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 真相大白了

藏娇都市 535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453字
叶凌飞被带进了属于这家酒所在区域的派出所,一进派出所,那名警察就把叶凌飞给带到派出所的审问室里。dushu001.com> “好家伙,连警察都敢打。”那名姓彭的警察坐在叶凌飞对面,用手一拍桌子,大喝道:“快说你的同伙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 “我说警察同志,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哪里有同伙。”叶凌飞两手带着手铐,笑道:“我就是和我的老婆去喝酒,这喝着喝着就看见有人打架了,我和我老婆胆子都很小,我们俩人就打算离开,结果你们就来了。而我呢,也被你们给抓起来了。”叶凌飞说着把手铐举起来,“这东西有点凉,能不能帮我拿下来。” 啪! 那名警察又是拍了桌面一把,大喝道:“你小子也太嚣张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敢到这里撒野,今天你不交代清楚,你别想走。” “那就不走了,反正我也没有想走。” 结果审了半天,也没有审出个结果来。那名警察心情烦躁,让身边的那名年轻的警察继续审问叶凌飞,而他则离开了审问室。 一走出审问室,这名警察就走到派出所的办公大厅,那名皮肤较白的年轻人正坐在那里。 “彭叔,那小子招了吗?”这年轻人问道。还没有!”这名警察赶忙说道。“你再等等。” 这名皮肤较白地年轻人那是区长的儿子,认识这名叫彭瑞的警察。彭瑞今天晚值班,接到110报警后,就赶到了酒。一看是张区长的公子被打了,他可不敢怠慢,本想把那两个打人的家伙都抓起来。却哪里想到他们这些警察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被人家全部打倒了。彭瑞心里也知道自己抓了这人,事情可不好办了。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处理。 彭瑞这边正和张区长地儿子聊天时,派出所地局长电话就打了过来。 “小彭,到底怎么回事?”局长张口就说道,“张区长,李主任还有规划局的陈副局长都说他们地儿子被人打了,而且就在我们的辖区。这问题实在太严重了,你一定要严惩那些无法无天的暴徒。” “局长。我正在审问。”彭瑞也知道事情棘手,赶忙说道:“局长。你放心,这件案子交给我。” “被打的都是政府官员的儿子。你要查查是不是有人出于报复,存心这样做。一定要严查严办。不然我没法交代。” 彭瑞挂了电话后,对张区长的儿子张越说道:“张公子,我这就去审问,保证把打了你地凶手找出来。”张越点了点头,彭瑞刚要转身,白晴婷、周欣茗还有白晴婷叫来的律师就赶了过来。周欣茗没穿警服,但她腰间却跨着枪,一走进来,就看见张越了。周欣茗眉头一皱,她知道张越这小子。周欣茗只是扫了一眼张越,就直奔彭瑞道:“我是刑警大队地大队长周欣茗,我听说你们平白无故抓人,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 彭瑞一看是周欣茗,脑袋翁了一声,他当然知道周欣茗是周市长的女儿,还是刑警大队地大队长,那是谁都不敢惹的主。彭瑞一听周欣茗地话,就知道了周欣茗是为了自己抓的那个人来地。他赶忙说道:“周队长,你先坐下来,让我慢慢和你说,我并没有平白无故抓人。” “你没有平白无故抓人?”白晴婷冷哼道,“我的老公又没有打人,你为什么要抓他?” 周欣茗把眼睛一瞪,喝道:“把人给我放了。” 彭瑞左右为难起来,他求救地望向张越,希望张越能帮自己说说话。张越别看在外人眼里很嚣张,但看见周欣茗他也害怕。