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7章 旧病复发

藏娇都市 657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545字
凌飞没有想到晚去找白晴婷,却在世纪国际集团大看见白晴婷和一名英俊的男人一起走出来,而且白晴婷脸还浮现着笑容。中文网超速更新最新小说章节. 叶凌飞微微有些不悦,他迈步走向白晴婷。当白晴婷看见叶凌飞来时,故意微微靠向那男人的身边,那男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白晴婷的动作,而是和白晴婷笑着说话。 就在大厦门口,白晴婷忽然停下脚步,对那名男人说道:“你刚才说要去哪家餐厅吃饭啊?” “啊,怎么了,晴婷你同意去吃饭?”显然那名男人没有想到白晴婷会这样说话,微微惊愕一下,随即说道:“是我住的酒店里的西餐厅,那里的环境很不错,吃完饭,我们还可以去酒店的酒喝酒,你知道的,我刚回望海市,这里的环境很不熟悉,只能在酒店里的酒打时光了,不过,晴婷那家酒环境确实不错,你知道吗,我从没有想到就在望海市还有像那样可以媲美香港酒的地方。” 白晴婷没有说话,而是用眼睛的余光望向已经走过来的叶凌飞,当她看见叶凌飞的脸色有些不悦时,嘴角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目光,微微挺了挺酥胸,右手抬起,看了眼时间,说道:“我本来晚要参加一个宴会,你也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人总是要参加一些很无聊的宴会,不过呢,我考虑可以…” 白晴婷的话音未落,就听到叶凌飞说道:“她考虑今天晚回家吃饭!”说完,叶凌飞一把握住白晴婷的胳膊,对那名男人说道:“这位先生,对不起了,我老婆今天晚没有时间,她需要回家带孩子,你不知道,我家那个三岁大的孩子需要她妈妈照看,不然他就哭!” “什么,晴婷你结婚了,还有孩子!”那男人显然感觉很意外,他有些尴尬地说道:“我连这件事情都不知道,作为你的同学,实在是太失礼了!” “叶凌飞,你放手,你干什么呢!”白晴婷用力把手一甩,对叶凌飞说道:“你别胡说,我和你一点儿关系也没有!”紧跟着,白晴婷转向那名男人说道:“郑天帅,你别听他乱说,像我这样的女孩子怎么会这样早就结婚了,追我地男人还很多,我当然要好好考虑一下!”白晴婷说着故意瞟了身边叶凌飞一眼。 “是,我还纳闷呢,怎么晴婷你会这样早结婚呢!”那男人笑道,“我也是未婚,在香港,像我这样的单身贵族还很多,当然,我和他们不一样,我并不是不想结婚,只是没有找到最合适的结婚对象,你也知道,香港那些女孩子都是一些爱慕虚荣的女人,只顾着打扮漂亮点,没有一点内涵。 我地结婚对象是有内涵的女孩子,当然,就像晴婷这样的最好!” “谢谢夸奖!”白晴婷笑道。“那我们晚…。”白晴婷还没有说完。就被叶凌飞一把拉住。这次。叶凌飞也不多说话。拉着白晴婷就走。 “你干什么啊!”白晴婷被叶凌飞握着很疼。皱着眉头。说道:“你要是再不放手。我就喊救命了!” “你喊。我看谁敢过来。谁要是过来。我就废了他!”叶凌飞此刻说话像个无赖一样。他那凶狠、蛮不讲理地态度让白晴婷闭了嘴。只好被叶凌飞拉着走向停车场。那名男人一看白晴婷被一名男人拉走了。以为白晴婷是被人胁迫着。