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4章 老三出事

藏娇都市 894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455字
张璐雪身穿黑色大衣出现在机场候机厅里,白晴婷一看见张璐雪也来了,她赶忙招呼张璐雪道:“璐雪,这边!” 张璐雪瞧见叶凌飞和白晴婷后,她微微一犹豫,迈步走了过来。 “璐雪,你今天打扮得真漂亮,我刚才差一点没有认出来呢!”白晴婷笑着对张璐雪说道,从白晴婷的语气,能听得出来,白晴婷和张璐雪的关系处得很不错,以前,要是白晴婷看见张璐雪,不横眉冷对就算不错的了,怎么可能会主动和张璐雪打招呼。 叶凌飞并不知道在他离开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白晴婷和张璐雪到底通过何种方式让俩人的关系变好的,但从张璐雪对白晴婷微笑的反应看,张璐雪和白晴婷俩人的关系至少已经是朋了。 “我来接我爸爸!”张璐雪没有理会站在白晴婷身边的叶凌飞,她面带笑容,对白晴婷说道:“我爸爸和妈妈也坐这趟班机回来,本来说好的是明天回来,不知道为什么会提前回来,我一接到电话,就急急忙忙赶过来了,结果在机场路被堵住了,堵了将近一个多小时!” “我们来的时候也遇到堵车,.结果花了将近三个多小时才赶过来!”白晴婷说完后,忽然想到张璐雪并不知道叶凌飞今天回来,白晴婷看了叶凌飞一眼,又转向张璐雪,有些画蛇添足一般地补充道:“璐雪,我都忘记告诉你,他今天回来!” “他回不回来和我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已经当他是透明人了!”张璐雪转向叶凌飞,撇着嘴唇,说道:“我现在交了男朋,他对我很好,我感觉很幸福!” “璐雪,你交了男朋,我怎么不.知道啊,你什么时候交的?”白晴婷颇感意外,她惊讶地问道。张璐雪神情微微一顿,随即说道:“就是前几天的事情!” “哦,这样啊,有时间来见见!”白晴婷说道,“我不是一个帅哥!” “蟋蟀的哥哥,简称帅哥!”叶凌飞冷不丁插嘴道,“当然,.这仅仅是我猜测的!” 白晴婷赶忙一拉叶凌飞,嘴里说道:“老公,你别胡说!” “无所谓了,反正我都习惯了!”张璐雪撇了撇嘴唇,.显得丝毫不在意。 三个人正在这.边闲聊时,听到机场里面传来班机到达的通知,白晴婷拉了把叶凌飞的胳膊,说道:“老公,我们到出站口接我爸爸!” “恩!”叶凌飞点了点头。 白晴婷好久都没见白景崇,这心里着急,走的自然快了。而叶凌飞则走得比较慢,那张璐雪走得更慢。叶凌飞走着走着,就感觉脚后面被人踩了一下,多亏他反应快,才避免摔倒。叶凌飞一转身,就瞧见张璐雪一脸无辜得站在他后面,有意拉开和叶凌飞之间的距离,以显示,她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张璐雪要不这样做,叶凌飞倒也不会一下子肯定就是张璐雪干的,要知道在叶凌飞身后还有不少接机的人,被人踩一脚也正常,但张璐雪这样做,就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一样,反倒告诉叶凌飞,刚才就是张璐雪故意踩他的。 叶凌飞迈步朝张璐雪面前走了两步,张璐雪一瞧叶凌飞走过来,她本能向后腿,结果张璐雪差点撞到她背后的那个正从她身后走过的人,叶凌飞这时,却伸出右手,一把握住张璐雪的胳膊,把张璐雪拽住。 “你…..!”张璐雪刚想问叶凌飞干什么拽她,就听到叶凌飞说道:“小心一点,你不知道后面还有人吗,要是撞到了,可就不好了!” 张璐雪一看,那个人刚刚从她身后走过,如果不是叶凌飞拽住了她,刚才她一定会撞到那人的。