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6章 三长两短

藏娇都市 826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717字
于筱笑听到车声后,她赶忙跑到白晴婷的房间里,只看见白晴婷正站在窗户口处,看着外面。 “姐姐,我师父开车走了!”于筱笑说道。 白晴婷转过身来。她来到床边。一坐了下去。于筱笑显得有些着急,嘴里说道:“姐姐,我师父好像生气了,姐姐,你刚才不应该那样说!” “我…我没有想到他这样小气!”白晴婷此刻有些后悔,嘴里说道:“我只想着人家是好心帮我,而他不分青红皂白就说人家,我一时忍不住,多说了几句话,哪里想到他真的会生气了,还开着车离开了。” 于筱笑也坐在白晴婷身边,说道:“姐姐,我看我师父是担心你。我们确实回来有些晚了,我师父生气也是应该的,姐姐,要我说,你给我师父打电话,道个歉,说不定我师父气就消了,也就回来了!” 白晴婷感觉也是这个道理,她此刻心里有些后悔,本来她可以早点回来,在路遇到那样的事情,白晴婷只是和那个叫戴荣锦的道声谢谢。随便说了两句话,却没有想到叶凌飞会多想。白晴婷自认为对那个叫戴荣锦的男人只是感谢,并没有打算认识的想法,所以,她也不在乎,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叶凌飞对这个男人心中抱有敌视的心态。此刻,白晴婷看见叶凌飞开着车离开别墅,她心里后悔起来,早知道叶凌飞真的会生气,就不应该和叶凌飞那样说话,大不了以后遇到那个男人当成不认识。 白晴婷拿出手机,刚想拨电话号码,她想了想,又放下来,嘴里说道:“我干什么要给他打电话,本来就是他不对,他在外面认识那么多女人我都没有说什么,现在,我就是和一个帮过我的男人说了几句话。他就这样,要是我现在给他打电话道歉,以后岂不是我连和男人说话都不行了,我又没有做错,凭什么打电话给他道歉!” 白晴婷把手机扔在床,手里拿着一件下午刚买的粉红色吊带长裙,说道:“筱笑,你说我穿这件吊带长裙好不好看?” “姐姐,我看你还是先给我师父打电话!”于筱笑说道,“我就担心我师父生气了,他会跑出去喝酒之类的!” “没关系,他的酒量很好!”白晴婷笑道,“筱笑,你不要担心了。我最了解他了,他出去转一圈就会回来了,到时候,他一定会和我道歉。我不能让步,不然的话,以后我想管他可更难了!” 于筱笑一听白晴婷这样说,她也没有办法了,只好听从了白晴婷的话,不再说这件事情。 。。。。。。。。。。。。。。。。。。。。。。。。。。。。。。。。。 叶凌飞开着车了环城公路,叶凌飞只是随意开着车,他并没有想到应该去哪里。就如白晴婷所料想的那般,叶凌飞只是想转一圈,找个地方冷静一下,然后就会回来。从始至终,叶凌飞都没有留意到他被人跟踪。 到叶凌飞开着车到了海边的盘山公路时,就在前面出现了一辆面包车。那辆面包车是横在道路中间的。以至于把这条本来就不时很宽的道路完全得堵死了。 “妈的,谁他娘的没事找事。大半夜的把车横在道中央挡路,这不是找事吗?”叶凌飞隔老远就瞧见这辆挡住路的面包车,他故意长时间按着车笛,想让前面那辆挡着道的面包车闪开。 就在这时,叶凌飞忽然看见自己的车后面也跟着一辆黑色的奥迪车。那辆车似乎跟着他很久了,叶凌飞刚才已经发现这辆黑色奥迪车跟在后面,只是,叶凌飞心里想着其他的事情,并没有在意,此刻,就在这条盘山路,叶凌飞看见自己的车后面跟着一辆车之后,起来疑心。 前面有堵着的车,后面又跟着一辆车。叶凌飞立刻感觉到有些不妙。就在叶凌飞感觉事情不对劲之时。就看见那辆面包车的车门一拉。从里面跳出来五六名手持着微冲的男人。 “,这下子可是麻烦了!”叶凌飞一看见前面站着那五六名手持微冲的男人,就感觉事情不妙,而此刻,他也看见后面那辆奥迪车停下来,两名手里拿着微冲的男人出现在车旁边。 叶凌飞心中清楚,是有人想要他的命了。这个时候,叶凌飞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他没有带武器出来。而且面对着这些拿微冲的匪徒。就算叶凌飞再厉害,如果反抗的话。也是必死。叶凌飞眼看着前面那些男人举起了微冲,叶凌飞没有时间考虑了,把车加大油门,直奔那辆面包车冲去。 啪、啪、啪! 