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章 你才是目标

藏娇都市 926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3410字
叶凌飞这句话让安琪愣住了,安琪看着叶凌飞,嘴里问道:“那金广这样做为了什么?” “我不知道,或许金广是为了和周雄见面,或许金广为了稳住我,也或许有其他的问题,总之,我认为金广这个人不能相信!” “我现在有些看不明白了,总之这些事情都是你应该考虑清楚的,我才不关心呢,你只要告诉我干什么就好了,我还是干我自己的事情!”安琪说着把身子向叶凌飞面前倾了倾,那深深的乳沟从安琪的胸口露出来,“撒旦,你说我今天晚能不能把那个女人搞床?” “安琪,那可是你自己的事情,关我什么事!”叶凌飞伸手拿过来放在桌的酒瓶,往自己的酒杯里倒了半杯的酒,他端起酒杯,对安琪摇了下头,说道:“我并不认为这个女人适合你,安琪,还是清醒一点,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好这口的!” “我偏不信这个邪,撒旦,我们打个赌如何?”安琪说道。 “我不喜欢打赌,没有意思!”叶凌飞把酒杯放在嘴边,喝了一口,紧跟着,他的目光转向了酒卫生间的方向,就看见米雪刚刚露面,正走向这边,叶凌飞又转向安琪,嘴里说道:“我建议你离这个女人远点,直到现在,我还不清楚到底我和她是不是敌人!” 米雪走回来,她并没有坐下.来,而是抱歉地说道:“叶先生,不好意思,我感觉有些头晕,也许是喝多了的缘故,我想先失陪了!” 叶凌飞看得出来这不过是米雪.的推辞,想必是自己刚才那句话让米雪感觉和自己谈话压力很大,这才找借口离开。叶凌飞也不挽留,他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情报,至于米雪是否留下来,已经无关紧要了。 “没有关系,希望我们下次还有.机会喝酒、聊天!”叶凌飞说道。 米雪刚要离开,安琪站了起来,她叫住米雪道:“请等.一下!” 米雪站住,看着安琪。安琪走过来,笑道:“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不如我们边走边聊,哦,你尽管放心,我不会说其他的事,只是一些私事!” 米雪看了眼安琪,微微点了点头。安琪在和米雪.离开时,对叶凌飞眨了眨眼睛,叶凌飞瞧在眼里,微笑不语。 一个人在酒.里面喝酒未尝不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叶凌飞很少有时间像现在这般可以放松心情,听着酒的音乐,静静喝着酒。 有太多的事情要叶凌飞考虑,每件事情都让叶凌飞感觉头痛。在没来澳门之前,叶凌飞就已经想到了白翠柏这件事情处理起来不会简单,等到了澳门后,他才感觉白翠柏这件事情简直就是棘手。 叶凌飞想到了陈三被袭击,这件事情绝对不会是一种巧合。为什么会在自己刚刚找到霍震之后,陈三就被人袭击。就如同陈三所说得那样,在澳门很少有人动枪,而且还是两名外国人用枪扫射。如果那两名外国人真的是陈三仇人的话,那一定要干掉陈三的,为什么陈三有机会逃脱。整件事情看起来更多的是要干掉霍震,这样看起来,一定有人早就知道霍震的行踪,甚至于连陈三的行踪都可能掌握在手里。这个人很熟悉澳门这边的情况,就在陈三带走霍震后,那个人也开始密谋干掉霍震。 叶凌飞点着了一根烟,他感觉到自己理出了一点头绪来,叶凌飞要顺着这个头绪理下去,一直到能理清所有的头绪来。 “安琪呢?”野狼的声音打断了叶凌飞的思考,叶凌飞抬头一看,不知道野狼什么时候过来的。 “和米雪离开了!”叶凌飞把面前的一个酒杯推到野狼身边,嘴里说道:“坐下来,喝酒!” 野狼坐下来,他并没有倒酒,而是从叶凌飞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着后,他笑了笑,说道:“看起来就剩下咱们俩人了!” “野兽没有在赌场玩吗?”叶凌飞把目光转向野狼的脸,就看见野狼笑道:“他在赌场里面遇到一个女人,就和那女人回房间了!” “这个家伙,也不怕出事!”叶凌飞笑了笑,他把烟捏灭,又拿起酒杯来,对野狼说道:“野狼,你这个家伙爱笑了,我刚才看见你笑了两次?” “是吗?我没有注意到!”叶凌飞拿过来酒杯,倒进半杯酒,一口喝干,把酒杯放在桌,又抽了一口烟后,才说道:“或许每个人都会变!” 叶凌飞笑了笑,算是认可了野狼这句话。他并没有喝酒,而是端着酒杯,望向野狼,问道:“野狼,我和你说件事情,我刚才和米雪闲聊时,我从她的嘴里得到了一个情报,金广很有可能并没有离开澳门,也就是说今天晚他对我撒谎了。野狼,你认为这代表什么?”
