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2章 好心没好报

藏娇都市 722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661字
抓到叶封,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在叶凌飞看来,跑了,以后就没有机会再抓叶封了。当然,叶封很有可能不会再来望海市,总之这对叶凌飞来说是一件好事,不用担心白晴婷和叶封之间的关系了,而叶封也不会影响到自己的生活了。 离开咖啡厅,周欣茗坐在副驾驶座,她皱着眉头嘟囓道:“我怎么感觉那个冯科长就这样草草结案不妥啊,明明那个制造毒品的叶封有关系,冯科长却不追究下去,这样岂不是让叶封又逍遥法外了吗?” “欣茗,你别乱想了!”叶凌飞说道,“叶封比狐狸还要狡猾,我猜他早就嗅出不对的味道,早就跑了。再说了,像叶封这种毒,早晚会出事的,不是在这里抓,就会在别的地方被抓,早晚会被抓到的,好了,我们还是想想去哪里吃饭!” 叶凌飞一提到吃饭,周欣茗想起自己来的时候就打算约白晴婷一块吃饭,刚才只顾着和冯铮聊了,倒忘记给白晴婷打电话了,周欣茗看下时间,已经十二点左右,周欣茗心里没底,不知道白晴婷是否吃饭,她拿起手机,拨打白晴婷的手机。 “晴婷,中午一块吃饭!”周欣茗笑着说道。 “我不吃了,我中午走不开!”白晴婷说道,“集团出了点问题,我正在开会!” 周欣茗一听,知道白晴婷有了事情,她也不再说吃饭的事情。周欣茗一挂电话,就对叶凌飞说道:“晴婷公司有事情,她正在开会,就不和我们一起吃饭了!” “世纪国际集团有事情吗,我怎么没有听晴婷提到过呢?”叶凌飞说道。 周欣茗看了叶凌飞一眼,说道:“晴婷和你说还不是白说一样,你能帮晴婷什么!” 叶凌飞咧着嘴笑道:“我就是随便一说,我哪里能帮晴婷,我又不懂什么管理,好了,我们吃饭去,别在这里耍嘴皮子了!” 叶凌飞开着车路过一个车站地站台。这时候。就看见一名年纪七十多岁地老太太走到站台。那老太太手里拿着一个包。老太太站在站台。不断地张望着。忽然。那老太太一不小心。从站台摔倒在马路。 叶凌飞刚好把车开到这边。看见那老太太摔倒在马路。半天没起来。而站台那些等车地人都站着看。却没有一个人过来搀扶老太太。叶凌飞嘴里对周欣茗说道:“欣茗。现在地人都怎么了。怎么没有一个人过去搀扶那老太太啊!”周欣茗撇了撇嘴唇道:“谁知道。总之现在地社会好人太少了。咳!”周欣茗叹了口气。 叶凌飞把车停在道边。周欣茗和叶凌飞俩人下了车。来到老太太面前。俩人搀扶起老太太来。 “老大娘。你没事!”周欣茗看这老太太年纪一大把。还要自己一个人公交车。未免心中有些不忍心。她关切地问道。 也知道那老太太是摔糊涂了。还是被吓到了。被周欣茗一扶起来。就两手紧抓住周欣茗地胳膊。不肯松手。 叶凌飞一看这老太太怎么被扶起来就紧抓着周欣茗地胳膊。他心里有些不解。目光扫了扫老太太地身。没现老太太摔伤了。 这个时候,就听到那些在站台等车的人议论道:“瞧见没有,这下子这两人倒霉了,那老太太一定赖他们了!” 叶凌飞听完之后,刚想反驳,就听到那名老太太说道:“你别走,你撞了我,你不许走!” “我撞了你?”周欣茗被那老太太抓着胳膊一愣,随即解释道:“大娘,你误会了,我们是看见你自己摔倒的,才好心来扶你的!” “就是你撞了我,你不许走!”老太太抓住周欣茗的胳膊,死活不肯松手。周欣茗又不能强行把手拽开,只好耐心地解释。叶凌飞这个时候感觉到蹊跷,他想不通这个老太太是怎么了,明明是她自己摔倒了,偏偏要赖是被撞倒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巡逻的警车到了这里,看见这一幕,那辆警车停下来,从里面下来两名警察。 “怎么回事?”那两名警察过来,问道。 老太太这时候才松开手,抓住警察地手说道:“警察同志,是这两个人开车撞了我,我现在感觉头很晕!” 周欣茗一听,当时就怒了,她刚想火,却被叶凌飞一把拉住。