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2章 真是冤家

藏娇都市 652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603字
飞一说完这句话,周欣茗忍不住淬了叶凌飞一口,说叶凌飞,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你还好意思说你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我倒是看你毁了人家女孩子一生,而且还是稀里糊涂毁了人家女孩子。中文网超速更新最新小说章节提供在线阅读.” 叶凌飞返身回来,在床边找着自己的内裤,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不知道他的内裤丢到哪里去了。 叶凌飞只得又取了一条新内裤,穿在身。叶凌飞叹了口气,说道:“我也不想事情变成这样啊,我就奇怪了,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看十有是那酒水有问题!”周欣茗说道,“楼下客厅还有那酒水,要不要去看看?” “当然要去看了!”叶凌飞说着就要穿着裤衩出门,周欣茗又急忙说道:“晴婷,还在这里,你这样出去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叶凌飞把嘴一撇道,“我和晴婷都是老夫老妻了,又不是没有见过。”说道这里,叶凌飞眼珠一转,问道:“欣茗,你说昨天晚会不会是晴婷啊!” “那我哪里知道,你自己去问晴婷不就知道了吗?”周欣茗说道。 “恩,说得也是!”叶凌飞说道,“我现在就去找晴婷问清楚。 ”叶凌飞说完,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周欣茗摇了摇头,心道:“这真够乱了!” 叶凌飞就穿着一条大裤衩到了白晴婷房间的门前,他敲了敲白晴婷的房门,嘴里说道:“晴婷,是我!” 房间里面没有人说话,叶凌飞又叫了几声,房间里面依旧没有人说话。叶凌飞伸手一推房门,房门竟然开了,白晴婷的房间里面根本就没有人。 周欣茗这时候也来到白晴婷房间门前,她眼见白晴婷房间里面没人,奇怪地说道:“奇怪啊,我刚才明明看见晴婷走进房间里面的,怎么现在就不见了呢?” “这还用问,走了呗!”叶凌飞把白晴婷房间地门关,转过身,对周欣茗说道:“我看还是下楼去看看,我也想知道到底那酒水里面有什么东西。” 叶凌飞和周欣茗下了楼,来到客厅里面。叶凌飞伸手拿过来那剩下来的半杯酒水放在鼻孔一闻,又把酒杯放下来,没有多说一句话,了楼。 周欣茗很奇怪,叶凌飞想干什么,她也跟着叶凌飞了楼。只看见叶凌飞回到他的房间里面,拿出他地手机,拨打了电话。 周欣茗不清楚叶凌飞打给谁,她坐在叶凌飞的床边,看着叶凌飞打电话。 “萧雨雯,你在哪里?”叶凌飞问道。 “我在家!”萧雨雯那懒洋洋地声音从电话里面传过来。 “你在家?”叶凌飞说道,“我问你,是不是你在酒里放了东西了!” “哪有啊!”萧雨雯说道,“你不要乱想了,我现在很困,要睡觉了,你有事情的话等我醒过来再说!”萧雨雯说完,把电话挂。叶凌飞听到萧雨雯那边传来挂线的声音,他又拨了过去,这次却听到电话那头传来“该用户已关机”的提示音。 叶凌飞把电话从耳边拿下来,嘴里冷哼道:“小丫头,和我玩这套!” 周欣茗看着叶凌飞那样子,问道:“萧雨雯怎么样说?” 叶凌飞说道:“萧雨雯说她要睡觉,这不,连电话都关机了,这个丫头,一定是她搞得鬼!” “你闻出来酒里面有东西?”周欣茗问道。 叶凌飞点了点头,说道:“我看这酒里面有摇头丸之类的东西,这种东西除了萧雨还谁能有。”叶凌飞说着走到床边,把手机扔在床,紧跟着他仰倒在床,嘴里说道:“我这次一定要搞个清楚。” “我看也是,你总应该搞明白到底谁和你生了关系,你总不能就这样完事就完事了,总得对人家负责!”