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心怀不轨

藏娇都市 411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3337字
出了收费口,叶凌飞瞅了眼还跟在后面的那辆奔驰跑车,嘿嘿笑道:“这小子真是个花痴!” “他爱跟就跟着!”于筱笑说道。 叶凌飞嗯了一声,开车直奔欢乐农场的方向。 欢乐农场停车场里,叶凌飞下了车,就看见徐柯南那辆车也跟着驶进停车场。叶凌飞站着没动,于筱笑和张雪寒俩人站在叶凌飞身边。 “师父,你站着干什么,该不会又在想什么坏水!”于筱笑笑着问道。 “真被你说中了,我在核计怎么收拾这两个小子!”叶凌飞撇着嘴唇,说道:“但是呢,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叶凌飞说着两手各搂住于筱笑和张雪寒的那动人的小蛮腰,嘴里说道:“大敌当前,你们也就做下牺牲,你们也不想看见两只讨厌的苍蝇跟着我们!” “师父,你这有点趁人之危啊!”于筱笑撅着娇艳的小嘴,忿忿不平道:“明显是趁机占我们便宜,哼,师父你真是一个花心大萝卜!” 张雪寒只是一个劲儿地抿着她特别好看的嘴唇,那张雪寒还从未像这样被男人搂过,她被叶凌飞一搂,心里就砰然一动,这小姑娘的心思远非她表面表现地那样单纯。 张雪寒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叶凌飞生出好感,或许是那次在街叶凌飞的英雄救美,在她心里埋下了种子。从小一出生,张雪寒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天再给张雪寒那犹如仙子一般的样貌之后,又让张雪寒换了这种病。 张雪寒从小就被人无微不至的照顾,可以说她就是一棵生产在温室里的花朵,处处得到精心的照顾,但即使这样,这棵孱弱的花朵还要面临着随时凋零的危险。 随着年龄的增长,张雪寒已经明白自己永远不会知道明天是否还能活在这个世界。正因为如此。张雪寒才执意要单独去读,去生活。这是她长这样大,唯一一次自己作主地事情。 此刻。叶凌飞地手搂在她地腰间。张雪寒有了一种从未体验过地感觉。她身体敏感地感觉到从叶凌飞手里传到她腰间地温度。那暖暖地感觉让张雪寒忽然发现其实这个世界有很多地东西自己并没有体验到。而这种暖暖地感觉就是那众多中地一个。 也许这就是所谓地喜欢。张雪寒不清楚。但她却有点喜欢这种感觉。 叶凌飞哪里知道自己仅仅一搂张雪寒地腰。会让这个女孩子心里有了如此多地想法。 许忠恩和徐柯南走了过来。不消说那本来就对于筱笑和张雪寒垂涎三尺地徐柯南。就连许忠恩脸都浮现出惊讶地表情来。许忠恩先前追过张雪寒。但没想到张雪寒不仅不理他。相反倒被她地表弟张东洋给教训一通。次更是被打进医院里。这才出院不久。在许忠恩看来。这张雪寒就是一朵可看却不能碰地雪冰白莲。想必没有男人能得到张雪寒。 但眼前地情景却让他大跌眼镜。张雪寒竟然被一名三十多岁地男人搂着。更让他感觉过分地是。这男人还搂着同样是性感撩人地美女于筱笑。许忠恩就感觉这个世界对他太不公平了。想自己一表堂堂地年轻少年。却比不得一个三十多岁地男人。 那徐柯南更是如此。其内心地妒忌感让他恨不得去把这个男人给踹飞了。徐柯南对这男人没有半点好感。不就是开了一部奥迪车吗。哪里比得自己地那辆跑车。徐柯南想想自己。家里有钱。自己又留学回来。这长相那更是不用说了。按照韩国人地标准。自己绝对是一个美男子。◆◆当然。徐柯南却不明白。他这长相在中国人看来就是娘娘腔。当别人小白脸地话。那些富婆都怀疑这个像女人地小白脸是不是有那个能力满足她们。 不管怎么说,徐柯南那是怎么看叶凌飞都感觉很不顺眼。他脸浮现着轻视的表情,走过来,下打量着叶凌飞,撇着嘴唇说道:“我说这位大叔,你站在这里不知道很碍眼吗,快点让开!” “叫我大叔,我真那么老吗?”叶凌飞反问了一句道。 “我没叫你老头子就不错了。你当你自己是什么人!”徐柯南语气不善地说道。 “既然我年龄这样大。那你就叫我爸爸好了,当然。你喊我爷爷我也不会介意。”叶凌飞笑道,“不过,我可不会答应的,我是绝对不会有你这样的儿子。真不知道你爹妈怎么生得你,要是我有你这样的儿子,一出生我就捏死他,男不男,女不女地,你真以为你是东方不败啊!”
