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 我们合伙

藏娇都市 796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511字
子接到消息后,他和米雪正坐在海边别墅的客厅里面想干掉叶凌飞了,在他看来,叶凌飞这个人会是他潜在的对手,对于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立刻解决掉。<.] 当杨子安排好之后,米雪把叠起来的腿放下来,她微微摇了摇头,说道:“杨子,你这样做是不是风险太大了,你想过没有,万一周洪森一家没事儿,回来的话,一定会追查这件事情,到时候,难免不会暴露出咱们的行踪来。” “米雪,你这个人就是胆太小了,难道你认为周洪森一家还有机会出来吗?徐韩卫不是说过了吗,这次,周洪森一定完蛋了!” 米雪冷哼一句道:“我看倒未必,如果周洪森一定完蛋的话,徐韩卫就会逼死那个替死鬼了,杨子,不要忘记了,那名替死鬼的情妇还没有找到,我并不认为那名替死鬼不会留下证据。” “这倒是一个麻烦的事情,徐韩卫那家伙干事总是不牢靠,没有关系,我会派人尽快找到那个女人的!”杨子说道。 米雪听完之后,:微点了点头,她转移话题,问道:“过两天不是有一批货物从日本过来吗,我听老板的意思,日本那边也会派人过来,我这两天瞧老板的气色不是很好,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杨子微微摇了摇头,说道:“件事情我就不清楚了,老板没有和我提过,看起来老板的心中还是你比我重要!”杨子说着站起身来来到米雪身边,挨着米雪坐下来,右手搂住米雪的肩膀,低声说道:“米雪,你认为老板这两天因为什么事情心情不好?” “我哪里清楚!”雪看了杨子一眼,说道:“老板的事情我一概不管,我可不想死得不明不白!” 杨子伸手捏了把米雪下巴里轻呵道:“米雪,你也怕老板,我也怕老板,你想过没有要是老板不在的话会有什么后果?” 雪一惊,她紧张地看着四周现并没有人在这里,米雪压低声音说道:“你疯了啊,竟然敢这样想!” “么。这里可都是我地人!”杨子冷哼一句。他地手肆无忌惮地抚摸着米雪那裸露出来地大腿。嘴里轻呵道:“米雪跟了老板这样久。想必清楚老板地一些关系知道老板是怎么一回事。在我看来板已经老了。有些事情畏手畏脚地说这次地事情。我看老板一定是因为事情处理得不好。才被面地人斥责。我有把握。如果老板一旦出了问题。我就会和面地人联系。我会把竹青帮搞得更好。我知道你地底细。你心里一直都憎恨老板。是老板毁了你地一生。你想过没有。现在老板性无能。还要牢牢霸占你。这不是摧残是什么。” 杨子地大手一直滑到米雪地大腿根处。两根手指头触着米雪那T型地内裤。微微用力拉了拉。米雪不由自主地把双腿**。皱起眉头。说道:“杨子。你注意点。老板现在可是回来了。要是让老板知道我们之间事情地话。我们俩人死定了。”说着。米雪看了看时间。说道:“我该去红粉帝国了!” 米雪刚一站起来。杨子顺势一把米雪地手。把米雪拉坐进自己地怀里。他放肆地把米雪地T型内裤脱了下去。右手捏着米雪地双腿之间。嘴里**道:“米雪。你说你这个女人真让我看不懂。明明你喜欢我这样做。但是。你为什么要拒绝呢?” “杨子。我更珍惜我地性命。我可不想这样早就死了!”米雪说道。 杨子呵呵笑道:“米雪。你想过没有。要是我们干掉老板地话。我们俩人就可以成双入对了。再也不用担心老板了!” “你…”米雪刚说这里。杨子地嘴唇就亲米雪地粉颈。杨子下面地手捏着米雪下身痒痒地。她喘息立刻沉重起来。嘴里说道:“你…疯…了!” “我是因为你疯的,米雪,我太喜欢你了,我恨不得天天和你在一起,为了你,我愿意做任何的事情!”杨子一把按倒米雪,嘴里说道:“相信我,只要我们俩人合力干掉老板,以后我们俩人就能过神仙一般的生活!” 米雪再也说不出话来,只剩下那令人的呻吟声来。 。。。 。。。。。。。。。。。。。。。。。。。。。。。。。。 叶凌飞一回到别墅,就给小赵打了电话。