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酒吧的女人

藏娇都市 447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3273字
叶凌飞把张璐雪抱到车里,他也了车,一边绑着安全带,一边说道:“璐雪,你现在清楚了这件事情根本就和我无关,我也是受害者!” 张璐雪一听叶凌飞这句话,那张精致的小脸蛋又蒙一层雾气,她侧着脸,恼怒地质问道:“好,你说是你受害者,那你在车里又是怎么回事,不要告诉我那不是你干的,你这个流氓,你为什么还要那样做?” 叶凌飞想起自己在清醒过来后,确实有些过份了,但那时候他确实忍不住,完全是出于身体的。叶凌飞没法解释,只得尴尬一笑道:“那个…那个任何正常的男人都会干!” “闭嘴,我不想听你说话了!”张璐雪粉脸蒙着薄薄的怒气,扭过头去,不看叶凌飞了。叶凌飞只得开了车子,心里暗暗叮嘱自己,千万不要再惹张璐雪了。 车子经过药房时,张璐雪忽然喊道:“停车!” 叶凌飞赶忙把车靠在街边停下来,就看见张璐雪打开车门,下了车,慢吞吞地走了两步,就站着不动了。叶凌飞赶忙也下了车,扶着张璐雪,关切地问道:“你想干什么啊,我都承认错误了,你想怎么办都行,我先送你回家!” “我要去买药!”张璐雪咬着牙说道,“你这个流氓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吗,难道你想让我怀孕!“噢,我忘记了,忘记了!”叶凌飞嘴里说道,“你别着急,我去给你买。你先回车坐着,等着我。”叶凌飞说着把张璐雪又扶回车,疾步走向药方。张璐雪看着叶凌飞走进药房,她微微叹口气,心里暗暗寻思道:“难道我和白晴婷真的要瓜葛不清吗,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情?”张璐雪又想到白晴婷。似乎现在她们俩人又都属于一个男人了。张璐雪心里很恨叶凌飞,这个男人已经有了白晴婷,现在又稀里糊涂地夺走了自己的初次。张璐雪心里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让叶凌飞尝到这次行为的代价。 张璐雪安慰自己现在的社会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女孩子的初次早晚都会失去的,并不是什么天大的事情。自己根本不用介意,以后还可以找自己喜欢的男人。但张璐雪在心底里却有一个解不开的疙瘩,她并不是一个随便地女孩子。 张璐雪心里极其矛盾,这种矛盾让她心情变得很糟糕。当叶凌飞拿着避孕药和消炎药、止痛药还有一瓶矿泉水回来时,张璐雪正在走神,根本没有听到叶凌飞叫她的声音。直到叶凌飞把药和矿泉水放在她的面前时,张璐雪才回过神来。 她很快地把避孕药吃了下去,又吃了两片止痛片,至于那消炎的药则放进包里。她准备回家在药。 叶凌飞心中有愧,也不敢多说,开着车把张璐雪送回到她家门前。张璐雪在打开车门前。瞪着叶凌飞,说道:“我和你之间没有关系,你给我记住,不许乱说” “恩。恩!”叶凌飞连连点头。张璐雪这才下了车。走路还是有点困难。慢慢打开门。走了进去。 看着张璐雪走进院子。叶凌飞微微叹口气。他现在心情有点乱。想了想。打电话给野兽和野狼。邀俩人开车去西山山顶喝酒。 叶凌飞从未像现在心情这般烦躁。他感觉太愧疚张璐雪了。如果张璐雪喜欢自己地话。叶凌飞倒没有什么特别地感觉。这本来就是你情我愿地事情。谈不什么愧疚。但张璐雪对他并不喜欢。甚至于因为他是白晴婷老公地缘故。还有些敌视。叶凌飞能想像到张璐雪此刻地复杂心理。他何尝又不是呢? 西山山顶。野狼和野兽俩人一人拎着一箱啤酒就放在山顶最高处地巨石。这里是禁止攀爬地地方。就在距离这巨石不远地地方竖立着一个大木牌子。面写着:此处危险。禁止攀爬。 叶凌飞等人地车就停在距离这巨石不远地地方。叶凌飞抽着烟。坐在巨石。瞧见野狼和野兽拎着啤酒箱来后。他把烟扔了下去。伸手拿过来一瓶啤酒。用牙齿磕开酒瓶地盖子。咕咚咕咚先喝了一大半。把剩下地半瓶啤酒放在石头。对野兽说道:“野兽。你和陆雪华怎么样了?” 野兽手里拿着一瓶刚打开瓶盖地啤酒。听叶凌飞问自己。他咧着大嘴呵呵笑道:“我和她正忙着约会呢。总要多跟人家接触一下。老大。你说像她这样地女孩子还真少见。我说要给她买套房子。她竟然说要不理我。我就想不明白了。她地那套房子还要月供。何必呢!”
