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 好久不见

藏娇都市 793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502字
凌飞把彭晓露一把抓了起来,在场的所有人都以为叶彭晓露摔下来,却没有料想叶凌飞就是大喝一声,并没有真的把彭晓露摔下来。```超`速`首`发 叶凌飞虽说把彭晓露举起来,但他心里却后悔万分,刚才只是想着如何避免被彭晓露背摔,几乎是本能反应一般,把彭晓露抓了起来,但他后悔自己抓的地方不对,现在叶凌飞感觉他惹了大麻烦,不过,既然已经做了,就算后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叶凌飞把彭晓露放到地,拍了拍手,迈步走向彭元。 “老头子,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的话,那我先走了,咱们电话联系!”叶凌飞眼见自己惹了大祸,现在还不溜等什么啊。 彭元和张跃等人一看叶凌飞把彭晓露放下来了,都长长松了一口气。刚才这些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叶凌飞把彭晓露举起来这动作,都担心叶凌飞会真的把彭晓露摔下来,却没有留意叶凌飞抓的部位,现在眼见彭晓露安然无恙,这心一松,彭元笑道:“小叶,我们先吃饭,等吃完饭再走也不迟。” 叶凌飞心道还,现在不快点溜,等下就溜不走了。叶凌飞心里明白自己刚才干了什么,他笑道:“啊,老头子,我有事情,咱们改天再吃!” 叶凌飞说着就要迈步溜:去,就在他刚一迈步之时,猛然听到背后传来彭晓露的怒喝声道:“你给我站住!” 叶凌飞果站住了,他转过身来,就看见彭晓露满脸怒色地盯着自己。那彭晓露两腿紧紧夹在一起,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叶凌飞至少能被杀死一百次了。彭晓露就感觉下身火辣辣的,那可是被叶凌飞狠狠抓过的。彭晓露能感觉到下面一定被抓惨,但是,她却不能查看自己的伤势,只能握着拳头瞪着叶凌飞。 叶凌的目光扫过彭晓露的下身见彭晓露两腿紧紧**,叶凌飞就想到此刻彭晓露恼怒的事情来,他笑道:“我没动啊,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说!” “我么事情?”彭晓露一听,心里暗恼叶凌飞明知故问,但转念一想,也许是刚才出手时,叶凌飞没有注意,毕竟动手时可能顾及太多。不过,彭晓露心里恼怒叶凌飞抓了自己的下身,就算叶凌飞是无心之过,也不能原谅。只是,彭晓露不能当众说出来,羞怒地说道:“我们还没有完事,来,继续比!” “晓露。好了了。我看就这样!”彭元了自己这个孙女地性格。颇有自己当年地那股倔劲。不肯认输。彭元还以为彭晓露是因为身手不及叶凌飞。才恼羞成怒起来。嘴里说道:“这都到中午了。我们先去吃饭。小叶。你也别走了。一起吃饭!” “爷爷…” 彭元笑道:“晓露。吃饭去道你想饿坏我这个老头子吗?” 彭晓露听彭元这样说来。只好紧咬着嘴唇。说不出一句话来。叶凌飞一瞧这场面。心知在彭元面前。这彭晓露也拿自己没有办法。叶凌飞想到这里嘿一笑道:“好啊。老头子还别说。刚才那样一打还真饿了。恩先吃饭!” 彭晓露眼见着叶凌飞走了出去。她气得狠狠一跺脚。结果这一动。就感觉下身火辣辣得疼。彭晓露紧咬着嘴唇。就如同看仇人一般盯着叶凌飞地背影。 。。。。。。。。。。。。。。。。。。 。。 这饭菜那可谓丰富,四个人吃饭,准备了八菜一汤。等饭菜一桌,彭元就对张跃说道:“我说你这不是浪费吗,我们就四个人吃饭,你却准备了八个菜,剩下来的怎么办,倒掉吗?” “老长,瞧您说的,难得您来我这边,我当然要好好招待您了!”张跃说道,“老长,如果我不是担心我准备得太多,您老要骂我,我就再多准备几道。这本” “你啊!”彭元笑了笑,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 彭晓露就坐在叶凌飞身边,彭晓露的目光一直都盯着叶凌飞,显得极其的仇视。叶凌飞能感觉得到来自彭晓露仇视的目光,叶凌飞故意当做没有感觉,他拿起筷子,说道:“老头子,我就不客气了,先吃了,你不知道刚才我举起你家孙女时,消耗了不少体力,咳,没有想到你的孙女会这样重!” 叶凌飞这句话刚说完,彭晓露忽然一拍桌子,怒喝道:“你少来,我们再较量去,不要以为我刚才输了,我只是没有留神,被你抓个空子。你要是有本事的话,再和我比一场。” 叶凌飞冷哼一句道:“我只比一次,难道你认为在战场会给你第二次机会吗?