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9章 故意放过撒旦

藏娇都市 809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507字
虽说苏珊没有明说跟踪叶凌飞,但叶凌飞和周欣茗俩聊天,苏珊这样做就是担心叶凌飞会跑了。看起来,苏珊已经盯了叶凌飞。 一直来到叶凌飞和白晴婷的房间前,白晴婷打开房间的门,叶凌飞站在门口,对苏珊笑道:“这位美女,这就是我的房间,很欢迎你来参观!” 苏珊看着叶凌飞,她那双蓝色的眼睛眨动了几下,嘴里说道:“我想先回我的房间,我们一会儿见!” 苏珊说完,转向周欣茗,说道:“不好意思,我次没有时间好好谢谢你,这次,你一定要给我机会。让我当面表达我对你的感激!” 周欣茗看了叶凌飞一眼,她笑对苏珊道:“好,我们等下见!” 叶凌飞走进房间,周欣茗也跟着走了进来。一直都蒙在鼓里的白晴婷此刻才问道:“那个外国女人到底是谁?” “国际刑警!”周欣茗说道。“晴婷,这名国际刑警一直都在想抓捕叶凌飞,现在你明白了!” “啊!”白晴婷惊讶地张了张嘴巴。有些惊慌地说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我就不知道了!”周欣茗说着转向叶凌飞,问道:“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你想过没有那名国际刑警队你已经起了疑心,她可能猜到你的身份了!” 叶凌飞拿过来一瓶放在壁柜的可乐,扭开瓶盖,一口气喝下小半瓶儿。叶凌飞抹了抹嘴角,嘴里冷哼道:“猜到又能怎么样,她又没有证据抓到我。”说道这里,叶凌飞拿着可乐瓶子走到房间的窗户前,打开落地窗,来到阳台。白晴婷和周欣茗俩人跟着叶凌飞来到阳台,白晴婷挨着叶凌飞身边,背靠着阳台的护栏,她那双俏丽的双眼中流露着担忧的目光,嘴里柔声道:“老公,要不我们立刻收拾行李离开这里,回望海市!” 叶凌飞没有说话,周欣茗倒说道:“这个方法不可行,苏珊不是傻瓜,她要是知道我们走了的话,一定会感到望海市的,到时候,她能通过国际刑警总部希望我们这边的警方协助抓捕叶凌飞,那样的话,事情就变得复杂了!” 叶凌飞轻笑道:“欣茗,晴婷,你们俩个就不要操心了,我没有事情的,我刚才想过了,与其让苏珊那名女警察乱猜,还不如我告诉她呢!” “什么!”白晴婷和周欣茗一听。都愣住了,她们俩人都以为听错了,不约而同地喊道。叶凌飞笑道:“我说我要告诉苏珊,我就是她要找的人,这样的话,她就不用费力的猜了,你想啊,她要是猜来猜去的话。会多累。与其这样,那我就明明白白地告诉她,我就是撒旦。” “叶凌飞,你疯了啊,你要是这样做的话,苏珊一定会抓你的!”周欣茗紧张地说道,“不行,我要想办法让苏珊尽快离开这里!” “欣茗,她不不是奔着我来的!”叶凌飞说道,“其实,就在今天午的时候,我就从野狼那边得到消息。苏珊来了中国,她也知道我的样貌,至于是如何知晓的,这我就不清楚了。只是我说到这里,像是突然想透了这其中的缘由,嘴里说道:“你们还记得郑天帅吗?” 白晴婷和周欣茗俩人彼此对视了一眼,不清楚也凌飞为什么会突然提到郑天帅这个人。叶凌飞看白晴婷和周欣茗的表情,忍不住伸手搂住两人的腰,让两个女人靠在他的怀里。叶凌飞嘴里说道:“郑天帅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人物,以前。我一直都有一个问题没有考虑清楚,为什么海德房地产公司会花大价钱购买化纤厂那块钱,现在我明白了,这只是一种障眼法,是用来隐藏郑天帅真正的目的。之所以苏珊会来这里,恰恰是因为郑天帅也在这里,苏珊真正追踪的对象是郑天帅,而不是我。 不过呢,想必苏珊叶没有想到她会在这里遇我。从刚才苏珊的反应来看,苏珊只是知道我的样貌,却不知道我的身份,她刚才不肯定。所以才想邀请我去喝酒。对于苏珊来说,她一直认为是我杀了她的女同事,其实,这本身就是一个误会。至于我的身份,我看苏珊心中应该很清楚,就算她知道我就是撒旦,现在也没有证据抓我,最主要的就是就算是国际刑警,也仅仅把我列为怀疑对象,按照我的所作所为。国际刑警早就可以对我进行重点调查,但可惜,在我过去从事军火买卖的几年里,至少国际刑警没有给我带来太多的麻烦。苏珊想必应该清楚这点,我是不能被抓的,哦,应该这样说,就算她抓了我,叶会放了我!” 周欣茗摇了下头,说道:“叶凌飞,我并不认为你应该冒这个险,我们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告诉苏珊,让她怀疑去!” 