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8章 等待

藏娇都市 788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530字
欣茗和叶凌飞回到酒店,叶凌飞回了房间,周欣茗房间,把早孕纸放好,然后去了她妈妈的房间。~~~~~~.~~ 周欣茗的妈妈还没有睡觉,周欣茗进来时,她妈妈正坐在房间的椅子呆。周欣茗来到她妈妈面前,嘴里说道:“妈,你想什么呢?” “没想什么!”周欣茗的妈妈伸手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露出笑容说道:“欣茗,你说叶先生人怎么样?” “妈,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周欣茗坐在她妈妈对面,不解地看着自己的妈妈。周欣茗的妈妈说道:“欣茗,我是在想这次真的亏欠人家叶先生,要不是人家叶先生帮忙,咱们娘俩都出不来,人家叶先生还在为你爸爸的事情忙里忙外,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人家!” “妈,你不要多想了,叶凌飞这个人别看经常吊儿郎当的,但人不错。尤其是他还是晴婷的丈夫,我和晴婷是好朋,帮忙自然是应该的啊!” 周欣茗的妈妈听,嘴里赶忙说道:“欣茗,你可别这样说,这件事情是咱们自己的事情,和人家又没有什么关系,咱们应该感谢人家,我想过了,要是你爸爸平安无事的出来后,咱们好好请人家吃顿饭,要好好谢谢人家!” “妈,我知道了,这件事情我办的,您就不要操心了!”周欣茗看着自己妈妈那憔悴的面容,心疼地说道:“我知道这些天你都担心我爸爸的事情,妈,你要相信我爸爸,他一定会没有事情的!” “我当然相信爸爸了爸爸是什么样的人,我最清楚,他绝对不会干出那些事情的!”周欣茗的妈妈说道,“但是,现在咱们只能干等着,什么也帮不忙心里很着急啊!” “妈,你不要着急知道凌飞已经派人在望海市那边帮爸爸洗脱冤情了。那个孙菊已经找到了,妈,你就不要担心了!” “你说到那个孙菊了?”周欣茗的妈妈一听,惊喜地说道:“这样的话,是不是能证明你爸爸没有?” “这件不太好处理个孙菊被车撞死了。叶凌飞怀是有人杀人灭口已经派人找那名凶手了。只要找到那名杀手。一切就会真相大白了!”周欣茗安慰道。“你要相信叶凌飞。他一定会帮爸爸洗脱冤情地!” “我当然相信了。现在咱们只能依靠人家了!”周欣茗地妈妈说道这里忽然看着自己地女儿。看着周欣茗有些愣解地问道:“妈。你又怎么了端端地干什么要看着我啊。难道我脸有什么不对劲儿地吗?” “不是是。是委屈你了!”周欣茗地妈妈忽然说出这句话来。这句话一说出来。更让周欣茗纳闷。她嘴里说道:“妈。没有什么委屈地。我现在只想着救我爸爸。其他地事情我不会多想地。妈。你也别多想了。早点睡觉。今天累了一天了。还是早点睡觉。等下我去问问叶凌飞。明天我们应该干什么。是继续等。还是回望海市。” 周欣茗地妈妈不知道为什么。这眼泪又流出来。她赶忙一抹眼泪儿。说道:“欣茗。我这就睡了。你也早点睡。不要太委屈自己。如果你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妈妈。不要一个人承担啊!” “我知道!”周欣茗对于她妈妈最后一句话十分地不解。总之。她就感觉自己地妈妈今天晚说地话都很奇怪。好像自己为了爸爸受了什么委屈似地。周欣茗扶着她妈妈了床。小心翼翼地盖好她妈妈地被子之后。才离开了房间。就在周欣茗刚离开房间时。她地妈妈却悄悄地下了床。来到房门前。小心翼翼地把房门打开一条缝。当周欣茗地妈妈从门缝里看见周欣茗推开叶凌飞地房间门走了进去后。她又把房门关。深深叹了口气。那眼泪又流了下来。 。。。。。 。。。。。。。。。。。。 周欣茗本想着半夜回自己的房间睡觉,但实在是昨天晚和叶凌飞缠绵的时间太久了,她的嗓子差点都喊哑了,更不要提身体了,周欣茗感觉身体很疲惫,没有能爬起来,就一直睡到天亮。 当手机响起闹铃声,周欣茗才醒过来。周欣茗把时间定在早六点,叶凌飞也被这手机闹铃声吵醒了。