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一夫多妻制

藏娇都市 907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555字
叶凌飞这句话一下子把周洪森给问蒙了,周洪森看着叶凌飞,一脸的迷惘,不知道叶凌飞为什么问自己喜不喜欢埃及。 这周洪森没有出过国,他不像有些官员搞些公款旅游,出国转一转。周洪森一直小心翼翼的,在从政这些年间,他没有给人抓过什么把柄。周洪森也就是在国内旅游,他连中国的香港都没有去过,更不要提埃及了。 “小叶,怎么说呢,不怕你笑话,我连香港都没有去过,这些年里,我大多数的时间都扑在工作,很少出去旅游!”周洪森说道这里,自嘲一般地笑道:“以前政府也有出国考察的机会,但我一直都没有这样的机会!” “周叔叔,如果你没有去过埃及的话,那我们可以去埃及,我拥有着埃及的国籍,周叔叔,埃及是一个允许一夫多妻制的国家!”叶凌飞说道这里,他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他心里也紧张。叶凌飞就算面对一个国家的首相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紧张,他这话说出来后,就一直看着周洪森,想知道周洪森有什么反应。 “埃及,倒是一个不错的国家,小叶,我早就知道埃及金字塔,一直都没有机会去埃及,看起来我也应该去埃及看看!”周洪森像是没有听出来叶凌飞这话外之音,他笑道:“我要是以私人身份去的话,这费用是不是小叶你报销!” “当然了,周叔叔,我当然负责.所有的花销了!”叶凌飞心里大喜,赶忙说道:“周叔叔,我要去趟澳门,等回来,就和周叔叔聊聊如何去埃及。” “你去澳门?”周洪森问道。 “恩,是有一点私事!”叶凌飞说道,“这.件私事和我的岳父有关系!” “哦,我明白了!”周洪森看了一眼.周欣茗,又把目光投向叶凌飞身,嘴里说道:“我还有事情,就不在这里了,小叶,等你从澳门回来再聊!” 周洪森站起身来,周欣茗赶忙过来,就要搀扶周洪.森,周洪森一摆手,轻呵道:“欣茗,你要注意身体,千万不要操劳了!”周洪森这句话包含着他对女儿那深深的父爱。周洪森迈步走了进去,一直到周洪森离开周欣茗的办公室,周欣茗都没有动弹。 叶凌飞迈步走到周欣茗身边,伸手搂住周欣茗的.腰,柔声说道:“欣茗,想什么呢?” 想什么!”周欣茗感觉眼睛有些湿润,她看着.自己爸爸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周欣茗不知道为何心里有种酸酸的感觉。一直以来,她都很少去体会自己父母的心情。此刻,周欣茗才感觉到自己的父母对自己那深深地爱。 周欣茗转过身,.走向她的办公桌前,从放在桌角的纸巾盒里抽出纸巾,擦了擦眼角,随即露出笑容,说道:“叶凌飞,你现在满意了!” “欣茗,我一直都很满意!”叶凌飞冲着周欣茗笑道,“因为我拥有了你!” “好了,别在这里添乱了,快点走!” “欣茗,晚回去吗?”叶凌飞问道。 周欣茗摇了摇头,说道:“我要回家去,过几天,我可能会请长假了!”周欣茗说着看了一眼已经有些隆起来的小腹,嘴里说道:“我这样子也没法再班了!” “恩,我早就说过你应该在家休养!”叶凌飞说着来到周欣茗的面前,他的手按在周欣茗的小腹处,嘴里说道:“我们很快就会结婚,相信我!” 。。。。。。。。。。。。。。。。。。。。。。。。 叶凌飞从周欣茗处离开后,他去医院找白景崇谈谈。叶凌飞意识到这件事情不能再拖下去,周欣茗的肚子隆起来了,如果不及时处理这件事情,只会给周欣茗带来更大的压力,叶凌飞可不想周欣茗因为他的原因而受到伤害。 比起周洪森来,白景崇那边的反应会强烈很多,叶凌飞已经做好了准备,如果白景崇反应太强烈的话,叶凌飞不排除用其他的手段,虽说叶凌飞并不想事情发展成那样,但他也没有办法了。 白老爷子一直住在医院里,白景崇也陪着白老爷子在病房里面。白晴婷今天去了集团,这快到元旦了,世纪国际集团有些年终的工作要做,比如年终总结大会之类的。 至于那少妇则被叶凌飞派人看了起来,叶凌飞不是一个轻易相信别人一面说辞的人,虽说那名少妇看起来像是会配合叶凌飞,但这种女人最不靠谱,谁知道什么时候,这女人会翻脸不认账,就算叶凌飞手里掌握着这名女人的证据,万一这女人脑袋缺根弦,那可怎么办? 叶凌飞到白老爷子的病房时,白老爷子正和白景崇闲聊。白老爷子那是唉声叹气,白景崇坐在白老爷子的床边,开解着白老爷子。 叶凌飞就在这个时候走进来,白景崇看到是叶凌飞后,他轻笑道:“小叶,你来得正好,我刚才还说到你呢!” “说我什么?”叶凌飞奇怪地问道。 “我说我有这样一个好女婿,能让我提前退休!”白景崇说道。 叶凌飞笑道:“岳父大人,这是我应该做的,恩,白老爷子怎么样?” “医生说身体没有什么事情,建议好好休养!”