白晴婷也附和道:“老公,是啊,让那个女警察怀疑去!” “没有关系,你们俩人就管好肚子里的孩子,我心里有数!”叶凌飞说道。 周欣茗眼见叶凌飞的态度如此坚决,叶不再劝说下来。她转向叶凌飞,说道:“那我去洗澡了,你和晴婷慢慢聊!” 周欣茗离开后,叶凌飞看了看白晴婷,嘴里说道:“老婆,我有件事情想和你说,就是欣茗怀孕的事情!” 白晴婷瞪了下叶凌飞一眼,嘴里说道:“你还好意思说啊,我可是你老婆,你竟然不告诉我,老公,要是我不知道的话,你是不是会瞒我一辈子呢!” “老婆,我当然不会了,就是这件事情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和你说!”叶凌飞显得有些无奈,说道:“因为偶我担心你知道后,会……!” 叶凌飞没有说完,白晴婷看了叶凌飞一眼,追问道:“会怎么样?” “会不理我!”叶凌飞终于说了出来。 白晴婷冷哼了一句道:“是啊。我已经打算不理你了,我现在去洗澡,你要是跟过来的话,我真的不理你了!” “老婆,我也脏死了,让我也去洗!”叶凌飞一听白晴婷这样说,他心知白晴婷没有生气,赶忙说道:“我们洗鸳鸯浴!” “少来,我要自己洗,你要是过去的话,我能被你扰得洗不了澡,总之你不许跟着我!”白晴婷说道。 叶凌飞笑着点了点头,在白晴婷离开之后,她在白晴婷脸亲了一口,才让白晴婷去洗澡。 …… 这家度假酒店的十二层就有休闲酒,这里的酒比起外面那些街边的娱乐酒,格调可是高雅了许多。酒里面放着优美的音乐,酒的灯光显得十分温馨。这家休闲酒,不像外面酒那样的布置,而是处处显现着休闲的意味。 那高档的沙发就随意地摆放在酒的中央,在每张沙发前面,都摆放着透明的玻璃茶几,与其说这里是一家酒,倒不如说这里更像是一家休闲聚会的场所。 就在酒靠窗户的那张圆型的玻璃桌边,叶凌飞和周欣茗坐在一起,在他们俩人的对面,苏珊和那名女同伴有些紧张地坐在那里。 白晴婷带着于筱笑和萧雨雯坐在距离也凌飞这边不远的座位,白晴婷在知道苏珊的身份后,她就让周欣茗和叶凌飞做在一起,白晴婷不想和那名叫苏珊的女人过多接触。 白晴婷身穿着一件粉色的吊带长裙,那裸露出来的香肩在灯光下,散发出令男人心荡神移的光泽。白晴婷如羊脂玉一般粉白的左臂随意垂下来,她的右手握着酒杯,和身边的于筱笑、萧雨雯闲聊着。
比起白晴婷那带着女人韵味的气质来,于筱笑和萧雨雯显得青涩起来。这女人身的韵味不是靠打扮、靠装就能完全装出来的,只有骨子里面那种令男人心脏暗摇的气质才能深深吸引住男人的目光。 白晴婷、于筱笑和萧雨雯这三个女孩子一坐到这里,不过七八分钟的模样,就至少有四名衣冠楚楚的男士过来搭讪,却被白晴婷很有礼貌的拒绝了。白晴婷和萧雨雯、于筱笑这边聊着天,不时把目光飘向叶凌飞那边。 苏珊的目光一直都落在叶凌飞的脸,和苏珊同来的那名女伴也是一脸紧张的神色。叶凌飞和周欣茗不用问苏珊,就能猜到苏珊的女伴也是一名国际刑警。而且,苏珊可能已经把对叶凌飞身份的猜测告诉给了那名女国际刑警。 叶凌飞手里握着酒杯,他并不打算和苏珊继续玩周迷藏下去,这样玩下去,没有意思。叶凌飞轻呵道:“苏珊,你是不是在猜我的身份?” 叶凌飞这句话一说出来,苏珊和她的女伴就紧张起来。苏珊的眼睛直盯着叶凌飞,说道:“我和你说过,你很像我的一名朋!” “你的那名朋也是中国人?”叶凌飞笑道。 “是!”苏珊说道。 “那他是做什么的呢?”叶凌飞问道。 “走私军火!” 当苏珊说出这句话后,周欣茗神色也显得有些紧张起来,她的表情看起来不是很自然,伸手,把面前的酒杯举了起来,周欣茗喝了一小口红酒,又放下来。周欣茗这一系列的行为都被苏珊看在眼里,苏珊的眼睛里面闪烁着更加紧张的目光。叶凌飞听苏珊这样说,他轻呵起来。笑道:“恩,走私军火是一个不错的职业,很有前途!” 苏珊听叶凌飞这样一说,她忽然倒放松下来,脸浮现出一丝笑容。说道:“那请问叶先生,你是从事什么职业的呢?” “我?”叶凌飞一笑,说道:“我的职业嘛,很特殊,你可能都猜不到!” “特殊的职业?”苏珊说道。“我倒想要听听,到底是什么样的特殊职业了!” 叶凌飞没有着急说话,而是拿着酒杯,抿了一口红酒,嘴里轻呵道:“苏珊小姐,你是法国人!” 苏珊不明白叶凌飞为什么会突然问她这件事情,她给了叶凌飞肯定的答复道:“我是法国巴黎人!” “法国巴黎那可是一个好地方。那里是一个浪漫的地方。” “我相信全世界的男人都渴望去那里寻找美女,苏珊,你认为法国巴黎这座城市最迷人的地方在哪里?” 苏珊有些摸不到头脑,不清楚叶凌飞到底想要说什么,怎么会扯巴黎来。