叶凌飞看见周欣茗下了床,他揉着眼睛说道:“欣茗,你干什么起来这样早,再睡一会儿!” “你睡,我有事情!”周欣茗也不和叶凌飞说是什么事情,叶凌飞又躺回床,他刚一闭眼,忽然想到昨天晚的事情,他和周欣茗去药房不就是买早孕纸吗,周欣茗起来这样早,难道是和早孕纸有关? 一想到周欣茗可能怀着自己的孩子,他再也睡不着了,翻身起来。刚想去周欣茗的房间找周欣茗,却现自己光着身子,叶凌飞赶忙穿衣服,疾步走向房门。 周欣茗偷偷地溜回自己的房间后,她就拿着早孕纸到了卫生间。按照早孕纸的说明的使用方法,周欣茗把早孕纸浸进去,大约过了几十秒钟,忽然出现了阴线。 当周欣茗看见阴线后,忍不住叫了一声。偏偏这个时候,叶凌飞刚刚打开周欣茗的房门,一听到卫生间里面传来周欣茗的叫声,叶凌飞心就一哆嗦,以为周欣茗出了意外,他顾不得多想,赶忙打开卫生间的门,冲了进去。 等叶凌飞一冲进卫生间,他就看见周欣茗手里拿着一张试纸。 “欣茗怎么了?”叶凌飞急忙问道。 周欣茗一看是叶凌飞闯了进来,她脸颊一红,她担心被叶凌飞看见自己的尿液,赶忙两手把叶凌飞推出了卫生间。周欣茗飞快地处理完尿液之后,她把手洗了又洗才走出卫生间。叶凌飞就站在卫生间的门口,当叶凌飞看见周欣茗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后,他赶忙问道:“欣茗,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周欣茗 嘴唇,瞪着叶凌飞,恨恨地说道:“都是你这个混个混蛋!” “到底是怎么了,我都被你搞糊涂了怎么了?”叶凌飞不解地问道。 周欣茗咬着嘴唇,缓缓说道:“我了!” “真的?”叶凌飞听完,一喜,他拦腰抱起周欣茗,在房间里面转了两圈里说道:“太好了,太好了终于可以当爸爸了!” “你这个混蛋,快放下我,快放下我!”周欣茗两腿腾空,她两手紧抓着叶凌飞的肩膀,嘴里连连说道:“我头都晕了!” “啊,对了茗你:在是孕妇,不能做剧烈的运动!”叶凌飞一听忙放下周欣茗来,他小心翼翼地把周欣茗抱到床里说道:“欣茗,你想吃点什么去给你买啊,我还要买个摇篮车…。” 周欣茗瞪了叶凌飞一眼,说道:“你疯了啊,现在就想这些,现在还不能确定,只有到一个月之后,才能在医院确定。再说了,就算我了,我还不见得要这个孩子呢,谁希望自己的孩子没有爸爸!” “谁说的啊,欣茗,我要我的儿子享受全世界最好的教育,我要给他一切别人得到的东西!”叶凌飞兴奋地说道。 “你乱说什么,谁说一定是儿子,万一是女儿呢?”周欣茗说道。 “是女儿更好了,我要让我的女儿成为全世界最有魅力的女人,那时候,她的**后面跟着世界各国优秀的男人,让咱们女儿,随便挑!” “去,你可别想,要是我生的是女儿,我一定要让她找个中国人。 ”周欣茗刚说完,忍不住脸红了,周欣茗那是被叶凌飞的情绪所感染的,不由自主地说出那一番话来。好在叶凌飞并没有注意周欣茗的话,叶凌飞还沉寂在幸福中,他嘴里说道:“我马给晴婷打电话,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晴婷去!” 叶凌飞说着就要拿手机打电话,却被周欣茗给拉住了,周欣茗急忙说道:“你疯了啊,你就这样告诉晴婷,晴婷会怎么样想啊!” 叶凌飞一听周欣茗这句话,愣了愣,随即嘟囓道:“哦,我倒忘记了!” “就是嘛!”周欣茗说道,“先我还不能确定自己是否了,还得等一段时间去医院检查才能确定,要是没有怎么办?就算是我真了,晴婷知道这件事情又会怎么样想,毕竟她才是你的妻子,而我……!” 周欣茗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被叶凌飞捂住嘴,叶凌飞说道:“欣茗,你别乱说,你和晴婷都是我的老婆,都是我这辈子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缺一不可。我早就和你说过,我拥有着多重国籍,我们可以去埃及,在那里注册结婚。不过,最麻烦的就是你老爸老妈知道后会怎么想,我怕他们会拿刀杀了我!” 周欣茗忽然笑道:“现在正是你表现的机会啊,你要是尽快救我爸爸出来,我爸爸对你感激,说不定我爸爸会默许这件事情呢!”