“你敢骂我!”徐柯南把眼睛瞪圆了,那边的许忠恩次就对叶凌飞心怀不满,他眼看徐柯南受了气,这家伙也凑了来,冷哼道:“你当你是谁,在这里唧唧歪歪的!” 叶凌飞松开搂着张雪寒和于筱笑的手,冷笑道:“怎么了,许大公子,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要说你,你就老爸在我面前都得装孙子,你要是不信,就把你老爸叫过来,我让他当着你的面喊我爹!”叶凌飞那说起狠话来,是真吓人。叶凌飞恼怒许忠恩次吓唬了张雪寒,现在看见许忠恩在自己面前,心里来气,毫不客气地骂道:“你们不是两个人吗,有种就过来单挑,你们快点,别磨蹭,老子我还赶时间,随便打你们个五六分钟就完事了!” “好家伙,你不看看我们都是谁!”徐柯南一听叶凌飞叫号要打架,他色厉内荏地喝道,“你敢动我们一根毫毛的话,你就要考虑你以后还能不能在这里混下去了!” 这徐柯南那就是嘴硬,但是他心里可发怵。怎么说他都是娇生惯养,打人都是别人去干,哪里轮到他动手。而那许忠恩心里却犯了嘀咕,想起次张东洋打自己那次,貌似张东洋等人一点事情没有,就连自己的爸爸都说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许忠恩感觉到说不定这两个女孩子有着很强的关系,许忠恩曾经打听过,知道于筱笑和张雪寒都是从省会过来的,但没有人知道这两家都是干什么的。许忠恩想到张东洋嚣张地样子,他就认为想必这两个女孩子家里有背景。 许忠恩心里清楚,但他却故意不说,而是打算瞧瞧徐柯南地好戏。但徐柯南也就是在那边乱嚷,却没有敢靠过去的意思。 张雪寒这时候却拉了拉叶凌飞地胳膊,那清柔悦耳的声音冲淡了紧张压抑的气氛。 “我们进去,别在这里了!” 叶凌飞嗯了一声,眼看着徐柯南和许忠恩,嘿嘿笑道:“两位,如果你们不打我的话,那我进去了啊,你们慢慢在这里站着!” 叶凌飞说完,又把手放在于筱笑和张雪寒的腰间,走向农庄的入口。 想起叶凌飞临走前得意的笑,徐柯南恨得牙根痒痒,说道:“这家伙是什么来头,怎么胆子这样大?” 许忠恩看了徐柯南,说道:“徐哥,怎么说呢,这家伙一贯这样嚣张,但是呢,却没有事情,到底他是什么来头,我也搞不清楚。” 徐柯南的老爸就是经营着一家规模还算可以的工厂,而她妈也搞了一家服装厂,这两年来,他老爸老妈的厂子效益都不错,而徐柯南他老爸又搞到一个人大代表,这官商那是分不开的。许忠恩是人大副主任许落山的儿子,徐柯南的老爸就在徐柯南一回国之后,就搭了许忠恩。俩人那是臭味相投,因此,就混在一起。本来,今天俩人打算去兜兜风,却没有想到在路遇到了张雪寒和于筱笑,徐柯南立刻被迷住了,这才跟了过来。 俩人刚被叶凌飞羞辱一番,本来徐柯南就准备找人教训一番叶凌飞,但转念一想,先摸清楚叶凌飞底细再说也不晚。因此,放弃找人过来教训叶凌飞的想法。既然俩人来到这里,也不能就这样回去,徐柯南和许忠恩俩人一核计,就进去转转,权当来这里玩了,顺便还可以跟着叶凌飞等人,说不定有机会,好好报复一顿。 叶凌飞和于筱笑、张雪寒走进农庄后,叶凌飞看农庄的介绍可以在水塘里钓鱼,就极力鼓动去钓鱼。 张雪寒没有意见,那于筱笑没钓过鱼,感觉应该很好玩,就答应了。 于筱笑想法是不错的,但真正钓起鱼来,她才知道这钓鱼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说过了,我是钓鱼高手,难道你以为我是吹嘘!”当叶凌飞花了半个多小时,终于钓到一条就手指长的鱼时,叶凌飞忍不住小得意一番。于筱笑哼了一声,嘴里不服气道:“钓鱼有什么难的,只是本小姐没时间去学,要是我学了,一定比你钓得好!”于筱笑嘴里说着,她拿着鱼竿,没放鱼饵,就是一个空鱼钩在水里哗啦,忽然于筱笑感觉滑到东西了,她把鱼钩一拉出水面,叶凌飞不看还好,一看,差点气晕过去。心里暗想道:“天啊,这世界还有天理了吗?”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