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0章 我愿意

藏娇都市 780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946字
筱笑这一声刚喊出来,叶凌飞就把脸转向于筱笑,么,你认识他?” “当然认识,而且还很熟悉!”于筱笑看那年轻对那名女孩子骂着,嘴里不屑地说道:“师父,像他这样的人,就是被他老爸给宠出来的!” 就在于筱笑说话这工夫,忽然看见那名年轻人用力推了一把那女孩子,那女孩子一下子摔倒在地。www.shushu8.com!!!超!速!首!发于筱笑再也看不下去了,她挤过人群,到了那名少女面前,弯着腰去扶那年轻的少女。 “蒋岳阳,几天不见,你这脾气见涨啊,竟然学会打女孩子了,你也算是一个人才啊!”于筱笑扶起那名女孩子来。 那年轻人一看是于筱笑,颇感意外,他脸那种冷笑的表情立刻消失了,换满脸笑容,急忙走到于筱笑身边,嘴里笑道:“筱笑,你怎么回来了,你瞧你,回来也不和我说一声,我去接你啊!” “不敢让您老人我,我就怕我这被你一接,你的那些女朋们会吃了我,我可惹不起你啊,我看你有时间还是多陪陪你的女朋!”于筱笑说着看了一眼那小姑娘,说道:“我说你真是瞎了眼,好端端的找谁不行啊,你却偏偏喜欢一个色狼,你还不了解我们蒋大公子,那是夜夜做新郎的主,你啊,这次就当是一个教训,以后擦亮眼睛。” 于筱笑说道这里,忽然又充道:“不过,我看你这次不能就轻易完事了,至少多要点钱们蒋大公子可是有得是钱,随手一扔就是十几万,不在乎那点钱!” “筱笑这次误会我了!”蒋岳阳伸手就要去拉于筱笑的手,却被于筱笑甩开,于筱笑冷哼一句道:“我说蒋大公子别动手动脚的,就算是误会和我也没有关系,我和你说的男朋可在这里,你要是动我的话,小心我的男朋不客气。” 叶凌飞本来不想参合进来,他现只想着怎么帮周欣茗在听到于筱笑这样说,就算他不想出去,也不行了。叶凌飞只好从人群后面挤过来,来到于筱笑身边,他并没有搂于筱笑,而是说道:“筱笑么回事儿,你认识这位有钱的公子爷?” “当然了家可是有人啊,老爸是市里的一把手妈是大公司的行政总裁,你说人家怎么样啊!”虽然叶凌飞没有搂着于筱笑是于筱笑却亲热地挽起叶凌飞的胳膊,显得和叶凌飞很亲热的样子。 蒋岳阳刚才本以为于筱笑开玩笑。这蒋家和于家都是大家族。可以说两家地势力都不小。当然。比起于家地势力来。蒋家就略差一些。但是。毕竟蒋岳阳地爷爷也是一名大人物。虽说现在这个社会提倡不讲究门第。但是。现实中。不讲究家庭、背景地却很少。所谓强强联合。婚姻也是一个维系势力地纽带。这于筱笑和蒋岳阳年纪相仿。俩人从小就在一所学校读。一直到高中。大学以后。于筱笑故意考入望海大学。而蒋岳阳则“进”入了省城地一所大学。 于筱笑之所以要远离家。跑到望海市。就是想避开蒋岳阳。不想让自己成为牺牲品。于震早就和于筱笑提过于家和蒋家联姻地事情。于震告诉于筱笑说。这是于筱笑地爷爷地意思。于筱笑地爷爷地意思几乎就像下了圣旨一般。是无法抗拒地。于筱笑想回避这种婚姻地话。除非和于家脱离关系。不然地话。只会触怒他地爷爷。为了家族地利益。于筱笑地爷爷会强迫于筱笑结婚地。套用于筱笑曾经对张雪寒说过地一句:她只是一个牺牲品。 于筱笑很羡慕张雪寒。张雪寒因为她本身地原因。她地家族没有给张雪寒早早预定下婚姻。张跃对待这个孙女。那是疼爱有加。只要这个孙女能平平安安地生活下去。