“对,对,我一定要救我的岳父出来,以最快的速度救我岳父出来!”叶凌飞兴奋地喊道。叶凌飞这句话刚喊完,就听到传来开门的声音,紧跟着就听到一声悦耳的声音道:“师父,你要救你岳父?” 周欣茗和叶凌飞扭头一看,只看见身穿着一身洁白连衣裙的于筱笑站在门口。于筱笑脸布满笑容,一走进来,就到了叶凌飞面前,嘴里神秘兮兮地说道:“师父,你的岳父是谁啊?” 周欣茗的脸颊唰得一下红了,叶凌飞也被于筱笑问得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看了一眼周欣茗,紧跟着说道:“小丫头,你难道不知道进门要敲门的吗,怎么可以随便走进别人的房间?” “师父,我可没有偷听啊,我刚才敲过门了,只是你没有听见而已!”于筱笑说着看了一眼周欣茗,说道:“欣茗姐,你和我师父的秘密被我撞破了,为了保守这个秘密打算给我什么东西呢?” 周欣茗脸颊都红了,哪里还能回答。周欣茗和叶凌飞的关系已经得到了白晴婷的同意,也就是说白晴婷认同了叶凌飞拥有周欣茗和白晴婷两个女人,但是,外人却不知道这件事情。于筱笑无意中撞破了这件事情,周欣茗怎么能不感觉脸红呢。 叶凌飞一看周欣茗不知道怎么回答一拉于筱笑的胳膊,嘴里说道:“筱笑我过来!” “师父,你不会想杀人灭口,我可告诉你,外面有人得,你不能乱来的!”于筱笑被叶凌飞从周欣茗的房间一直拉到自己的房间里面凌飞关房门后,于筱笑自己走进房间里面于筱笑一坐下来,就对叶凌飞笑道:“师父,你想怎么办啊?” “小丫头,不许把你刚才听到的事情对外人说,不然的话…”叶凌飞没有把话说完。 “不然怎么样?”于筱笑问道。 “不然的话,以后我不理你了别来找我,更不许来我家!”叶凌飞想了半天才想出这句话来了。于筱笑咧着嘴露出洁白的皓齿,笑道:“师父不要害怕,我不会乱说的。师父实说,我姐姐是不是知道你和我欣茗姐的事情呢?” “你说呢?”叶凌飞说道。 “实在太帅了,师父,你岂不是晚可以**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这点呢!”于筱笑坏笑道,“师父,告诉我,你晚**是不是很爽呢?” 叶凌飞使劲瞪了于筱笑一眼,说道:“你要不要来啊,就算加你,我也没有问题得!” “那好啊,我才不怕呢,关键是师父你怕不怕,我担心我的姐姐不会同意得!” 这于筱笑那是什么话都敢说得出来,简直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叶凌飞只得甘拜下风起来,说道:“我不和你说了,你这个小丫头我看你生错了性格,你要是男得话, 天下第一的流氓,比我还要流氓,我算是怕了你! “师父,我这还不是跟你学得吗,所谓近朱赤、近墨黑,我可是你的徒弟,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师父,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对个屁!”叶凌飞忍不住骂道,“你给我老老实实得,不然的话,我打你的屁屁!” “师父,你打我,我受得了!”于筱笑这句话差点让叶凌飞噎着,他真是拿于筱笑啥办法也没有了,只好转移话题说道:“你和你父母的误会解开了吗?” “本来就没有误会!”于筱笑笑道:“不过呢,这下子我终于不用嫁那个混蛋了,有我妈妈撑腰,我还有什么好怕得!” “好了,好了,不说记住,不许乱说,尤其是不能和周欣茗的妈妈提这件事情!”叶凌飞叮嘱道,“你记住没有!” “师父,我记住了,你就放心,我不会乱来得!”于筱笑说道。 这件事情还瞒着周欣茗的妈妈,叶凌飞现在那可是真要加劲,尽快把周洪森弄出来。叶凌飞又给张记打了电话,希望张记能让周欣茗母女见见周洪森。张记那边放了口,就在周欣茗母女俩人去见周洪森之时,叶凌飞却去见张记。 在叶凌飞看来,张记是真正的关键人物。叶凌飞把最近事情的进展和张记说了一遍,重点提到孙菊的死很有可能和红粉帝国有过。 “红粉国?”