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合作的疑惑

藏娇都市 672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642字
在市医院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里,叶凌飞和白晴婷俩:的面,吴妈低着头,显得十分不安。中文网超速更新最新小说章节.. 叶凌飞看了白晴婷一眼,示意白晴婷先说。白晴婷看了看吴妈的表情,又把话咽了下去,欲言又止的子。 三人都保持了沉默,吴妈不肯说话,白晴婷有话又说不出来。 还是叶凌飞先打破了这种沉默,叶凌飞说道:“吴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替那个蔡浩赔钱啊?” 吴妈听到叶凌飞这样问自己,她看了白晴婷一眼,又把目光转向叶凌飞身,嘴里说道:“叶先生,那…那个蔡浩是我亲戚的朋,我…我认他当干儿子。”吴妈说完这句不再说了,叶凌飞眼见吴妈死活不肯说她和蔡浩之间的关系,叶凌飞只好说道:“吴妈,我不问就是了,我只是担心你被人家骗了,这次的事情明显就是这样,你也不看看那些人都是什么人,就是些无赖,像这样的人可不仅仅要一次钱就完事了,你这次给他们钱了,说不定下次他们没钱的时候,又会和你要钱,这样下去,没完没了。” 白晴婷也说道:“,是啊,以后像这种事情你和我们商量一下,说不定我们能帮什么忙呢?” 吴妈只是一个劲儿地点,白晴婷和叶凌飞一看吴妈这样,只好不再说下去。临末要离开咖啡厅时,吴妈又叮嘱白晴婷千万不要把这件告诉白景崇。 白晴婷本想吴妈回家的,但吴妈坚持不肯让白晴婷送她回去,白晴婷只好由着吴妈的意思。 吴妈这一走,叶凌飞就叹口气,说:“我看十有那个蔡浩和吴妈之间有关系,我说晴婷,你说可不可能那蔡浩就是吴妈的私生子啊!” 白晴婷淬了叶凌飞一口,道:“你别乱说,吴妈可不是那种人,要是吴妈有私生子的话,这些年为什么不和我们说。算了,你也别追问这件事情了!”白晴婷说着拉开自己的车门,她问道:“老公,我要去电视塔地餐厅,你去不去?” “干什去?”叶凌飞问道。 “不是和你说过了吗。郑帅找我谈化纤厂那块地地事情。他约我在电视塔地餐厅谈!”白晴婷说着看着叶凌飞地眼睛道。“老公。我刚才和你说过了。如果你真不愿意我过去地话。那我就不过去了!” “去。为什么不去啊!”叶凌飞笑道。“我就喜欢吃免费地午餐。恩。老婆。是那个家伙请客!” 白晴婷笑道:“难不成老公你要请客?” 叶凌飞撇了撇嘴唇。说道:“我请客也是请我老婆吃饭!“ 白晴婷没有和叶凌飞斗嘴下去。她了车。开车直奔电视塔地餐厅而去。 电视塔的餐厅对于白晴婷和叶凌飞来说并不陌生,想当初白晴婷和叶凌飞在这里曾经有过一次交锋,那次白晴婷让自己的表弟田锋装成自己地男朋来骗叶凌飞,却没有想到被叶凌飞识破,俩人今天又到这家餐厅,又坐在次来的那个座位。不过,比起次来,这次白晴婷和叶凌飞却挨着很近。 “晴婷,想当初我们曾在这里争锋相对!”叶凌飞笑道,“现在感觉那些事情都是昨天生的一样,至今我还记得那时候你的样子。” “我也记得你的样子!”白晴婷轻呵道,“那时候的你不知道令人多讨厌,就是一个无赖!” “但是,我这个无赖却娶到了像你这样如花似玉地美女做老婆,这是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呢!”叶凌飞说话间,右手轻搂住白晴婷的蛮腰,嘴里说道:“老婆,你喜欢现在这样吗?” 白晴婷没有说话,而是把目光望向刚走进来地两个女人身,她轻声说道:“真倒霉,怎么会在这里遇到她。” 叶凌飞望过去,只看见林雪和秦瑶走进餐厅来。叶凌飞之前并不知道秦瑶和林雪的关系,突然见到秦瑶和林雪在一起,颇让叶凌飞感觉意外。