他此刻想表现出男人地气概来。疾走两步。挡在叶凌飞面前。他沉着脸。说道:“这位先生。你是在胁迫。如果你不放手地话。我就要报警了!” “你报警好了。这是我地家务事。我看谁敢管!”叶凌飞瞪了那男人一眼。气呼呼说道:“你现在给我滚蛋。我不想再看见你出现在我老婆面前。不然。我就废了你!” “叶凌飞。他是…!” “你给我闭嘴!”叶凌飞不知道哪里来地这样大火气。对白晴婷吼道:“我让你闭嘴。你现在听好了。我是你地老公。不管你承不承认。我都是你法律地老公。你要是想和别地男人出去玩。没问题。至少你先和我办完离婚手续。就是这样简单。你现在有问题吗?” 白晴婷从来没有见过叶凌飞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白晴婷现在看出来,叶凌飞真的生气了,白晴婷有些后悔,心里怪罪自己这次有些过火了。她不敢再多说话,只是转向那名男人,说道:“对不起,我的老公今天心情不太好,我先走了!”说完,白晴婷了叶凌飞的车。 叶凌飞阴沉着脸,也了车,开着车离开世纪国际集团地停车场。白晴婷坐在车里,一直揉着被叶凌飞握红的手,她偷偷瞧叶凌飞的脸色,现叶凌飞的脸色铁青,那样子就像要杀人一般,白晴婷心里知道叶凌飞这次真的生气了,不敢多说话。 叶凌飞也不告诉白晴婷要去哪里,叶凌飞就是开着车,速度极快。白晴婷几次想和叶凌飞说话,都看见叶凌飞铁青着脸,白晴婷只好把话又吞了回 叶凌飞开车到了南山别墅,他把车停在院子里,饶到车另一侧,打开车门。白晴婷本想对叶凌飞顶几句嘴,但看见叶凌飞铁青着脸,白晴婷又不敢说话了。白晴婷磨蹭着,叶凌飞有些火了,拦腰抱起白晴婷,一直把白晴婷抱进二楼的自己地卧室。 啪! 叶凌飞一走进自己的卧室,就把白晴婷拦腰扔在床,紧跟着叶凌飞压了过来。 “你要干什么啊,不要这样,不要这样!”白晴婷不知道叶凌飞想干什么,她本能推着叶凌飞,但叶凌飞那身体哪里是白晴婷能推得开的。叶凌飞把白晴婷压在身下,两手用力捏着白晴婷的粉臀,嘴唇紧紧贴着白晴婷那薄薄的嘴唇,白晴婷一连推了几下,都没有能推开叶凌飞。 她想用腿去蹬,但叶凌飞却压住白晴婷地腿。 沉重的喘息声从叶凌飞地鼻腔里面呼出来,叶凌飞阴沉着脸,抬起脸来,右手用力一撕白晴婷的晚礼服,把白晴婷这件造价不菲地晚礼服撕碎,白晴婷那雪白令人窒息的美腿露了出来。 “老公,你不要这样,老公…”白晴婷此刻彻底慌了,她惊慌地说道:“老公,你相信我,我和他没关系地!” 叶凌飞哪里肯听白晴婷的话语,两手把白晴婷晚礼服撕成碎片,用力地扔在地板。紧跟着一把扯下白晴婷黑色的乳罩,两手压住白晴婷那想挣扎着的两臂,嘴巴在白晴婷娇嫩、高挺如同竹笋一般形状的美乳撕咬着,很快,白晴婷那美胸就留下叶凌飞的牙印。 白晴婷不再用力挣扎,而是嘴里说道:“老公,你不要这样,我求求你,我…”很快,白晴婷叫了起来,她感觉到一丝疼痛。叶凌飞两手用力掰开白晴婷的两腿,完全把白晴婷的下身暴露出来。叶凌飞两手掰着白晴婷的两腿,嘴唇凑过去,用力**着。白晴婷尖叫了起来,但这丝毫没有让叶凌飞减缓下来,相反叶凌飞**着更加厉害,很快白晴婷下身就是一片泛滥。 叶凌飞猛然把白晴婷翻过身来,他地两手用力抓捏着白晴婷的粉臀,嘴唇努力在白晴婷下身**着。白晴婷不再挣扎,也没有反抗,她如同没有灵魂一样,任凭叶凌飞**着。此刻的白晴婷只剩下紧咬着嘴唇以及那在眼眶里打转的晶莹的眼泪了。 叶凌飞两手在白晴婷那娇嫩如同婴儿的身体留下一道道地血痕,此刻的叶凌飞感觉自己身体里有一头野兽在怒吼。之前,他从未感觉自己会此在乎白晴婷,在乎得甚至于有些变态。他把白晴婷当成自己的财产,哪怕是有男人和白晴婷那样说话,都让叶凌飞不快。叶凌飞根本就没有听进去白晴婷刚才的话,他的脑海中浮现着的是刚才白晴婷和那男人地谈话,白晴婷那时的态度刺激了叶凌飞心底中的那一直都被隐藏着的战争创伤。