就是一件最值得高兴地事情。 而于筱笑则完全不同。这也是于筱笑在到了望海市之后。有悖于她受到地良好教育。而变成了一个肆无忌惮地暴强女孩子地原因。于筱笑需要释放。释放这种被家庭压抑地情愫。甚至于于筱笑那种过份地放肆。就是在她还能自己掌握自己命运地时候。尽情放松。一旦到了她无法掌握地时候。她就会失去自我。或许会变成一个只拥有躯壳。而没有灵魂地行尸走肉。于筱笑有时候希望自己并没有出生在这种家庭中。她更羡慕那些普通家庭地女孩。她们可以自由恋爱。 不知道为何。就在望海市。当于筱笑遇到叶凌飞之后。她忽然感觉到一种她可以依靠地感觉。只要在叶凌飞身边。她就没有任何地惊恐害怕。仿佛。叶凌飞是一个她可以完全依靠地大山。 这仅仅是于筱笑刚开始地想法。随着和叶凌飞越来越深地接触。于筱笑发现她被这个男人吸引住了。 于筱笑当着蒋岳阳的面前挽着叶凌飞的胳膊,就是在向蒋岳阳传递着一种信号,她已经有了男朋,而且还是一个很强大的男朋。 蒋岳阳此刻内心的愤怒超出于筱笑的意料,如果于筱笑只是想借机向蒋岳阳示威的话,那她的目的达到了,蒋岳阳已经被激怒了。如果叶凌飞是一个和于筱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蒋岳阳最多只是有些吃醋,他会想办法让那个男人自己退出,但现在,蒋岳阳内心除了妒忌,更多的是一个难以言喻的不甘。 蒋岳阳早就知道家族的安排,他对这个婚姻的安排十分的满意,于筱笑无论是相貌还是家世,都是出类拔萃的,蒋岳阳就没有在身边的女孩子中发现比于筱笑更漂亮、性感的女孩子,这让蒋岳阳早就渴望拥有于筱笑,可以说从初中开始,蒋岳阳就想着办法接近于筱笑至于追求于筱笑,只可惜,于筱笑根本就不理蒋岳阳。 就在于筱笑放假回省城的时间里蒋岳阳还找着各种借口找于筱笑,只可惜都被于筱笑直接的拒绝,一点情面也不给蒋岳阳留。 蒋岳阳现在眼见于筱笑口中的男朋会是如此一个老男人简直让蒋岳阳感觉自己的心被深深刺痛了。他两眼直盯着叶凌飞,那愤怒的目光让叶凌飞忍不住看了于筱笑一眼,叶凌飞那意思是说“你这个小丫头就知道给我添乱了,现在又给我惹麻烦了”。 于筱笑早把蒋岳阳的模样看在 她看见蒋岳阳生气了,心里反倒显得十分开心。于<凌飞的目光回之一个顽皮的笑容,那模样不要说蒋岳阳了,就连叶凌飞都感觉怦然心动。叶凌飞心里暗想道:“这个小丫头,倒天生就是一个惹人爱的女孩子。” 不过,这个时候,叶凌飞也只有面对蒋岳阳了。他伸手从身摸出烟来是叶凌飞习惯的动作,叶凌飞嘴里咬着烟蒋岳阳说道:“我说哥们,你还是一个男人吗一个小女孩子动手,真亏你做得出来。咱们男人的脸都让你丢光了以为玩完就拍拍**完事了,我看事情可没有那样简单,你说,你打算怎么处理?” 蒋岳阳本来就对叶凌飞来气,他听到叶凌飞这样对自己说话,忍不住张口骂道:“操,你是什么玩意儿,敢来管我的事情!” “我不是玩意儿,因为我是人,难道你是玩意儿吗?”叶凌飞把烟从嘴里拿下来,他的左手夹着烟,对于筱笑说道:“筱笑,你问问那个小丫头,她到底打算怎么办!” 于筱笑把那少女拉到一边,说了几句话之后,就看见那少女抽泣起来,似乎说不下去了。于筱笑来到叶凌飞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叶凌飞点了点头,说道:“哦,我知道了,敢情人家蒋大公子是有后台的人啊,也是,谁敢得罪蒋大公子,不过,蒋大公子,你今天所作所为都被大家看见了,有句话说得好,公道自在人心,我想就算你不肯要面子,你的老爸也想要面子。 