周欣茗说道。 “让我负责?”叶凌飞侧着脸看着周欣茗,皱着眉头,道:“我怎么负责啊,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晴婷那边的事情还没有搞定,就出了这码子事情,要是真是和晴婷生关系的话,那倒简单了,反而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不是晴婷呢,哎呀,不想了,不想了,越想越烦!” “我就想到昨天晚会出事,早知道我就不应该去刑警大队了!”周欣茗想起昨天地事情有些后悔道,“我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事情啊,都是那个该死的付海,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昨天晚找我。” “付海?”叶凌飞听到周欣茗提到付海这个名字,他来了精神,赶忙问道:“是3K帮会的那个付海?” “恩,就是他!”周欣茗点了点头,看着叶凌飞说道:“怎么,你也知道他?” “当然知道了,付海这个名字在望海市这里谁不知道啊!”叶凌飞一下子坐起来,把**挪了挪,一伸手搂住周欣茗,说道:“付海怎么了,为什么要找你?” 周欣茗侧了侧身体,她把自己的身体靠在叶凌飞怀里,没有回答叶凌飞的问题,而是说道:“你干什么关心付海的事情,难道你认识付海不成,或你有其他的目地?” “欣茗,你和告诉我付海的事情,我再告诉你我为什么关心付海,我们这是等价交换!”叶凌飞说着,张口在周欣茗的脸亲了一口,笑道:“宝贝,说!” 周欣茗眼看叶凌飞如此说,她只好说道:“好,我和你说。这付海之所以会找我们,是因为他认为楚少陵和姜龙会对付他,想干掉他。付海愿意做警方的污点证人,他愿意协助警方铲除帮会。” “付海为什么会认为楚少陵和姜龙会干掉他?”叶凌飞奇怪地说道,“根据我所知,这次楚少陵来望海市的目的并不是想展帮会,而是想让3K洗白,而且私底下楚少陵和斧头帮的萧朝阳有过接触,楚少陵对萧朝阳表达过类似地想法。” “你是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和萧朝阳有所接触?”周欣茗问道。 “算是!”叶凌飞笑道,“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啊,你想啊,要是我了解
的动态,就可以帮助你铲除黑帮啊!” “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总之我是摸不透你地心思。”周欣茗说道,“不过,照你这样说的话,那楚少陵和姜龙不应该对付付海啊,这样做没有好处。” “我看十有付海这次是牺牲品,就是说3K帮会有新地转向,而付海又是目前警方掌握资料最充足的一名3K帮会地重要成员,牺牲了付海,就可以让警方对3K帮会没有任何的突破口。”叶凌飞分析道,“那就是说楚少陵这次来望海市地目的不简单,很有可能是担负着重要的使命。欣茗,我看你最好马保护起付海来,我认为如果那名杀手真和3K有关地话,可能这次那名杀手会来杀付海。” 周欣茗一听,赶忙从叶凌飞身挣脱起来,嘴里说道:“你瞧我,我都忘记正事了,只顾着和你闲聊,我回来只是想换身衣服,回刑警大队。好了,好了,我不管你的那些乱事了,还是你自己处理,我得立刻赶回刑警大队去!” “恩,去,去!”叶凌飞拍了拍周欣茗的粉臀,说道:“欣茗,那边有什么事情一定要通知我啊,说不定我能帮什么忙。” 周欣茗点了点头,没有和叶凌飞多说,急忙离开叶凌飞的房间。 周欣茗一走,叶凌飞躺在床,又想起昨天晚的事情来。他只记得自己在楼下和那几名女孩子喝酒的事情,至于后面生的事情,叶凌飞却不记得了。 “到底是谁呢?”叶凌飞翻身起来,看着自己床单地那块血迹,感觉头痛起来,不管这是谁的血迹,都证明自己昨天晚在没有任何感觉下夺得一名美女的初次。