叶凌飞挡在周欣茗面前,他看着那老太太,笑道:“我说老人家,这话可不能乱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撞得你?” 那名警察听叶凌飞这样说,不悦地说道:“你嗦什么,现在这位老大娘说你撞了她,你态度还很蛮横,你现在要带老大娘去医院检查一下,要是撞坏的话,你就等着赔偿!” 叶凌飞冷笑道:“我说警察同志,你可不能诬陷好人,你可以问问别人,这老太太是不是我撞的,我这个人不缺钱,但是,我不会花冤枉钱!” 在车站等车的那些人中有人说道:“不是这人撞的,是那老太太自己摔倒地,想讹人家的钱!” 那两名警察听到人群里面有人这样说,俩人商量一下,又到了那名老太太面前,说道:“大娘,你真确定是这两人开车撞得你吗?” “我当然能确定!”那老太太一口咬定。 “既然这样的话,那先去医院检查完再说!”那名警察对叶凌飞说道,“现在这位老大娘说你撞得,你就算想解释,也要等到医院检查完再说!” “到医院检查完再说,真好笑!”叶凌飞一撇嘴唇道,“我凭什么去医院,这个老太太就是想赖我们,我说警察同志,以后我们遇到这种事情地话,还敢当好人吗。你刚才又不是没听见,有人给我们作证说我们没撞她,你倒给我说说看,我们凭什么要送这老太太去医院!” 那两名警察没辙了,俩人一商量,还是先把交警叫过来比较好,从现场来判断是 人开车撞了老太太。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两名骑着摩托车的交警赶了过来,同时,一辆警车也赶了过来。那两名交警到了现场就开始勘察现场,而那辆警车里却下来一名警察。就看见那名警察先把那两名警察叫过去,三个人在警车那边说了半天,紧跟着那两名警察又把那两名交警叫过去,这一顿说。 周欣茗和叶凌飞这时候已经了车,俩人坐在车里看见那些警察和交警在一起商量事情,叶凌飞笑道:“欣茗,瞧见没有,我看这里面有事情,说不定到最后给咱们按一个撞了老太太的罪名来!” “他们敢,要是他们敢给我们乱按罪名,我就让你们全部没好日子过!”周欣茗冷哼道。 “欣茗,先别在这里闹,咱们就跟着他们转转,看看他们到底想玩什么花样!”叶凌飞提醒周欣茗道。 果不其然,就看见那几名警察商量过后,那名后来的警察到了老太太面前,叫了一声阿姨,就把老太太给接了警车,而另外两名警察则到了叶凌飞车前,其中一人敲了敲车窗玻璃,叶凌飞拉下车窗玻璃,那名警察说道:“刚才交警过来已经认定了责任,你们现在跟我到派出所去,等老大娘地检查结果出来后,到时候再说!” “这样说就是我们撞人了?”叶凌飞问道。 “嗦什么,快点跟我们去派出所!”后面那名警察不耐烦地催促道。叶凌飞笑道:“我就是问问,我心里好有个底啊,警察同志,我可是守法公民,一定会配合你们工作的!”叶凌飞说着又拉车窗玻璃,他动车子时,对身边的周欣茗说道:“欣茗,看起来咱们要在派出所吃饭了,你说派出所会不会给我们供应免费地午饭呢!” 周欣茗这时候已经来火气,气呼呼地说道:“我要让这些家伙接受惩罚,哼,我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欣茗,要闹咱们也别在这里闹,等去警察局里好好闹闹,反正今天也是没事情做,索性就陪着他们玩好了!”叶凌飞笑道,“欣茗,让你也感觉下被诬告的滋味,让你体会下普通市民地苦处!” 周欣茗冷哼一句,没再和叶凌飞说下去,而是气呼呼盯着那两名正在车的警察。 叶凌飞开着车,跟着那辆警车到了路口街派出所。叶凌飞和周欣茗下了车,俩人走进派出所里面。 周欣茗刚走进派出所,迎面一名年纪四十多岁地男人身穿着警服正要向外走,当那名男人看见周欣茗时,他一愣,随即满脸都是笑容,赶忙打招呼道:“哎呀,周大队长,你怎么跑到我这里来了?” 周欣茗抬头一看,这名男人自己不认识,她一愣道:“你认识我?” “周队长,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啊,局长次开会时,我就在场,我姓张,就是这里的所长。呵呵,周队长不记得我也正常,咱们望海市地派出所所长也有很多啊,您哪里能记得我这个小小地派出所所长。