虽说心里明白,但张璐雪嘴却说道:“那是我的事情,你可别对我动手动脚的,小心我男朋过来打你!” “打我?”叶凌飞一听,笑道:“那得看他本事了!” “切,像你这样的人,我男朋一只手就摆平了!”张璐雪煞有介事地说道,“我男朋很厉害的,我告诉你啊,我男朋一个人打过一百多人,而且,我男朋还会复活,厉害着呢!” “会复活?”叶凌飞这下子有些傻眼,貌似还没有听说过人死了还能复活的,这不是瞎扯吗? 看见叶凌飞有些犯傻的模样,张璐雪撇了撇嘴唇,冷哼道:“害怕了!” “恩,我是有些害怕!”叶凌飞说道,“我害怕你得病了,怎么竟说一些胡话!” “你这个家伙不相信是,等我有时间,我带你去见见我的男朋!”张璐雪说道。 “那也行!”叶凌飞说道,“你定时间和地点,最近这几天天气冷,得到温暖的茶厅或者咖啡厅之类的,当然,健身馆也不错,总之让你男朋选,事先说好了,要是有人受伤了,医疗费自理!” 张璐雪摇了摇头,很认真地说道:“不用这样麻烦,等你晚回去,去《魔兽世界》建立一个人物,到时候你就能看见我的男朋了!” “去《魔兽世界》建个人物?”叶凌飞一愣,张璐雪看叶凌飞那奇怪的模样,不耐烦地说道:“你不去建人物怎么见我男朋,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的男朋是男是女呢!” 叶凌飞无语了,搞了半天,这张璐雪竟然玩起网络游戏,还在游戏里面找到一个男朋。一看就知道张璐雪那是缺少被人爱,希望在游戏里面找到所谓的爱。其实,叶凌飞并不知晓,张璐雪并不是因为想在游戏里面找到爱,而是一个人无聊,听从了郑可乐的建议,俩人玩起了魔兽。只是郑可乐常常用张璐雪的账号玩,为了骗一些装备,骗了一个傻瓜当男朋。等张璐雪知道后,也已经来不及了。张璐雪也不介意,索性就这样玩着,今天是看见叶凌飞了,张璐雪才故意说她有男朋。只可惜,被叶凌飞追问到最后,张璐雪再也隐瞒不下去,才道出了就是游戏里面的人物而已。
张璐雪看见叶凌飞在偷笑自己,她把胸一挺,嘴里冷哼道:“有什么好笑的,我就愿意玩游戏,你管得着吗?” “我可没说我管你!”叶凌飞目光扫了一眼正在出站口东张西望的白晴婷,他又把目光收回来,对张璐雪轻声说道:“我只是担心你被人欺骗了,瞧瞧你现在的打扮,哪里像什么大公司的总裁,我看像个未成年的少女,瞧瞧这腿细得,还偏偏套什么丝袜…..啊,对不起,我看错了!不是丝袜啊……..!” “你都什么眼神啊,懒得理你,早晚被你气死!”张璐雪冷哼一句,从叶凌飞身边走过,就在她刚刚走过之时,叶凌飞伸手在张璐雪的粉臀抓了一把,随即装作没事人一样,眼睛望向旁边。 张璐雪转过身,面带笑容,对叶凌飞很娇媚地说道:“刚才是不是抓得很爽啊?” “你和我说话吗?”叶凌飞问道。 “我问你想不想再抓一把啊?”张璐雪那模样在叶凌飞看来,这是爆发前的平静,他忽然用手一指张璐雪的背后说道:“璐雪,你爸爸出来了,我们快点过去!” “想骗我,没门!”张璐雪忽然脸色一沉,抬起脚,用她的红色皮靴狠狠踩了叶凌飞脚面一下,叶凌飞“哎呦”一声。张璐雪冷哼道:“你这个混蛋,刚才是不是想骗我,我告诉你,我才不吃你这套,你这个家伙,整天就知道欺负我,一走就是两个月,连个招呼都不打一声,一回来,就嘲笑我,今天有你没我,我让你知道得罪本小姐的后果!” 这张璐雪那是把心里憋的怨气一股脑得发泄出来,就像是被人抛弃的怨妇一般,她抬起脚,就踢着叶凌飞的腿。这张璐雪那脚本就没有多少力气,而且她撇着腿,从水平方向踢叶凌飞,这本就没有多少力道,不过,张璐雪这架势可是很吓人,周围那些人都有意避开,以免被殃及。 “璐雪,你在干什么?”