张记不动声色问道,“红粉帝国和这件事情又有什么关系?” 叶凌这个时候只想着把周洪森尽快救出来,他才不管望海市会乱成什么样子呢,越乱越好。叶凌飞想到这里,说道:“张记,其实这红粉帝国就是一个娱乐场所,不过,这些只是表面的现象,其实里面还有很多的问题。 我怀红粉帝国拉拢了多的望海市官员,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其中,就有望海市的市委记徐韩卫!” “徐记?”张记这次脸色微微变了,有些不太相信得说道:“叶先生,我相信你明白随意诬陷政府的高级官员会有什么后果,徐韩卫那是望海市的市委记,我希望你有确切的证据再说。” “张记,难道你认为我有必要和你开玩笑吗?”叶凌飞说着从怀里拿出香烟来,他扔给张记一根,自己也抽了一根,自顾自得点着后,叶凌飞说道:“这可是我亲眼看见得,徐记进出红粉帝国,张记,其实我完全可以把这些事情不告诉你,其实,你应该清楚我的关系,如果我把这件事情直接捅到北京去,我保证不出两天,北京那边会派来专案组,根本就不会通知你们。张记,你想过没有,一旦这件事情绕过你们的话,查出来望海市的,你这个省委记会有什么后果,我想这些你比我还要清楚,不需要我多说了,张记,我没有必要和你开玩笑,你是否愿意听那是你的事情,我不会多说,我只是希望你们能尽快处理这件事情,如果你们想包庇下面人的话,那我也没有话可说了,毕竟你说得算!” 叶凌飞这可是裸的威胁,为了周洪森,叶凌飞也没有办法了,只能如此了。张记听完叶凌飞的话后,沉默良久,他拿过来叶凌飞扔在他面前的那根烟,点着后,张记抽了一口,有望着叶凌飞,缓缓问道:“你确认这点吗?” “我当然确认!”叶凌飞说道,“我没有必要和你开玩笑,我的人很快就能拿来证据!” “叶先生,我知道你的背景不简单,只是处于我这个位置,我必须慎重。如果真得像你说得那样,可能不仅仅是徐记一个人的问题了,而是望海市政府整套班子的问题,这个影响是很大得,所以,我需要慎重考虑这个问题!” “张记,我理解,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件事情,只是想让你知道,红粉帝国不简单是一个娱乐场所,很有肯能是用来腐蚀官员的地方。张记,在周市长的事情,我希望你能慎之又慎!” 张记点了点头,说道:“我心中有数得!” “那样最好了!”叶凌飞说道,“张记,我很快就会给你带来新的证据,一旦我能找到新得证据证明周市长是被人陷害得,我希望你能让周市长离开那家宾馆,他的家人都在省城,最好能让他和他的家人团聚。我可以保证,周市长绝对不会潜逃得!” 张记看着叶凌飞,他又抽了一口烟,缓缓点了点头。 叶凌飞从张记这边出来后,直奔西城区那家宾馆。他没有进去宾馆,而是在宾馆外面等着周欣茗母女俩人出来。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才看见周欣茗母女俩人泪眼婆娑的走出来,尤其是周欣茗的妈妈,显然是在里面痛哭了一顿,眼圈红红得。 “欣茗,周市长怎么样?”叶凌飞走过来,问道。 周欣茗没有说话,而是看着自己的妈妈。周欣茗的妈妈忽然紧握着叶凌飞的手,说道:“叶先生,你一定要帮帮洪森,他真得是被冤枉得!” “伯母,我知道,我正在想办法,你就放心,我会尽快让周市长出来得!”叶凌飞说道。周欣茗此刻说道:“我爸爸在里面的状态很不好,人消瘦了很多,叶凌飞,你快点想办法让我爸爸出来!” 叶凌飞当然理解周欣茗母女俩人的心情,他也能想象的到里面周洪森的精神装状态,任何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会感觉精神压力很大得。叶凌飞赶忙说道:“你们放心,我已经和张记说好了,只要望海市那边有新的证据能证明周市长是无罪得,张记就会让周市长出来,现在,我们所要做得就是等,等望海市那边的消息!”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