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1章 对方打谁的电话

藏娇都市 901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426字
叶凌飞的话让白景崇看见了一个他从未见到的叶凌飞,在白景崇看来,此刻的叶凌飞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全身散发邪气的魔鬼,这种感觉让白景崇再面对叶凌飞那凌厉的气势之时,选择了回避。 不要说现在的白景崇,就在白景崇还是世纪国际集团总裁之时,在面对叶凌飞之时,白景崇心里也有过庆幸,他庆幸叶凌飞不是他的对手,而是他的女婿。现在看来,白景崇有些庆幸当初找到了这样一个女婿。 在白晴婷听来,叶凌飞这番话让她感觉整颗心都被点燃了,那种从心底里蔓延到浑身下的温暖感觉让白晴婷此刻恨不得扑进叶凌飞的怀里,告诉叶凌飞,在这个世界里,他就是自己的唯一,为你而生,随你而死。 一个女人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有一个男人为了她不顾一切,白晴婷此刻被幸福包围了她的芳心。 但在白老爷子和他的儿媳眼里,叶凌飞却像是一个恶魔一般,让俩人不由得心中害怕起来。白老爷子把求救的目光望向白景崇,此刻的白老爷子不再是那个目空一切的高傲长者,而是一个可怜的老头,他希望白景崇能帮他说话。 但白老爷子失望了,就看见.白景崇没有一点想帮他说话的意思,甚至于白景崇的表情让白老爷子感觉在白景崇的心里,这个女婿是得罪不起的。 自己的儿子命在旦夕,白老爷子.到了这个时候,什么都豁出去了。他忽然扑通跪倒在叶凌飞面前,嘴里哀求道:“我知道我不对,请你原谅,但是,你这次一定要救救我家老三!” 那少妇迟疑着,不知道是否应.该学白老爷子那样下跪。叶凌飞伸出两手扶起白老爷子,语气稍微舒缓下来,说道:“白老爷子,我不是要你给我下跪,我要的是你的儿媳给我的老婆道歉!” 叶凌飞这话说得很直接,就是要那少妇给白晴婷.道歉,要不然,这件事情没有完。那少妇紧咬着嘴唇,犹豫片刻,忽然站起身来,对白晴婷说道:“对不起,我刚才不应该那样说,我请求你的原谅!” 白晴婷哪里还想刚才委屈的事情,嘴里淡淡道:“算了,这件事情都过去了,我不想再说下去!” 白景崇松了一口气,他对叶凌飞说道:“小叶,既然.这件事情都过去了,我看你也不要生气了,毕竟咱们都是亲戚,你也不要放在心了!” “岳父大人,我刚.才说过了,我只是要帮晴婷讨一个公道,既然现在公道讨回来了,咱们后面的事情都好说。等一会,我会出去准备一下,晚我会给你消息!” “好!”白景崇赶忙答应道。 叶凌飞让白晴婷今天陪着这一家人,看看澳门那边会不会打电话过来。在叶凌飞看来,澳门那边应该会继续催款。澳门那边只留下一个账号,让白家的人在半个月之内打过去一亿,要不然就会要了白翠柏的性命,但事情不可能这样简单,谁知道把钱打过去,对方会不会撕票,叶凌飞希望的是能和澳门那边联系,至少能有一个具体的地址,一手交钱、一手交人。 叶凌飞在吃完早饭之后,就出了别墅。他开着车直奔海星广场的别墅,叶凌飞并没有告诉于婷婷和唐晓婉等人自己会什么时候回来,他想给这两个人一个惊喜。 路的雪还没有融化,还是能看见不少的交通事故。等开到海滨路时,这路面的状况也好起来。因为海滨路这边路面的雪清理得及时,并不像望海市其它路那样是被压实的雪。叶凌飞开着车到了他买下的那栋别墅门前,把车停下来,故意按了按车迪。但是一连按了几声,别墅里面都没有反应。