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9章 那边不对劲

藏娇都市 839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369字
叶凌飞这次真的喝多了,他根本就不记得昨天晚是怎么回到的别墅,等他睁开眼睛,就发现他躺在床,赤身。www.shushu8.com叶凌飞就感觉头痛得厉害,就像是炸裂一般,这才想起昨天晚喝酒的事情来,叶凌飞只是不清楚自己怎么会躺在自家的床,而且他发现自己全身着。 叶凌飞坐起来,在床边找着他的衣服,却没有发现他的内裤,就连外衣都不知道哪里去了。叶凌飞右手揉着要炸裂的脑袋,从床下来,他刚要去找衣服,房间的门开了,就看见白晴婷从外面走进来。 白晴婷看了叶凌飞那的模样,赶忙把房间的门关,那感觉就像是怕被别的女人瞧去叶凌飞这的模样。她一走进来,就抱怨道:“老公,你昨天晚喝得太多了,竟说胡话。我和欣茗昨天晚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帮你洗了澡,要不然,你那股酒味非得把我熏晕过去!” “老婆,你和欣茗昨天晚帮我洗的澡?”叶凌飞看了看自己身,问道:“我昨天晚是怎么会来的,我都不记得了!” “你能记得什么,醉得什么都不知道了!”白晴婷说着弯着腰,从叶凌飞的柜子里拿出一条内裤,扔在床,嘴里说道:“你的衣服都洗了,你就穿这条内裤,昨天晚是安琪把你送回来的,老公,你真的一点也不知道?” 叶凌飞点了点头,说道:“我真.的不记得是怎么会来的!”叶凌飞说着把内裤套在腿,他边穿边问道:“安琪呢?” “她回去了!”白晴婷又帮着叶凌飞.选好了衣服,把衣服放在床。她转过身来,帮着叶凌飞穿衣服,边穿边说道:“老公,我马就要去班了,晚我会把龙山那边的计划拿给你,今天你不是要见你那些兄弟吗,我只希望你少喝点酒,不是我不想让你喝酒,只是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 “老婆大人,我知道!”叶凌飞笑道。 白晴婷帮着叶凌飞收拾好之.后,她又仔细打量着叶凌飞,满意地笑道:“老公,你这个人就是不喜欢打扮,这一打扮起来那可是真帅气,我可事先说好了,你不许在外面小姑娘。” 叶凌飞笑道:“我怎么会出去小姑娘,你就别乱想.了!” “我就是和你开个玩笑!”白晴婷说着在叶凌飞的嘴.唇亲了一口,说道:“老公,我去公司了!” “恩,路小心一点!”叶凌飞叮嘱道。 白晴婷开着车离开别墅,叶凌飞也简单地吃了.早餐,也打算出门。就在叶凌飞刚走到门口时,彭晓露也从楼下来。看着一身依旧是灰色制服的彭晓露,叶凌飞没有理她,转身就走。彭晓露却追了来,嘴里说道:“叶凌飞,你要去哪里?” “我去哪里关你.什么事情?”叶凌飞问道,“我说你是不是管得太多了点,你愿意留在这里就留在这里,你愿意走我也不拦着你,我们不要管对方的事情,这个交易如何?” “狼牙的人是不是来了?”彭晓露冷不丁问了一句。叶凌飞没有否认,他看着彭晓露的脸问道:“这和你有关吗?” “怎么没有关系,我就是想要见见狼牙的人,我爷爷说你如何厉害,我不相信,我要亲眼见一见!”彭晓露说道。 叶凌飞撇了撇嘴唇,嘴里说道:“彭晓露,你太孩子气了,你说你想见就能见吗,我建议你还是老老实实待着比较好,过两天,你的爷爷会来这里,到时候,你自然能见到狼牙的人了!“ “我爷爷要来?”彭晓露一愣,这件事情她并不知道,现在听叶凌飞提到这件事情,彭晓露感觉有些突然。