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我补偿你

藏娇都市 4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094字
叶凌飞住在临海的白领公寓,二室一厅,面积大约八十平方米。光月租一个月就5000,这还不包括物业费、管理费、水电煤气等诸多项目。 下班之后,叶凌飞直接回公寓。他来望海市不久,这栋公寓也是前一个星期租下来。因此,晚并没有太多的活动。 提着从超市买来的食品、饮料、啤酒,叶凌飞到了家门口。摸了半天钥匙,竟然没有摸到。叶凌飞这才想起,自己把钥匙忘记在车里。一想起自己要到停车场去取房门钥匙。叶凌飞脑袋又大了起来。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开了。这一下把叶凌飞惊了一跳,他本能向后退了半步。 半拉脸从门缝中露了出来,一双水灵灵的秀目注视着叶凌飞。 “你找谁?”几乎同时,叶凌飞和那名只露半张脸的女孩子问道。 “我找谁?”叶凌飞差点晕过去,他眼睛飞快扫了一下楼牌,确定这里是五楼之后,用肯定地语气回道,“小姐,如果我的眼睛没有问题话,我很确定你所在的房子是我的。”叶凌飞一脸严肃、没有半分笑意,冷冷问道:“小姐,现在该你回答,你又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家中。如果你没有合适的解释,我会马报警,我怀疑你是一名入室盗窃者。” “不、不,你误会了。”门一下子开了,那名女孩子出现在门口。女孩子个头很高,至少一米七,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肩头,柳叶眉,樱桃一般小嘴。皮肤泛白,散发着青春的气息。白色制服勾勒出少女近乎魔鬼一般的身材,尤其两条修长的**,即使在长裤包裹下,也难以掩盖其魅力。在制服的胸口部位挂着一个小牌:面写着女孩子的名字及所在服务公司。 叶凌飞早就猜测到这名女孩子身份,他昨天刚和公寓的物业公司打过招呼,希望安排一名钟点工打扫房间。刚才仅从女孩子略带慌张的眼神中,就看出来这名女孩子并不是小偷,仅仅是因为自己突然出现才造成女孩子紧张。他刚才不过想和这名女孩子开个玩笑,因此故意装出严肃的样子。叶凌飞的眼睛很快从女孩子胸牌扫过,就记住了女孩子的名字:秦瑶。 “您是叶先生。”秦瑶用手指着自己胸牌,解释道:“我是白领公寓服务公司的钟点工秦瑶,本来,我应该在今天下午三点过来打扫,但下午有事,来晚了。”秦瑶看着叶凌飞的脸色,发现叶凌飞脸出现笑容,心中大安,胆子稍微大了点,“叶先生,再给我五分钟,我就打扫完了。” “不着急,你慢慢打扫。”叶凌飞走进房子,发现整个客厅焕然一新,就连客厅南面那扇落地窗的玻璃也被擦得一尘不染。沙发、茶几、电视柜等摆放整然有序,面也是一尘不染。只在客厅的角落,有一小摊杂物垃圾,秦瑶刚才所说地就是要处理完这些垃圾。 叶凌飞很满意秦瑶的工作,他拎着装满食品、饮料的袋子到了冰箱前,从其中取出一罐可乐,转向正准备继续打扫的秦瑶,笑道:“来,喝罐可乐。” “不、不要。”秦瑶连连摆手道,“公司有规定,不能随便动客户的东西,更不能接受客户的东西。” “呵呵,这有什么得,难道我像那种会举报的人吗,该不会你是怀疑我在饮料中掺什么东西了。” “不,不是这样。”秦瑶连连摆手。 “那就喝。”叶凌飞从秦瑶的眼神中早就看出来这名女孩子想得事情,明明想喝,却害怕被公司发现。叶凌飞将一罐可乐扔给秦瑶,这才打开冰箱门,将食品、饮料、啤酒等依次摆在冰箱里。 摆完之后,叶凌飞朝卫生间走去。刚卫生间门口,还没有打开门时,秦瑶就急忙说道:“叶先生,我需要打扫一下卫生间。” “你不是打扫完了吗?”叶凌飞奇怪说道,“不过,没有关系,我只是去卫生间放洗手液。”说着打开卫生间门。卫生间里弥漫着一股沐浴露的香味,地面也有水迹,透明的淋浴室钢化玻璃还残留着水珠。叶凌飞将洗手液放在水槽,又返身回来。 “对不起,我刚才太热瑶像一名做错事的小孩,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 看着她的样子,叶凌飞脑海中闪现一个坏主意,就看见他脸色一拉,厉声说道:“你知道你在干什么,我不能忍受你这样的行为,我要向你公司投诉。” 秦瑶被叶凌飞吓到,她近乎哀求道:“不要,求求你不要投诉我,我很需要这份工作。” “我当然知道你需要了。”叶凌飞心中暗笑,“如果有钱的话,你还能在这里打工。”不过,他可没有表现出来,还是绷张脸,冷漠说道:“我现在很生气,除非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只有这样才能平息我的怒火。当然,作为公平交易,我也不会亏待你,事后,我会给你某种补偿。”说着,叶凌飞故意用色迷迷的眼睛盯着秦瑶挺立的酥胸。 “不……不行。”秦瑶浑身打个冷颤,她看叶凌飞盯着自己胸部看,就错误地把这个要求想象成发生性关系。虽然,她爱占小便宜,但涉及到这类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做得。 看着秦瑶那快要被急哭的表情,叶凌飞终于绷不住了,哈哈笑了起来。他用手指了指放在卫生间的洗衣机道:“我的要求就是你帮我把洗衣机里面的衣服洗干,并且晒到外面。作为公平交易,我会给你额外的钱来补偿你付出的劳动。至于你洗澡的事情,我认为你只要不把我这处房子淹没了,我就不会介意你继续洗澡。当然,前提你的把房子收拾到像今天这样干净。”