叶凌飞许久都没有这种近乎疯狂的病态感觉,以至于,安琪地药物都被叶凌飞扔在抽屉里不予理会,此刻的叶凌飞就如同一头有些狂地野兽,极力想把自己的猎物吞下去。这是一种近乎于独占欲地心理,叶凌飞都不清楚自己在担心什么,或许,他担心白晴婷会离开自己,或许对自己的不自信,总之,叶凌飞却知道自己不是为了泄欲火,此刻,在他地内心里并没有占有白晴婷的欲火,而是一种想通过生关系以能永远留住白晴婷。 叶凌飞不知道自己在伤害着白晴婷,他的嘴唇**过白晴婷身每寸肌肤,他的嘴唇沾满了白晴婷那身体流出的,他的嘴唇沾满了白晴婷的体香。 叶凌飞根本就不知道他到底在做什么,只是极力去**着白晴婷身的每寸肌肤。当他的嘴唇再次吻到白晴婷的脸庞时,叶凌飞的舌头感觉到咸咸的味道,他感觉自己的嘴里很咸、很咸,叶凌飞那近乎血色的眼睛忽然血色消失了,他的舌头粘满白晴婷的泪水,那泪水让叶凌飞失去的理智瞬间恢复过来,他清楚得看见白晴婷脸两行清晰的泪水。 叶凌飞不敢相信地看着身下的白晴婷,那本应该娇嫩如同美玉一般无暇的身体,到处是血痕,那是他干出来的。叶凌飞喉咙里面出一声沉闷的声音,猛然从床跳了起来,冲了出去。 白晴婷躺在床没动,她在哭泣,她并不是因为自己身的血痕而哭泣,而是因为叶凌飞对她的伤害所以才哭泣。在白晴婷看来,自己可以把她的身体献给这个男人,但是不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叶凌飞刚才所作的一切,让她害怕,她真的无法想象刚才那个如同野兽一般的男人是自己爱的男人,无法相信那是她的老公。 白晴婷甚至认为刚才那男人是一头野兽,在撕扯着自己的身体。白晴婷在床躺了许久,她以为叶凌飞还会回来强行和她生关系,白晴婷知道自己是无法反抗叶凌飞的,如果叶凌飞强行和自己生关系的话,那就 自己和这个男人关系的结束,因为这个男人根本就不爱自己的话,就不会再给自己这样大伤害之后还要再次伤害自己。 白晴婷再等待,等待叶凌飞地进来,等待着自己所爱的男人给自己一个可以分手的理由,给自己一个可以不再爱他的理由。 但等了许久,叶凌飞没有再回来。白晴婷从床坐起来,她光着脚下了床。白晴婷没有想穿衣服,就这样光着身子走出叶凌飞地卧室。 白晴婷一走出叶凌飞的卧室,就听到从楼下传来轰轰的声音,白晴婷走到楼梯口,向楼下望去,这不看还好,一看,白晴婷吓得脸色惨白,只看见叶凌飞正一拳拳砸向楼下的墙壁,那雪白色的瓷砖被叶凌飞砸成了碎片,面沾着血红色的鲜血。 “老公,你疯了啊!”虽然刚才白晴婷心里想着不再和叶凌飞有任何的关系,但是等她看见叶凌飞在楼下如同疯子一般用拳头砸着瓷砖,并且墙粘着叶凌飞那鲜红的血迹时,白晴婷什么也不顾了,赤着脚、光着身子飞快地下了楼,直奔到叶凌飞面前。白晴婷一把握住叶凌飞的右手,不让叶凌飞如同疯子一般在砸墙壁。 “老公,你这是干什么,难道你疯了吗,难道你…”当白晴婷看见叶凌飞脸那两道泪痕时,白晴婷整个人都傻了,她不敢相信这是真地,叶凌飞正在流泪。 “老公!”