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难辞其咎

藏娇都市 446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3298字
叶凌飞就算此刻有百口,他也狡辩不清。叶凌飞依靠在车门,郁闷地抽着烟。他的左手揉捏着被张璐雪咬出血痕的肩膀,脑袋有些乱,正在梳理这一切都是怎么发生的。 事情的根源来源于那两瓶可乐,本来这两瓶可乐是徐柯南想用来给自己和秦瑶喝的,但偏偏自己和秦瑶都没有喝。等离开酒时,还把这两瓶可乐随手拿了出来。 今天是张璐雪气呼呼想找自己问清楚到底为什么她爸爸能容忍自己,而自己又把那两瓶可乐一瓶给了张璐雪,另一瓶自己喝了,结果就出这一码子事情了。 叶凌飞那是越想越恨,要怪就怪徐柯南和许忠恩。叶凌飞不知道徐柯南那小子是否走了,赶忙打电话给野狼和野兽,要他们把徐柯南和许忠恩这两个家伙找出来。 野狼也野兽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是还是去做了。 车里面,张璐雪脸还留着泪痕,她慢吞吞地把内衣穿好,扫了车外的叶凌飞一眼,心里诅咒着叶凌飞不得好死。她本想把裤子也穿,但一活动,又感觉下身疼痛难忍,忍不住发出声音来。 叶凌飞一听张璐雪发出声音来,赶忙转过身,从车窗处问道:“璐雪,你没事情!” “滚,不要让我看见你!”张璐雪怒骂道,她紧咬着牙,把裤子穿好。张璐雪眼睛扫过叶凌飞的驾驶座垫,看见面沾着的血迹,气恼地一把抓过那个座垫,从车窗扔了出去,对叶凌飞喊道:“你这个流氓,把这个垫子给我扔得远远的,我再也不想看见它!” 叶凌飞心中有愧,赶忙把座垫从地拿起来,步行到了山边,把座垫远远扔下山。然后又走回到车前。一看张璐雪已经穿好衣服,他打开车门,了车。 “璐雪,我刚才想过了,一定是昨天晚出的事情!”叶凌飞把昨天晚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和张璐雪说了一遍,重点提到那两瓶可乐是酒老板混得药。和自己无关。“我也没有想到你今天会找我,而且还要坐我的车,我真的是无辜的啊,你相信我!” “你的意思是说我自己送门了?”张璐雪听叶凌飞说完后,心里信了一大半,但听到叶凌飞后面那句话,又气恼得侧身想去打叶凌飞,但不动还好,一动。她下身又疼了起来,皱着眉头,嘴里说道:“你这个流氓。不要再说了!” “好。好。我不说了!”叶凌飞赶忙答应道。 “你说野猫酒是。那你带我去看看。如果我证明你在说假话。哼。我一定会让你为今天地事情付出代价!”张璐雪狠狠地说道。 叶凌飞开车到了野猫酒门前。一看酒地门关着。叶凌飞这才想到现在是白天。酒并不营业。叶凌飞正在犯愁如何找到那名酒地老板时。野狼和野兽那边传来消息。徐柯南和许忠恩被他们在一家洗浴中心找到了。 叶凌飞心里一喜。开车到了那家洗浴中心。野兽正坐在门口抽着烟。在野兽身边跟着两名身材魁梧地男人。看见叶凌飞地车到了。野兽赶忙把嘴里地烟吐在地。带着那两个男人走了过来。 “老大。我等你半天了!”野兽咧着大嘴憨厚地笑道。他回身对那两名男人说道:“这是我地大老板。也是你们地大老板。回去跟其他地人说一声。以后不管在哪里看见咱们大老板都要恭恭敬敬地。知道吗?” “老板。我们知道了!”那两人赶忙对叶凌飞说声“老板好”。 叶凌飞愣了一下,野兽瞧出来,赶忙解释道:“老大,这都是我的保安公司的人,我不和你说过了吗。我的保安公司已经开始招人了。最近就准备开始招揽业务,老大要是有什么保安、押送甚至私家侦探等活尽管说。我这里找的人都是军队复员的军人,普通人不要!” 叶凌飞还没有说话,就听到张璐雪冷哼道:“流氓,你现在牛了啊,手下有人了!” 叶凌飞心里只叹气,心道:“我手下地能人多着呢,真要是让你见到还不得吓死你,我的手下那些人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他没有理会张璐雪,而是下了车,绕到车另一边,打开车门,等张璐雪下来。但张璐雪坐在车半天没动,叶凌飞瞧出来了,他伸手拦腰抱起张璐雪来。 “流氓,你想干什么,快放开我!”张璐雪在叶凌飞怀里,一只手搂住叶凌飞地脖子,另一只手使劲儿地捶打着叶凌飞的肩膀。她那张精致的脸蛋浮现着薄薄的怒色,娇艳欲滴的小嘴高高撅着,眉头紧皱着,显得内心十分生气。