“我答应,我答应。”秦瑶兴奋地不知道说什么了,她连连点头。没有想到会有这样好事,自己不仅能赚到钱,以后还能在这里洗澡,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好事。 叶凌飞坐到客厅沙发,顺手打开电视。而秦瑶则洗起衣服来,看起来还沉浸在兴奋之中。 秦瑶虽然喜欢占小便宜,但干活的确是一个好手,很快就把衣服洗完,又晒在阳台。之后,返回客厅,将最后一点垃圾收拾干净。 “嗯,我就按照钟点付给你钱。”叶凌飞掏出一张百元钞票,“这是你洗衣服的钱,至于你清扫房间的钱,我已经付给你的公司。” 秦瑶握着钞票,攥得很紧。但嘴却说道:“叶先生,这钱太多了。”话是这样说,但秦瑶却没有一点松开手的意思。这一切看在叶凌飞眼中,又引得他一阵暗笑。他摆了摆手道:“这是你应得的。” “叶先生,我还得去另外一间房间打扫,如果没有事情,我就走了。”秦瑶说道。 “噢,对了,如果你喜欢看杂志的话,可以把这些杂志都拿走,反正都是过期杂志,我也懒得收拾扔掉。”叶凌飞看见秦瑶眼睛从放在茶几下方的那本汽车杂志扫过,心中依然明白这个小女孩子可能想把那些旧杂志拿走,反正这些杂志对于自己来说没有用处,索性让秦瑶再占点便宜好了。 秦瑶又是一番感谢,赶忙拿起茶几下方的杂志,心中核计把这些杂志拿回家去,先看完之后在卖掉。临走之前,又连声谢谢叶凌飞,之后才离开。 关房门,叶凌飞一**坐在沙发。心中核计今天晚该吃什么,想来想去,只想到吃面,这份食品最快捷、也方便,比叫外卖还快。 一包方便面,又开了两罐啤酒,一古脑的放在卧室里的电脑桌。边吃面、就着啤酒,边网打纸牌。如果了解叶凌飞底细的人知道叶凌飞竟然在吃面、就着啤酒,一定会笑掉大牙。干了多年军火贩子,对于钞票都麻木的叶凌飞竟然有一天吃起一块钱的面,说给谁听都不会相信。 叶凌飞可不在乎这些,想当年不要说面,就连野生的壁虎都吃过,人只要活着,就是最快乐的事情。 叶凌飞在网起的网名叫“我还活着”,他玩这打牌游戏有段时间,和一名叫“别惹我”的网配合默契。今天叶凌飞刚出现在游戏房间,“别惹我”就发过来短信,邀请叶凌飞到13号桌。 13在西方是一个不吉祥数字,叶凌飞也讨厌这数字,但他还是到了13号桌。叶凌飞刚到,游戏就开始了。一看自己摸的牌,叶凌飞刚喝进嘴里的那口啤酒差点全喷到电脑屏幕。清一色数字号码,整把牌就一个“草5”最大。这可是打“红心5”,就这把牌交给赌神也没有办法胜,更何况是叶凌飞。 果不其然,一把牌下来,叶凌飞成了末家。 “怎么回事,你今天明显不在状态。”对家发过来短信息。他们打牌很久,“别惹我”很清楚叶凌飞的牌技,怎么今天会如此臭。 “有什么办法,枪再好,没有子弹,照样没用。”叶凌飞无奈地说道。 “下流!”对家特意用大号字打出这两个字。 叶凌飞一瞧对家误会了,赶紧解释道:“我是说真正的枪。”他怕对家还不明白,又加一段,“就是那种摸起来滑溜溜的,能射出子弹的真枪。如果你摸过枪,就会明白那种感觉,滑嫩、舒服,简直就是享受。当然,在我心中,K是性价比最高的武器,性能稳定、价钱低廉,是东南亚以及拉丁美洲等地恐怖组织**武装等最喜欢的武器之一。如果你想要的话,或许我能帮你搞到一支。” “瞎说,难道你是黑社会混混,要不你怎么能搞到武器?” “我是军火商,和全世界恐怖组织做生意,甚至包括一些国家政府。”叶凌飞飞快打下这一行字。 对方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才说道:“瞎说,我才不相信。你是不是还会告诉我,你还贩卖军舰?” 叶凌飞知道对方不会相信自己的话,这是网络,本来就是一个虚幻的世界,没有人会轻易相信网的话。也恰恰如此,叶凌飞才敢说自己以前身份。他看着“别惹我”发过来的那一行字,微微迟疑,缓缓打下一行字:如果有买家预定的话,我会贩卖军舰。我曾经贩卖过一艘潜艇给索马里海盗,据我现在那艘潜艇应该已被美国击沉在索马里海域。 对家沉默了半天,终于发来信息,写道:“你说谎,你这个头号吹牛大王,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望海市没有牛了,都被你吹走了。” 叶凌飞笑了起来,他笑得十分开心。自己明明说了真话,却没有人相信。这也恰恰是他希望的结果。于是,叶凌飞回道:“我这不是看咱们之间气氛太压抑了吗,活跃下气氛。好了,我们换张桌子继续打牌。”话是这样说,但叶凌飞却十分清楚那艘卖给索马里海盗的潜艇可是赚了一千万美金,光从这点看,索马里那片的海盗可是很“冤大头”。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