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4章-第865章

藏娇都市 864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6563字
第64章撕碎对手 白杨没有料想会出这样大的事情,他当时在办公室里,听到外面的声音后,白杨才急急忙忙赶出来。等他一出来,看见眼前这一幕时,白杨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啪、啪! 两声枪声响起,就看见彭晓露一瘸一拐握着手枪走向训练场。 在听到枪响之后,训练场安静了许多。坐在旁边悠闲抽着烟的叶凌飞看见是彭晓露开的枪后,他把手里的烟扔在地,冲着还没有打爽的野兽等人喊道:“好了,散场了!” 野兽把抱起来的一名年纪二十多岁的年轻士兵扔在地,嘴里骂骂咧咧道:“我操,老大,不是,刚刚才热完身,还没有爽呢,这就像刚找到一个处女都准备得差不多、就等着了,却被喊停下来,实在不爽了!” 老虎也嚷道:“撒旦,没有这样的啊,正爽呢,怎么就不打了。”说着,老虎用他蹩脚的中文对被他踩在脚下的那名士兵喊道:“我说哥们,你说是不是?” 那名士兵心里这个窝火,他.并没有想到这些怪物们一动起手来,那就是真下狠手,简直就像是要一下子要了性命一般,而他们这些士兵却不敢下死手,这样以来,在气势就被狼牙那些人压了下去,结果已经在预料中。 “收工,收工!”叶凌飞嚷道,“全给我过.来,你们这些家伙下手真够狠的,简直就是玩命啊,瞧瞧地躺着的人,哎呀,我看其中有些人得立刻送去治疗了,白大队长,你也别闲着,快点把这里的军医都找过来,紧急救治,至于一些伤势严重的,派车送到条件好的地方抢救,你现在可以通知他们离开这里了,他们已经被淘汰了!” 白杨这时候急忙跑过来,开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怎么那些受伤严重的就被淘汰了。再确认叶凌飞这并不是开玩笑后,他轻叹口气,赶忙叫来军医。聂军刚才被三个狼牙的人围攻,聂军虽绰绰有余,但面对三个狼牙的人,他可就没那本事了,更何况这三个人那下手可叫一个重,专门找聂军要害部位攻击。聂军虽说他嘴不肯示弱,但心里却知道这些怪物都是有来头的家伙,要是真把这些人打伤了,以后他可要倒霉了。 其实,不仅聂军有这种想法,几乎所有在这个基地.的士兵都有这方面的担忧。中方那可是藏龙卧虎,其中不乏有高手在。但是,这些士兵在面对狼牙这些人凶狠得打击下,心里却在核计着他们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畏手畏脚的,被打得几乎无还手之力。 聂军眼窝被打得发青,他感觉胸口很痛,刚才被人.狠狠打了一拳,除了胸口,还有下腹,这也是他的身体素质好,反应快,要不然那一脚是踢向他的下身,如果被踢到下身,聂军的命根子可就要断了。 聂军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再听到叶凌飞刚.才说得那句话后,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聂军想不通叶凌飞到底有什么权力这样做,他赶忙对白杨说道:“大队长,这件事情…..!” 白杨没有等聂.军说完,就瞪了聂军一眼,说道:“等我处理完再说,瞧瞧你这个教官当的,竟然带头打架,现在好了,事情闹大了,你自己想!” 白杨之所以这样说,他也是没有办法,事情闹得这样大,也不是他所能管得了的。现在这里说算的就是叶凌飞,既然叶凌飞发话了,他只有照办,谁让头有命令,这里的一切管辖权在叶凌飞手里,在这里,叶凌飞才是土皇帝,什么中尉、校、大校的,都不好使。 聂军被白杨这一说,没有了词。他望向彭晓露,指望这个时候彭晓露说几句话,毕竟那些士兵都在这里训练很久,都盼望着能进入特种部队,如果仅仅因为这件事情就被断送了前程,聂军感觉于心不忍,他感觉整件事情都因他而起,那些士兵也是在自己的鼓动下,才和狼牙的人有了冲突,如果自己这个时候不说几句话,那他以后还怎么在这里混下去呢! 彭晓露并没有看聂军,而是直奔叶凌飞走过去,她的脚还没有好,走得很慢。