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5章 那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藏娇都市 835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375字
叶凌飞拿着手机边走向出租车站,边给张雪寒打电话。电话却是于筱笑接的,在听到于筱笑说张雪寒可能怀孕了,叶凌飞差点没摔倒。叶凌飞怎么也想不通张雪寒会怀孕,叶凌飞问道:“筱笑,你别和我开玩笑了,这东西可以乱吃,可这玩笑不能乱开,雪寒会怀孕,那你还不如说黑人能生出白种孩子呢!” “我真的没有和你开玩笑,雪寒就在医院里面,雪寒在做检查呢!”于筱笑说道,“雪寒和我说她九月份的月经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来,而且她还恶心、呕吐,我查过资料,这些都可能是怀孕前兆,雪寒本来不想来的,还是我逼着雪寒来检查的!” “这怎么可能啊,张雪寒那身体素质怎么可能和男人发生关系呢,真是怪事。我说筱笑,这个孩子的父亲在医院吗,你问没有问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叶凌飞说道,“如果雪寒能怀孕,这倒是一件好事,至少说明她的身体没有太大的问题,我刚从安琪那边拿到一些新药,暂时就没必要给雪寒了,毕竟这吃药对雪寒的身体不太好!” 叶凌飞这一说完,就听到电话里面传来于筱笑的惊讶声道:“师父,你不知道啊,如果雪寒怀孕的话,这个孩子是你的!” “啊!”叶凌飞听到于筱笑这句话,当时就感觉晴空响起一声炸雷一般,他还以为听错了,追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雪寒怀的这个孩子是.你的!”于筱笑又重复一遍,“师父,如果雪寒怀孕了,你就是雪寒孩子的父亲!” “这不可能,怎么可能,我什么时候.和雪寒有过亲热行为,没有啊!”叶凌飞一个劲儿地摇头,嘴里说道:“筱笑,你别和我开玩笑了,这个玩笑可不能开!” “师父,这是真的!”于筱笑并不像.开玩笑的样子,很认真地说道:“师父,你还记得八月份那次在你家发生的事情吗,整件事情只有雪寒最清楚,也就是在那天晚发生的事情。师父,总之你快点过来,让雪寒跟你说清楚!” 一挂电话,叶凌飞就感觉头痛得厉害,他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张雪寒也会怀自己的孩子。叶凌飞现在感觉这个世界乱了,这其中的关系乱得让叶凌飞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叶凌飞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就算再怎么想也没有办法能理清这其中千丝万缕的关系了。 叶凌飞赶忙到了出租车车,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而去。叶凌飞就快到医院时,他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叶凌飞一看是于筱笑打过来的电话。叶凌飞赶忙接通了电话,嘴里说道:“筱笑,我马就要到医院了!” “师父刚才和你开玩笑呢!”于筱笑吞吞吐吐.地说道,“其实,雪寒根本就….就没事,师父,你不要相信我说的话,好了,我挂电话了!”于筱笑说着把电话挂了,叶凌飞感觉事情并不像于筱笑说得那样,他从于筱笑刚才的口气中听出来,于筱笑似乎在隐瞒着什么事情,而于筱笑刚才所说的那些话也是被逼才说出来的。 叶凌飞记得.