周欣茗人家的老爸是市长,而张越的老爸只是一个区长,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面的。张越张了张嘴,说道:“周姐,那人和打我的人是一伙的,所以,才抓了那人。” “张越,你这个小子别给我乱叫。”周欣茗把眼睛一瞪,喝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都在外面干了些什么。我都听说了,是你招惹人家,而且还是你先动的手,不要以为你老爸是区长,就可以为所欲为。好,你不是要查吗,那我今天就把人带走了,明天你有问题到我的刑警大队来。”说完,周欣茗转向彭瑞,说道:“现在我们刑警大队插手这件案子,你把人给我**来,我带回刑警大队,明天,你们把今天晚生的事情叙述清楚,交到我的刑警大队去。” “啊…好!”彭瑞心里暗想道,“这都什么啊,明明是我们这边的案子,现在却被转到刑警大队。”彭瑞可不敢得罪周欣茗,他满口答应着,赶忙通知把人给放了。 结果那名警察去了不久,又回来,告诉彭瑞那人不肯走,说要让我们审问清楚。彭瑞一听,心里越来越感觉这事情麻烦起来。他可不傻,一瞧这架势,就知道这人和周欣茗那是关系很深,怪不得在抓他的时候,他说抓人容易,放人难。 彭瑞硬着头皮,说道:“周队长,那人不肯走。” “不肯走?”周欣茗皱起眉头,对彭瑞说道:“走,带我过去。” “好,好!”彭瑞连连点头。 彭瑞带着周欣茗走进审问室,就看见叶凌飞正悠闲地坐着,那神情显得特别惬意。等周欣茗一来,叶凌飞就笑道:“欣茗,你总算来了,我在这里可被折磨得不像样,我现在感觉脑袋也疼。骨头也疼,你说这些警察都怎么了,尽玩折磨人地手段。” 周欣茗一听,眼睛当时就瞪大了,一转身,对身后的彭瑞喝道:“你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们这里怎么还折磨人。我要把这件事情告诉赵局长。让赵局长好好查查。” 彭瑞一听,吓得连连说道:“周队长。我们真没有折磨他,你别相信他乱说。” “我不相信他,难道让我相信你?” 周欣茗这一句话说得彭瑞心里跟明镜一般,那意思透露地很明确,彭瑞又不是傻瓜,怎么能不明白。他额头见了汗。嘴里连连说道:“我真没有干啊!”说着,彭瑞到了叶凌飞面前。伸手去开叶凌飞的手铐,嘴里说道:“这位先生。你别为难我了,我真的不容易啊。改天,我给你赔礼道歉。求求你,不要闹了。”
叶凌飞的手铐被解开后,叶凌飞站起身来,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位警察,你让我怎么说呢,我只能说你今天很幸运,如果不是我心情好的话,恐怕这件事情我不会就这样完。”叶凌飞说完,迈步就走。周欣茗追叶凌飞,说道:“晴婷就在外面等你,你别闹了。” “我知道了!”叶凌飞说道,“谢谢你过来。” “算了,这事情回家再说。“周欣茗说道。 叶凌飞和周欣茗、白晴婷走出警察局,一走出来,白晴婷就让那名律师先回去。叶凌飞靠近白晴婷,伸手抱住白晴婷地腰,嘴里笑道:“老婆,谢谢你啊!” 白晴婷把嘴撅起来,身子一甩,不让叶凌飞抱她,嘴里说道:“我不想在这里和你吵架,等回家再说。” 叶凌飞看出来白晴婷在生气,想起自己在酒里面把白晴婷推开地情景,他微微摇了摇头,心里暗想着是不是该和白晴婷说一些有关自己的秘密,让白晴婷了解得更多呢? 一回到别墅,白晴婷就气呼呼坐在客厅地沙。叶凌飞本想挨着白晴婷坐下来,但白晴婷却推开叶凌飞,指着对面的沙,说道:“你到那边坐去。” 叶凌飞倒很老实,毕竟自己做错事情在先,他乖乖坐在白晴婷对面。周欣茗瞧这架势,她感觉自己留在这里不太方便,正打算楼,就听到白晴婷说道:“欣茗,你也坐下来,咱们今天好好问问这家伙,到底他还有多少秘密。” 周欣茗一听,犹豫着坐在白晴婷身边。