等到叶凌飞面前,把手里的枪放回去,瞪着眼睛看着叶凌飞,嘴里质问道:“叶凌飞,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叶凌飞轻呵道,“你不是瞧见了吗,我让我的人打架,就是这样简单,难道这个有问题吗?” 彭晓露扫了一眼,嘴唇着,嘴里喝道:“你疯了吗,瞧瞧你的人下手多重,这些军人都是来这里参加集训的,他们是要进入特种兵,你却要你的人下狠手,难道你当这里是战场吗,你在面对的是敌人吗?” “这都让你瞧见了,没错,我正要给这些废物一堂他们终生难忘的课!”叶凌飞没有理会彭晓露那锐利的目光,而是转过身去,冲着那些军人大声说道:“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刚才犯了什么错误,作为一名即将进入特种部队的特种兵,你们却在面对着你们的对手时畏手畏脚,你们告诉我,你们在担心什么,难道你们在担心以后能不能当兵,担心你们以后能不能进入特种部队,还是担心你们会和狼牙的人结仇,你们告诉我,你们到底在担心什么?” 叶凌飞这句话一喊出来,对面那些士兵一个个都闭嘴,没有人回答。白杨走到彭晓露身边,他没有说话。这里的主角是叶凌飞,白杨想知道叶凌飞到底想干什么。彭晓露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叶凌飞,她的想法和白杨的想法一样,都不清楚叶凌飞为什么会这样问。 叶凌飞等了一分钟,没有一个人回答。叶凌飞冷笑起来,他笑得很大声,嘴里说道:“真是一种悲哀,你们是军人,军人的天职是什么,难道你们忘记了,就是保家卫国。如果说句粗俗的话,你们就是战争机器,你们和那些枪支、大炮没有什么区别,你们就是用来充当战争机器的,你们只要穿军装,你们就不是那些普通的平民了,你们不应该像那些平民一样去考虑其中的厉害关系,你们所应该做的就是尽你们一切的能力执行命令,甚至于当一个命令是错误的时候,你们也要执行,这就是你们的职责,你们把你们脑袋里面所谓的关系利害都全部抛弃,你们不应该考虑那样多。就在我下那个命令之时,你们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地步,你们知不知道,狼牙的人都是经受过比你们更加残酷的死亡训练,他们所奉行的就是在最短时间内、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掉对手。” 叶凌飞这番话说得掷地有声,说到了重点。那些军人心中都清楚刚才他们心里就是这样想的,这怪不了他们,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势必会染很多的不良风气,就算他们现在是身穿着军装的军人,依旧还会有这种不良风气。 彭晓露刚才还恼怒叶凌飞,但听到叶凌飞这番话之后,她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彭晓露凝望着叶凌飞,心里考虑着叶凌飞说的话。白杨则微微扭开头,不想让别人看见他的表情。 白杨的老爸是一名老红军,白杨一直想不明白自己老爸为什么会生活在一个小城市中,不向国家要求待遇。要是白杨老爸只要肯张口,国家绝对不会亏待这种老红军的。更何况,白杨老爸的很多老战都是从军队领导职位退下来的,当初白杨参军时,还是靠自己本事进入军队,在军队中,一步步的升来。他没有什么值得依靠的关系,后来才机缘巧合,被当时军区总参谋长的彭楚华看中其能力,被彭楚华提拔起来。 白杨每次回家,他的那名老红军的父亲都会告诉白杨,身为军人,只想着如何保家卫国,不要想得太多。 白杨每次都嘴答应,但是,他心里却不得不想很多的事情。此刻,在听到叶凌飞这番话后,白杨内心感觉羞愧,自己何尝不是这样的一种人,做事左思右想,却没有想到他穿这身军装,就应该想着如何保家卫国。 白杨此刻,想到了他老爸对他说过的一句话:军人应该有一种傲骨,打不倒、压不跨。白杨不由得问自己,自己有吗? 