白景崇说道。 叶凌飞看了一眼白老爷子后,又把目光转向白景崇身,嘴里说道:“岳父,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 “好!”白景崇答应道。 叶凌飞和白景崇从病房里走出来,一直走到这楼层走廊的尽头,那里有凸出的阳台。在阳台的地面散落着烟头,一些探视的人员在病房里面不能抽烟,就到这里抽烟。 叶凌飞先前并没有把事情告诉白景崇,此刻,他才把事情原原本本告诉白景崇。白景崇听完之后,皱了皱眉头。事情确实出乎他的意料,按照叶凌飞所说的,这件事情很复杂,尤其是那个叫霍震的男人既然把白翠柏骗到澳门,事先一定有详细的计划。 “小叶,你打算怎么办?”白景崇问道。 “我认为有必要去澳门,只有到了澳门,才能把那个家伙找到,从他的嘴里了解事情的真相!”叶凌飞说道,“岳父,我想过了,那个叫霍震的家伙很有可能是和当地的黑帮联系好,以赌博为借口绑架了白翠柏,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根本就不知道白翠柏是被谁绑架的,现在又关在哪里。这些都是麻烦的事情,我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找到那个叫霍震的家伙,而这个人必须要通过那个女人来找,我打算明天就动身去澳门,通过那名女人找到霍震!” “这样做风险很大!”白景崇担忧地说道,“澳门那边的情况不像望海市,你要是过去的话,太危险了。小叶,难道这件事情就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吗?” 叶凌飞摇了下头,说道:“岳父,我认为现在只有这个办法,没有其他的办法!” “就算你到了澳门,你怎么找到霍震,你能确定他一定会出现吗?”白景崇问道。 “这个好办,找到霍震不是难事!”叶凌飞显得很有自信地说道,“澳门的地方并不大,而且我已经从那名少妇的口中知道了霍震所住的地方,我只要过去找到这个家伙就行了。岳父大人,你可以放心!” “小叶,这次真的要谢谢你!”白景崇一伸手,用力拍着叶凌飞肩膀,嘴里说道:“没有你的话,我不知道这次怎么帮白叔叔的忙了!”
“岳父,可千万别这样说,这些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叶凌飞说着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他现在终于要说到重点了,叶凌飞不知道白景崇听完自己的话后,会有什么反应,但是,他必须要说。 “岳父,你……你知道欣茗!”叶凌飞又舔了舔嘴唇,白景崇看叶凌飞一直舔着嘴唇,猜到叶凌飞要和自己说的将会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他点了点头,说道:“我怎么能不知道,欣茗是周记的女儿,也是晴婷的好朋!” 叶凌飞说话时,有意向后退了一小步,这也是防止白景崇情绪太激动时,打他一耳光。叶凌飞又舔了舔嘴唇,说道:“岳父,你也知道,欣茗一直都住在别墅里面,她和晴婷是好朋拥有着埃及的国籍…….,我……我想带….带晴婷和欣茗去…..去埃及……,岳父,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白景崇摇了摇头,说道:“我怎么明白你的意思,我都不知道你到底要说什么。我知道晴婷和欣茗是好朋,我也知道欣茗和你们住一起,至于你说你们要去埃及,我不反对,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情,不过,我不明白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 “岳父,这个问题说起来很复杂,也很难解释,我就是想说埃及是一个和中国夫妻制度不同的国家,而我又恰恰拥有着埃及的国籍,不知道岳父您明白我的意思没有?” 白景崇忽然沉默了,半天没有说话,气氛显得有些尴尬,恰恰在这个时候,叶凌飞的电话响了起来。叶凌飞接了电话,电话里面传来白晴婷的声音道:“老公,你在哪里?” “我在医院!”叶凌飞看了一眼依旧保持沉默的白景崇,嘴里说道:“我和你爸爸在一起!” “哦,老公,我公司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我现在正要去医院!”白晴婷说道,“我一会儿就到,等我们见面再说!” 叶凌飞挂电话后,对白景崇说道:“岳父,是晴婷的电话,晴婷一会儿就到医院!” “哦,我知道了!”白景崇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他随口说道:“我去看看白老爷子,小叶,等晴婷到的时候,我有些话要和晴婷说!”