白晴婷脸浮现一层薄薄的寒霜,看着叶凌飞,问道:“老公,我有一句话想问你,在你心中,你真正爱我吗?” “当然爱,这个问题连考虑都不需要考虑,如果不爱你,我还会和你在一起吗?”叶凌飞说道。 “既然你爱我,那就让我知道你的秘密。”白晴婷看着叶凌飞的眼睛,说道:“我想知道野兽和野狼的身份,到底他们和你是什么关系?” 叶凌飞叹了口气,说道:“晴婷,我早就知道你想知道这些事情,在你眼中,野狼和野兽都不是什么好人。好,我告诉你,他们俩人都是雇佣兵。野兽曾经是美国海军陆战队地队员,野兽和我一起在死亡学校训练过。至于野狼,他之所以跟着我,因为我救过他的命。我告诉过你,我曾经是雇佣兵,但是,我有些东西隐瞒你了,我不仅干过雇佣兵,还干过军火商。你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在酒会不顾一切想打那个混蛋,那我告诉你,因为他在侮辱我地兄弟,知道那歌曲代表什么吗,代表着每一位死去的兄弟,我、野兽、野狼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地,我们能活下来本身就是个奇迹。我是想过普通人的生活,但是,如果有人敢侮辱我地兄弟,那我绝对不会放过他。”叶凌飞眼睛中闪烁着真诚的目光,对白晴婷说道:“老婆,我再重复一次,如果有必要,我会用生命保护你。我这不是和你开玩笑,我很想过普通人地生活,真的很想。”说完,叶凌飞站起来,丝毫不顾忌白晴婷在喊他,疾步了楼。 白晴婷有些傻眼,她没想到叶凌飞会一股脑全说出来。在白晴婷看来,军火商是一个很陌生的词汇,她甚至于不敢相信叶凌飞这些话是真的。白晴婷望向身边的周欣茗,问道:“欣茗,什么是军火商?” “专门买卖武器的商人。”周欣茗说道,“晴婷,如果你真爱他的话,就不要过问他的过去,你只要知道他爱你就足够了。” “欣茗,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的身份?”白晴婷问道。 周欣茗点了点头,说道:“还记得次那个联合国大使被刺杀的事情吗,当时,就是他救得我,从那个时候起,我就知道他的身份了,知道他并不是一名普通人。还有那次你和我都被抓起来,也是他救得我们。晴婷,对不起,我知道我不应该隐瞒你,但是,我怕说出来他的身份,会让你疏远他。” “我不会的,我爱他这个人!”白晴婷喃喃地说道,“这个家伙总是喜欢这样,从来不把他的事情告诉我,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他那个时候会那样吓人。”“晴婷,怎么了?到底生什么事情?”周欣茗问道。 白晴婷摇着头,说道:“欣茗,没事,我想楼去和他谈谈,或许一直以来,我都太任性了,都以为他只是一个好色的无赖,我却没有想到他的背后还有这样多东西。” 白晴婷说完,迈步了楼。周欣茗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自言自语道:“叶凌飞,你到底想干什么?” 白晴婷走到叶凌飞的卧室门前,伸手敲着叶凌飞的房门,里面并没有回声。白晴婷一推房门,房门开了,只看见叶凌飞站在阳台,背对着房门。 白晴婷走进卧室,轻声叫了一声,“老公!” 叶凌飞没有反应,依旧背对着她。白晴婷慢慢走到叶凌飞背后,突然,伸出两手从叶凌飞的背后两手抱住叶凌飞的腰,说道:“老公,我现在知道你是多么爱我,也明白你为什么总是喜欢掩饰你内心的想法。老公,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我之所以会问这些,恰恰因为我爱你,我爱你无法控制我自己。” 叶凌飞两手握住白晴婷的双手,嘴里缓缓说道:“老婆,我知道我不应该瞒你,我是怕我会失去你。我知道我今天晚的事情做得不对,我答应你,以后我都不会做这种傻事,我不会让你再为我担心!”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