叶凌飞想知道王秘的事情,周欣茗此刻已经不是刑警大队的大队长,如果想了解具体的情况,只能找小赵。 “叶哥,不是我不帮你,只是我现在帮不忙啊!”电话那头传来小赵无奈地声音道,“叶哥,你不知道,自从冯铮调来刑警大队担任代理大队长后,我就被安排去干内勤了,我根本就没有出过警!” “小赵,怎么会这样?”叶凌飞不解地问道。 电话那头的小赵叹了口气,说道:“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犯什么错,那个冯铮就是看我不顺眼,叶哥,我再和你说下,我们大队原来和周队关系很好的刑警都给安排其他的事情了,我就没有看那些家伙出过警,我怀这是那个家伙故意这样做的,就是想竖立自己的权威,那个混蛋从缉毒科调来不少的人代替我们的位置,我看过不了几天,我们刑警大队快要和缉毒科合并了,咳,我还是想念周队在的日子,那时候我们这些人工作得多顺心啊,现在,咳,不说也罢。” 叶凌飞听出来小赵满肚子的委屈,看起来小赵认为这次周欣茗回不来了。叶凌飞忽然笑道:“小赵,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悲观道你对欣茗一点信心也没有也相信欣茗犯了事情?” “叶哥,不是我想相信啊,实在是现在这个局面让我不得不相信!”小赵说道,“昨天,面还通知说冯铮那个混蛋要正式接替周队长担任刑警大队的大队长了,就连我们赵局 周队做典型了,叶哥说我不相信有用吗,其实,队没有做过那些事情,但是有什么用,生米都做成熟饭了!” 叶凌飞心里明白必那赵局长一看周洪森出了事情,他立刻投靠了徐韩卫,迫不及待地想和周洪森划清界限,现在整个望海市的政府官员十个有九个相信这次周洪森一定要完了,所以迫不及待向徐韩卫表忠心。那个赵局长的反应倒也能让人理解,以前是周洪森的人在当然要立刻和周洪森划清界限,只有这样能继续担任他的局长。 叶凌飞想到要是周洪森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会有什么反应。不过个时候却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叶凌飞想要知道的是王秘死亡现场的具体情况个只能找小赵帮忙了。 叶凌飞想到这里,对小赵说道:“小赵,其实欣茗这件事情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我给你透个实底,你知道就行了,欣茗现在已经没事了,可能过两天就会回望海市,你知道原因吗?” 叶凌飞这句话让小赵精神一震,他赶忙问道:“叶哥,你就和我直接说,不要和我再卖关子了!” “小赵,我真的不想和你卖关子,只是有些事情不能明说,欣茗有同学是在公安部,这次就多亏他的同学帮忙,你可不要告诉别人,你知道就行了。就算欣茗不干这个刑警大队长,她也会升职。我想和你说的就是你要是肯帮欣茗的话,欣茗一定不会亏待你,说不定你还能去北京呢?” 叶凌飞没有告诉小赵周茗现在已经进入了专案组,就是怕小赵泄露出去,他才故意编了这样一个借口,小赵本来就知道周欣茗的同学有在北京的,现在一听叶凌飞这句话,立刻信以为真。他一想也是这样一回事,自己要是能帮周欣茗的忙,就算不能去北京,也少不了好处。更何况,叶凌飞和周欣茗关系很好,那叶凌飞是什么人,世纪国际集团白晴婷的老公,有得是钱,自己要是和叶凌飞混好了,以后缺钱的话时候,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小赵打着这的如意算盘,听叶凌飞说完之后,小赵说道:“叶哥,我知道的,但是,我现在没有什么能力,就算想帮周队也没有办法啊,我现在就是一名小警察,能帮什么忙!” “小赵,可千万不要这样!”叶凌飞一听小赵的口气,就知道小赵心动了,他说道:“其实,这个忙很容易,你就帮我查查今天下午王秘跳楼自杀的现场情况具体是什么样子,我相信这点很容易,我对于王秘的死感觉很奇怪!” 那头的小赵沉默了片刻,随即说道:“叶哥,这样,我打电话给我几个哥们,他们或许会知道,你知道的,我没有去现场,根本就不清楚!” “,我明白,小赵,这件事情很重要,尽快给我消息!”叶凌飞说道。
