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3章 大家联合起来

藏娇都市 723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876字
所长的脑门见了冷汗,他嘴里赶忙说道:“我已经察自己辞职,整件事情都是我们派出所的于副所长干出来的,我会按照程序处理,周大队长,您放心,我会给您一个满意的交代!” 周欣茗听完,才感觉火气消了不少,她冷哼一句道:“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等着张所长这边的处理结果,我可不希望被拖得时间太长啊!” “不会,等于副所长回来后,我会马找他谈话,然后按照流程处理。周大队长,我会在两天之内就给你满意的答复!” “那好,我就等着你的答复了!”周欣茗说完,站起身来,和叶凌飞俩人走向派出所的门口。俩人刚走到派出所的门口,就看见那名于副所长领着那名老太太回来了,一看见周欣茗和叶凌飞要走,于副所长把眼睛一瞪道:“你们干什么,这里是派出所,事情还没有处理完,就想走?” 还没有等周欣茗说话,张所长就走了过来,一瞪眼,道:“你给我进来!” 那名于副所长一愣,他瞧出来所长的脸色不对,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不过,那名于副所长还是招呼道:“小王,你们的口供录完没有?” 那名被于副所长称呼小王的警察头都没抬,心里大骂道:“操你个祖宗的,老子这次被你害惨了!” 张所长眼见这于副所长还在这里嗦,这不是惹事吗,他一急,喝道:“于副所长,你现在被停职了,先把你的问题交代清楚再说!” “我被停职了?”于副所长一愣,不解地问道:“所长,你别和我开玩笑了!” “开个屁玩笑!”张所长真被这名副所长给气坏了,他喝道:“你现在马给我交代问题,你竟然敢徇私枉法,你就等着坐牢!” 叶凌飞此刻才笑道:“我说这位警察同志。你也不看看我们是什么人。不要说你一个小小地派出所警察。就你们局长也不敢给我们栽赃。现在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小子就算坐牢也不冤枉。”叶凌飞说着又对那名老太太冷笑道:“你呢。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你。年纪都一大把了。还不知道好赖。你这一辈子算是白活了。老人家。我奉劝你。人活着就多积点德。别动不动就赖人!” 叶凌飞本想再多说几句。但看这老太太也年纪一大把了。自己真把这老太太给气死了。那就麻烦了。叶凌飞把后面要说地话吞了回去。和周欣茗走出了派出所。 俩人了车。叶凌飞绑着安全带。问道:“欣茗。哪里吃饭?” “还吃什么饭。都被气饱了!”周欣茗气呼呼地说道。“真没想到今天会遇到这种事情。真是气死人了!” “这有什么啊。很正常!”叶凌飞笑着开起车来。 周欣茗嘴说不吃饭。但还是跟着叶凌飞找了一家就近地饭店吃了点饭。两人吃完饭。已经下午快到两点了。周欣茗现在没有心情闲逛下去。就提议回别墅。叶凌飞也答应了。于是开车回别墅。 周欣茗回来之后,就跑回房间里面。叶凌飞下了楼,就看见张云在客厅里面擦着灰尘。这家里几乎被张云收拾得一尘不染,张云是那种闲不住的人,特勤快。 叶凌飞坐在客厅里面,对张云说道:“张云,你别总忙活了,休息一下,没事情的话可以出去转转!” “不了,我不喜欢出去,总感觉外面太乱,还是在家里待着好!”张云说道。 叶凌飞想了想,也是,外面乱得够呛,这世道不太平啊,哪里有在家安全。叶凌飞没多说,顺手打开了电视,他选到望海市电视台,刚一调到望海市电视台,就看见电视台正在报道新闻。 叶凌飞从电视台下方的字幕看出来,这新闻报道地正是世纪国际集团兴建的阳光家园出现退房的新闻,就看见一名记采访一名退房的业主,那名业主义愤填膺地说道:“我没想到世纪国际集团这样大地集团会出现这种事情,我们当初买这里的房子就是看中这里的宣传,现在可好了,根本就不像世纪国际集团宣传地那样,会建成商业区……” 叶凌飞看到这个新闻后,心里一翻个,明白了为什么白晴婷今天中午在开会,一定是阳光家园的项目出了问题。叶凌飞拿起手机,拨打了白晴婷的电话,电话那边的白晴婷根本就不接电话,叶凌飞一连拨了几个电话,白晴婷都没有接。 