叶凌飞看了看别墅里面的积雪,发现没有人走过的痕迹,从这点能瞧得出来,至少在这两天内,于婷婷和唐晓婉都没有住在别墅里面,要不然,这别墅的院子里面不应该没有人走过的痕迹。 “这两个丫头难道不在这里住?”叶凌飞心里奇怪,拿出手机,拨打了唐晓婉的电话。等电话接通时,还没有等叶凌飞说话,就听到电话里面传来唐晓婉兴奋地声音道:“叶大哥,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 叶凌飞笑道:“小丫头,怎么叫终于给你打电话,我不是告诉过你,我在的地方没有手机信号吗?”叶凌飞这句话虽说没有撒谎,但是,他却没有说实话,毕竟叶凌飞那边有固定电话可以打的,只是叶凌飞在两个月内没有打电话给唐晓婉而已。但叶凌飞又不能这样说,就推说没有手机信号。 唐晓婉本就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子,叶凌飞怎么说,她都相信。果然,电话里面传来唐晓婉甜甜的笑声,笑道:“呵呵,叶大哥,我是故意这样说的,谁让你不想着晓婉,晓婉每天都想你,但是,叶大哥你呢,这两个月来都没有给晓婉打过电话,晓婉当然生气啦!” “小丫头,生气啦,那好,我今天就不让晓婉生气,晓婉,你在哪里?” “啊,叶大哥,你回望海市了吗?”唐晓婉喜出望外,忽然,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唐晓婉“哎呀”一声,就在叶凌飞想问是怎么一回事时,就听到唐晓婉连连说道:“叶大哥,我没事,我刚才不小心把人家的文件碰到地了,我没有管,反正他是新来的,就是要被欺负的!” 叶凌飞忍不住笑道:“晓婉,你什么时候也学会欺负人了?” “呵呵,我就是偶尔欺负一下!”唐晓婉甜甜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过来,说道:“那年轻人很单纯,一说话就脸红,叶大哥,你不知道,那年轻人被部门里面的人天天欺负,我作为老人,自然也要欺负一下啦!” “原来是这样啊,看起来,我要好好教训你这个爱欺负人的老人了!”叶凌飞笑道,“我现在在别墅,你如果方便的话,现在就过来!”
“好,叶大哥,我这就去请假,大约半个小时!” 叶凌飞没有多问,挂了电话。这别墅是电子锁,叶凌飞下了车,输入密码之后,别墅的院门开了,叶凌飞开车进入了别墅里面。 很明显,唐晓婉和于婷婷在这段时间里面住在别墅里面的时间并不长,光从地面那灰尘就能瞧得出来,叶凌飞趁着唐晓婉还没有回来这段时间,当起家庭妇男来。 当叶凌飞听到外面传来汽车的声音后,叶凌飞穿着一件灰色的工作服外衣走到门口,就瞧见一辆出租车停在别墅的院门口,身穿着雪白色羽绒服的唐晓婉从出租车下来。唐晓婉手里拿着一个银色的手包,娇小的身材被羽绒服包裹得严严实实,叶凌飞感觉唐晓婉这件羽绒服有些大了,怎么看都感觉像是羽绒大衣。 “叶大哥!”唐晓婉甜甜地叫了一声,那惊喜之情溢于言表,她如同刚出鸟笼的小鸟一般,跑向叶凌飞。 “小心一点,别摔倒了!”叶凌飞瞧唐晓婉跑向自己那架势,真担心唐晓婉会出什么意外。唐晓婉跑到叶凌飞面前,也不顾叶凌飞穿着灰色的工作服,两手张开,扑进叶凌飞的怀里。叶凌飞抱起唐晓婉,唐晓婉那薄薄的小嘴唇就迫不及待地贴了过来。 好一阵热吻之后,叶凌飞才说道:“晓婉,你又重了,是不是小零食吃得太多了?” 唐晓婉的胸太大了,她整个人被叶凌飞抱起,刚才和叶凌飞亲吻之时,她的胸部紧紧地压着叶凌飞的胸口,直到这个时候,唐晓婉才感觉自己的胸被挤压得很痛,她把身子向后仰着,再听到叶凌飞说她重了后,唐晓婉把樱桃小嘴嘟囔着,不满意地说道:“还不是叶大哥你害得吗,你两个月都没有见晓婉,我一个人无聊,我的心情不好,这心情一不好,我就喜欢吃小零食,总之我不管,这都是你害得,你要负责!” “好,我负责!”