“叶,我明白的,你就等我消息,我现在就给我哥们打电话!” 叶凌飞挂电话,他坐在自己房间里等小赵的电话。白晴婷洗完澡,手里拿着一条毛巾擦着她的长,走进叶凌飞房间里面。看见叶凌飞坐在床边有些呆,白晴婷微微甩了甩长,一些小水珠甩在叶凌飞脸。 叶凌飞这才回过神来,他看见白晴婷坐在自己床边,微微吃了一惊,问道:“晴婷,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就刚刚进来啊,我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你在呆,你刚才想什么呢?”白晴婷笑着问道。 “没什么!”叶凌飞说道,“晴婷,你早点睡觉,今天来回折腾,怪累的。哦,你饿不饿,如果饿的话,我让张云给你做点夜宵吃!” “还吃什么,都这样晚了,再说张云已经睡觉了,还是不要叫她。”白晴婷把头披散在肩头那双俏丽的眼睛着叶凌飞,樱桃小嘴微微翘,做出一个勾人的姿势来,嘴里轻声说道:“老公,你想不想我陪你睡觉?” “当然想了!”叶凌飞向白晴婷身边挪了挪,他的嘴唇闻着白晴婷身散出来的香味,狠狠吸了一口即笑道:“真香,老婆,我晚想吃了你,好不好?” “早就知道你是一个大色狼!”白晴婷娇嗔一句紧跟着站起身,说道:“你等着我回房间换睡衣去,一会儿过来。”说着,白晴婷在叶凌飞嘴唇亲了一口,飘飘然地离开叶凌飞的房间。 房间里面弥漫着白晴婷身出的香味,就算白晴婷离开了,那香味依旧不散。叶凌飞脱掉鞋了床。他把自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后背靠在床头又想起王秘的事情来。 电话终于响了起来,叶凌飞赶忙接通了电话电话里面传来小赵的声音,道:“叶哥问过了,那个王秘是自杀,现场没有留下遗!” “如果说现场没有留下遗,你们警方是从那里判断出自杀的!”叶凌飞问道。 “是从现场判断的,当时王秘的房门紧锁,没有人能进去,只能说明当时王秘是一个人在场,而且最近两天,王秘的情绪不是特别好,工作压力大,想必是他出了什么事情。哦,我的哥们还提到了王秘包养着情妇,事后,那名女人就消失了。根据现场……”小赵在电话里面详详细细地把他得到有关王秘的事情都和叶凌飞说了,叶凌飞手里拿着电话,静静地听着,他分析着种种点。 身穿着近乎透明睡衣的白晴婷走进房间里面,那件睡衣是薄纱制成的,几乎紧贴着白晴婷那娇贵的身体,一眼望去,能清晰可见白晴婷那露出酥胸突出的两点。 白晴婷没有穿内衣,就穿了这样一件近乎透明的睡衣。此刻的白晴婷就如同一个致命的尤物,处处彰显着勾人的诱惑力。白晴婷一走进来,就看见叶凌飞光着身靠在床头在打 她没有说话,而是来到床边,掀开被子一角,钻进 叶凌飞左手拿着电话,右手搂住白晴婷的腰,他嘴里和小赵聊着事情。白晴婷从叶凌飞那聊聊数句的通话中,听出来叶凌飞是在为周欣茗的事情在打电话,她把头枕在叶凌飞的肩头,右手摩挲着叶凌飞那强壮的胸口。叶凌飞右手揉捏着白晴婷的酥胸,那近乎在下意识中揉捏着,但就是这样,白晴婷就感觉她的胸口热,右手缓缓地从叶凌飞的胸口处滑下叶凌飞的下身,从叶凌飞的内裤探了进去。 叶凌飞就感觉下身一阵冰凉,他正和小赵说着正事,真担心现在要是被白晴婷给勾起欲火来,立马把白晴婷拿下来,那可就耽误了正事。叶凌飞赶忙把自己的手从白晴婷的酥胸挪开,对白晴婷做出一个“嘘”的手势来,白晴婷把滑嫩的小手拿了出来,把头靠在叶凌飞的肩膀,闭眼睛。 “小赵,你说王秘那名情妇消失了,能不能查到她到哪里了?”叶凌飞问道。 “这个有些难度,不好找!”小赵说道,“我们这边只是管刑事的,现在王秘可以判定为自杀,我们是没有必要去查那名情妇的下落的!” “哦,我知道了,谢你小赵,你放心,等欣茗回来,我会和她说这件事情,多谢你帮忙。”叶凌飞一挂电话,就看见白晴婷正头枕着自己的肩膀,闭着眼睛,叶凌飞没有马打扰白晴婷,而是又拨打了野兽的电话。 