叶凌飞不得已只好拨通了白晴婷办公室的电话,这次是白晴婷的秘接的电话。叶凌飞从白晴婷的秘那里知道白晴婷中午开完会,接了一个电话就出去了,临走前,白晴婷也没有说去哪里。 叶凌飞一听急了,心道:“这白晴婷又怎么了,怎么接一个电话就跑出去,打电话又不接,该不会生了什么事情!” 叶凌飞心里着急,又拨打了白晴婷地电话,再拨打第三次的时候,白晴婷终于接了电话。叶凌飞听到白晴婷的声音后,总算松了口气,嘴里说道:“我说老婆大人,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得不接我电话!” “我有事情!” 叶凌飞听白晴婷的口气不对,感觉白晴婷那边一定出了什么事情。他问道:“老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没事…的没事!”白晴婷说着声音有些不对劲儿,似乎要哭出来。 叶凌飞心里着了慌,赶忙说道:“老婆,你到底怎么了,你现在在哪里,我过去见你!” 电话那头的白晴婷沉默了片刻,才说道:“我在我爸爸那儿,你来我家!” 叶凌飞挂电话,心里核计开来。白晴婷既然在家的话,没有必要哭啊,听白晴婷的语气,似乎是受了很大委屈?叶凌飞转念一想,白晴婷要是受了委屈地话,应该和自己叙述,怎么听白晴婷的口气似乎是遮遮掩掩的,不想让自己知道。叶凌飞越想越感觉事情不对劲儿,他没有和周欣茗打招呼,开着车离开了别墅。 叶凌飞赶到白家时,就看 婷站在别墅的院门前,像是在等自己。叶凌飞赶忙口,一下车,白晴婷二话没说,扑进叶凌飞的怀里,抽泣了起来。 “晴婷,不要哭了,你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叶凌飞搂着白晴婷,轻声安慰道。 “老公,我们回家!”白晴婷扬起脸,对叶凌飞说道。 叶凌飞点了下头,就这个时候,就看见吴妈从别墅里面走出来。吴妈看见白晴婷和叶凌飞在院子门口,她赶忙疾走了两步,到了白晴婷面前。吴妈满脸都是无奈地神色,她对白晴婷说道:“大小姐,这件事情我真不知道怎么说,我没有和那个孩子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就……!” “吴妈,不要说了,我不想留在这里!”白晴婷抹了一把眼泪,转过脸来,对吴妈说道:“吴妈,你告诉我爸一声,他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总之我是不会认那个弟弟,还有,如果他想要世纪国际集团地股份的话,我可以给他,我不在乎!” “大小姐,你误会了,我想老爷刚才只是一时气愤,毕竟你刚才地态度…”吴妈话没有说完,就被白晴婷打断道:“吴妈,我明白你的意思,是谁摊到这事情,都会生气,我承认我刚才不应该脾气,但是,我爸爸本来就做得对,他要认自己地儿子,为什么事先不和我说一声,难道就这样算是和我打过招呼了吗,难道我不是他地亲生女儿?” 白晴婷越说越来气,她的泪水不由自主地又流下来,嘴里说道:“我爸爸他竟然为了那个还不知道是不是他儿子的男人打了我,我从小到大他都没有打过我。” 吴妈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连连说道:“大小姐,都怪我,我…!” “吴妈,你不要说了,总之我不想看见你,也不想看见我爸爸!”白晴婷说着了叶凌飞的车,说道:“我不要我爸爸任何的东西,那辆车我不要了,给我爸爸,还有世纪国际集团的股份,我也不要了,他爱给谁就给谁!” 白晴婷很激动,叶凌飞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安慰白晴婷。叶凌飞站在车边,没有动,白晴婷不由得催促道:“老公,你干什么,快点开车,我不要在这里停留一刻!” “好!”叶凌飞答应一声,了车,开着车离开了别墅。 白晴婷坐在车里,掩面哭泣。叶凌飞小心翼翼地问道:“老婆,我们去哪里?” “去哪里都行,总之我不想在这里待着!” 白晴婷说完,她的电话就响了起来,白晴婷连看都没看。电话铃声响了一遍后,紧跟着又响了起来,一连响了三遍。白晴婷终于把手机从手包里拿出来,直接关了机。 叶凌飞没说话,开着车一直到了海边广场。 叶凌飞停下车,白晴婷并没有下车,而是把车窗玻璃摇下来,让海风吹过她的脸颊。 叶凌飞转向白晴婷,柔声问道:“晴婷,到底怎么回事,和我说说!”