她很想知道自己爷爷为什么要来这里,难道就是为了见狼牙这些人?彭晓露转念一想,感觉又不对,自己的爷爷不会为了这些人就来望海市,这其中一定有原因。 这其中当然有原因,只是叶凌飞并不会告诉彭晓露。彭元之所以会来望海市,恰恰是因为当初彭元和叶凌飞达成的协议当中有这样一条,只是时机不到,现在还不能明说。但很快,这件事情就会明确下来,到那时候,龙山那边就会变成管制区了。 叶凌飞没有说话,迈步走了出去。彭晓露这个时候也不管叶凌飞去哪里,她现在只想搞清楚自己的爷爷为什么会来望海市? 狼牙的人陆续来到望海市,都入住在那家酒店里面。叶凌飞这一天都在酒店里面,很多的人都是在叶凌飞离开狼牙之后,第一次和叶凌飞见面。虽说次曾经有过狼牙的人来到望海市,但那毕竟是一少部分,大部分的还没有到望海市。 这些人一来可就热闹起来,整家酒店到处都能听到笑声。狼牙组织的成员已经习惯了不受约束的生活习惯,他们的生活方式比较放纵不羁,如果不是这次叶凌飞让他们来望海市,他们是不愿意跑到望海市来的。望海市比起国际大都市缺少了美酒、佳肴和美女,这美酒和佳肴倒好说,但是这美女可就没法找了。在日本、美国都有大批的ji女,尤其是日本那是色情行业比较发达的国度,想在日本找到高档的ji女很容易找到,只是望海市就相对差了点,虽说也有小姐之类,但那些小姐的素质实在太差,没有任何的包装,根本无法吸引到这些家伙。 当然,叶凌飞让他们来望海市并不是想让他们找什么美女来的,叶凌飞是希望说服其中一些人离开狼牙组织,在过惯了这种普通人的生活后,叶凌飞也希望那些曾经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能过普通人的生活。 一直持续到晚,来望海市的狼牙成员超过两百三十多人,明天大约还有四十多人会来望海市,至少超过两百七八十名的狼牙成员聚集在望海市。 野兽那边的消息也得到了确定,袭击叶凌飞那些人的身份也查到了,是属于竹青社团的。竹青社团最早出现在香港,之后,向望海市发展过来,杨子就是竹青社团中的一名重要的骨干,而控制着这个社团的是一个姓周的男人。
之前一些列的事情都是这个姓周的男人策划的,包括萧朝阳被杀的案子,叶凌飞被袭击等一系列的事情,都和这个人有关。 野兽还查到这个竹青社团属于国际一个叫IDE组织,这个组织就是一个走私的组织,其目的是想要把望海市作为中转站。 叶凌飞昨天和野兽说要一网打尽就是这个意思,他不仅仅要找出那些袭击自己的人,还要把一直都潜伏在望海市的势力彻底打掉。这次狼牙组织的人刚好在望海市,叶凌飞就打算利用这个机会彻底铲除这个走私组织在望海市的势力范围。 “恩,野兽,你和野狼照顾其他的人,我晚不在这里!”叶凌飞把尖刀、老鹰等人叫过来,说道:“你们这些人不要乱走,就在这家酒店待着,有什么事情找野狼和野兽,明白吗?” “撒旦,你放心,这些兄弟懂得规矩,咱们来望海市不是来玩的!”老鹰拍着叶凌飞的肩膀道,“能看见撒旦你,真好,我一直都想着见到你!” “放心,以后见面的时间还多呢,我明天给大家带来一个惊喜,恩,我就不说了,明天我再和你们说!”叶凌飞有意卖个关子,没有把话说完。 叶凌飞安排好这里的事情后,离开了酒店。叶凌飞的新车今天已经开始磨合了,是一款价值三十多万的奔驰车,叶凌飞开车回家时,车速开得并不是很快。新车需要磨合,不过,这样也好,叶凌飞有时间和张雪寒聊聊天。 张雪寒自从和叶凌飞次见面之后,虽说再也没有给叶凌飞打过电话,但叶凌飞心里总感觉不安,总感觉他对不起张雪寒。