密集的枪声响了起来,前面那几个男人把枪口对准叶凌飞的车,疯狂地扫射起来。就在他们开枪之时,叶凌飞已经从车跃了下去,借助着山势,噼里啪啦地向山下面滚下去。这是夜晚,而且那些人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叶凌飞那辆车,并没有注意在枪声响起来那瞬间,叶凌飞已经跃了出去。 那辆没有人驾驶的车直奔着前面那辆面包车撞了过去,前面那些人在密集的射击之后,发现那辆轿车撞了过来,本能得向四边闪避。叶凌飞那辆车直接撞在那辆面包车,就听得轰得一声,立刻爆炸起来。燃起熊熊大火。 后面那辆奥迪车也开到了,七八名手拿着微冲的男人就站在火焰前,对着叶凌飞那辆车又是一阵扫射。 。。。。。。。。。。。。。。。。。。。。。。。。 白晴婷在房间里面一直等到快到十二点了,也没有听到任何的汽车声。叶凌飞一直就没有回来。白晴婷在床有些躺不住了,她把手里拿着的杂志扔在床边,拿出手机,紧咬着嘴唇,心里想道:“白晴婷,你这个笨蛋,就算你和老公道歉怎么了,又不是丢人的事情,你要是让他在外面胡来岂不是更坏,万一喝醉了,开车出事的话…”白晴婷没有敢想下去,她赶忙拨打了叶凌飞的手机,结果叶凌飞的电话竟然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白晴婷这下子可慌了,她赶忙又拨打了过去,依旧是无法接通的状态。白晴婷紧咬着嘴唇,几乎要咬出血来了。此刻,她有些慌神,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 白晴婷想道了野兽,她赶忙拨打野兽的电话,白晴婷有野兽的电话。那还是以前存在手机里面的。很快,野兽就接了电话。 “大嫂,有什么事情吗?”野兽问道。 “啊,野兽,那个…那个…叶凌飞和你在一起吗?” 野兽似乎刚刚才醒的样子,他迷迷糊糊地说道:“大嫂,怎么了,我老大没和你在一起?” “啊,不是,我就是随便一问!”白晴婷一听野兽那说话的口吻。就知道叶凌飞没有和野兽在一起。白晴婷挂了电话,她心里这个后悔,早知道叶凌飞这一走现在还不回家,她就不应该惹叶凌飞生气。 “难道他在欣茗那里?”白晴婷又想到了周欣茗,白晴婷最希望叶凌飞能在周欣茗那边,但白晴婷又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周欣茗现在在家,不应该和叶凌飞在一起。说不定叶凌飞打电话给欣茗,欣茗就陪着叶凌飞出去喝酒了,或许俩人在一起。白晴婷心存侥幸,又拨打了周欣茗的电话。 等白晴婷听周欣茗说叶凌飞没有在她那里时,白晴婷的心就凉了半截,白晴婷很想知道叶凌飞此刻到底在哪里。 周欣茗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刚想问白晴婷是怎么一回事时。白晴婷已经挂了电话。白晴婷心乱如麻,不知道怎么办了。就在白晴婷焦急的时刻,野兽的电话打了过来。 “大嫂,我……我…!”电话那头的野兽说得吞吞吐吐的,白晴婷本就担心叶凌飞,此刻听到野兽又吞吞吐吐地说话,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她赶忙追问道:“野兽,到底是什么事情,你快说啊,我都让你急死了!” “大嫂,你先别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就是在大嫂刚刚打完电话的时候,老大让我去接他。好像…好像…!” “好像什么?”白晴婷追问道。 “好像老大出事了,老大不让我和你说这件事情,不过,我想还是告诉大嫂,大嫂,你先不要着急,等我接到老大后,再给大嫂打电话!” “野兽,我也去!”白晴婷心里着急,嘴里说道:“他在哪里?” “大嫂,你不要为难我了,老大不让我和你说的,只是刚才雪华说我应该告诉大嫂一声,不让大嫂担心!”野兽说道,“大嫂,你等着我的电话,我先去接老大!” 白晴婷没有办法,只好等着野兽的电话。白晴婷此刻就感觉度日如年。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她的眼皮在跳,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白晴婷现在只希望叶凌飞平平安安的,一点事情也没有最好。 一直到凌晨一点多钟,白晴婷就听到别墅的门前传来汽车的声音,白晴婷心中一喜,她以为是野兽把叶凌飞送回来了,连衣服都顾不得换。穿着拖鞋急急忙忙跑了出来。等白晴婷跑到别墅的门口时,才发现站在门口的竟然是野狼。