这对男人来说简直就是耻辱啊,多少男人拼着命想得到美女的第一次,偏偏叶凌飞得到了,却没有感觉。 “不对,这里是有血迹,那其他的地方会不会也有?”叶凌飞忽然想到一个更为严重的事情来,如果昨天晚自己不仅和一个女孩子生关系,而是好几个的话,那岂不是更乱了? 叶凌飞就感觉自己的后背冷汗直流,要是自己真的吃了昨天晚所有的美女,那叶凌飞就感觉这个世界马就要乱了,那些美女都不是简单人物,要是一个个藏着倒好说,但是要是一下子全暴露出来地话,叶凌飞不敢想象自己以后生活会乱成什么样子。 叶凌飞赶忙自己查遍了从他房间一直到楼下客厅所有的地方,确信再也没有血迹后,叶凌飞才松了一口气。至于到底那血迹是谁地,叶凌飞实在想不到,他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乱。偏偏这个时候,方玲地电话又打了过来。 方玲是看见叶凌飞早都没有到保险公司报道,这才好意打过来,提醒叶凌飞至少应该到保险公司报道,开个早会。 “不去了,不去了,我现在很乱!”叶凌飞说道。 “你是怎么了?”方玲听出来叶凌飞的语气显得有些烦乱,好意关切道:“需不需要我帮忙呢?” “这事情你帮不忙!”叶凌飞说道,“我只有自己去处理!” “恩,好,有事情需要我帮忙地话,尽管说一声!”方玲说道。 叶凌飞和方玲打完电话后,他拿着手机到了浴室里面。把自己在浴缸里面,想舒缓一下自己有些疲惫的身体。叶凌飞感觉自己身体有些疲惫,按照自己的身体素质如果真和一个女孩子生关系,也不至于如此疲惫。越是如此想,叶凌飞越感觉昨天晚自己一定干出了很荒唐的事情来。 叶凌飞现越想下去,越乱,索性先把这件事情放在一边。他打电话给野兽,询问野兽查楚少陵的事情如何了。 电话不是野兽接的,而是陆雪华接的电话。 “啊,叶经理,他在洗澡,我马叫他!”陆雪华还是无法改过口来,还是习惯叫叶凌飞为叶经理。 时间不大,电话那头传来野兽的声音。 “老大,对不起啊,我刚刚才起床,去洗澡了!”野兽连忙道歉道。 “没关系!”叶凌飞说道,“我让你查得事情怎么样了,查没查到那名杀手的消息?” “老大,这件事情我正想和你说呢,就是昨天晚我和雪华回来晚了,我怕打扰你,才没有告诉你!”野兽说道,“我查到楚少陵这次回来虽然只带着两个人,但是呢,就在楚少陵刚到望海市的第二天,还有一个人是从香港到望海市的。而且那个人的体貌特征和老大你说的那个人的特征很相似,我今天打算再去查查这个人的具体信息。” “是吗?”叶凌飞听到野兽这样说,点了点头,说道:“那你尽快,我现在需要尽快找到这个家伙!” “老大,你放心,我和野狼今天全力办这件事情!” “恩,这样最好!” 。。。。。。。。。。。。。。。。。。 叶凌飞洗完澡之后,本想去找于婷婷和唐晓婉,但他想到昨天晚的事情,就感觉应该先去找萧雨雯问清楚这件事情。 叶凌飞开着自己的车出了别墅,直奔萧雨雯所住的小区。萧雨雯并没有和萧朝阳住在一起,而是单独住在一个全封闭的小区里。萧朝阳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让萧雨雯远离黑帮,不想让萧雨雯和黑帮有关系。 但是,萧雨雯并不可能和黑帮一点关系也没有,这是不太现实的。从萧雨雯出生那天起,她就注定了要和黑帮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叶凌飞开着那辆价值百万的奔驰车,走到小区门口,那里的保安竟然直接放行了。这让叶凌飞对于这所谓的封闭小区嗤之以鼻,根本就谈不封闭嘛。 叶凌飞把车开到萧雨雯家楼下,就看见一辆银白色的法拉利跑车已经停在萧雨雯家楼下。叶凌飞一看那辆白色的法拉利跑车,叶凌飞不由得撇了撇嘴唇,嘴里嘟囓道:“真是冤家啊,走到哪里都能遇到。”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