我这个人最喜管闲事,要不要我现在去找你老爸,我相信你老爸现在还在班,哦,或许还在开会,你说我突然闯进去,就在你爸爸开会的时候,跟你爸爸说,你的儿子把人家小姑娘的肚子搞大了,人家小姑娘要死要活的,你的儿子发出狠话来,要是人家小姑娘敢告的话,就整死人家,你说这样好不好呢?” “你……你…这个混蛋…!”蒋岳阳叶凌飞气得嘴唇哆嗦起来,以前,都是他骂别人,哪里被别人骂过。这次,被叶凌飞一说,蒋岳阳只剩下翻白眼的份。 “我本来就是蛋,混蛋对混蛋,最适合!”叶凌飞冷笑道,“反正我是不怕,蒋公子,你打算怎么办,你给我划出一条道来,你是要我去找你爸爸呢,还是拿钱了事!” “好,你有种,我记住你了!”蒋岳阳气呼地从身拿出一大叠现金来,至少在三千多块钱,他把那叠钞票狠狠砸在地,嘴里对那名女孩子说道:“这些钱留着给你买棺材!” “说话有气魄,我喜欢!”凌飞连看都没有看那些钱,嘴里说道:“不过呢,就算买棺材也不够啊,买口好棺材你怎么不得给二十万块钱,我说蒋大公子,你不会连二十万块钱都拿不出来,说出去也太丢人了。” “二十万?”蒋岳阳一听,瞪大了珠子,他突然从钱夹里拿出一张卡片,扔在地,对那名小姑娘说道:“这张卡里有二十万,我现在就扔在这里,你有本事就过来拿,你知道我的为人,想好了再拿!”
这蒋岳阳是吃定了那个小姑娘不敢来拿,却没有想到叶凌飞却弯腰拿起来,他手里拿着银行卡,对于筱笑说道:“筱笑,人家蒋大公子说的话真的很吓人,我都被吓到了,我看那个小姑娘也不敢拿这二十万,筱笑,你帮我想个办法,怎么才能让那个小姑娘拿这二十万呢!” 于筱笑听叶凌飞这样说,本想告诉叶凌飞这种事情她不便插手,毕竟他的爸爸和蒋岳阳的爸爸都是市里的人闹翻了,可就不好了。不过,于筱笑忽然转念一想爸爸知道蒋岳阳的品行也不错,说不定爸爸会跟自己的爷爷说,这样以来自己就没有必要和这个家伙结婚了,说定以后都不用见这个恶心的家伙了。 于筱笑想得还是简单,她毕竟不是官场的人不清楚这里面的错综复杂的关系。于筱笑只是从自身的角度去想,立刻说道:“恩,我想我和我爸爸说一声,让我爸爸给我好建议!”这于筱笑说着就想拿手机蒋岳阳一听于筱笑要给于震打电话,他心里就有些慌了。蒋岳阳刚才只是出于气愤,说出了那番话来,他当时忘记于筱笑也在这边,不管怎么说,于筱笑的爸爸也是市里的人而且于家的势力可比他家要大。最主要的还是蒋岳阳自己心里胆怯了,他的爸爸早就告诉蒋岳阳人要收敛和低调,蒋岳阳知道要是自己的爸爸知道这件事情后定饶不了自己,说不定自己以后想出来玩都不行了。 蒋岳阳想到这里然一转脸,对于筱笑说道:“筱笑,我看在你的面子,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 “那最好了!”于筱笑把手机又放下来,对蒋岳阳说道:“那这二十万能不能收呢?” 蒋岳阳狠狠瞪了一眼那个少女,说道:“我们的事情就这样完了,你把钱拿走,以后都不要缠着我!” 叶凌飞一看这地散落的钱,他弯着腰,嘴里说道:“哎呀,好多钱啊,这些钱不拿真的是浪费啊,这个年头,有钱人还是多啊,随手就是几十万的扔,真是了不起!”叶凌飞边说边把钱拾了起来,他把钱和卡递给那个少女,说道:“小妹妹,拿着这些钱回去,就算是给你的补偿!” 那少女有些畏惧,不敢拿。叶凌飞强行把钱和银行卡塞进她的手里,嘴里大声说道:“你放心,蒋岳阳大公子是不会动你的,现在这些人都听到了蒋岳阳大公子的话,要是你以后有个三长两短,哪怕就是街崴了脚,你都可以去告蒋大公子的,我相信这些人都能作证。”