“这你就不明白了,有很多的女孩子不能用钱来衡量她喜欢你的程度!”叶凌飞深有感触道,“比起钱来,可能她们更在乎你这个人如何。咳,算了,不说这件事情了,我本来就够烦的,女人多了也不是好事啊!” 野狼坐在叶凌飞身边,只顾着喝酒,叶凌飞碰了野狼一把,问道:“你呢,难道你打算就这样单身一个人过下去。野狼,我就不明白你到底好什么,你说女人,很少看见你提,你说说,你到底怎么想的?” “我?我习惯一个人了,有女人在我身边我会感觉不适应!”野狼淡淡地说道,“我更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 “算了,野狼!老大不知道你忙了什么,难道我还不知道吗?”野兽咧着大嘴大大咧咧地说道:“野狼最近总去那个叫什么的幼儿园,我看是看那里的幼儿老师了!” 野狼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默默地喝着酒。叶凌飞笑道:“不管怎么样,有一个目标总是好的,野兽,你该不会打算真在望海市生活?” 野兽看了野狼一眼,点了下头,说道:“我和野狼已经不接生意了,咱们组织还有那么多人,也不缺我们两个人。我和野狼打算在望海市这里待一段时间,好好经营那个龙山,希望以后能为兄弟们找一个落脚的地方。老大,你不知道最近地生意很难做,国际刑警组织加重了对咱们的打击,尖刀他们本来核计要给国际刑警狠狠打击一下,但后来放弃了这个想法,大家现在都有钱了,也不想过份闹出大乱子来。不过,咱们的老对手倒是有了新工作,听说直接干预到人家国家的内政去了,谁知道他们怎么打算的!” “他们这是想牢牢占据那里的军火市场,把狼牙组织全球的市场逐步蚕食,不过,由他们去,美国人总是贪得无厌,有机会你们多和组织的人联系一下,让他们找好后路,总不能天天都生活在那种枪林弹雨的生活中,总得有个归宿是不?” 野兽点了点头,说道:“老大,我和野狼也是这样想地。我们打算在望海市好好经营一下,算是为组织的人留条后路!” 叶凌飞伸手拍了把野兽的肩膀,没有多说,又喝起酒来。 陈翰林走进酒,一直走到台前,要了一杯酒,就坐在台前喝了起来。打从白晴婷回到世纪国际集团后,他的执行副总的权力就在逐步减弱。陈翰林瞧出来了,这是白晴婷有意想削弱自己的权力,想必还在记得当初的事情。 陈翰林很郁闷,今天午还在考虑自己是否应该离开世纪国际集团。陈翰林认为按照自己的经历,再找一家大型的集团担任要职不成问题。 他心情有些烦躁,等一下班,陈翰林就跑到这家酒来喝酒了。酒里地很多人,为数众多地女白领喜欢下班在酒里游荡,说是喝酒解闷,其实质却是指望能找到帅哥或者是有钱的男人。而有些男人也喜欢在酒里寻芳,搞个一夜情之类地。 有人说酒就是城市里阴暗的地方,这里总是藏着一些见不得人的东西,一夜情、、吸毒…,似乎酒成了这些的代名词,一提到酒,人们总是喜欢把这些东西联想到一起。 不过,在酒里,男女很容易就认识,这是不容置疑的。就在陈翰林刚喝了两杯之后,一名身着L制服的白净女人就走到陈翰林身边,那女人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洁白如雪的粉颈从白色衬衫的领口处露了出来。 陈翰林用迷离的目光瞧了下这眼前的女人,还没有等他说话,这女人已经主动搭讪道:“世纪国际集团的执行副总陈先生是,很荣幸在这里遇到你!” “你认识我?”陈翰林问道。 那女人微微笑道:“是的,我和您打过交道,只是您并不能记得我,我就是一个小小广告公司的客户经理!” 陈翰林点了下头,在他看来,自己确实无法记得一家小小广告公司的客户经理,自己一天到晚要见很多的大老板,哪里会理会一个小小的客户经理。陈翰林只是出于礼貌地笑了笑,那美女也笑了,对陈翰林说道:“我是否有这个荣幸请您喝一杯呢?”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