苏珊还是眨动着她那迷人的蓝色眼睛,说道:“就如你所说的那样,法国巴黎是一个迷人的城市,整座城市就像是一个精心雕琢出来的艺术品!” 叶凌飞微微摇着头,说道:“苏珊,我看你还是不了解巴黎,我告诉你,巴黎的迷人之处在于它的奢华,那里有着数不尽的奢侈品,还有令人心醉的美酒,数不清的美女……,这一切都让我感觉流连忘返。我记得我当年曾经在那里待过一个月,出入于各种酒会和宴会,一些法国议员的私人聚会也常常邀请我,甚至于连当时的你们法国的首相也和我聊了很久。苏珊,你知道为什么吗?” 苏珊的目光中闪烁着一种不相信的目光来,叶凌飞刚才说得一切,在苏珊看来,只是叶凌飞在说谎。不过,苏珊还是出于礼貌说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叶凌飞放肆地笑了起来,叶凌飞一口把酒杯里的红酒喝干,紧跟着叶凌飞说道:“因为我是你们法国政府的贵宾,就是这样简单,因为我在帮你们法国政府!” “叶先生,你是不是喝多了!”苏珊说道,“我想我们或许可以不喝酒,只是聊天!” 叶凌飞摆摆手,说道:“不需要,苏珊,我了解你的身份,就在你不了解我身份之前,我就了解你的身份了。你是国际刑警,你的女同事那名叫啥名字来着,哦,对不起,我忘记了她的名字,总之那名迷人的女警是死在非洲,你不是一直都想抓捕我,此刻,我就在你面前!” “撒旦!”苏珊和她的女伴听到叶凌飞这句话后,忍不住脱口而出,俩人的手都不约而同摸向腰间,周欣茗一瞧苏珊和那名女伴这样做。她也打算动手。在周欣茗看来,自己可以出手制服一个,而另外一个叶凌飞也会很轻易的制服的。 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叶凌飞阴森森地说道:“苏珊,如果你们俩人敢动一下,我现在就可以要你们的命,撒旦这个名字可不是白来的,凡是得罪过我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小姑娘,想好了再动手,我并不介意把你们俩人从这里扔下去,到时候,你们的档案只会有两个字:失踪!” 叶凌飞这句话一说完,苏珊和她的女伴俩人手都停了下来,苏珊看着叶凌飞,她嘴唇紧咬在一起。苏珊相信叶凌飞说的那句话是真话。如果叶凌飞真是撒旦的话,对付她和她的同事那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更何况苏珊还看见周欣茗叶准备动手,苏珊当初在望海市时,就多亏周欣茗相救,她知道周欣茗是刑警大队大队长,意思就是说周欣茗伸手叶不简单。一个撒旦就让她们俩人对付不了,再加一个周欣茗。那根本就是一点儿机会也没有。 苏珊停下手来,她两眼放出怒气,直视着叶凌飞,狠狠地说道:“撒旦,你跑不了的!” 叶凌飞笑道:“我没有想跑。苏珊。有些事情你还不是很了解,我问你。你从来就不奇怪,我干了军火买卖那么多年,我一直都没有事情吗?” 苏珊冷哼道:“那是因为你运气好!” 叶凌飞伸出手指头,在苏珊面前摇晃着,嘴里说道:“你错了,我就说你天真,你再仔细想想,为什么你们的情报总是很慢呢,难道你们情报一直都是这样慢吗?苏珊,我刚才说过了,我在法国的时候,曾经参加过各种流社会的宴会,难道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再告诉你一句,我在美国、英国、德国、法国等欧洲的国家那是畅通无阻,我在亚洲、北美洲、非洲等等,也是座宾,我可以说能自由出入全世界诸多的国家,我和我组织的人和世界多个国家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除了那些政府外,我和黑手党、恐怖组织、贩毒组织等,也都有业务往来。虽然我谈不手眼通天,但是。我的关系网无疑是一个小小的国际刑警组织奈何不了我的,苏珊。我之所以敢告诉你这些,就因为我对我自身安全的自信,我甚至可以跟着你去国际刑警总部,到时候,我会被送出来,苏珊,你信吗?” 苏珊听完,半天没说出一句话来。苏珊可以不相信叶凌飞这些话。但是苏珊却不得不相信在过去几年内,针对撒旦的情报确实很少,几乎都没有。苏珊曾经也怀疑过。现在听到叶凌飞这样说,她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事实,国际刑警组织竟然是故意放过撒旦的!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