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9章 单纯女孩

藏娇都市 829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422字
叶凌飞也就是随口那样一说,却没有料想彭晓露果真要过来,叶凌飞一听,赶忙说道:“我说彭大小姐,没有这样的啊,你真的要参观啊,你是不是脑袋有点问题?” “有什么问题,你让我过去参观,我就过去参观你家,难道这也有问题?”彭晓露在电话里面很奇怪地说道,“你这个人很古怪,怪不得我爷爷说你这个人不可捉摸,让我离你远点呢!” 叶凌飞一听,闹了半天是这个彭晓露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可能刚才自己说的话,彭晓露没有听清楚,叶凌飞这时候又重复一句道:“我刚才说我要和我老婆亲热,让你过来参观,我可没有说要你来我家参观!”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叶凌飞心里好笑,心道:“现在你没词了,你还是乖乖得给我回去,别跑到我这边闹事!” 叶凌飞刚想到这里,就听到电话里面传来彭晓露恨恨的声音道:“叶凌飞,你给我听好了,我现在就去你家,要是你不赶快回家,你就等你家变成废墟,我会砸了你家!” “喂,喂,你疯….!”叶凌飞刚说了几.句话,彭晓露那边就挂了电话。dushu001.com叶凌飞无奈地把手机放下来,看了一眼坐在沙发半裸着的白晴婷,哭丧着脸说道:“老婆,我惹到了一头母老虎,这下子可完了!” “母老虎?”白晴婷听完之后,她把自.己被叶凌飞扔在沙发的罩拿过来,一边戴着、一边说道:“是谁?” “彭晓露,就是我和你提到的那.个女孩子!”叶凌飞哭丧着脸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哪里得罪她了,刚才打电话过来,说要把咱家砸了,老婆大人,你说这丫头到底是哪里不对了,干什么和我过不去啊,不就是当初我打赢了她吗,值得她这样不依不饶吗,还是一个特种教官,我看简直和泼妇一样,我诅咒她嫁不出去!” 白晴婷刚刚把裙子的吊带捋到她消瘦的肩膀,.在听到叶凌飞这句话之后,白晴婷忍不住笑道:“老公,你干什么那样说人家,我看晓露也就是被你欺负地恼了,无非脾气,事情并没有像你想象的那样坏!” “这可不一定,老婆,你没见过这个女孩子,次我去.见老头子的时候,就和她比了一把,结果我赢了,她就不依不饶。”叶凌飞说道这里,伸手把白晴婷搂在怀里,轻叹一口气,说道:“昨天晚,老头子给我打电话,事先告诉我,彭晓露会来找我,我看就连老头子都感觉他这个孙女难对付,这才给我打电话,其目的无非一个,让我不要伤害到他的孙女,但是,现在我看不是我能伤害到她,完全就是她要伤害到我!” 白晴婷轻呵道:“老公,你不要太担心,我相信晓露.不会这样做的,恩,老公,你说晓露会来咱们家,我应该收拾一下,让晓露看见咱们家乱成这样,也不太好。唉,张云下午才能回来,我看我需要快点收拾了!”这白晴婷说着站起来,看样子似乎要收拾家。她刚站起来,就听到门口传来汽车的鸣笛声,白晴婷走到别墅门口,望向别墅的院子的门口,只看见在外面停着一辆挂着军车牌子的轿车,而在轿车旁边站着一男一女。 白晴婷都不认.识,不过,照叶凌飞刚才说的话,她猜到那女孩子可能就是叶凌飞口里说的彭晓露。 “老公,你来看看,那女孩子是不是晓露?”白晴婷招呼叶凌飞过来。 叶凌飞没有想到彭晓露会这样快就来,在叶凌飞看来,这彭晓露刚打电话没多久,就算要来也应该是一两个小时之后。等叶凌飞来到别墅门口,在门外那名身穿着一身灰色制服的彭晓露,叶凌飞脑袋就疼了起来。站在彭晓露身边那名同样是一身灰色制服的男人在看见叶凌飞出来之后,和身边的彭晓露低语了几句,就看见彭晓了点头。 “我靠,竟然找帮手来了!”叶凌飞一看那名男人把目光转向自己,那双锐利的目光投向自己的并不是善的目光,叶凌飞嘴里就低声骂了一句。白晴婷轻轻一拉叶凌飞的胳膊,嘴里说道:“老公,不要这样,或许晓露只是过来看看的,老公,你别过去,我先过去和晓露聊聊!” 白晴婷那是担心叶凌飞和彭晓露起了冲突,在白晴婷看来,彭晓露或许只是一时争强好胜,自己可以和彭晓露聊聊,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白晴婷哪里知道,叶凌飞和彭晓露之间之所以结下冤仇,完全是因为当时叶凌飞在和彭晓露比试的时候,抓了彭晓露的身,而且抓得不轻,彭晓露把这件事情当成奇耻大辱,一定要把这口气出了才能心里舒服一些。