白晴婷红着眼圈,转向叶凌飞,她扑进叶凌飞地怀里,两手紧搂住叶凌飞的脖子,嘴里说道:“老公,我现在只有你了!” “晴婷,不要担心,不管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离开你!”叶凌飞伸手轻拍着白晴婷后背,嘴里轻声地说道:“我们俩人是夫妻,你有什么委屈就和我说!” 白晴婷抽泣着抬起头来,她用手摸着眼泪,嘴里说道:“还不是…我…我爸爸,他…要认那个…谓的儿子!” 叶凌飞一听,心里明白大概是什么情况。叶凌飞看白晴婷的情绪不是很好,就打断道:“晴婷,我跟你说个笑话!” “不听!”白晴婷说道。 叶凌飞眼见白晴婷情绪不是很好,心知自己说什么,白晴婷也听不进去,现在就是让白晴婷把自己肚里的委屈泄出来就好了。 白晴婷抽抽泣泣地把事情说了出来,原来这白晴婷在公司里面接到的电话是白景崇打过来的,白景崇当时也没有和白晴婷说到底是什么事情,就是让白晴婷回来一趟。白晴婷当时没多想,就开车来他爸爸这边。 等一走进里面,白晴婷就看见一名男人坐在白景崇身边,吴妈也坐着,只是吴妈的脸显得不安。 这男人就是蔡浩,白晴婷本来就对蔡浩这人不喜欢,她早就放出话来,不会认自己这个所谓地弟弟。 白景崇是希望白晴婷能认蔡浩,按照白景崇的意思,蔡浩怎么说都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想要让蔡浩能进入世纪国际集团地高层。白晴婷当时就不高兴起来,白晴婷本来就对蔡浩不喜欢,现在听老爸的意思是想把世纪国际集团交给蔡浩,白晴婷更加来气,她忍不住说了一句“还不知道这是谁地儿子呢”,白晴婷说完这句话,那边的吴妈脸色就变了。 白景崇也被白晴婷气到了,白景崇在生气之下,打了白晴婷一耳光。白晴婷从小到大都没有被白景崇打过,现在被白景崇打了一下,她就气愤不过,当时就告诉白景崇要把属于白家地所有东西都还给白家。 叶凌飞听完之后,忽然咧着嘴笑道:“老婆,别哭了,我当什么事情了,刚才我看见你哭了,真把我给吓坏了,好了,我们先回家,至于你爸爸那边,我会去说的!” “我气不过,我爸爸凭什么打我,我可是他地亲生女儿,他竟然为了一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亲生儿子地外人打我!”白晴婷坚持道。 “老婆,我说过了,这件事情我会去谈!”叶凌飞说道,“我们先不要说这件事情,回家吃饭,欣茗今天也不开心,瞧你们俩人,不开心都遇到一块了!” “欣茗怎么了?”白晴婷听到周欣茗也不开心,抹着眼泪,问周欣茗为什么不开心。叶凌飞就把今天遇到地事情和白晴婷说了一遍,白晴婷听完之后,嘟囔道:“这个年头到底怎么了!” “这就是生活,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不就是为了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吗, 们平平淡淡生活一辈子,那有什么意思,好了,晴婷生气了,我们回去先看看欣茗怎么样了!” 叶凌飞刚把话说完,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叶凌飞拿出手机一看,是白景崇打来的。 白晴婷伸手把叶凌飞的手机拿过来,按了拒听键。 “老公,我们回家,我不想再见我爸爸!”白晴婷说道。 叶凌飞摇了下头,伸手把手机从白晴婷手里拿过来,他说道:“老婆,躲是没用的,应该面对!”叶凌飞话音未落,叶凌飞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白晴婷没有从叶凌飞手里拿手机,而是看着叶凌飞。 叶凌飞接通了电话,从电话里面传来白景崇那苍老地声音道:“小叶,你和晴婷在一起吗?” 叶凌飞看了一眼身边的白晴婷,说道:“岳父,你有什么事情吗?” 叶凌飞听到白景崇那沉重的叹息声,叶凌飞能想像得到此刻在电话那一头的白景崇的样子来。白景崇把白晴婷视若掌明珠,一直都是宠着、惯着,这次,他打了白晴婷,可想而知此刻白景崇心中那深深的后悔。 “小叶,我想和晴婷说几句话!”白景崇说这话时,忍不住又叹口气。叶凌飞又看了白晴婷一眼,但见白晴婷没有要接白景崇电话的意思后,他说道:“岳父大人,晴婷现在心情不好,还是等等再说!” “我知道我不应该打她,我知道晴婷现在一定很恨我!”