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 独自享受生活

藏娇都市 919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482字
都市藏娇第919章独自享受生活陈;提到昨天晚卫就恨得牙根痒痒。www.shushu8.com尽在他恨恨地说道!“昆蛋竟然用冲锋枪,我们澳门这边帮会之间根本就没有用冲锋枪报仇的,除非血海深仇,至少在这两年间,没有遇到有人用冲锋枪胡乱扫射!” “冲锋枪?”野兽听完,看了叶凌飞一眼,眼见叶凌飞只是从口袋里抽出烟,野兽转向陈三,问道:“你能认出那是什么型号的冲锋枪?” 野兽那是专业从事军火买卖的。只要说出是什么型号的冲锋枪,他就能猜到是谁可能贩卖这种型号的冲锋枪。虽说军火生意从外表看,谁都可以买武器,只要有钱,就能买到任何的武器,其实际,只有内行的人才能了解各个武器型号不同。卖家也不同,就算到卖了几手,至少能从源头找到一些线索。 陈三摇了摇头,嘴里说道:“当时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看那枪是什么型号的,大半夜的,冷不丁冲进来两名外国人拿着冲锋枪乱扫,能活着跑出来就算不错了,哪里还有时间去看那是什么型号的,不过,我可以肯定一件事,绝对不是比一办,那枪我认识!” 叶凌飞拿出三根烟,一根扔给陈三,另一根扔给野兽,他把剩下那根烟塞进嘴里,点着火后,叶凌飞抽了一口。野兽大口抽了一口后,对陈三说道:“我就纳闷了,你们这边怎么搞得这种武器,你不是说过,这边黑市就没有这种武器吗,我可以保证狼牙的人不能贩卖这种武器!” “我也不知道!”陈三显得很郁闷,说道:“我哪里知道得罪了谁。就知道半夜三更,两个外国人冲进来杀人!” “霍震呢?”叶凌飞再道。 “死了!”陈三说道,“我的人也死了几叮”好在我跑得快,我一直就躲在家里不敢出来,我担心你们找我,这才让我老婆打电话过去,带你们过来!” “陈三,我看你最近还是不要外出的好,先躲在这里!”叶凌飞说道。“我怀疑这件事情并不简单,很有可能不是冲着你来的!” “什么意思?”陈三不解地问道。 野兽也望向叶凌飞,问道:“老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也说不清楚,就是有一种感觉!”叶凌飞说道,“我就感觉事情不应该这样简单,只是,我现在也想不透!” “那我应该怎么办,一直躲在这里?”陈三说道,“我总不能看见我的兄弟死了,不为他们报仇,再说,我要是不露头的话,我的地盘和产业可能会被别人抢去!” “先躲个两三天,看看形势!”叶凌飞也说不好,总不能胡乱一说,他现在有些看不透,不明白为什么会在他来澳门之后,发生一系列的事情。如果说是陈三的仇家来杀陈三,那也太巧了,就在陈三网网找到霍震,就来杀陈三,最关键的还是霍震也这样被打死了,叶凌飞可不相信世界真有这样巧的事情。 从陈三这里出来,陈三的老婆还是先带着叶凌飞和野兽在这附近饶了两圈,最后才回到议事厅前。叶凌飞和野兽在这里了车,在回酒店的路,叶凌飞一直都没有说话。因为这是在出租车里,野兽也没有问。 等他们俩人返回酒店时,已经快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了。叶凌飞和野兽都没有谈论今天出去的事情,而是先和安琪、野狼在酒店的餐厅吃了饭。 从始至终都没有谈论陈三的事情。一直到四个人回到房间,叶凌飞才把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在叶凌飞看来,陈三被袭击这件事情不简单。至少在叶凌飞看来,这时间实在太巧了,就在霍震网被找到,陈三就被袭击了,这样以来,霍震就死无对证了。叶凌飞还想从霍震嘴里了解更多有关这次的事情,但现在却只剩下金广这条线索了,如果金广不承认怎么办? 到时候叶凌飞也没有办法,只能另想办法。安琪也认为这件事情发生的太凑巧,似乎是针对他们来的。 “老大,那我们怎么办?”野兽听完叶凌飞这样说后,有些着急,嘴里说道:“我看我们直接去找金广要人,不就完事了吗?” “事情真这样简单倒好了,要是金广不认账怎么办?”安琪冷哼一句道,“野兽,我就说你没有脑子,你还不愿意听,我问你,要是霍震当初说的是假话又怎么办,这样以来,我们岂不是得罪人了,事情还没有办成,这人算是先得罪了!” 野兽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嘴里嚷道:“那你说怎么办,难道咱们就在这里干等?” “那倒未必!”叶凌飞说道。“野兽网才说得有些道理,我们不能这样等下去了,这样,我们晚去金广赌场,直接去找金广,毕竟我们还没有和金广见过面,并不知道金广这个人怎么样!” “撒旦,你真确定要这样做?”安琪道。 “现在就剩下这个办法了,我们必定要和金广见面!”叶凌飞站起身。说道:“下午咱们去做个按摩。休息一下,这来澳门后,就一个劲儿地忙,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好!”野兽咧着嘴赞同道,“我喜欢这介”实在太好了!” 野狼不动声色,似乎心里有什么事情。叶凌飞看了野狼一眼,伸手拍了把野狼的肩膀,嘴里说道:“野狼,走,一起去做下按摩!” “那我呢?”安琪嚷道,“你们三个男人去按摩,把我单独据下来!” “你当然也去按摩了!”叶凌飞说道,“这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了,你们三个人一块,把我单独扔下来,这也太不像话了!”安琪一把拽住叶凌飞的胳膊,嘴里说道:“我要和你一起按摩!” “这个!”叶凌飞看了眼野兽,就看见野兽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老大,我看你就别去按摩了,就让安琪帮你做按摩,别人想享受都享受不到呢!”