恰恰因为彭晓露感觉这件事情特别丢人,就连她爷爷彭元,彭晓露都没有告诉为什么她一定要找叶凌飞算账。这次,彭晓露是叫了当初训练彭晓露、现在也是狼牙特种大队副队长的聂军,这聂军年纪三十五岁,这些年一直都在军方从事特种兵方面的训练,彭晓露和聂军的关系特别的近。 叶凌飞就站在别墅的门口没动,白晴婷走了过去,她来到彭晓露面前,面露笑容,热情地打招呼道:“你就是彭晓露,我叫白晴婷,以前我常听我爸爸提到你!” 彭晓露对白晴婷并不是很了解,她也就是听自己的爷爷提过有白晴婷这个女孩子。白晴婷是彭元部下的女儿,和彭晓露之间本就没有太多的关系,彭晓露对白晴婷也没有什么亲切感,这些年在部队的生活,让彭晓露对外界的所谓的人情世故并不是很了解,她缺少了一些基本的人情世故,在白晴婷和她说话后,彭晓露只是淡淡说了句“你好”,没有和白晴婷闲聊的意思。 彭晓露这个态度让白晴婷感觉到了一丝尴尬,白晴婷感觉彭晓露这个女孩子有些过分清高,自己和她亲热地打招呼,而彭晓露对自己的态度却如此冷淡,白晴婷心里对彭晓露起了反感,只是,白晴婷没有表现出来。 “晓露,快点进来坐坐,我爸爸常说到你,只是我没有见过你,这次你既然来我家了,我一定要好好招待你!”白晴婷说着就要拉彭晓露的手,但白晴婷的手刚碰到彭晓露的手,就被彭晓露甩开了。 彭晓露淡淡地说道:“不好意思,我这次是来找叶凌飞的,并不是来你家做客!” 彭晓露这句话充分暴了她不通人情世故,换成任何一个人,就算这次是来找叶凌飞麻烦的,也会说几句客气话。但是,彭晓露却不偏偏不说,显得直截了当。彭晓露这个样子让白晴婷有些下不来台,白晴婷以前还没有遇到过像彭晓露这样的女孩子,她今天算是见识了。白晴婷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她被彭晓露搞得下不来台,只能站在那边。 叶凌飞一见这场景,知道自己要是不出现的话,白晴婷真的会被彭晓露搞得不知所措。他为了摆脱白晴婷的尴尬,主动走了过来,他来到白晴婷面前,把脸色微微有些涨红的白晴婷搂在怀里,看着彭晓露笑道:“我说彭大小姐,你这次来到底为了什么?” “找你算账!”彭晓露回答地干净利落,她侧目看了聂军一眼,又把目光落在叶凌飞的脸,嘴里说道:“我次被你偷袭,这次,我叫来我的长官,让我的长官和你比试,如果我的长官也不如你,以后我彭晓露就从你的面前消失,再也不会找你的麻烦。但是,如果你输了的话,你要向我道歉,为你所做过的事情道歉!”
聂军这时候向彭晓露这边跨了一步,那架势是有意显示一番,不过,这聂军的身材确实魁梧,虎背熊腰,这一站,就能感觉到他那与众不同的气势来,就算野兽那样魁梧的家伙在面对聂军时,从气势也不占优势。叶凌飞只是扫了聂军一眼,心中就清楚面前这个家伙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对手,自己真要和这个家伙打起来,自己胜出率只占四成或者更低。 叶凌飞不愿意和彭晓露纠缠下去,感觉没有什么意思。他听彭晓露说完之后,咧着嘴笑道:“我当是什么事情呢,不就是赔礼道歉吗,这容易,就当我输了,我现在就给你赔礼道歉!” 叶凌飞的表现出乎彭晓露的意料,在彭晓露看来,叶凌飞一定不会这样轻易和自己道歉,但事实,叶凌飞却说得很轻松,要和彭晓露道歉。彭晓露脸色微变,现在叶凌飞的反应并没有在她预料之中,她瞪了叶凌飞一眼,嘴里恼怒道:“你还是不是一个男人,我爷爷说你如何厉害,现在看起来全是假的,连比都不敢比,就认输,你算什么男人!” 彭晓露这一发火,叶凌飞反倒笑道:“彭晓露,我都被你搞糊涂了,你来这里找我不就是为了让我道歉吗,现在我道歉了,你怎么还发起火来,怎么还和我是不是男人扯关系了,我真被你搞糊涂了。不过呢,也无所谓,你爱怎么想我就怎么想我,我还有事情,就不和你闲扯了!”叶凌飞说完,搂着白晴婷一转身,就要回去。就叶凌飞刚一转身之时,聂军已经伸出他那钢钳一般的大手一把捏住叶凌飞的肩胛骨,聂军那是有意想让叶凌飞出丑,这手可是加了力气。 叶凌飞就感觉肩膀传来一阵酸痛,他一皱眉,肩膀用力一甩,把聂军的手从自己的肩膀甩开,伸手拍了拍白晴婷的腰,嘴里轻声说道:“老婆,你先回去!” 叶凌飞说完,一转身,面向着聂军,脸色一下子沉下来,嘴里冷哼道:“我不管你是什么教官或者特种兵,在我的面前你什么也不是,我刚才说过了,我不想和你动手,不是我怕你,而是我认为没有必要,现在我有事情要办,你如果真想和我打的话,那好,等我处理完事情之后,我会和你打一场,不过,咱们这次不玩什么拳脚,那玩意没意思,我和你玩枪,你应该不会陌生,我会和你到郊区,找个地方,咱们俩人玩枪,谁被打死谁活该,我们俩人只有一个能活着走出去!” 