白晴婷一看见是野狼,她赶忙把目光投向车里,发现车里空无一人。白晴婷焦急地问道:“叶凌飞人呢?” “大嫂,我就是来接你去见老大的!” 白晴婷听到野狼这句话,就感觉双腿一软,如果不是野狼手疾眼快。一把扶住白晴婷,白晴婷就摔倒在地。白晴婷脸色惨白,嘴唇哆嗦着,野狼赶忙说道:“老大现在在医院里,他受了一些伤,不过,伤势不是很严重,老大让我接你过去。” 白晴婷一听,顾不得回去换衣服,急急忙忙说道:“快点送我去医院!” 白晴婷了车,这时候,于筱笑也从别墅里面走出来。于筱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是听到汽车声才醒过来,在看见白晴婷走出别墅之后,于筱笑也跟着出来了。 “姐姐,你去哪里?”于筱笑问道。 白晴婷此刻满脑袋想的全是叶凌飞,根本就没有心思回答于筱笑的问题。倒是野狼替白晴婷说道:“我带大嫂去医院!” “去医院?”于筱笑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她也了野狼的车。 等于筱笑来后,才问道:“姐姐,你为什么去医院啊!” “叶凌飞在医院里面!”白晴婷只说了这一句话,那眼泪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再也忍不住,大颗地从眼眶里流淌出来。白晴婷这句话让于筱笑大感意外,于筱笑本想再多问几句,但是,眼看着白晴婷这样,她也不好再问下去。 野狼没有多说话,开着车离开了别墅,直奔医院而去。等他们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半了,这个时候,医院显得很安静,在医院的大门口,停着野兽的车,看起来野兽还没有离开医院。 野狼带着白晴婷和于筱笑走进医院里面,白晴婷和于筱笑穿的都是那种睡衣,脚穿着拖鞋,俩人都是没有来得及换衣服,这走其路来。感觉十分的不方便。只是,这个时候俩人都没有心思理这些事情,白晴婷的泪水就没有停下来,那眼泪一直在流淌着。白晴婷此刻心里这个后悔,如果叶凌飞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白晴婷也没法活下去了。 来到医院的住院部三楼的303房间,一推开门,就看见叶凌飞躺在病床,正在打着点滴,而野兽就坐在床边。等白晴婷这一出现,野兽赶忙站起身,嘴里说道:“大嫂,老大说不要打电话给你,而是让野狼去接你!” 白晴婷此刻没有心思和野兽说话,她一门心思全在躺在床的叶凌飞身。白晴婷脸淌满泪水,扑在叶凌飞的身,嘴里连声说道:“老公,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应该说那样的话,都怪我,都怪我!” 叶凌飞躺在病床,伸手拍了拍白晴婷的肩膀,嘴里轻声笑道:“晴婷,没事的,就是小伤,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但是,野兽这个家伙却说他把我的事情告诉你了,我不想让你担心,才让野狼把你接过来的!”叶凌飞说到这里看见于筱笑穿着拖鞋和睡衣,叶凌飞对野兽说道:“野兽,你先把于筱笑送回去。不要让她在这里待着!” “师父,我想留下来,别墅里面也没有人,我一个人在那里待着也害怕!”于筱笑说道。 “这样,野兽你带筱笑去你家那里,雪华不是在家吗,让雪华找两件衣服给筱笑,大半夜了,别让筱笑冻着了,明天早,你记得把筱笑送回我这里!”叶凌飞吩咐野兽,野兽点头,答应道:“老大,我知道了!” “今天晚的事情暂时不要提了,明天我会回家,到时候,你和野兽都到我家里!”叶凌飞说着转向野狼那边,说道:“野狼,你明天早来接我!” “恩!”野狼点了点头。 等野兽、野狼和于筱笑三人都离开病房之后,叶凌飞才对白晴婷说道:“老婆大人,瞧你的样子,穿的这样少,来,来,让我搂着你!” “老公,你在挂水,等一下你挂完水再说!”白晴婷摸着眼泪,嘴里抽泣道:“都怪我,我不应该和你乱说话!” 