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一具空壳

藏娇都市 925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3787字
有时候不想说,今天实在忍不住了,现在的很多读者太过份了,白看我的370多万字,还到处在骂我。我的订阅一直很低,能坚持到今天,完全是因为我当初给大家的承诺,一直要写完,不烂尾。我一年多,从来没有断更过。那些看盗版的读者,你们不愿意看可以离开,但请不要骂我,我没有欠你们任何的东西,相反,我一天花费十多个小时连续写字,你们一分钱也没有花,难道这样也算是我欠你们的吗?咱们将心比心,如果你们感觉还可以,请到起点花钱订阅支持我下,想想我一天十多个小时连续写字,你也就花不到两角钱就能看完,或许你能理解我的苦处,也能支持我下。至于那些认为不好的,可以选择别的看。感谢一直订阅支持我的读者们!谢谢! ........... 以免费! 。。。。。。。。。。。。。。。。。。。。。。 戴维斯这句话一说出来,就看见他一拍手,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那两名白种人其中一名留着短发的一下到了周雄面前,还没有等周雄反应,那男人两手按住周雄的脑袋,用力一扭,只听得咔嚓一声,周雄的脑袋就耷拉下来。 那名男人又回到戴维斯的身后站住,就像是刚才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一般。金广看得这一幕那是心惊胆战,虽说他见过的杀人场面多了,血腥场面也见过不少,但却没有见过能在眨眼之间就干掉一个人的场面,尤其是杀死人之后,那名白种男人的反应,让金广不寒而栗。 戴维斯对金广抱歉得说道:“实在对不起,把您的地方弄脏了!” “戴维斯先生,您说得这是什么话,咱们现在不仅仅是商业伙伴,而且还是朋!”金广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他只是稍微惊愕,随即恢复了平静,笑道:“这边让我来收拾,我的人会处理得很妥当,您尽管放心!” 金广的话音刚落,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金广对戴维斯抱歉地笑了笑,接了电话。 “霍斯金先生,您已经在酒店了,那.实在太好了!”金广对着电话说道,“我本来今天打算去接您的,只是我从麦道夫先生那边听说您会晚来澳门,我刚好这边要见一名朋,就没有亲自去接您,实在对不起…………,哦,对,对,我已经和戴维斯见过面了,他很好,我们之间的合作很愉快,这次还要多亏了您,如果没有您的帮忙,我是不会和戴维斯先生认识的…….啊,好的,好的!” 金广说着把电话拿下来,递向.戴维斯,嘴里说道:“戴维斯先生,是霍斯金先生的电话!” 戴维斯伸手接过来电话,面带笑容,说道:“老朋,怎.么到澳门来了?” 电话里面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我记得次和.你提过我那名老朋的事情,他已经到了澳门,我当然也要过来了,我和我这位老朋至少超过六年没见了,我很想念他,更想亲眼看着他死!” “哦,原来这样,我还以为你是为了我才到澳门!”戴.维斯开玩笑道,“实在可惜,我还想感谢你当初帮我提供了合适的保护,你知道吗,在那个国家里面,那条通道我们至少赚了十亿,组织很满意我所取得的成绩,要不然我也不会负责亚洲区域!” “那是你的本事,.戴维斯,如果方便的话,到我所住的酒店来,我刚好要和那位小朋聊些事情!” “没有问题,我们一会儿见!” 戴维斯把电话还给了金广,金广又和霍斯金聊了两句后,才挂电话。他看了周雄的尸体,叫过来两名手下,让那两名手下处理这个地方。他站起身,和戴维一起走出别墅。 了那辆停在院子里加长的林肯车后,戴维斯嘴里说道:“哦,我刚才还忘记了一件事情,周雄这次是不是带了一个女人过来?” “哦,确实是这样!”金广说道,“周雄昨天和一名女人来赌场找我,我见过那名女人,是一个很艳丽的女人!” “哦,原来这样!”戴维斯说道,“我想周雄指的那掌握着证据的人想必就是这个女人,看起来,我要干掉那女人了。金广,知道那女人的住处吗?” “这很简单,给我一点点时间,我这就派人查出来!”金广说道。 。。。。。。。。。。。。。。。。。。。。。。。。。。。。。。。。。。。。 新葡京酒店楼的酒里面,叶凌飞手里握着一杯调制的酒坐在米雪的对面。 “我喜欢酒,这里总是能提供给人们精神的刺激!”叶凌飞小口喝了一口酒,把酒杯放下来,右手放在散发着光泽的桌面,轻轻敲击着桌面,“酒这种东西自从发明出那天起,就无时无刻不给人类精神刺激,有人为了这东西疯狂,听说过酒鬼吗,那些家伙把酒视作生命,当然,在我看来,酒的功能和毒品是一样的,无非都是为了刺激人类的神经,让人类在刺激中疯狂!”