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从张璐雪背后传过来,张璐雪刚刚才踢完一脚,这脚还没有落地,再听到这个声音后,张璐雪表情僵硬起来,把脚落下去,身体有些僵硬,转过身来,就看见在她背后,张璐雪的父母以及白晴婷、白景崇等人都看着她,张璐雪尴尬地说道:“妈妈,爸爸,我….我在…在练习防狼术,哦,对了,叶凌飞甘愿当我的练习对象,恩,就是这样!” 叶凌飞走过来,先和张啸天打招呼道:“张总裁,好久不见了!” 张啸天夫妇当初只是知道自己的女儿怀孕了,却不知道那个让自己女儿怀孕的男人是叶凌飞。张璐雪不管父母怎么问,都没有告诉那个让她怀孕的男人是谁,只是征求父母的意见,最后,权衡利弊,张璐雪才打掉了那个孩子。 张啸天看见叶凌飞后,礼仪性地伸手和叶凌飞握了握手,嘴里说道:“小叶,我们确实很久没有见了,等过些天,咱们好好聚聚,我知道我能恢复得这样好,完全就是你的功劳,而且新亚集团也多亏了你,我要感谢你!” “张总裁,瞧你说得,当初我来望海市的时候,还多亏你收留了我!” 张啸天微微笑道:“小叶,这件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你和我都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儿,恩,我刚刚下飞机,有些累了,等过几天,我给你打电话,咱们出来聊聊!” “好!”叶凌飞答应道。 张璐雪因为先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踢叶凌飞的腿,她有些尴尬,挽着自己妈妈的胳膊,不再说话。 叶凌飞和张啸天打过招呼之后,才来到白景崇面前,脸带着笑容,说道:“岳父大人,我看你和吴妈俩人都是容光焕发啊,至少年轻十多岁!” 吴妈被叶凌飞说得有些不好意思,白景崇眼睛里闪烁着喜悦的目光。这喜悦并不是因为好久没有看见叶凌飞,所流露出来的那种喜悦,是有了一种希望的喜悦,就如同在漆黑的深夜行路的路人,看见前方出现了灯光。 白景崇握住叶凌飞的手,显得异常亲热,说道:“小叶,我没有想到你今天能回来,这实在太好了,我在北京的时候,还想是不是找下老首长,让老首长把你叫回来!” 叶凌飞一听,笑道:“我说岳父大人,我怎么感觉压力好大啊,能不能不让我感觉压力这样大,岳父大人,你这样说,很容易让我今天晚失眠的!” 白景崇拍了拍叶凌飞的肩头,说道:“小叶,这件事情你一定要帮忙,不然的话,就会出人命的!” 白景崇说完这句话,叶凌飞和白晴婷都愣了,白晴婷急忙问道:“爸爸,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白晴婷那是心里着急,以为是自己爸爸这边有事情。叶凌飞却不这样认为,叶凌飞早就想到了很有可能是和今天刚来的那三个人有关,只是,白景崇没有说,叶凌飞倒也不急于知道。 白景崇没有在这里说,叶凌飞从白晴婷手里接过白景崇和吴妈的行李,四个人出了机场。 叶凌飞和白晴婷了车之后,白晴婷对坐在后面的白景崇和吴妈说道:“要不我们先在这里吃饭!” “我有点吃不下!”白景崇说道,“我想尽快见到你白爷爷,这件事情可耽误不得,要是再耽误下去,恐怕老三就没有性命了!” “爸爸,这老三是谁?”白晴婷问道。白晴婷只去过一次老家,自然不知道老家那些亲戚,她还是第一次听他爸爸提到老三这个人。 “老三是你白爷爷的三儿子,这话说起来可就长了!”白景崇叹口气,嘴里说道:“你白爷爷那是咱们白家最受尊重的长者,当初人家对咱们家有恩。我这些年虽说没少帮忙,但总感觉没有还人家当年对咱们家的大恩,这次,老三出了事情,我无论如何都要帮他!”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