叶凌飞主动打电话给张雪寒,张雪寒似乎在自习,叶凌飞就听到电话里传来张雪寒的声音道:“叶大哥,你等我下!”说着,就没有了声音。大约过了十几秒钟,电话里面才传出来张雪寒的声音道:“叶大哥,我刚才在班级自习,不方便说话!” “雪寒,我没什么事情,就是想知道你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叶凌飞轻呵道,“我不太放心啊,要是你有什么事情,我怎么向你的爷爷交代?” 张雪寒听声音似乎此刻的心情很好,她轻声笑道:“叶大哥,我爷爷怎么会怪你呢,我十一在家时,总听我爷爷说要找机会好好谢谢你。” 叶凌飞笑道:“雪寒,那是因为你爷爷一直都不知道你的事情,要是知道我把你…..啊,不说这个了,我就是打个电话问问你身体怎么样。” 张雪寒听出来叶凌飞刚才话中的意思,她也在回避这个问题。不过,张雪寒并不后悔和叶凌飞有关系,她只是不想让叶凌飞因为她们之间有了关系,而变得烦恼起来。张雪寒说道:“叶大哥,我没有什么事情,哦,我想起来了,我今天中午看见可欣姐了!” 这张雪寒因为常去李可欣酒的缘故,和李可欣混得很熟。张雪寒每次到酒里,酒都会变得异常火爆,不仅仅因为张雪寒那脱尘绝俗的美貌外表,还由于张雪寒弹的一手好钢琴,张雪寒那是才貌双全,自然为李可欣的酒带来不少的客人。 张雪寒突然提到李可欣,倒让叶凌飞有些惊愕。这两天只顾着忙着狼牙的事情,反倒忘记李可欣来,叶凌飞还不知道李可欣那边如何了。自从这刘海醒过来之后,李可欣就去照顾刘海,叶凌飞总感觉刘海这家伙醒过来并不是一件好事,只是又不能明着和李可欣说。现在听到张雪寒提到了李可欣,叶凌飞就问道:“哦,雪寒,她现在怎么样,我好久都没见到她了,想必是很忙!” 这叶凌飞也不告诉张雪寒有关他和李可欣之间的事情,像这种事情不说的好,要是说出来,反倒让张雪寒心里感觉叶凌飞是有意想在她面前显示一番。叶凌飞相信张雪寒又不是什么小姑娘,应该能瞧出来他和李可欣之间的关系很亲近。 张雪寒听到叶凌飞这样问她,她说道:“我瞧见今天可欣姐姐的脸色不是很好,我和她打招呼,她都没有看见我!” “哦,可能是李可欣最近太忙了!”叶凌飞嘴这样说着,但他心里却在核计着李可欣的事情,看起来这李可欣十有是因为刘海的事情在烦恼,叶凌飞感觉这个时候,他应该打电话给李可欣,至少安慰下李可欣。 叶凌飞想到这里,就对张雪寒说道:“雪寒,我要挂电话了,这开着车打电话实在太危险了,等我有时间再给你打电话,你可要好好学习,不要胡思乱想!” “我不会的!”张雪寒轻呵道,“我一直都在用心学习,以后我也不会随便到外面去了,叶大哥,我要好好学习,恩,要是叶大哥不找我,我也不出校门了!” “雪寒,可别这样说!”叶凌飞笑道,“这该玩还是要玩的,不能把自己关在学校里面,我看我得给筱笑打电话,让筱笑这个丫头多陪陪你!” “叶大哥,不要找筱笑了,她最近也很忙!”张雪寒赶忙说道,“叶大哥,你放心,我在学校待着也很好,这里也有玩的地方,我最喜欢的是学校的图馆,可以看很多好的!” “那好,记得如果有事情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没有关系的,知道了吗?”叶凌飞又叮嘱张雪寒一番,等挂张雪寒的电话后,叶凌飞又拨打了李可欣的手机,一连拨打了两次,李可欣那边都没有人接电话,当第三次叶凌飞拨打了李可欣的手机时,李可欣终于接了电话,只是李可欣的态度却让叶凌飞心里一咯噔,他感觉到李可欣那边不对劲儿。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