更让叶凌飞感觉意外的就是此刻秦瑶的气质,明显和那名曾经青涩地女学生不一样,此刻的秦瑶脸增添了一份妩媚的感觉。叶凌飞想不通到底秦瑶这些日子遇到了什么事情,会改变如此之大。叶凌飞并不喜欢秦瑶这副打扮,甚至于有些厌恶。就连叶凌飞自己也不知道他讨厌秦瑶到底是因为秦瑶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气质还是因为和林雪在一起的缘故。 叶凌飞和白晴婷都不太愿意和林雪这个女人打交道,尤其是白晴婷,看见林雪简直就像看见苍蝇一般令她恶心。白晴婷故意把脸转向叶凌飞那边,希望林雪不要看见自才好。 白晴婷哪里想到林雪竟然和秦瑶朝她这边走过来,林雪身穿着一身白色长裙,中间扎了一条丝带,她走路有个特点,特别喜欢把**左摇右摆的,尽显其女人地妖娆。 “哎呦,这不是我们的白大总裁吗,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林雪笑着走到叶凌飞和白晴婷面前,她看着白晴婷地脸,故意问道:“白总裁,听说你们化纤厂那块地没拿到,你的老爸因此而引咎辞职。这件事情在我看来,好像对白总裁是一个最好地机会,不然白总裁怎么可能接替你老爸的职位当集团地总裁呢!” 白晴婷听出来林雪这句话带着明显的挑衅意思,她把脸转过来,脸浮现出一丝冷笑道:“我说林经理,你何必关心我们集团的事情,还是关心一下你的百货公司比较好,我知道你的百货公司现在可是不怎么样,要不要我们集团收购了你的百货公司?” 林雪一听,笑道:“这就不劳白总裁操心了,我的百货公司一切良好,我过几天还打算搞一个大型的时装布会呢!”林雪说着,一拉秦瑶,说道:“哎呦,你瞧我这记性,竟然忘记给你们介绍我的妹妹了,来,我现在给你们介绍下,这是我的妹妹秦瑶,以后麻烦白总裁和叶先生多多关照啊,尤其是叶先生,以后没事地话可以约我妹妹出去聊聊,我妹妹现在还没有男朋呢。她的要求可高着呢,一般人都看不,我看也只有像叶先生这样的男才配得我的妹妹。”
林雪这句话一说完,秦瑶的脸色就有些难 看眼叶凌飞,却现叶凌飞嘴角冷笑着,似乎对于显是在挑拨白和叶凌飞之间关系的话很不在意。 白晴婷听完之后,微微笑道:“林经理,我老公看人的眼光也很高,你的妹妹就算看我老公了,但是,我老公却不一定能看得你的妹妹。就以林经理来说,林经理这样好地条件,我老公都不屑一顾,你说我还用担心我老公会到处花心吗?”说道这里,白晴婷转向叶凌飞那边,说道:“老公,你说我说吗?” “老婆,这还用说!”叶凌飞把白晴婷搂在怀里,显得极其亲密,笑道:“老婆,我有你这样漂亮的老婆就够了,怎么会去找别的女人。不过,老婆,你不能当着咱们林大经理的面这样说,你别忘记了,林经理现在可是单身,还没有结婚呢,像她这样的女人最需要的就是自信,老婆,你以后记住了,就算咱们心里明白,也不能说出来,你要是这样打击人家自信,将来人家真嫁不出去地话,可要找你算账了。” “哎呀,老公,多亏你提醒啊,我倒忘记了。”白晴婷马转向林雪,说道:“林经理,对不起啊,我忘记你还没有结婚了,其实,林经理,就算没有男人要也没有关系,咱们大不了养几个小白脸是,这个世道谁也不会说林经理你的。” 林雪没有想到白晴婷的嘴巴也变地如此刻薄起来,果真是近朱赤、近墨黑,整天和叶凌飞这样地人待在一起,难免会学会叶凌飞那一套。林雪眼见白晴婷和叶凌飞一唱一,她再说下去也讨不到什么便宜,冷哼一句道:“白总裁,咱们走着瞧!”说完,带着秦瑶从白晴婷的身边走过。秦瑶在走过叶凌飞身边时,还看了叶凌飞一眼。 等林雪和秦瑶一走开,白晴婷冷哼一句道:“这个女人不知道又打的什么主意,我看所谓的妹妹十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老婆,算了,人家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和咱们没关系。”