次于筱笑就提到那天晚发生的事情张雪寒最清楚,叶凌飞一直都有事情,才没有精力去询问张雪寒到底那天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叶凌飞看来,经历过那天晚事情的当事人都对那晚的事情有意回避,就连萧雨雯和叶凌飞发生过关系后,萧雨雯也回避那天晚的事情,只是说那天晚的事情很疯狂,想必那天晚一定经历了什么荒唐的事情。叶凌飞一直都感觉很糊涂,一直想知道那天晚发生过的事情,就算这次没有张雪寒的事情,叶凌飞也会找张雪寒问清楚。 虽说于筱笑和叶凌飞说她刚才和叶凌飞开了一个玩笑,但叶凌飞已经到了医院这里,他也只有先下车了。叶凌飞让出租车在医院门前找个位置停下来,就在叶凌飞拿出钱结车费时,于筱笑和张雪寒从医院里面走出来。 一看见于筱笑和张雪寒从医院里面走出来,叶凌飞赶忙推开车门,下了车。他快走两步,直奔于筱笑和张雪寒而去。 身着雪白色长群、身是一件白色短衫、手里拿着医院诊断病志的张雪寒首先看见叶凌飞走过来,张雪寒急忙将病志放进于筱笑拿的手包里。于筱笑没有注意到叶凌飞过来了,她眼见张雪寒忽然把病志放在她的包里,目光中微微有些疑惑,当于筱笑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之后,她转过头来,看见叶凌飞已经到了她跟前。于筱笑显得很不自然,她看了张雪寒一眼,又转向叶凌飞,嘴里说道:“师父,你怎么过来了?” 叶凌飞的目光落在张雪寒那张带着病态美的脸,此刻的张雪寒比起以前那随时可能凋零一般的样子,现在她的脸微微有些红晕,只是,这一点的红晕还是被张雪寒那孱弱的气质所掩盖,在叶凌飞看来,张雪寒还是那样的脆弱,就如同一株脆弱的花朵,随时都可能因为一场风雨而凋零。 叶凌飞实在无法想象自己真的会摧残张雪寒,如果他真这样做了,那将会是叶凌飞最大的内疚。叶凌飞此刻最希望于筱笑刚才只是和他开了一个玩笑,但是,当叶凌飞的目光扫过于筱笑的眼睛时,他知道于筱笑刚才并没有和自己说假话。 叶凌飞来到于筱笑和张雪寒面前,说道:“我是来看看雪寒的” “叶大哥,我….我没事,就是….就是感冒了,想来医院看看!”张雪寒说这话时,吞吞吐吐的她的目光也刻意躲避叶凌飞的目光。而于筱笑也附和道:“是…是啊,雪寒就是有些感冒,我陪她来医院看看,刚才我是和师父你开个玩笑!” “哦,那就好!”叶凌飞没有追问下去,而是说道:“你们打算去哪里?” “我想送雪寒回学校,我一会儿也回学校,明天就要课了,我有很多的事情要准备。”于筱笑说道,“雪寒,我们快走!”
“好!”张雪寒答应道,两个人看样子是想尽快离开叶凌飞。叶凌飞眼见张雪寒和于筱笑要离开,他拦在俩人面前,嘴里说道:“雪寒,安琪又给你拿了一些药,我现在给你,恩,要不我也跟你去学校?” “叶大哥,不….不用了!”张雪寒连连摆手,嘴里说道:“有筱笑陪我就行了!” 叶凌飞看了一眼于筱笑,就发现于筱笑不敢看着自己。他柔声说道:“雪寒,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聊聊,我们能单独待待吗?” 张雪寒还没有说话,于筱笑倒抢先说道:“啊,师父,我想起来了,许维还找我呢,我先去见许维,你送雪寒回去!”于筱笑说完这句话,还不等张雪寒说话,她急急忙忙跑到一辆出租车前,拉开出租车的门,了出租车。 等出租车开动起来后,于筱笑长长吐了一口气。她回头看了一眼张雪寒和叶凌飞,又把头扭过来。于筱笑刚才在医院告诉叶凌飞关于张雪寒的事情后,张雪寒就变得不开心起来,把于筱笑抱怨一番。要知道在以前,不管于筱笑做出什么事情来,张雪寒都不会对于筱笑抱怨的于筱笑也感觉到这次张雪寒真的不开心了,她只好给叶凌飞打电话,希望叶凌飞不要相信刚才她说过的话。 不过,于筱笑心中清楚,叶凌飞根本就不会相信她后来的解释。于筱笑担心自己要是和叶凌飞在一起,说不定又说漏了什么东西,惹得张雪寒不开心,与其这样,还不如早点离开,省得影响到她和张雪寒之间的关系。 