好歹你也是当兵的,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 “你…” 彭元眼见叶凌飞和彭晓露要吵起来,赶忙调和道:“好了,你们两个就好好吃饭,晓露,你这次不是陪我过来的吗,可不要给我惹事。快点吃饭,等吃完饭后,你 观下军区。” “爷爷!”彭晓露没有办法,只好暂时把气压下去,她刚拿起筷子夹了一块肉,叶凌飞却伸出筷子夹了过去,彭晓露慢了一些,被叶凌飞把那块肉抢过去,塞进嘴里,慢悠悠地吃了起来。 彭晓露刚想当面作,却想到刚才自己和叶凌飞争执时,就被爷爷说过一次,这次可再也能和叶凌飞生争执。但是,彭晓露又感觉心中那口抑郁之气没法消退。 彭晓露忽然抬起脚,对着叶凌飞的脚就是狠狠一下。彭晓露那可是穿着军靴的,这一下子踩得叶凌飞脚面那叫一个疼字。 叶凌飞一皱眉,不由自主地弯下腰来。彭元一见,急忙问道:“小叶,你怎么了?” “没事儿,没事儿!”凌飞猫着腰,右手按着脚面,他心里这个恨,不就是当初抓了你一下吗,值得你这样报复吗?叶凌飞忽然想到当初自己和白晴婷时似也生过这样的事情,不过,比起彭晓露来,白晴婷踩自己那脚可就轻了许多。叶凌飞揉了好半天,才坐直身子,他瞪了彭晓露一眼,就看见彭晓露对自己撇着嘴唇,似乎很得意。叶凌飞眼见彭晓露这副模样,心里那气更大了,不过当着彭元的面,自己也不能过分对待彭晓露,毕竟这可是彭元的亲孙女。 叶凌飞有气,故意拿着筷和彭晓露抢起菜来,彭晓露夹什么菜,叶凌飞就去抢,就算抢到,也不让彭晓露吃下去。彭元和张跃瞧出来点苗头来,感情这叶凌飞和彭晓露在斗气。彭元看了眼张跃跃微微笑着,彭元又把目光挪到彭晓露身,嘴里说道:“晓露,我知道你心里不服气,感觉你怎么可能输给小叶呢?其实,你并不清楚,小叶所接受过的训练那是近乎于死亡的,你现在明白为什么我执意要找他了!” 彭晓露一夹了几下,都被叶凌飞把她夹住的菜抢了过去,彭晓露心里恼怒刚才踩中叶凌飞脚面的喜悦之情早就被冲散了。彭晓露放下筷子,不服气地说道:“爷爷怎么可以涨他的志气,我刚才就是一不小心才被他赢了,要是我注意的话,他怎么可能赢得了我?” 叶凌下筷子,嘴里说道:“这可不一定算你再多和我打几场,也是这个结果过,我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和你比试。” 彭一看这是怎么搞的要吵起来,赶忙说道:“好了们俩人谁也别说了,还是先吃饭!”
彭元这一话,彭晓露和叶凌飞也安下来,吃起饭来。叶凌飞刚刚吃完一碗饭,他的电话就响了,叶凌飞拿出来一看,是周欣茗打给自己的,叶凌飞站起身来,一瘸一拐走出了房间。 彭元看见叶凌飞走路的子,奇怪地说道:“怎么回事儿,小叶怎么突然腿瘸了?” “那是他自找的,活该!”彭晓露冷哼一句。 彭元听彭晓露这样说,笑着看了彭晓露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叶凌飞走出房间,接了周欣茗的电话。 “欣茗,什么事情?”叶凌飞问道。 电话那头传来周欣茗喜悦的声音道:“我爸爸被放出来了,我和我爸爸刚刚回酒店!” “恩,这是好事,欣茗,等一下我回去!”叶凌飞并不感觉意外,周洪森被放出来,这是他和张记达成的协议,此刻,想必张记那边已经意识到周洪森是被陷害这件事情,自然会放了周洪森。 “好!”周欣茗听到叶凌飞要回来的消息后,答应一声,说道:“我爸爸不允许离开省城,还有…哦,你瞧我太兴奋了,想一口气说完,好了,等你回来再和你慢慢说!” 叶凌飞挂了电话,又重新回到房间里面。他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我有事情要先走了,老头子,你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至于你说的那件事情,我会尽快办的!” 彭元点了下头,说道:“好!” 彭晓露一听叶凌飞要走,她扭过头来,瞪着叶凌飞,说道:“你等着,我还会找你的!” “随时奉陪!”叶凌飞摆出一个姿势来,在彭晓露看起来,叶凌飞那是故意在和她挑衅,彭晓露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让叶凌飞对自己跪地求饶。 。。。。。。。。。。。。。。。。。 张跃派车把叶凌飞送回到酒店,一下了车,叶凌飞就一瘸一拐地走进酒店。他边走边骂彭晓露,道:“妈的,竟然敢偷袭我,这次我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不和你计较,要是你敢单独来找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叶凌飞一瘸一拐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前,他推开房间的门,并没有看见白晴婷。