周队,您怎么到我这里来了,是不是有什么案子需要我协助?” “我怎么敢劳地你大驾啊,我是被你的手下抓进来的,没办法,我现在可是嫌人,还是找个地方老老实实交代我的罪行!”周欣茗讥讽道,“我还第一次来你们这边地派出所,不知道在哪里交代问题,需不需要给我戴手铐啊!” “什么,你被我的人抓进来的!”张所长一听,赶忙说道:“周大队长,瞧你说地,是不是我们之间误会了啊!” “误会?哼,问问你的手下,我今天算是体会了什么叫诬陷,得了,我今天也没啥事,就陪着你们玩,要是你们不能给我定罪,我告诉你们,这笔账咱们没完!” 周欣茗这句话一抛出来,那张所长脑门子可见了汗。他当然知道周欣茗的背景,那可是市长的女人,不要说他这个小小地派出所所长,就连局长见了人家,也是和和气气的说话,谁敢惹周欣茗啊! “谁干的,给我站出来!”张所长一转身,大声喝道。 刚才那两名带周欣茗进来的警察早就意识到情况不对劲儿了,他们俩人看见他们的所长张口一句周大队长,闭口一句周大队长,瞧他们所长地样子,这两名小警察就知道这女地不是普通人,至少以他们的身份是惹不起人家。现在听到他们地所长火了,那两名警察赶忙跑了过来,嘴里说道:“所长,这是误会,恩,就是误会!” “误会,没那样简单!”周欣茗冷哼道,“我记得你们说是我撞了人,哦,我还记得还有另外一名警察,还有两名交通警察,你们几个人商量一下,就确定我们撞了那名老太太,难道你们没听到周围那些目击说是那名老太太自己摔倒的吗!”周欣茗说道这里,又转向张所长,点了点头,说道:“张所长,我算是了解你们所谓地办案方式了,难道你们就这样办案啊,好,我今天就要讨个公道,如果你们感觉这事情你们处理不了的话,那我就把我地刑警大队地人全调过来,让我的人查这案子,哼,我让你们见识下我们刑警大队是怎么查案的!” 现在张所长的额头那是冷汗直流,心里只喊娘。这周欣茗那是自己能惹得起的吗,好端端地躲都躲不起,现在倒惹门来了。张所长伸手本能地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赶忙招呼一名女警道:“小刘,你怎么还坐着啊,快把周大队长带进我的办公室,让周大队长好好休息一下,啊,还有周大队长地朋,快点,快点!” 那名被称为小刘的女警赶忙跑过来,就要带周欣茗和叶凌飞进去。这个时候叶凌飞插嘴道:“欣茗,我看咱们还是在这里坐着好了,咱们可是嫌疑犯,明明是做好事扶一名老太太都能被人污蔑为撞了人,要是咱们进去的话,万一有人说咱们想逃跑,那不是更坏了。欣茗,我对 人实在不放心,咱们还是坐在这里好。哦,对了,手铐没有,你也别等人家给咱们戴了,咱们自己给自己拷起来得了!” 张所长一听叶凌飞这句话,连死地心都有了,也不敢多说话,只是对那名女警连连使眼色,那名女警明白所长的意思,赶忙说道:“周队长,您瞧您站在这里也不太好,你们先进去坐坐,周队长,你是喝茶还是喝咖啡?” 周欣茗看张所长表现出这个态度来,也不能不给张所长一个台阶下,她冷哼一句道:“张所长,那我们就在里面等着你的解释了,你的人可是在街把我们抓过来的,要是真有罪的话,我也不说什么,但是,如果你查清楚了,我们没罪地话,那你就得考虑考虑这影响了!” 周欣茗没有把话说明,但是张所长却听出来周欣茗这话里**的意思。周欣茗那可是周市长地女儿,要是这件事情传出去,那可是影响到周市长,这是谁也承担不起的。 等周欣茗和叶凌飞一离开,张所长就把那两名民警叫到一楼地办公室里,把房门一关,张所长指着那两名民警的鼻子训道:“你们俩人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市刑警大队地大队长,是周市长的女儿,你们两个小警察还敢动人家,你说你们两人是不是胆子太大了!” “所长,我们不知道啊!”那两名警察一听张所长说完,吓得额头冷汗直流。