“叶先生,你这番理论我会记下来的,说不定哪天,酒水就会像毒品一样,被作为违禁品。”米雪开玩笑道。 叶凌飞笑着摇了下头,说道:“我认为酒水不会被作为违禁品,在人类禁止了毒品之后,不会让酒水也被禁止,那样的话,人类还得找到另外一种替代品。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人类需要刺激,女人和酒水对待男人的作用都是一样,都是满足男人的**!” 叶凌飞这番话一说出来,安琪插嘴道:“这可不一定,谁说女人都是用来满足男人的**的!” “哦,我忘记了,女人也会满足女人的**!”叶凌飞看着安琪,笑道:“我倒忘记了这个世界还有另外一种女人!” 安琪瞪了叶凌飞一眼,嘴里冷哼道:“另外一种女人也是被男人逼的,如果有些男人肯喜欢那种女人的话,说不定那种女人也会改变!” 叶凌飞当然明白安琪的意思,只是,他当做不明白地笑道:“安琪说得总是那样有哲理,这句话,我应该记下来!” 米雪笑了起来,她那纤细的右手握着酒杯,嘴里笑道:“想不到叶先生会是如此风趣的一个男人,想当初我在望海市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叶先生如此幽默,如果……啊,你瞧我,都说了,不提过去的事情,没有想到我还在说!”米雪把酒杯放在嘴边,小口抿着酒。 “米雪,有些事情没有必要刻意忘记,我们在望海市的时候或许是敌人,但是,这里不是望海市,而是澳门,而我们之间本来并没有什么仇恨。至于和我有仇恨的敌人,我想已经被我消灭了,现在呢,我们只是在叙旧!” “可惜我当时没在望海市!”安琪插嘴道,“如果我在望海市的话,或许你们早就是朋了!”安琪说着伸手轻搂住米雪的腰,米雪看了安琪一眼,微微笑道:“这可不一定,敌人终究是敌人,当时在望海市,我们之间的对立是无法改变的!” “现在呢?”叶凌飞问道。 “这个不好说,因为我并不知道我的老板会怎么样对待你!”米雪说道这里,又转移话题道:“还是说说这酒,我……!” “米雪,没有必要回避!”叶凌飞说道,“你的底细我已经摸清楚了,你老板的底细我也摸清楚了!” 米雪微微笑道:“这倒未必,我的底细就连我自己都不清楚,你又怎么能记得,叶先生,当你经过很多的事情,尤其是你过去的经历很痛苦的时候,往往你会选择忘记,到时候,你就会发现就连你自己都不记得你自己的底细,你只是一具空壳,你的存在只是为了生存。” “为了生存而存在,这句话说得很有哲理!”叶凌飞笑道,“米雪,我认为你真的应该去当哲学家,你说得话总是这样充满哲理!” “叶先生,你就别夸奖我了!”米雪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嘴里说道:“我仅仅是国中毕业!” “我说你们就不能谈点别的啊,什么哲学,听得头都痛了!”安琪嚷道,“说些简单一点的话题,我可是读不多,谁知道你们谈得哲学是干什么的!” 叶凌飞伸手敲了下安琪的脑袋,嘴里说道:“早在英国的时候,我就提醒你让你多读,你就是不肯听我的话!” “怎么了,难道你在英国的时候喜欢读?”安琪不服气地反驳道,“我记得你去那些所谓的学院、大学都是为了女孩子!” 叶凌飞微微摇了摇头,又举起酒杯,喝下去小半杯,他把目光转向米雪,笑道:“米雪,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这个我见得多了,很正常的一件事情!”米雪说道。 “米雪我们还是谈谈你的老板,这次你和你的老板来澳门,我知道你们是为了和金广谈生意!”叶凌飞说着句话的时候,看着米雪,他在观察米雪的反应,果不其然,当米雪听到金广这个名字后,米雪的表情有了变化,叶凌飞心中依然明白,真让他猜中了,这次周雄来澳门见的那个人就是金广。叶凌飞再确定之后,他继续说道:“米雪,你是不是想问我,这些情报是从哪里得到的,我刚才说过了,我了解你的底细,也了解你老板的底细!” 米雪把杯子里面的酒全喝下去,没有回答叶凌飞的问题,而是抱歉地叶凌飞说道:“叶先生,不好意思,我想去趟卫生间!” 叶凌飞笑了笑,眼看着米雪离开后,叶凌飞转过头来,对着安琪笑道:“安琪,现在我有些眉目了!” “都不清楚你说些什么!”安琪听得一头雾水,她看着叶凌飞问道:“你刚才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明确了一点,金广刚刚骗了我,他并没有离开澳门!”叶凌飞右手捏着下巴,翘起来的右腿微微摆动,嘴里缓缓地说道:“我认为金广这个人一句话也不能相信!”!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