白晴婷一把抱住叶凌飞,嘴里说道:“老公,我知道,都怪我,我不应该那样故意气你,那个男人虽然是我的同学,但是我们是在谈公事,老公,我说要和他吃饭,都是我故意气你的,我…生你的气!” “晴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叶凌飞没有抱白晴婷,而是嘴里喃喃说道:“我刚才真不知道怎么会那样对你,我不想伤害你,但是,我却深深伤害了你,晴婷,对不起。如果可以的话,我真希望我从没有去过英国,从没有干过贩卖军火地买卖,从没有杀过人,从没有…。”叶凌飞喃喃自语着,像是要把心中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 此刻,叶凌飞心中那份内疚、那份痛苦是没有人能体会到的。 。。。。。。。。。。。。 。。。。。。。。。。 叶凌飞的卧室里面,叶凌飞坐在床边,白晴婷光着身子坐在叶凌飞的旁边。她手里握着叶凌飞的右手手腕,正在用红药水涂着叶凌飞那受伤地右手。白晴婷脸浮现出心疼的神色,一边轻轻涂着叶凌飞的右手,一边柔声说道:“老公,你何必这样,我从来就没有怪你,都怪我自己!” “晴婷,真的对不起!”叶凌飞看着白晴婷的脸,说道:“我真地无法控制自己,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在做什么!”说着叶凌飞又看眼白晴婷身被自己抓出来的血痕,他低下头,又沉默了。 “老公,我不怪你,刚才我都说过了,这件事情怪我。都怪我故意气你,那人叫郑天帅,是我地大学同学,大学毕业后,他去了香港。我也不知道他会找我,他现在是那家抢了我们化纤厂项目的房地产开公司地总经理,这次是想和我谈化纤厂项目合作的事情。我和他没有什么,只是看见你刚巧在门口,我就故意气你地,说来说去,都怪我!” “晴婷,你别说了!”叶凌飞抬起头,看着白晴婷缓缓说道:“晴婷,我们离婚,我这次没有开玩笑,我刚才告诉你了,我这种病根本无法医治,安琪帮我找过很多的药物,但是只能抑制我的病,并不能治愈。我曾经过病,那次我把很多的人打进医院。事实,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我不能再伤害你,我离开你,只有这样你才会不再受到我的伤害。” “老公,你说什么,离婚,我不答应,我这辈子只跟着你一个男人!”白晴婷听到叶凌飞说要离婚,她连考虑都没有考虑,态度很坚决地说道。 叶凌飞忽然一皱眉,白晴婷马意识到自己弄疼了叶凌飞,语气马缓和下来,嘴里连连说道:“老公,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我早就习惯了!”叶凌飞摇了摇头,说道:“我在战场受得伤比这严重很多,这点伤就是小儿科。” 白晴婷涂好了药水,又用纱布细心为叶凌飞包扎起来,边包扎边说道:“老公,你以后不许再提和我离婚的事情,你想甩开我,门都没有。至于你说得那个病,我看就是一个心理病,等明天我帮你找个心理医生,好好看看就是了!” 叶凌飞看着白晴婷,缓缓说道:“晴婷,你真的不害怕我?你不担心我再次伤害你?” 白晴婷抬起头,看着叶凌飞,柔声说道:“因为你是我最爱的男人,你是我的亲人,我不会害怕你!”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支持..中文网!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