叶凌飞并不知道自己这一番话能在白杨心里掀起如此大的波澜,他眼见那些人没有说话,叶凌飞清了下嗓子,高声说道:“你们刚才是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会让狼牙的人下狠手,并不代表我对你们有仇恨,恰恰相反,我对你们期望很高,我希望你们能成为真正的特种兵,能成为最精锐的特种兵。我之所以要这样做,我是想唤起你们的霸气来,在我看来,既然你们到了这里,那就要有霸气,我希望你们不要像个废物只会喊喊口号,你们应该像头狮子一样,随时准备撕碎猎物!” 第65章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叶凌飞说得那些士兵哑口无言,这些人心中清楚,他们是军人,军人本来就不应该想这样多。但是,就在刚才,他们却想了很多,六百多人,在面对不到三百人的狼牙军火组织却被人打得无还手之力。 叶凌飞希望的是这些人像头狮子那样,随时撕碎猎物,只有保持饱满的战斗力,才能让他们有能力面对以后的残酷训练。 就在刚才,叶凌飞已经考虑好了,与其像现在这样让那些教官训练,还不如现在就让自己的人来训练,提早的进入残酷的训练,在训练中,让这些人自己退出,这是最合适的方法。 叶凌飞是有意让狼牙的人和这些士兵发生冲突,其用意就是给这些人以心理的打击,让他们知耻而后勇。 叶凌飞大声说道:“刚才我之所以喊你们为废物,就是我看不惯你们这种作风,前怕狼、后怕虎的,你们这些人有很强的战斗力,但是,如果你们不能抛开你们这种作风,只会是废物,告诉我,你们想当废物吗?大声告诉我,你们想当废物吗?” “不想,我们不是废物!”那些士.兵被叶凌飞说得已经压抑许久的发自内心的呐喊声终于爆发出来,这声音震耳欲聋。 叶凌飞点了点头,说道:“很好,这才.是我想要的士兵,这才是将来狼牙特种兵应该具有的素质。刚才就是我对你们的第一次选拔,很不幸,那些受了重伤的士兵将会被淘汰,如果说连这点抵抗都会受了重伤,那在以后残酷的训练中,只会丢掉性命,所以,他们被淘汰了。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从明天起,我将会正式对你们训练,这个训练将是最残酷的,你们口中所说的这些怪物将会是你们的教官,如果在训练中,你们有人被发现不适合,将会被立刻淘汰掉,我会为你们设立分数项,一共一百分,当这一百分被扣除后,你们将会自动离开这里,我给你们今天一天的时间考虑,不要等你们或者因为接受不了残酷的训练、或者因为分数被扣光等原因离开,那样你们将会感觉到羞耻!” 叶凌飞说完之后,一转身,带着.狼牙的人离开。等叶凌飞等人一走,聂军这才来到白杨面前。聂军刚才听到叶凌飞说的那番话,尤其是叶凌飞说将会有狼牙的人担任教官这句话,让聂军一时间不知所措起来。 要是叶凌飞让狼牙的人担任教官,那包括聂军自.己在内的教官以后可怎么办?聂军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 “大队长,如果说让那些怪物担任教官,那我们这些.人怎么办?”聂军问道。 白杨看了聂军一眼,冷哼道:“你问我怎么办,刚才.你打架的时候不是很英勇吗,现在怎么担心起你怎么办了!” 白杨那是来气,.他不理聂军。聂军一看白杨这边不行,就去找彭晓露。在聂军看来,彭晓露和自己所处的位置一样,彭晓露也是教官,如果说以后都用狼牙的人担任教官,那彭晓露岂不是也没有事情干了? 但聂军却忽视一个问题,那彭晓露和聂军不一样,彭晓露来这里并不是为了升职或者其他之类,只是来这里镀金。就算彭晓露不干教官,她也有了组建“狼牙”特种部队的荣誉。更何况彭晓露再听完叶凌飞所说的话那番话之后,被深深震撼了。彭晓露心里不得不承认叶凌飞所说的确实存在,而这也实实在在影响着特种兵的素质。 彭晓露认同叶凌飞的看法,或许叶凌飞刚才所说的话有些残酷,但是,在彭晓露看来,叶凌飞的训练方法未尝不是一个最好的办法,在没有其他的选择前提下,只有用最残酷的训练方式才能打造一支精锐的特种部队。 看见聂军走向自己这边,彭晓露也和白杨一般,没有理聂军,她一瘸一拐朝自己的宿舍走去。聂军一看,刚忙过来,想要搀扶彭晓露,却听到彭晓露说道:“聂长官,不用,我自己可以走!” “晓露,你说叶凌飞怎么可以这样,要是让他的人担任教官,那咱们这些教官可怎么办?”