叶凌飞这番话一说完,不仅彭晓露,就连聂军都有些意外。他们俩人从叶凌飞的脸瞧出来叶凌飞并不是开玩笑,虽说聂军在军队待了十几年,但是,他却没有真正意义杀过人,这次,叶凌飞拿命来比,有些出乎聂军的意料。 彭晓露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她并不是十分了解叶凌飞的背景,只是从爷爷那边听说过一些有关叶凌飞的事情。彭晓露知道面前这个看似文文静静的男人曾经在国外杀过不少的人,可以说双手都沾满了血腥,用彭元的一句话来形容叶凌飞,那就是叶凌飞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双手沾满了鲜血的恶魔。当时,彭晓露在爷爷这样评价叶凌飞的时候,她并不服气。现在,在面对叶凌飞时,彭晓露感觉到从叶凌飞骨子里面散出来的那种对死亡的冷漠,这种死亡的气息只有在经历过无数血腥的场面之后才能具有的。而比起叶凌飞来,聂军身所散发出来的却是一种所谓的霸气,这种霸气是来源于聂军对自己的自信,来源于长期以来,聂军在军队中得到的崇拜。 所以说聂军的霸气比叶凌飞的强烈,但是,彭晓露却感觉到要是聂军和叶凌飞真的来场生死较量的话,那活下来的人一定是叶凌飞。就连彭晓露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她本来应该是希望聂军能赢,但是,她的内心却在告诉彭晓露不能让这两个男人来生死的较量,不然的话,自己一直都崇拜的男人会在这场较量中永远得睡下去。 不仅彭晓露,就连聂军心里也微微有些迟疑,不知道是否应该答应这个男人的要求。聂军有充分的自信,作为军队里面优秀的士兵之一,聂军相信自己会很轻易地打败面前这个看似不怎么样的男人,但是,在聂军的心底却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不要轻易和这个男人拿生命做赌注,这样会很危险的。 叶凌飞看见彭晓露和那名高个的男人没有立刻做出反应,他也没有趁机羞辱对方,而是说道:“我刚才说过了,我现在没有时间,如果我不尽快找出来昨天晚想干掉我的人的话,恐怕你们想见我都不可能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把我的对手尽快找出来,俩位,等我处理完之后,我会亲自找你们的!” 叶凌飞刚一转身,彭晓露就在叶凌飞背后说道:“叶凌飞,等一下!” 叶凌飞站住,又把身子转了过来,他的目光变得锐利,直盯着彭晓露的眼睛,问道:“还有什么事情?” “我不想要你拿命来比,这没有任何的意义,我是军人,我们就以军人的方式比。我爷爷说过,你会作为训练的对象参加狼牙特种兵的训练,我也会作为狼牙特种兵参加训练,我们就在战场比!”彭晓露说道,“以军人的方式比,以荣誉作为比赛的筹码!” “我接受,不过,我说过了,前提是我有命参加训练,如果我死在这里,那我们就没有机会了!” “我不会让你死的!”彭晓露斩钉截铁地说道,“告诉我,是谁想杀你,我来替你解决!” 叶凌飞看着彭晓露那张自信的俏丽脸庞,忽然笑了起来,他笑得让彭晓露十分不解,彭晓露用迷惑地眼睛看着叶凌飞,问道:“你笑什么?” 叶凌飞笑道:“我笑你单纯的可爱,就连我都不知道怎么样解决,你能帮我解决,这不是单纯的可爱吗?” “你说我单纯?”彭晓露脸色阴沉着,嘴里不悦地说道:“没有人敢说我单纯,我说过,我可以帮你解决,我就能帮你解决,不就是有人想杀你吗,我可以带来我的人把想杀你的人抓起来!” “哼,你真是一个单纯可爱的小姑娘,你以为想抓人就抓人,我问你,就连我都不知道是谁想杀我,你怎么知道抓谁呢!彭晓露,军队适合你,你还是回军队,你等着我去找你!”叶凌飞一说完,转身就走。 彭晓露眼看着叶凌飞走进别墅里面,她紧咬着嘴唇没有动。聂军伸手拍了把彭晓露的肩膀,说道:“晓露,这个人很狂,那我们就在战场好好教训他,你也不要生气,我看我们先回部队去,好好准备一下!” 彭晓露的目光一直盯着叶凌飞的背影,直到叶凌飞的背影消失后,她才收回目光,嘴里说道:“我不回去,我要在望海市这边!” “为什么?”聂军问道。 “为了看看这个自大狂到底想干什么?”彭晓露恨恨地说道,“我要让他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