说道这里,白景崇叹了口气,欲言又止,没有把他后面想说的话说出来。 “好!”叶凌飞点了点头,他能瞧得出来,此刻的白景崇心里很乱,想必是谁遇到这种事情心情都会很乱。 过了二十多分钟,白晴婷开着车赶到医院。她身穿着一身浅色的女性职业装,外面披着一件白色大衣,一走进医院,白晴婷就把大衣脱下来,放在胳膊。远远看见叶凌飞坐在走廊里面的休息椅子,白晴婷疾走了两步,到了叶凌飞面前。 “老公,你怎么没有在病房里面?”白晴婷站在叶凌飞面前。叶凌飞扬起脸,冲着白晴婷使了一个眼色,低声说道:“我刚才和你爸爸提我们三人的事情,你爸爸没有反应,我看你爸爸心情很乱,晴婷,你进去见你爸爸,我想他有些话要和你说!” 白晴婷并没有立刻进病房,而是坐在叶凌飞身边的座位,她低声说道:“老公,你和我爸爸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我就是说我拥有埃及国籍,埃及的婚姻制度和中国的不一样,顺便提下,我想和你以及欣茗去埃及,就这么多了!”叶凌飞说道,“我下午刚刚和欣茗的爸爸谈过了,他没有任何的反对意见,我看欣茗那边问题倒不大,现在就是岳父这边了!” “我爸爸听完有什么反应?”白晴婷追问道。 “岳父没有说话,就是说等你来的时候,他要和你单独聊聊!”叶凌飞说道,“我看岳父是想听你的意见,毕竟这种事情很棘手,是谁遇到都会头痛的!” “老公,你别着急,我爸爸这人我了解,从他的反应看,我爸爸现在很矛盾!” 白晴婷叹气道,“毕竟咱们都是中国人,谁也不会接受一夫二妻的,我爸爸有这方面的顾虑那也是正常的反应,老公,我说过了,这件事情让我来处理,我去和爸爸谈一下!” “恩!”叶凌飞微微点了点头。 白晴婷把外衣放在叶凌飞的腿,她站起身来,走进病房里面。白景崇早就等白晴婷到了,他再听完叶凌飞的话后,感觉有些荒唐,一时间无法接受。等他回到病房后,白景崇考虑开了。目前这个局面也只有叶凌飞能解决,想想叶凌飞自从和白晴婷结婚后,叶凌飞帮助白家的一系列事情,白景崇又自己说服自己,想接受这个事实。现在,白景崇想听听自己女儿的意见,白景崇心中的想法就是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受委屈,其他的事情都好说。 一见到白晴婷来了,白景崇就把白晴婷叫出病房,又来到先前他和叶凌飞说话的那个阳台,白景崇把刚才叶凌飞说过的事情告诉白晴婷,说完之后,白景崇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问道:“晴婷,你想接受这一切吗?” “爸爸,有些事情不是我能决定的,他和欣茗是在我之前就认识的,换句话说,就是我抢了本应该属于欣茗的名份。但是,你让我舍弃,我又不会舍弃,如果我没有认识他的话,就不会有现在这些事情了,但是,说这些话有意义吗,我现在已经是他的妻子,而且还是一个深爱他的妻子,爸爸,我现在所能做的就是希望我们三人能幸福的生活!”白晴婷说这话时,也显得十分艰难,这是她的真心话,白晴婷本来是在一种被迫的状况下接受的这一切,而现在,周欣茗又怀孕了,三个人在一起生活是他们三人所能选择的最好结局。 白景崇听完女儿的话后,他轻叹口气,说道:“或许你和小叶的结合本身就是一种错误,我当初只是以为小叶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白领,却没有想到小叶的背后还有这样多的秘密,晴婷,你不会怪爸爸当初让你和小叶试婚!” “爸爸,你刚才不是也说过了吗,当初你只是让我和他试婚,并不是真正意义的结婚,而之所以会结婚,那完全就是我个人的意愿。爸爸,我从来就没有后悔和他结婚,相反,我倒很庆幸,我能和他结婚。他是一个很让人着迷的男人,作为老公,他给我安全感,有他在我的身边,我不用担心任何的事情,就算在我独立管理世纪国际集团这段期间内,我并没有感觉到压力,爸爸,那是因为有他在我的身边。还有一些事情是你所不知道的,这些事情本身就是我对不起他,都是我自身的原因让他迟迟无法得到一个孩子,爸爸,你知道欣茗怀孕了吗,那是他的孩子,而我呢,却还在为了我能和我老公成为真正的夫妻而努力,这本身就是一件可笑的事情!” 白景崇嘴唇微微抽搐了一下,他压低声音问道:“那周记知道了吗?” “周伯伯知道!”白晴婷点了点头,说道:“周伯伯也默许了这件事情,现在就是看爸爸您的意见了,我知道这会让爸爸很为难,毕竟您是……!” 白晴婷还没有说完,白景崇就打断了白晴婷的话道:“晴婷,你要明白,在我的心里,你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爸爸只希望你生活的幸福快乐!”!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