叶凌飞笑道:“老婆,我没有事情的,就是有些擦伤和碰伤,但医生坚持要我挂水,就是怕我感染。我也没有办法,只好听医生的话了!” 叶凌飞没有和白晴婷说具体的事情,叶凌飞只是担心白晴婷要是知道他被人用冲锋枪袭击后,会吓到了,白晴婷眼见叶凌飞确实只是有些碰伤,并不像她想象地那样的严重,才放下心来。白晴婷不敢离开叶凌飞的身边,她眼看着叶凌飞打完吊瓶,叫过来值班的护士,把叶凌飞的针拔掉之后,白晴婷才钻进叶凌飞的被窝里。 叶凌飞搂住白晴婷,他的手握住白晴婷冻得冰凉的小脚,心疼地说道:“老婆,瞧你冻得,怎么不换衣服就出来啊!” “我是心里着急!”白晴婷说道,“我听野狼说你在医院里,就顾不得换衣服了,急急忙忙赶过来!” 白晴婷那纤细的小手放在叶凌飞的胸口,她侧着脸看着叶凌飞,嘴里说道:“老公,我知道今天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回来这样晚,而且还不应该说那样的话,老公,我答应你,以后我再见到那名男人我会当做不认识他,我不想让你生气!” “老婆,那个家伙来历不明,我很担心他对我们有什么企图!”叶凌飞说道,“今天他找过我,说要和我交朋,我就感觉很奇怪,他是怎么知道我在野狼那边的,我对此的解释就是这个家伙跟踪我。至于你回来路的事情,那就更奇怪了。我并不相信什么碰巧的事情,那感觉太巧了,巧得让人无法相信是真的!”叶凌飞分析道,“所以说,我认为可能这一切都是那个叫戴荣锦的家伙故意安排的,他之所以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想认识你和我,当然,具体的我也说不好!” 白晴婷听得很仔细,她听完之后。把嘴唇凑到叶凌飞的嘴唇,亲了叶凌飞一口,嘴里说道:“老公,我以后都听你的!” 叶凌飞看着白晴婷那张娇艳的小脸,伸手摩挲着白晴婷的脸颊,嘴里柔声说道:“老婆,你应该知道你有多美,我时刻都担心有人打你的主意!” 白晴婷听叶凌飞这样说,露出笑容。她的小嘴微微张开,柔声说道:“老公,我都是你的女人了。谁还敢打我的主意,以后要是有人纠缠我,我就让老公你教训他们!” 叶凌飞笑道:“那样当然好了!”他的手伸进白晴婷的睡衣里面,摸着白晴婷的两腿之间的地方,他的手指让白晴婷忍不住粉臀扭动着,白晴婷呼吸有些急促,嘴里轻声说道:“老公,我有些受不了了,你别在这里,你要是真想要的话,等我们回家好吗?” 叶凌飞的手没有停下来,他的手从白晴婷的两腿之间一直摸到白晴婷的粉臀,白晴婷的粉臀一缩,娇艳的小嘴在叶凌飞耳边低声说道:“老公,不要摸那里,那里很…啊…!”白晴婷再也说不出话来,她的小嘴忽然主动贴到叶凌飞的嘴唇,紧跟着白晴婷翻过身,压在叶凌飞的身。叶凌飞另外一只手也探了进去,两手在白晴婷的粉臀肆虐着,那种感觉让白晴婷极力地扭动着粉臀,她此刻只是想着和叶凌飞亲热。 。。。。。。。。。。。。。。。。 就在叶凌飞刚进医院不久,在望海市的国际大酒店的房间里,一名男人站在戴荣锦面前,那名男人就是和野兽交过手的那个家伙。 “老板,那边传来消息了,说是干掉了那个叫叶凌飞的家伙!” 戴荣锦穿着一身高档的睡衣,他手里拿着酒杯,酒杯里面盛着半杯红酒。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戴荣锦面带微笑,问道:“这个消息确定吗?” “这是周老板亲自打电话来的。周老板他亲自安排这件事情,应该不会出问题!” 戴荣锦点了点头,说道:“这样最好,不过呢,我对那个周老板并不信任,他的办事风格我不喜欢。更不喜欢在哦望海市和我见面的那个年轻的家伙,不过呢,无所谓了。反正我的目标已经达到了,我看我只要再过三天,就能让那个女人对我着迷,到时候,我会带着那名女人回美国,想想都令人兴奋啊!” “老板,你真要带她回美国?” “怎么了,有问题吗?”戴荣锦问道。 那名男人摇了摇头,说道:“当然不是,我只是感觉这次老板似乎来真的了,这样可不太好!” “这是我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戴荣锦说道这里,把杯子里面的红酒一口喝干,嘴里说道:“好了。我要睡觉了,明天我还要去见佳人呢。一定要保持良好的状态!”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