白景崇那苍老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进进叶凌飞地耳朵里,“小叶,作为一个父亲,我一直都希望有人能继承我的事业,我知道晴婷一直很努力,但是…咳,你怎么说我都好,我真的只是希望有一个儿子能继承世纪国际集团。但是,晴婷刚才说得对,我不应该不考虑晴婷的感受,我那样做太自私了,我得为晴婷考虑!” “岳父,我会把你的话转达给晴婷!”叶凌飞说道,“岳父,我先不说蔡浩那人如何,但看你现在地地位,如果你爆出一个私生子的消息,你让晴婷怎么办,我相信你应该明白这里地影响。所以,岳父大人,你应该三思而后行!” “小叶,你告诉晴婷,我已经和蔡浩说过了,我不会认他。”白景崇说道,“不过,我会给他一点补偿!” “恩,岳父大人,你这样做就对了,我相信晴婷听到后会开心的!”叶凌飞说着看着白晴婷,白晴婷此刻正在聚精会神地听着叶凌飞和白景崇通电话,在看见叶凌飞看自己后,白晴婷把脸转向另一侧,装出不关心地样子来。 叶凌飞对着白晴婷做出一个滑稽地样子来,紧接着继续说道:“岳父,这件事情暂时先放一放,让我劝劝晴婷,等晴婷情绪好了之后,我们再坐下来谈谈!” 事已至此,白景崇也只能如此了。 挂了电话后,叶凌飞一边动车子,一边对白晴婷说道:“晴婷,我们先回去,你也别多想了!” 白晴婷点了点头,叶凌飞开着车子载着白晴婷回别墅。 。。。。。。。。。。。。。。。。。。。。。。。。。。。。。。。 唐晓婉下了班,她和徐莹、郑可乐在电梯里面遇到。 “晓婉,好巧啊!”郑可乐一看见唐晓婉在电梯里,郑可乐挤到唐晓婉身边,故意说道:“我说晓婉,你现在是越来越漂亮了,是不是被爱情滋润地啊!” 唐晓婉听郑可乐这样调侃自己,她不好意思地把头低下来。徐莹拉了郑可乐一把,嘴里说道:“可乐,你乱说什么呢,你看见晓婉交男朋了吗?” 郑可乐对唐晓婉意味深长地笑道:“谁知道啊,咱们的晓婉那可是人见人爱的小美女,要是我是男人地话,我也会追晓婉的!” “可乐,你别乱说啊,我真的…”唐晓婉本想辩解,但郑可乐这时候却故意碰了唐晓婉地酥胸,低声在唐晓婉耳边说道:“晓婉,你别解释了,你那地方就暴露你了!” “我不和你说了!”唐晓婉被郑可乐说得脸颊泛红,她实在没有办法和郑可乐说下去,只好低着头,不说话了。 等电梯门一开,前面的那些新亚集团的职员都先走出去,郑可乐有意和唐晓婉落在最后面。俩人一走出电梯,郑可乐就拉了一把唐晓婉,低声说道:“晓婉,你最近见过叶大哥没有?” “没有,我最近忙,没时间!”唐晓婉说道。 郑可乐瞅了眼四周,徐莹已经走到前面,四周也没有什么人。郑可乐小声说道:“晓婉,我告诉你啊,我喜欢叶大哥,你有时间多在叶大哥面前说说我的好话!” 唐晓婉抬头看着郑可乐,不明白郑可乐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些话。郑可乐压低声音道:“晓婉,你想过没有和叶大哥天天在一起?” 唐晓婉眨着自己俏丽的眼睛,不明白郑可乐到底要干什么。郑可乐这时候又低声说道:“我认为我们这些喜欢叶大哥的女孩子应该联合起来,为了争取叶大哥和那个白晴婷对抗。晓婉,我知道你和叶大哥关系最好,你就多加把力气怎么样!” 唐晓婉心里明白这郑可乐打得什么主意,那就是有意要拉起来一个对抗白晴婷的联盟来。不过,唐晓婉并不认为这样做是一个好办法,至少在唐晓婉看来,自己现在和叶凌飞保持的关系已经令她很满意了。 “这个…这个以后再说,我还要回家呢!”唐晓说道。 郑可乐也没有说下去,而是提醒道:“晓婉,回家后,想想我地话!” 唐晓婉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知道了!”这是她的个性,就算心里不愿意,她也不想在别人的面前表现出来。唐晓婉和郑可乐俩人走出新亚集团的大厦,唐晓婉刚走了没几步,就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唐晓婉顺着声音望去,她心里就是一愣,心道:“他怎么会来?”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章节更多,支持&&!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