叶凌飞想到可能白晴婷和周欣茗在一起,他没有去找周欣茗,而是回到房间里面,叶凌飞坐在床,脱掉鞋和袜子,就看见自己右脚的脚背,淤青了一块。叶凌飞皱着眉头,又开始骂起彭晓露来。 叶凌飞这边骂着的时候,房门一开,白晴婷和于筱笑。白晴婷一走进来看见叶凌飞坐在床,右手揉着自己的脚面,嘴里还骂骂咧咧的,白晴婷赶忙快走了两步,来到叶凌飞面前,一看叶凌飞脚面的淤青,白晴婷心疼地问道:“老公,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会有瘀伤?”白晴婷说着就用手去按了一下,白晴婷这一按凌飞就皱着眉头,嚷道:“晴婷,别碰了,很疼的!” “哦,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白晴婷连忙把手缩回去,她转向身边的于筱笑,说道:“筱笑,你知道哪里有药房吗帮我买点药?” “姐姐,你等着,我这就去!”于筱笑怎么能不知道这哪里有药房,次,她被自己的爸爸打了的时候,还是叶凌飞和她一起去买的药,没有想到这风水轮流转,转眼间她要为叶凌飞去买药,于筱笑答应完之后,转身就出了房间。 于筱笑一走白晴婷脱掉鞋,了床。她把自己靠在叶凌飞怀里问道:“老公,这是怎么回事啊,你好端端的怎么会受伤?” “晴婷,你别提了,你一提这件事情我就来气!”叶凌飞嘟囓道“都是老头子那该死的孙女,娘的端端的一个小姑娘干什么去当特种兵,也不怕将来没有人要。” “彭爷爷的孙女?”晴婷问道。 “恩是她!”叶凌飞说道,“叫彭晓露,对了,晴婷你知道不知道这个死丫头啊!” “知道是知,但是我并不认识她!”白晴婷说道,“我就去过一次彭爷爷的家,以后就没有去过,我只是听我爸爸说过彭爷爷有这样一个孙女!” “哦,晴,好在你没有见,不然的话,你早晚被她带坏!”叶凌飞抱怨道,“这个丫头也不知道哪根神经不对劲儿了,竟然在吃饭的时候踩我的脚!” “她你的脚?为什么啊!”白晴婷问道。 “我也不知道!”叶凌飞想起自己似乎抓彭晓露下身把彭晓露举起来的,这件事情还是不要说得好。叶凌飞敷衍道:“总之就是这个丫头蛮不讲理,要不是看在她是老头子的亲孙女,我就插死她!” “插死她?”白晴婷一愣,她看叶凌飞。叶凌飞知道自己说漏了嘴,赶忙笑道:“这还不是跟着筱笑那家伙学坏了吗,都学她的口头禅了。” “筱笑也是的,一个女孩子家说什么这种口头禅啊,难听死了!”白晴婷说道。 “我也这样说她!”叶凌飞看完自己的脚的伤之后,把腿放直,白晴婷则顺势一**坐在叶凌飞的怀里,她后背靠在叶凌飞的身,侧着脸,说道:“老公,我今天看见筱笑时,还吃了一惊,以为看错了人,没有想到筱笑会在这里。” “筱笑说她有病,需要回来治疗!”叶凌飞总不能告诉白晴婷于筱笑是跟着自己回来的,那样的话,白晴婷不起心才怪呢!叶凌飞不想和白晴婷在这个问题纠缠下去,转移话题道:“晴婷,刚才欣茗打电话给我说他爸爸回来了,现在人在哪里呢?” “应该还在餐厅!”白晴婷说道,“我们刚才都在酒店的餐厅吃饭,我和筱笑先吃完饭,不想打扰欣茗一家,就先回来了。” “哦,是这样一回事儿啊!”叶凌飞说道,“不管怎么说,周市长出来就!” “咳!”白晴婷忽然叹了口气,叶凌飞一愣,问道:“晴婷,你怎么叹气了?” “我是看周市长的样子,感觉周市长这次老了很多!”白晴婷叹气道,“周市长明显老了,头有了白,你想这才几天啊,周市长就老成这样,看起来,这官场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待的。” “这个叫做压力!”叶凌飞说道,“是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会感觉压力很大,不过,我倒认为这件事情对周市长是件好事,说不定周市长因此而得到一个升迁的机会。” “希望如此!”白晴婷把脸贴在叶凌飞的胸口,两手抱住叶凌飞的腰。叶凌飞低着头,看白晴婷正眨着眼睛看着自己,目光中透露着渴望。 叶凌飞搂住白晴婷,嘴唇贴了去。 白晴婷的小嘴张开着,她的舌头和叶凌飞的舌头紧紧缠绕着,白晴婷右手慢慢从叶凌飞的背挪下来,放在叶凌飞的下身,那纤细的小手在叶凌飞下身摩挲着。女人都是这样,不管在外面如何矜持,但是在自己的男人面前,她们就会显现另一面。 白晴婷这边正和叶凌飞亲热呢,忽然房门一开,周洪森率先走了进来。周洪森这突然出现,打断了白晴婷和叶凌飞的亲热。周洪森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样,感觉十分尴尬,刚打算转身出去时,叶凌飞却说道:“周市长,好久不见了!”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