叶凌飞说完,又转向蒋岳阳,说道:“蒋岳阳大公子,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叶凌飞说完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对那个哭花脸的小女孩说到:“小妹妹,把你的手机借给我用一下。” 那个小女孩先是一愣,随后从身的手包里拿出手机,递给了叶凌飞。 叶凌飞拿着那个小女孩的手机走到了蒋岳阳的面前,把手机递给蒋岳阳说道:“把卡的密码就输入到这里!” 蒋岳阳狠狠地瞪着叶凌飞,没有好气地夺过手机,输入完后又把手机递给 飞。 叶凌飞把手机还给那个小女孩说道:“这个就是密码,保存好了。” 那个小女孩从叶凌飞的手接过自己的手机。 蒋岳阳心里这个气,心里暗骂叶凌飞。蒋岳阳没有想到叶凌飞会把他的名字说出来,这样以来,要是那个少女真出了一点事情,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是蒋岳阳干的。蒋岳阳倒不担心那些普通人,他只是担心于筱笑。 蒋岳阳对于筱笑还是很在意的,一方面,他担心于筱笑对自己更加不满,那样的话,就算两个家族想联姻,但是,于筱笑如果反对强烈的话,这段联姻也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另一方面,他更多担心于筱笑会跟于震说,那样以来,事情就变得麻烦了。 蒋岳阳并不傻,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说硬话只能对自己更加不利,他只好说道:“你放心,只要我说出来,我就会做到!” “恩,这句话说得像个爷们!”凌飞听到蒋岳阳这样说,用力地点了点头。对那个少女说道:“蒋公子都这样说了,你还不拿着钱走,小心一会儿蒋公子后悔了,把你的钱再抢回去。” 叶凌飞这句得可是够损了,他故意用“抢”这个词,这样一说,就让人感觉这蒋岳阳也太霸道和不地道了。蒋岳阳心里有气,但是又不便当着于筱笑的面前发作,他心里核计好了,自己一定要查清楚于筱笑这男朋的底细。 叶凌飞才不管这些那名少女开之后,叶凌飞一搂于筱笑的蛮腰,对于筱笑说道:“我们走!” “恩!”于筱笑点点头此的于筱笑,那心里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爽”。蒋岳阳一看于筱笑那小蛮腰被叶凌飞那大手给搂住了股怒火不可遏抑。他快走了两步,抢先挡在于筱笑面前。 “筱笑,这个男人真的是你的朋?”蒋岳阳问道。 “恩怎么了?”于筱笑看着蒋岳阳,她故意身子紧挨着叶凌飞,说道:“蒋岳阳,你有什么问题吗?” “筱笑知道我以前的行为惹怒了你,我现在早就改了!”蒋岳阳说这话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已经给他一记耳光,不过,这个时候蒋岳阳只能这样说。蒋岳阳故意表现出真诚的模样,说道:“筱笑知道你一直都气我不争气,你心里有气故意这样气我。我刚才想过了,我打算转去望海市读以后可以跟你一起读,我们可以一起出入就想通过这种做法证明我对你的真心!” “蒋岳阳,你是不是傻了,我干什么要气你啊,真是的!”