“那我放下你,你自己走!”叶凌飞嘴里说道。 张璐雪一想到要自己走进去,她的小手终于放下来了,白着眼珠子瞧着叶凌飞,嘴里冷哼道:“你不要以为这件事情我会这样算了,要是这些事情都是你故意搞出来的,有你好看的!”张璐雪她的下身火辣辣疼,现在走路十分困难。张璐雪心里也知道自己就算勉强走进去,也能被人瞧出来,她只好被叶凌飞抱了进去。 野兽瞧着张璐雪和叶凌飞说话地样子,又看见张璐雪的样子,隐约感觉到了一些端倪。他心里感觉老大这艳遇也太强了点,怎么感觉总和美女之间有着扯不清、理不断的关系。野兽在前面带着路,叶凌飞抱着张璐雪跟着野兽来到这家洗浴中心的按摩包房里。这一路,张璐雪就感觉脸颊发烫,那些在洗浴中心里的男浴客瞧她那火辣辣的目光让张璐雪恨不得再咬叶凌飞几口,在张璐雪看来,自己目前这一切尴尬的局面都是叶凌飞这个流氓造成的。 她越想越气,不由得又白了叶凌飞一眼。但叶凌飞却没有注意张璐雪心里又在生气,心里只是盼望着赶紧找到徐柯南和许忠恩俩人,让这两人当着张璐雪的面解释清楚。 走进按摩包间里面,只看见徐柯南和许忠恩俩人坐在按摩床,而野狼则站在门口,盯着这两人。 一看见叶凌飞抱着一名美女进来,徐柯南地脸色就惨白。他赶忙解释道:“叶先生,我马就会离开望海市,今天就是和许忠恩来洗个澡,和他告别!” 许忠恩心里郁闷得要死,本以为昨天晚是秦瑶在和自己缠绵,但哪里想到等醒过来却瞧见一个肥猪躺在自己的怀里,那种感觉就如同吞吃了N个恶心的苍蝇。许忠恩和徐柯南俩人今天一见面就把昨天晚的事情搞清楚了,俩人也明白都是叶凌飞幕后搞得鬼。俩人心里都对叶凌飞忌惮,摸不清楚叶凌飞的底细。 “让开!”叶凌飞也没理会徐柯南,把坐在按摩床的徐柯南给喝到一边去了,他小心翼翼地把张璐雪平放在按摩床。张璐雪心里一动,暗想道:“这个流氓倒是很细心!” “你们把昨天晚的事情再说一遍,不许有遗漏!”叶凌飞说着恶狠狠地对徐柯南说道,“尤其是后来你送来的可乐!” “是,是!”徐柯南这个时候老老实实的,哪里有一往地嚣张,他和许忠恩老老实实交代昨天晚地打算。当徐柯南说道那五瓶可乐都是事先装好了迷药,又特意封死,外面看不出来时,叶凌飞看了坐在按摩床的张璐雪,就看见张璐雪地脸色还是没有变。叶凌飞不知道此刻的张璐雪心里再做什么打算,总之这次的事情搞得有点大了,叶凌飞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张璐雪扫了叶凌飞一眼,又看看那两个站在角落的男人,嘴里冷哼一句道:“流氓,送我回家,我现在有点累了!” 叶凌飞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转身对徐柯南说道:“徐公子,我还是那句话,不要在我面前出现了,你出国也好,去哪个地方待着都行,就是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叶凌飞说着又转向许忠恩道:“还有我们的许大公子,你也给我放老实一点,不要以为你爸爸是什么人大副主任就可以胡作非为,你要记住这个社会是讲究法制的,不要以为你爸爸可以一手遮天,你真要犯事的话,我保证会让你很惨!” “流氓,快点走,我不想在这里待着了!”张璐雪催促道。 “好!”叶凌飞一听张璐雪又要发火,赶忙转过身来,抱起张璐雪走了出去。野狼瞧了眼野兽,虽然没说话,但那疑惑的目光已经让野兽明白过来野狼的意思,野兽微微呶了下嘴,低声在野狼耳边说道:“你没看见这个女孩子的行动不方便吗,你又不是傻子,难道看不出来老大很害怕这女孩子,根据我的经验判断,那女孩子一定是刚刚被破了处,恩,至于老大干了什么,就不用我说了!” 野狼这才恍然大悟,对着野兽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什么。在野狼看来,有些事情是不需要多说的,就像这种事情。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