叶凌飞又在唐晓婉的嘴唇亲了一口,放下唐晓婉,说道:“晓婉,我先把这工作服脱下来,你和婷婷是不是很久都没有在这里住了,怎么里面全是灰尘?” “婷婷搬回学校住了,我一个人住在这里也没有意思,也搬回家了!”唐晓婉挽着叶凌飞的胳膊,她那张像是没张开的娃娃脸,浮现出甜美的笑容。 “婷婷搬回学校住了?”叶凌飞一愣,随口问道:“她为什么不在这里住了?” “还不是她的那个老乡,就像是间谍一般,跟着婷婷!”唐晓婉说道,“婷婷担心被那个男老乡发现她住在这里,就搬回学校住了!” “哦,原来这样!“叶凌飞没有多问,和唐晓婉走进别墅里面。唐晓婉到了二楼的卧室,把自己外面的羽绒服脱掉,身穿着一件粉色的高领羊绒毛衣,下身是一条暗红色的格子短裙,两条细细的腿套着紧身的保暖体型裤,脚双红色的高筒皮靴。 唐晓婉高高耸立,在叶凌飞看来,这唐晓婉那是愈发带有女子的成熟味道。想起第一次看见唐晓婉那萝莉的感觉,现在的唐晓婉可谓是萝莉和女人的混合体,又带着萝莉那娇小清丽可人的味道,又参杂着一些成熟的味道。当然,这一切都是因为叶凌飞的悉心调教。 唐晓婉面对着叶凌飞,她又张开双臂,再次扑进叶凌飞的怀里。这次,叶凌飞两手环抱着唐晓婉的粉臀,抱起唐晓婉,快步到了床边。 叶凌飞那可是在军营里待了两个月,这两个月期间,没少被彭晓露和安琪勾引起浴火来,只是叶凌飞都强忍着没有能发泄出来。昨天晚,本来指望着和白晴婷来番缠绵,却被白景崇给打乱了计划,此刻,在面对唐晓婉的时候,叶凌飞那心中的浴火一下子就迸发出来,如同那脱缰的野马,一发不可收拾。 抱着唐晓婉了床,顾不得和唐晓婉说说这两个月发生的事情,就迫不及待地压了去。那唐晓婉何尝不是,唐晓婉这娇小可人的小可爱,在外人面前,一直都是那种讨人喜欢的乖乖女,说得话不多,常常表现出羞涩的样子,很容易让人相信唐晓婉是那种单纯得不能再单纯的邻家小妹,以至于在公司里面,很多的男同事认为唐晓婉还是处女,当然,对于一些花丛老手,则能瞧出来唐晓婉早已经非处女了。 唐晓婉在外人面前那是纯洁的,但在单独面对叶凌飞,又在床时,唐晓婉就变得火热大方,她丝毫不掩饰对叶凌飞那发自心底的爱,恨不得把自己融合进叶凌飞的身体里。唐晓婉的两手抱着叶凌飞,把自己的衣服脱光,就光溜溜得躺在床,在叶凌飞那狂热的爱抚下,唐晓婉发出一阵阵的呻吟声来。 。。。。。。。。。。。。。。。。。。。。。。。。 叶凌飞和唐晓婉一连来了两次,一直到第二次过后,叶凌飞才搂着唐晓婉娇嫩的身体,沉沉地睡去。 他是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的,睁开眼睛,发现不知道何时唐晓婉已经滚到床的另一边,背对着叶凌飞,盖在身的蚕丝被也滑落到一边,唐晓婉撅着粉臀,从粉臀中间赫然能瞧见一抹的黑色。 叶凌飞伸手把被子从唐晓婉的大腿处拉盖住唐晓婉的身子,赤着脚下了床,把电话从口袋里拿出来,一看,是白晴婷打过来的。 叶凌飞披了一件衬衫,拿着手机出了卧室,就在卧室门口处,他接了电话。 “老婆,什么事情?”叶凌飞问道。 “老公,澳门那边打过来电话了,我按照你教我说的,告诉对方,我们要求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白晴婷说道,“对方开始口气很强硬,后来说要考虑下!” “恩,千万别松口,要是松口的话,你的那个三叔就真的没有命了!”叶凌飞说道这里,忽然脑袋中灵光一闪,问道:“晴婷,对方打谁的电话?”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