和张啸天全家吃饭后,白晴婷心里就核计起来。她知道张璐雪回望海市了,一想到张璐雪,白晴婷心里就起了好胜之心。在白晴婷心里,输给谁也不能输给张璐雪。 为了今天晚能把张璐雪比下去,白晴婷特意把今夏最流行地法国香奈尔的套装穿在身,而且还刻意化了一点淡妆,其目的就是要让张璐雪感觉羞愧。 白晴婷今天的打扮确实能让众生倾倒,那一抹袭人的白色,恍若仙女下凡一般,其高贵的气质,更令在场的男人为之倾倒。 光从白晴婷出现时,从那些在场的男人看白晴婷地目光中就能看出来白晴婷今晚是何等的靓丽。白晴婷一直都是一个很低调的女孩子。她不喜欢被过多地人关注,但今天晚却例外,她想要吸引更多男人的目光。让张璐雪黯然失色。 白晴婷错误以为自己也把叶凌飞吸引住了,她心里小得意,暗想着等晚回去一定要好好诱惑这个家伙,让这家伙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以后乖乖听话。 白晴婷脑海中浮现出叶凌飞跪在自己面前。死死抱住自己的大腿,被自己踹倒一次次。但又一次次抱紧自己的大腿,不肯离开地样子。 “老婆,你傻笑什么!”叶凌飞看见白晴婷脸浮现出一种得意的笑容,忍不住走到白晴婷身边,用手微微碰了白晴婷肩膀一把。嘴里说道:“别傻站着,岳父大人已经走进去了!” 白晴婷这才发现自己地爸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进餐厅。而自己却还保持着挽着白景崇的姿势,而叶凌飞却站在自己旁边,摆出一副看戏的样子来。白晴婷脸颊红了,她没想到自己能作出这样丢人的样子,恨恨地瞪了叶凌飞一眼,嘴里说道:“那你还傻站着!”说着,白晴婷挽着叶凌飞的胳膊,心里顾不得得意了,和叶凌飞走进餐厅。 张璐雪一回到座位,就气呼呼地不肯说话。她心里把叶凌飞骂了几十遍。心里这个恨。为什么会这样倒霉,会在这里遇到叶凌飞。 张啸天夫妇并不知道张璐雪遇到了什么事情。但看张璐雪回来时,就气呼呼地,张啸天就笑着问道:“璐雪,这是怎么了?” “还不是那个流氓叶…!”张璐雪刚说了半句话,就看见自己地父母站了起来,她扭头一看,看见白景崇已经走过来。 “啸天,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刚才路发生了交通事故,堵车了,真不好意思!”白景崇一来就连声抱歉。 张啸天笑道:“景崇,看你说的,咱们老哥俩谁跟谁,这还用说不好意思,真把我们当外人了。”张啸天说着催促刚刚站起来地张璐雪道,“璐雪,快和你白伯伯打招呼!” “白伯伯好!”张璐雪虽然心里还在生叶凌飞的闷气,但在面对白景崇时,还是要露出笑容,表现地像个淑女一般,亲热地和白景崇打招呼。 “没想到璐雪这几年不见,出落地这样漂亮了!”白景崇拍了拍张璐雪的肩膀,对张啸天说道:“啸天,璐雪什么时候结婚,我家晴婷虽说已经登记了,但这婚礼可一直没办,要不咱们俩家一起办,搞得热热闹闹的,那多好!” “我家璐雪连男朋都没有,比不晴婷侄女。”张啸天说道这里,忽然问道:“怎么晴婷没来?” “马就会来,刚才晴婷在门口遇到小叶了,这对年轻人谁知道聊些什么。”白景崇呵呵笑道,“现在晴婷那是有家的人,这小两口之间的事情我还是不知道的好。呶,那不是来了吗?” 张璐雪再听到白景崇提到小叶时,她心里还在暗想道:“怎么白晴婷的老公和那个混蛋一样,都姓叶。”此刻的张璐雪那可是对叶凌飞烦得要命,一听到是姓叶的,就会让张璐雪想到叶凌飞这个混蛋。张璐雪心里还在核计:“叶凌飞,你现在就是秋后地蚂蚱在新亚集团也没有几天好蹦达了。” 张璐雪正在这里魂不守舍地想着如何报复叶凌飞,偏偏这时候听到一声悦耳地声音,说道:“叔叔好,阿姨好!”张璐雪抬头望去,就看见她的面前站着一名美貌少女,张璐雪虽说和白晴婷有几年没见,但只要一见面前这名美貌少女,她就认出来这是白晴婷。当张璐雪看清楚白晴婷挽着那名男人地样貌后,张璐雪那本就很勉强的笑容僵硬在脸。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