野兽和野狼俩人已经回望海市,叶凌飞打电话给野兽时,野兽正和陆雪华嘿哟得正激烈,听到电话响起来,野兽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按着陆雪华那雪白的粉臀,用力撞击。 “老大,你有什事情?” 叶凌飞从电话里面听很轻微的呻吟声,以及撞击声,叶凌飞能想像得到此刻野兽正在干什么事情。 “兽,你这个家伙!”叶凌飞本想骂野兽一句,但叶凌飞想到是自己给野兽打电话的,也怪不得野兽,完全是自己选的时候不对。叶凌飞本想等一会儿给野兽打电话,但他不清楚野兽这个家伙到底能持续多少时间,叶凌飞想了想,还是长话短说得比较好。于是,叶凌飞说道:“野兽,派人把王秘那个情妇给我找我,可能她手里有些我们想要的证据。” “,老大,我明白了!”野兽说道。 “好没事儿,你继续!”叶凌飞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这种事情都让自己撞了。叶凌飞挂手机,把电话放在床头,刚想和白晴婷说话,就听到从白晴婷嘴里出的熟睡声,白晴婷竟然就在这一会儿睡着了。叶凌飞想想也是,这白晴婷昨天晚刚刚到的省城,今天一大早三点多钟就起床了,下午又去爬山,结果晚又赶回望海市,这一番折腾下来,不消说白晴婷,就算是一个男人也受不了。 叶凌飞心疼白晴婷,他慢慢地把白晴婷放躺下来,让白晴婷枕在枕头。叶凌飞关了房间的灯,也躺下来。 不知道为何,叶凌飞却没有一丝困意,他睁开眼睛,脑袋里面想像着自己应该怎么对付杨子。 忽然,叶凌飞听到别墅外面传来一丝轻微地声音,这声音不大,应该是金属相碰出的那种尖锐的声音,虽然声音不大,但这种金属相碰的声音却异常得清晰。叶凌飞心头一动,一种危险的感觉传遍他的身体。叶凌飞悄悄下了床,他来到床边,掀开窗帘的一角,向别墅的院子望去。在皎洁的月光下,叶凌飞看见有四个人影正翻过铁艺栅栏。这四个人影手里拿着东西,虽说叶凌飞瞧得不是很真切,但是凭叶凌飞的感觉,他猜那些家伙手里拿着是手枪。 叶凌飞心一下子就提了起来,如果是他一个人,他并不感觉任何的害怕,但此刻,不仅张云在别墅里面,白晴婷也在自己的房间里面,叶凌飞担心这些家伙伤到张云和白晴婷俩人。 叶凌飞看了一眼床睡觉的白晴婷,此刻的叶凌飞选择不惊扰白晴婷。如果他现在叫醒白晴婷,说不定白晴婷会出声音来,那样的话就会让外面那四个家伙有了准备。 叶凌飞看准就四个人之后,他飞快地到了床边,从床底下拿出一把手枪,外加一把刀鲸。 在不得以的情况下,叶凌飞才会动用手枪,如果能用匕干掉这些家伙,那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叶凌飞也清楚这种可能几率很少,敢来找自己的,绝对不是简单人物。叶凌飞不知道这些人是谁,总之,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尽快让这四个家伙失去反抗能力,至于其他的事情,等处理完这些家伙再说。 叶凌飞出了房间,他轻轻把房间的门关,手枪别在腰间,右手拿着“刀鲸”悄悄地下了楼。这栋别墅只有前门和窗户,叶凌飞根据经验,一般情况下,外面四个人就算想潜入别墅也不会从正门走进来,十有会从窗户进来。 叶凌飞躲在窗户旁边,听到脚步声奔着这里而来,听脚步声应该是在两个人。叶凌飞心里核计着,一共四个人,两个人进入别墅,另外两个人一定是在别墅的院子里面做接应。这样以来,反倒给了叶凌飞解决他们的机会。 一阵微的声音响过之后,窗户被悄无声息地打开,叶凌飞就看见一个人从窗外进来。这个时候,叶凌飞所能做得只有一个,那就是干掉这个人,在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目的前提,他唯一能做得也是干掉对方。 叶凌飞想到这里,右手握住“剃刀鲸”,就在那人影刚刚进入别墅里面,还没有看清楚里面的情况之时,叶凌飞已经突然力,一把捂住那人的嘴巴,“剃刀鲸”划出一道死亡的弧线,狠狠扎进那人的心脏。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