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算算账

藏娇都市 518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3380字
唐晓婉和叶凌飞只在李可欣这边坐了一会儿,就离开梦园咖啡厅。唐晓婉坐在车里,给自己的妈妈打了一个电话,问问自己的妈妈现在回家是不是合适。 “傻孩子,什么时候回来不合适。”唐晓婉的妈妈并不知道唐兴强的事情,她还以为是唐晓婉想出去住些日子,才搬了出去。在电话里面,唐晓婉的妈妈让唐晓婉先把叶凌飞带回家里,她先在小区附近的街边市场买些菜。 虽说唐晓婉所住的小区周围有超市,但超市里面的菜价格又贵、而且也不新鲜。因此,大家都喜欢在小区附近一条街的菜市场买菜,这条街道是位于居民区的一条街道,道路两边都是一些卖菜的小商贩。这些小商贩都是外地人,他们拖家带口到望海市这里生活,每天这些小商贩们就从望海市的菜市场批发一些蔬菜和海鲜、肉类到这条街来卖,一个月下来这些小贩的收入也不低,少则也几千块钱。 唐晓婉的妈妈所说的街边市场就是这里,叶凌飞和唐晓婉开车到了唐晓婉家所住的小区门口时,刚巧遇到提着购物布袋的唐晓婉的妈妈从小区走出来。叶凌飞把车靠着街边停下来,唐晓婉拉下车窗,和自己的妈妈打招呼道:“妈妈,你去买菜啊!” 唐晓婉的妈妈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唐晓婉,惊喜地说道:“晓婉,你回来了啊,嗯。你先回家去,我去买菜,告诉妈妈,想吃什么。” 唐晓婉眨了眨眼睛,笑道:“我要吃红烧鱼,嗯,或者是水煮鱼,总之妈妈,你随便做,只要是妈妈做得菜。我都喜欢吃。” “你这丫头!”唐晓婉的妈妈笑着说道,“好,我这就去买条鱼。”说完,她又问道:“叶先生。你喜欢吃什么菜?” “伯母,我吃什么都行。”叶凌飞说道,“伯母,要不我开车送你过去。” “不用。不用,距离这里不远,我走十几分钟就到了。”唐晓婉的妈妈连连摆手。叮嘱唐晓婉先带叶凌飞去家里坐,说完就迈步走向菜市场。 叶凌飞用手推了推唐晓婉地肩膀,说道:“晓婉,反正咱们俩人也没什么事情,就过去看看,我这里有车,也不需要伯母来回走。” 唐晓婉一听,感觉叶凌飞说得很对,点了点头。叶凌飞把车向前开了几米,追还没有走远的唐晓婉的母亲。唐晓婉下了车。拉着她妈妈的手说道:“妈妈。叶大哥说开车过去,你也别来回走了。来,车。” 唐晓婉的母亲被唐晓婉劝说得没有办法。只好答应下来,了车之后,唐晓婉的妈妈还和叶凌飞客气半天。叶凌飞笑道:“伯母,你不用和我客气,我来你家吃饭那可是什么也没带啊,我就空手来的。” “我还要多谢谢叶先生照顾我家晓婉,来我家不需要带任何东西。”唐晓婉的妈妈连连说道,“以后,我家晓婉还要多麻烦叶先生帮忙照顾,晓婉这孩子都是被惯坏了。” “妈!”唐晓婉撒娇地说道,“人家又没有做错事情,你干什么要在叶大哥面前说我坏话。” “伯母这是叮嘱我要让让你呢。”叶凌飞笑道,“你还听不出来,伯母担心你孩子气,要我多宠宠你。”叶凌飞没有多想,他和唐晓婉关系走得很近,说话都习惯了,这不经意之间,就脱口说出这句有些暧昧的话来,等他话也说出来了,叶凌飞也知道自己说漏了嘴。他赶忙解释道,“我就是开个玩笑。” 唐晓婉的妈妈只是微笑道:“叶先生这人很幽默啊!” “妈妈,叶大哥很幽默!”唐晓婉没有听出来,她还以为她地妈妈真是夸奖叶凌飞幽默呢。唐晓婉的妈妈没有多说,她看着唐晓婉的表情,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唐晓婉和叶凌飞都没有注意唐晓婉妈妈的神态,叶凌飞把车开到菜市场口,再也开不进去。小商贩地车把这里堵得只留下窄窄的小道,而且里面到处是人。唐晓婉的妈妈就在这里下了车,唐晓婉也下了车,跟着她的妈妈一起挤进市场。 叶凌飞坐在车里,点着一根烟,一边抽着烟,一边等着唐晓婉母女俩人买完菜出来。等了十多分钟,唐晓婉和她妈妈也没有出来,叶凌飞在车里等着有些无聊,就下了车,向里面张望。 他就看见距离他所在地位置大约十几米的位置围了一群人,其中还能听到有男人和女人大骂的声音。叶凌飞听得不是太清楚,他把车门关,迈步走了过去。 当他靠近人群时,就听到一个男人大嚷道:“你们说不买就不买,我都把鱼打死了,我卖给谁去,告诉你,你不买也得买,不然,你们别想离开。”还有一名嗓门很大地女人大骂道:“我看你们就是穷鬼,没钱还买什么鱼,天生就是穷命。看你们长得那副狗样,想赖帐,你们真是瞎了狗眼。”