聂军眼见彭晓露不用他搀扶,只好和彭晓露拉开一点距离,趁机说道:“我……!” 彭晓露打断聂军的话,说道:“这件事情不是我们能管的,我也不想管!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养伤,聂长官,我们本来就是来这里临时担任教官,并没有说以后都是我们担任教官,在这点,我想没有什么好说的!” 彭晓露的话让聂军有些傻眼,他没有想到彭晓露会这样说。等聂军反应过来时,彭晓露已经走得很远了。 。。。。。。。。。。。。。。。。。。。。。。。 下午的训练依旧,只是很多的人开始考虑叶凌飞所说的那些话来。无疑叶凌飞所说的那些话让这些人都在思考,他们是否能否进入“狼牙”特种部队。 叶凌飞下午没有和狼牙的人一起训练,而是一个人到了基地的办公室。白杨早就为叶凌飞准备好办公的房间,就在白杨办公室的隔壁。 叶凌飞坐在椅子,把两腿平放在办公桌,手里拿着烟,在考虑着明天该如何训练。在叶凌飞的脑袋中,已经有了训练的方案,叶凌飞所考虑的是如何把这个方案变得更加妥当一些。他不可能把死亡学校的那套训练方案直接拿过来,那样的话,死亡率可就多了。 叶凌飞这边正在想着训练的事情,就听到办公室的门口传来脚步声。那脚步声一脚轻、一脚重的,不用看,叶凌飞都知道是谁。 吱嘎,办公室的门被推开,彭晓露出现在门口。 “这破门怎么还出声音啊,我说彭晓露,你们这个基地怎么建的,这种破门也不好好收拾一下!”叶凌飞没有换姿势,依旧保持着他原来的姿势,只是把手里的烟捏灭,随手一扔,很没有道德的扔在地。 彭晓露一瘸一拐走进来,她一看叶凌飞那姿势,嘴里冷哼道:“你有空躺着,就不能把这里的门修理一下啊,这里是你的办公室,你自己都不想修,谁能帮你修!” “这就不对了,难道这里没有后勤吗,让后勤来修!”叶凌飞说道,“你总不能让我这个主抓训练的人来干这种小事情!” 彭晓露闻着办公室里那呛人的烟味,她没有走向叶凌飞这边,而是走到窗户前,打开窗户,嘴里说道:“你们这些大男人都是一个样,怎么就喜欢抽烟呢,我爷爷在家的时候总是抽烟,我抱怨过多少次,我爷爷就是不听,后来还是医生建议他不要抽烟,我爷爷才被迫戒烟了。我看你早晚也要学我爷爷那样,咳嗽得厉害!” 这彭晓露那是一番抱怨,倒把叶凌飞给说笑了。叶凌飞把腿从桌子拿下来,坐正身子,嘴里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抽烟那可是彰显男人魅力的方式,你没有瞧见电视剧里那些英俊潇洒的男主角总是习惯抽烟啊,那就叫潇洒!” “得了,还潇洒呢,我一看那些什么偶像剧里的男人就感觉一点男人的气质都没有,就是一些小白脸!”彭晓露转过身来,走到叶凌飞对面,一拉对面的那把椅子,坐了下去。她看了叶凌飞一眼,说道:“我很少看电视,就算回家也是在房间里面看。” “看?看什么,言情小说吗?”叶凌飞问道。 “军事方面的籍啊,我看什么言情小说,感觉那样的故事很假,我小时候就不喜欢看!”彭晓露说道,“小时候人家就说我是假小子,当时我们班级的不少男同学都让我打哭过,虽说他们都,但是被我打哭的,没有一个敢找我!” 彭晓露这句话一说完,叶凌飞就哈哈大笑起来,笑得彭晓露一头雾水,不明白叶凌飞笑什么。彭晓露瞪着叶凌飞,嘴里说道:“你笑什么啊,真是的,你小时候不打架啊!” 叶凌飞就是笑,也不说话,彭晓露有些急了,她伸手拿过来一个空纸杯,砸向叶凌飞。那个空纸杯是叶凌飞刚刚喝水留下来的,里面还有一点点水。彭晓露把那纸杯砸在叶凌飞身,从里面洒出的水珠刚好滴在叶凌飞的脸。 叶凌飞抹了一把脸的水珠,终于不大笑了,而是改为轻笑,嘴里说道:“我是笑你小时候就彪悍,你一个小姑娘家,从小就知道欺负男孩子了,我看那些被你打得不是不敢找你,而是怕你找他们算账,被你再打一顿。再说了,你爷爷那是什么脾气,谁敢惹你爷爷啊。哈哈,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你现在这样彪悍,原来小时候就这样啊,看起来这江山易改、本性难易!” 叶凌飞这句话刚一说完,就看见对面的彭晓露紧咬着嘴唇,眼睛瞪得大大的,叶凌飞一瞧,心里暗叫一声,糟糕!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