“别乱说话!”叶凌飞摇了摇头,说道:“咱们下午好好放松一下,随便,安琪。 。。。。。。。。。。。。。。。。。。 新莆京酒店有设备完善的水疗中心,叶凌飞和安琪、野兽、野狼等人走进水疗中心,就发现这里环境清幽,能在这里享受按摩以及那令人舒坦的香化量,绝对能让身体得到最大的放松。 在进入水疗中心之前,安琪还曾想去五楼的室外的游泳馆游泳,现在到了水疗中心,安琪也不再提去五楼的室外游泳馆游泳了。甚至于不嚷着跟叶凌飞一起按摩,她找了一个身材不错的女按摩师,单独去按摩。 野兽看着安琪和那女按摩师离去,他轻轻拉了叶凌飞一把,嘴里笑道:“老大,咱们打个赌,你猜猜安琪会不会和那女按摩师**?” 叶凌飞微笑不语,但叶凌飞那意思已经明确告诉了界兽答案。 他们三人叫了三名女按摩师,这里都是专业的按摩师,可不那些洗浴中心所谓的按摩师那样。只会帮男人按摩容易着火的地方,结果按摩了半天,身体不仅没有放松,却把身体的火按出来,结果这一番按摩下来,即花钱又出水,人家按摩都走出汗,到了内地的洗浴中心可就变成出水了。 这边的按摩师可没有那般的技法,人家只能帮你放松,其他的事情可是不做得。当然。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绝对的事情。就像那些整天在电视楚楚可怜的女演员,看样子是高不可攀,但私下可就不同了。早就流冉着什么陪吃陪喝的价格表,面把很多的女明星都列出价格来,可以说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只要你出得起价钱,你就能找到女明星陪吃、陪喝。 这点是钱的威力,世间的道德在钱的冲击下,变得不堪一击。那些所谓的海誓山盟,都比不用钱来维系得更加牢固。 在这里也是如此,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关键是你给的钱足够多。 这就是现实社会的残酷性,社会永远宠爱于那些有钱人,穷人总是被遗忘于角落。中国据个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社会,但这并不能说明社会就应该出现那么多的单身男人。这只能说明另外一个事情。 那就是大多数的女人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 野狼、野兽和叶凌飞三人躺在按摩床,在三人旁边,各自有一介。 女按摩师坐着按摩。叶凌飞眼看野狼没有怎么说话,就问道:“野狼。你到底是怎么了,我就感觉你今天有些不对劲儿,心里好像有事情。说出来听听,到底是什么事情,看看我们能不能帮你!” 野兽也附和道:“我说野狼,你也真是的,到底是什么事情,怎么连我们都不说!” “私事,不知道怎么说!”野狼依旧面无表情,虽说他没有怎么说话,但从他的表情和语气却听不出来野狼心中有烦恼的私事。 “随便说,反正咱们下午有大把的时间,你就慢慢说!”叶凌飞躺在按摩床,身铺着毛巾,那名看起来大约二十多岁的女按摩师指法熟练地在叶凌飞大腿按摩着**位。**位遍布在人的周身,人体周身约有52个单**,309个双**、4个经外奇**,共409个**位,其中有10个要害**。这10个要害**个中,其中有72个**一般采用按摩手法点、按、揉等不至于伤害人体,其余弥个**是致命**,俗称“死**” 这按摩就是通过按摩**位达到放松身体的效果,专业的按摩师,那些**位是熟记于心,不用看,都能知道应该按摩在哪里。叶凌飞感觉自己的那名女按摩师的手法很好,他不由得舒坦得打了个哈欠,嘴里说道:“野狼,你快点说,再不说的话。我可是要睡着了!” “我真的不知道应该从哪里说!”野狼淡淡地说道,“就是我的那个女朋想要和我分手!” “什么?”野兽一听,就大嚷道:“操他娘,她竟然想和你分手,我说野狼,这种女人你都让着她。只有我们踹别人的份儿,怎么可能让别人踹我们!” “野兽,你别乱说,听野狼说!”叶凌飞喝道,野兽声音放低,嘴里嘟囔道:“我这不是为野狼抱不平吗,那个女的有什么好,一个幼儿教师,还有那样一个讨厌的姐姐,烦都烦死了,竟然还想和野狼分手,我看八成那女人脑袋进水了!” 野狼听到野兽这话,很少见笑容的他竟然微微笑了起来。野狼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野兽,这种事情不能这样说,其实,我和她并不是一类人,我本以为找一个贤惠的女人平静地生活下去,但真正生活在一起的时候,我才发现这种贤惠的女人并不适合我。我们之间有不少的矛盾,有些事情却不是用钱能买到的。比如说感情,毕竟我和她的生活环境不同,在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后,我习惯于对事情以冷眼看待,但她却不一样,她的看法和我不同,再加她那个姐姐在我们中间掺和着,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最低点,在没来澳门之前,我们已经坐下来谈过。那时候,我希望她可以好好考虑下,从我这方面,我认为有一个女人陪伴就可以,至于其他的我倒没有什么想法,她考虑得就很多,也许这就是我不能理解女人的地方。今天午她和我发过短信了,我当时给她的意见就是她没有必要搬出房子。那房子就留给她,算是跟了我这样长时间的补偿!” 野狼说完,还没有等叶凌飞说话,野兽就率先喊道:“干得漂亮,野狼,你这才像个男人嘛,没关系,女人有得是,等回望海市,我帮你介绍一大把,保证让你满意!” 野狼微微摇了下头,轻笑道:“我更习惯一个人生活,一个人坐在黑暗的房间里,独自享受生活,我以前就喜欢这种生活,现在,给了我更多的时间去这样做!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