这两个警察哪里想到这个女人来头这样大,现在这两名警察就感觉腿脚软,连连说道:“所长,求你想个办法帮帮我们!” “现在知道害怕了,刚才干什么了,你说你们两个人是不是没事情了,怎么惹到她的头了!”张所长训斥到,“咱们躲都躲不起,你们却偏偏惹到人家身了。你们俩人先别在这里害怕,到了这个时候害怕有个屁用,我问你们,你们到底为什么要抓周队长,我怎么听周队长的口气好像是你们诬陷她了!” “所长,这事情真不能怪我们!”一名警察说道,“都是咱们的于副所长的主意,真的和我们无关!” “怎么又和于副所长扯关系了?”张所长问道。 那两名警察一看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不敢隐瞒,就一五一十说了出来。原来,后来赶到的那名警察就是路口街派出所的副所长,姓于,这名于副所长正在追这名老太太的孙女。 本来,这两名警察也看出来,是那名老太太在讹钱。后来,那两名交警赶过来时,勘察现场的结果就是没有任何痕迹能证明那辆车撞了那名老太太。 那名于副所长为了好好表现一番,就把那两名交警打走了,然后对这两名警察说这件事情就按照那辆车撞了这名老太太处理,最多让那辆车的车主赔点钱得了。这两名警察一看,谁敢得罪副所长啊,俩人也就答应了。 张所长听完之后,恨不得给自己这两名手下一人一个耳光,身为警察,怎么能干这种事情,而且偏偏又遇到了周欣茗,这不是找死吗。像这种事情,谁也帮不了他们,张所长本来还想着要是自己的下属和周欣茗之间有点误会的话,自己最多低三下四多说点好话,等周欣茗气消了也就算了。 张所长知道周欣茗并不是一个不讲理的刑警大队长,只是此刻生气,所以张所长想等周欣茗消气之后,在求周欣茗高抬贵手,不要计较了。 现在张所长心里只想着怎么自保,他的派出所出了这样大的事情,自己这个所长也有责任,更主要的是周欣茗是自己惹不起的,这件事情要是不给周欣茗一个满意的交代,恐怕自己这个派出所的所长也干到了头。 张所长思前想后,才说道:“我说你们俩人这次真惹出了大祸,这件事情要是周大队长追究下去,你们俩人没工作是小,说不定还会被判刑!” 张所长这两句话一说完,把那两名警察吓得浑身哆嗦,那两名警察赶忙说道:“所长,这次,你可一定要帮我们啊!” “我怎么帮你们,我能惹得起人家吗,这都是你们惹出来的事情。你们刚才不是没听见周队长说的话,人家可是说了,这件事情影响不小。人家没和咱们明说,但是,你们应该明白,人家可是市刑警大队的大队长,还是市长的女儿,被你们给抓了,你们这要是传出去,影响多大。我说你们两个小子也不想想,人家为什么乖乖跟你们回来,你以为人家是害怕你们两个小小的警察啊,人家是等着让咱们没法收拾,说得更直接一点,人家那是准备让你们也包括我都坐牢,我说你们两个小子干什么不好,偏偏惹出这种事情来。现在我看你们两个自己辞职,我就告诉周队长说你们两个小子没有办法,是于副所长下的命令,到时候我再告诉周队长说我已经开除你们了,这样至少能让周队长消消气,你们两个家伙也不用坐牢!” 那两名警察一听,目前只有这个办法了,没有了工作总比坐牢要好,两人那是对张所长千恩万谢。 张所长心里暗想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把于副所长给扔出去了,看起来于副所长这次不仅仅是一个降职的处罚,说不定还得坐牢。这个时候,张所长只想着自己,哪里还管其他人。 张所长和那两名警察商量好半天,才走了出来,张所长急急忙忙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走进来,就看见周欣茗和叶凌飞正坐在那里等着自己。 张所长一走进来,就显得义愤填膺,把那两名警察还有于副所长好一顿臭骂,然后把事情跟周欣茗说了一遍。 周欣茗听完之后,冷哼道:“张所长,既然这件事情是由你们派出所造成的,不知道你打算怎么处理呢?”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支持&&!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