叶凌飞劝说着白晴婷不要生气,他这边劝说着白晴婷时,郑天帅出现在餐厅地门口。 郑天帅一身笔挺的西装,扎着领带,一看就知道这个家伙是属于那种习惯这份正统着打扮的人,在这些人眼中,衣着代表着他们的形象,他们时时刻刻都会注意自己的形象,注意自己的衣着。哪怕是和白晴婷这样地同学吃饭,郑天帅也要很正统。 郑天帅看见白晴婷和叶凌飞坐在那里时,他的目光中闪过一丝不悦,郑天帅很显然对于白晴婷有着感。他整理下自己地西装,迈步走了过来。 “晴婷,不好意思,路塞车了!”郑天帅一走过来,就抱歉地说道。 “没有关系,我和我老公刚好在这里闲聊!”白晴婷那是刻意提到叶凌飞,其:的不言而喻。 郑天帅一笑,说道:“哦,我和你地老公次见过,那次还有点误会!” “没有关系,我这个人很随便的!”叶凌飞一伸手,说道:“叶凌飞!” “郑天帅!”郑天帅也伸手和叶凌飞握了下手。 叶凌飞搂着白晴婷,问道:“老婆大人,我们先点菜,你们可以边吃边谈!” “恩!”白晴婷点了点头。 叶凌飞叫过来侍应生,在没点菜之前,先问郑天帅道:“今天是你请客,是!” “恩,是我请客!”郑天帅心里暗想道,“这个男人也太不地道了,难道你看我请客就想狠狠宰我一顿啊!” 叶凌飞并没有像郑天帅想地那样猥琐,叶凌飞只是点了两盘菜,这两盘菜是白晴婷喜欢吃的,他点完之后,又递给郑天帅,郑天帅点菜的时候很不在意,随便就点了两盘菜。而白晴婷则没有点任何的菜,她只是要了点心。 点完菜之后,白晴婷才问道:“你说要和我谈化纤厂那块地的事情,在我看来,你们海德房地产开公司以高价拿了那块地,就应该有自己的开计划,似乎没有必要和我们合作!” “晴婷,这你就有所不知了,我们海德房地产公司是香港企业,这次来望海市展,就是看中这里的展潜力。我们之所以拿下化纤厂那块地,只是想在望海市立脚,至于开我们还没有详细的计划。所以说,我才想到你来,你的世纪国际集团一直都是望海市的本地集团,我们可以共同开那块地。” “我看事情不应该那样简单!”叶凌飞这个时候插嘴道,“海德房地产公司以高价拿下化纤厂那块地,却没有具体的计划,你这不是开玩笑吗,难道你们的集团的钱真的没地方花,我认为任何一家大型的公司都不会干这样的事情!” 白晴婷也点了点头,说道:“恩,我也这样认为,这就是我们集团迟迟不肯和你们海德房地产开公司接触的重要原因,我们的董事会经过讨论,认为我们世纪国际集团和你们海德房地产开公司共同开那块地的计划不太可行,已经被否决了!” 郑天帅一愣,说道:“晴婷,我这可是因为我和你是同学的原因才第一时间找到你,我想你和我们海德房地产公司共同开有百利无一害,但是,我想不通为什么你却要拒绝呢?” “我刚才说过了,不是我拒绝,而是我们集团董事会拒绝!”白晴婷说道,“他们认为合作有风险,不同意合作。” “真是可惜,我还指望着你们世纪国际集团愿意和我们海德集团合作呢!”郑天帅流露出失望的样子,说道:“那我只好去找另外一家本地的房地产商合作开了。” “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要找当地的房地产商合作而不是自己开呢?”叶凌飞这个时候问道。 郑天帅笑道:“我刚才说过了,我们是香港企业,对这里毕竟不太熟悉,所以才想找一家当地的企业合作。” “哦,原来是这样啊!”叶凌飞点了点头,看似郑天帅的这个解释很合理,但叶凌飞却感觉这里面有问题,而且还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节更多,支持&&&中文网&!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