叶凌飞挤进去,就看见一对卖鱼的小商贩正对唐晓婉和她的妈妈大骂着。唐晓婉的妈妈一脸惨白,手里拿着刚才的菜,有些哆嗦。而唐晓婉眼圈都红了,想必是被这对小商贩夫妇给气得要哭起来。 在这家卖鱼摊位旁边,还有五六名也是小商贩打扮的男女在那边劝说道:“是啊,这鱼都这样了,还卖给谁,谁要啊。不就是划破苦胆了吗,有什么不能吃的,洗洗一样吃。” 叶凌飞挤过来,走到唐晓婉身边,问道:“晓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晓婉一看见叶凌飞,就扑在叶凌飞怀里,放声大哭起来。她那高耸的酥胸紧贴在叶凌飞胸口,叶凌飞被压得有些喘不过来气了。心里暗想道:“这小丫头看样子是受了天大的委屈,要不然也不会当着她妈妈的面扑在我怀里哭泣。” 叶凌飞看见唐晓婉哭成这样,只得问唐晓婉地妈妈道:“伯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唐晓婉地妈妈那是有教养的人,她虽然很生气,但却没有表现出来。唐晓婉地妈妈咬着嘴唇,对叶凌飞说道:“没事!”说完,就对那对小商贩说道:“算了,这鱼我要了。”说着,唐晓婉的妈妈就要拿钱买鱼,却听到唐晓婉带着哭音嚷道:“妈妈,为什么要给他们钱,我们今天就不买,我就不相信他们敢对我们怎么样。” 叶凌飞一听这话,脸色沉下来,把唐晓婉从自己地怀里拉起来,伸手摸了一把唐晓婉的眼泪,问道:“晓婉,你和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唐晓婉伸出粉嫩的小手,一边像小姑娘那般摸着眼泪,一边和叶凌飞叙述起来。原来唐晓婉和她妈妈先去买了菜和肉,因为唐晓婉想吃鱼,俩人在走到这边的鱼摊时,唐晓婉的妈妈就挑了一条大鱼,想回家做水煮鱼。 那鱼贩子把鱼打死后,拿着刀在把鱼内脏拿出来时,不小心把鱼胆给挑破了。谁都知道,鱼胆要是挑破了的话,这鱼是没法吃的。唐晓婉的妈妈就让鱼贩子再换一条,结果那鱼贩子夫妻就火了人。那女的一把抓住唐晓婉妈妈的胳膊,不让唐晓婉的妈妈走,告诉唐晓婉的妈妈必须要买这条鱼。而那名男的更是拿着剃鱼的刀指着唐晓婉母女威胁说要是不买这条鱼,就别想离开。 在这对鱼贩子旁边摊位的小贩也凑过来,纷纷说唐晓婉妈妈不对。这些小商贩整天都在这里做买卖,遇到事情都抱成团,这一下子,本来唐晓婉母女有理,在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之下,俩人也变得没有理了。唐晓婉母女被骂得委屈得要命,唐晓婉一直都强忍眼泪,等叶凌飞这一来,唐晓婉再也忍不住,那泪水就如同断了线的帘珠一般滚落下来。 叶凌飞听完唐晓婉的叙述后,伸手拍了拍唐晓婉的肩膀,安慰道:“晓婉,好了,不哭了,我知道怎么一回事了,你先和伯母到后面,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唐晓婉又摸了一把眼泪,点了点头。唐晓婉的妈妈的钱已经拿出来了,又被叶凌飞按了回去,说道:“伯母,这件事情我来处理,嗯,你和晓婉到后面。要不,你和晓婉到我的车等着我也行。” “叶先生,其实没有什么事情,我看就这样算了。”唐晓婉的妈妈不想把事情闹大,本着吃亏讨个平安的心态和叶凌飞说道。叶凌飞推着唐晓婉的妈妈到了身后,紧跟着,他转过身,走到那鱼摊前,满脸带笑地说道:“不就是一条鱼吗,才十多块钱,值得你们这样吗。你们是求财,看看你们搞成这样。”叶凌飞说着从身摸出一张一百块钱的大票,说道:“这钱我付了,就是买刚才那条鱼。” 那商贩夫妻一看叶凌飞掏钱了,脸色也舒缓下来,那女的只是骂骂咧咧地说道:“真是穷鬼,一条鱼也不舍得花钱,早这样多好。”说着就要伸手去拿钱,就在那女人的手要够到钱的时候,叶凌飞又把钱收了回去,脸带笑,嘴里说道:“我这钱在给你们之前,我还有一笔帐要和你们算算,咱们可要把账都算清楚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