于筱笑听蒋岳阳这样说,扑哧笑了起来,她笑道:“你也别跟我一起读,我在望海市待得很好,而你在这里待着也不错,这里的美女很多啊,你尽可以发挥你的本事,放心,我对你的看法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原来怎么看你,现在还怎么看你。” “筱笑,我就是想证明我对你是真心的,为了你,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蒋岳阳说道。 “真的?”于筱笑看着蒋岳阳,蒋岳阳以为于筱笑被自己打动了,赶忙说道:“筱笑,我当然说的是真的了,你要相信我!” “你刚才不是说你愿意为我付出任何的事情吗,那我就要证明一下!”于筱笑用手指了指对面那栋二十多层高的大楼,说道:“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证明你对我的真心,你跑到那大楼的楼顶,如果你愿意从大楼跳下来的话,我就相信你对我是真心的,不然的话,你就是跟我说假话!” “筱笑,你这不是开玩笑吗,那么高的大楼,我要是……。”蒋岳阳看了眼那大楼,为难地说道。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于筱笑就抢先说道:“你刚才说愿意为我做任何的事情,我就是让你从大楼跳下来,又没有让你干什么,瞧把你为难得。”说道这里,于筱笑转向叶凌飞说道:“叶大哥,你愿意为我从大楼的楼顶跳下来吗?” 于筱笑说这话时,一直对叶凌飞使眼色,叶凌飞抬眼看了眼大楼的楼顶,微微点了点头。于筱笑立刻笑了起来,她得意地转向蒋岳阳,说道:“看见没有,真正爱我的人会为我做一切事情,蒋岳阳,现在你没有话说了。” 蒋岳阳看着叶凌飞,不服气地说道:“我才不相信他愿意那样做!” 于筱笑一听,笑道:“蒋岳阳,要不这样,如果我的男朋愿意为我从大楼跳下来,你以后都不许缠着我,你看行不行?” 蒋岳阳听于筱笑这样一说,他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转过头去,又望了望那栋高二十多层的大厦。他心里核算着,要是真从这栋大厦的楼顶跳下去,一定会摔死的。想到这里,蒋岳阳忽然得意地笑了起来,他自认天下还没有哪个傻瓜肯干这样事情,就算于筱笑那个男朋是傻瓜,从大楼跳下去,也会摔得粉身碎骨,不管怎么样,对自己都有好处。 蒋岳阳自认稳操胜券,他反倒得意地笑道:“筱笑,这可是你说的,我答应就是,不过,如果他不愿意跳怎么办,是不是你就接受我当你的男朋呢?” 蒋岳阳本以为于筱笑会反对,却没有料想于筱笑竟然一口答应道:“好!” 蒋岳阳一听,赶忙说道:“你真的答应?” “我当然答应了!”于筱笑说道,“当着大家的面,谁也不许反悔!” “当然不反悔了,谁反悔,谁是小狗!”蒋岳阳赶忙说道,生怕于筱笑反悔。 于筱笑转向叶凌飞,故意大声地问道:“你愿意为我从那栋大楼的楼顶跳下去吗?” “我当然愿意!”叶凌飞说道。 当叶凌飞这句话一说完,于筱笑就转向蒋岳阳,说道:“好了,你输了,你以后都不许缠着我了!” “我怎么输了?”蒋岳阳还不明白,“他没有从那栋大楼的楼顶跳下去啊!” “笨蛋,我是问愿不愿意,又没有说真的要跳,谁让你不说愿意的!”于筱笑大笑起来,说道:“蒋岳阳,要怪只怪你自己笨,而不是我不给你机会。”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