于筱笑这一走,就剩下张雪寒和叶凌飞在一起了。张雪寒变得有些站立不安,她的两手放在胸前,彼此磋着,她的目光也是飘忽不定。 叶凌飞看张雪寒的反应,他心里依然清楚于筱笑所说的话十有是对的。不过,这个时候,叶凌飞需要做的是如何让张雪寒能平静下来,至少不像现在这样紧张。叶凌飞把手里的药递给张雪寒,嘴里说道:“雪寒,这些是新药,你先拿着!” “谢谢!”张雪寒接过来,她的目光始终没有敢瞧叶凌飞。叶凌飞看了一眼停靠在他们俩人前面的出租车,嘴里轻声说道:“雪寒,陪我去喝杯咖啡如何?” “这个…..我…..!”张雪寒不知道是应该答应还是不答应,她的心里很矛盾。张雪寒心里很想答应,但是,她的理智又告诉张雪寒不要答应。张雪寒那犹豫不决的态度迫使叶凌飞一伸手,握住张雪寒那滑嫩如同婴儿一般的小手,拉着张雪寒向出租车走去。张雪寒被叶凌飞一拉,她就感觉全身软绵无力,脑袋中一片空白,跟着叶凌飞了出租车。 叶凌飞让出租车司机去这里最近的咖啡厅,等出租车停在一家咖啡厅门前后,叶凌飞先下了出租车,眼见着张雪寒坐在出租车里没有任何的动作,叶凌飞轻轻敲了敲车窗。张雪寒像是被惊醒一般,连忙推开出租车的车门,下了出租车。 这家咖啡厅的客人并不过,只有两三人,这个时候还是午,有闲情喝咖啡的人并不是很多。又加这家咖啡厅所处的地角并不是很好,来这里的客人本来就很少。 叶凌飞选了一个靠墙角的座位,张雪寒走的很慢,从张雪寒的表情叶凌飞能瞧得出来,张雪寒心里一直都在犹豫不断。 “雪寒,你喜欢喝什么咖啡?”叶凌飞拿着单子问道。 “给我一杯奶茶就好了!”张雪寒说道。 “哦,一杯奶茶,再来一杯纯咖啡!”叶凌飞点完之后,让那名咖啡厅的侍者快去准备。等那名女侍者离开后,叶凌飞看着张雪寒的脸,嘴里柔声问道:“雪寒,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恩,好多了!”张雪寒根本就不知道叶凌飞指的是什么,她就连连点头。叶凌飞看张雪寒有些紧张,转移话题道:“雪寒,你知道吗,这次筱笑和我们去海南玩,结果却和萧雨雯撞在一起,这两个小丫头在海南那是天天吵架啊,害得我们都不能好好玩了。哦,还有就是这次我们去了五个人,结果她们四个女孩子在房间里面打麻将,却让我当服务生,我是又买东西又帮她们倒水,我现在才知道这服务员的活真不好干啊……….!” 张雪寒本来以为叶凌飞会直接问她去医院这件事情,却没有想到叶凌飞却说起了去海南玩的事情,张雪寒那本来很紧张的情绪得到了放松。她的脸也浮现出笑容来,等服务员把叶凌飞和张雪寒要的咖啡和奶茶送来之后,张雪寒一边喝着奶茶,一边听着叶凌飞说起海南的事情来,时不时的轻声笑了起来。 叶凌飞希望的就是这种氛围,如果张雪寒一直都处于紧张的状态,叶凌飞很难问出来他想知道的事情,反而让张雪寒会变得很紧张。叶凌飞眼见着张雪寒已经变得轻松起来,他手里捏着咖啡杯的把儿,轻抿了一口咖啡,然后说道:“哦,对了,雪寒,你感觉自从吃了我带给你的药后,感觉如何?” “我感觉很好的!”张雪寒低着头,喝了一口奶茶,她说道:“我要谢谢叶大哥!” “谢谢什么啊,雪寒你别和我这样见外!”叶凌飞说道,“哦,这次安琪又带过来一些药,安琪说这药是刚刚研制出来的,说不定能治愈你的病!” “恩,谢谢叶大哥!”张雪寒说道。 叶凌飞听到张雪寒这样说,忽然问道:“雪寒,那天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筱笑说你怀孕了,到底是不是真的?” 啪! 当叶凌飞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听得‘啪’的一声,张雪寒面前的茶杯一下子掉在地,摔成了碎片。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