“代表金广这人不可靠!”野狼说道,“我认为这里面有问题!” “你的想法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我刚才也已经想到了这点,野狼,你想想,我们刚刚从霍震嘴里知道幕后那人是金广,结果霍震就被人干掉了,这也太巧合了点,巧合得让我无法相信这是真的!” “确实有点巧合过了!”野狼点了点头,说道:“不过,我还有点没有考虑清楚,为什么金广会偏说他不在澳门,难道他这样做就是为了拖时间?” “这个我不太清楚!”叶凌飞说道,“或许这里面有其他的原因,只是我一时间还无法猜透,野狼,总之最近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我明白!”野狼说道。 。。。。。。。。。。。。。。。。。。。。。。。。 叶凌飞和野狼俩人喝了不少酒,回到房间后,他就躺在床睡着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叶凌飞惊醒。叶凌飞穿着拖鞋迷迷糊糊地来到房间的门前,打开房门后,就看见野狼站在门前。 “野狼,这都几点了,你还不睡觉!”叶凌飞一见是野狼,打了个哈欠。叶凌飞还没有睡醒,这大半夜的,是谁被吵醒都会感觉犯困。叶凌飞右手捂着嘴巴,打着哈欠。 “安琪受伤了!”野狼说道。 “什么?”叶凌飞一惊,困意全无,他一把抓住野狼的衣服,问道:“怎么回事儿?” “不清楚,我晚没有怎么睡!”野狼说道,“我听到安琪的房间里面传来声音,我开始没有多想,后来感觉不对,等我赶过去的时候,只看见安琪的胳膊受了伤!” “怎么会这样!”叶凌飞也顾不得换衣服,和野狼急急忙忙走向安琪的房间。安琪的房间就在野狼房间的隔壁,叶凌飞跑进安琪的房间时,就看见穿着睡衣的米雪正在为安琪包扎伤口。 “安琪,这是怎么回事?”叶凌飞一走进来,就看见在床沾着血迹,房间里面凌乱不堪。 “有人要杀我们!”安琪皱了下眉头,因为米雪在包扎伤口时,碰到了她胳膊的刀伤。安琪嘴里骂道:“操,我和米雪从外面回来时,就感觉有人跟踪我们!” “跟踪你们?”叶凌飞一愣,随即皱起了眉头,对野狼说道:“野狼,去把野兽那混蛋叫起来,你们俩人马去找酒店的保安,我现在要看监控录像!” “好!”野狼答应道。 野狼转身就走,叶凌飞一瞧安琪就是胳膊受了伤,并没有太大的伤,这颗悬起来的心倒放了下来。他反手把房间的门关,走到沙发前,坐下去。眼看着米雪帮安琪包扎好之后,他才说道:“这样说,你们俩人是出去了?” “我和米雪出去转转,谁说不能出去转转?”安琪说道。 米雪感觉有些尴尬地站在这里,她的目光不敢看叶凌飞,嘴里说道:“我昨天晚喝多了,现在我要回去了!” 米雪说着就要走,却听到叶凌飞说道:“米雪,你先坐下来,这件事情可能和你有关!” “和我有关?”米雪一愣,她看着叶凌飞,不解地问道,“和我有什么关系?” 叶凌飞看了下安琪的伤,问安琪道:“安琪,你把情况和我说一下!” “没有什么好说的!”安琪嘟囔道,“就是我们回来的时候,感觉后面有人跟踪,我当时没在意,结果回到房间里,半夜就发生了这种事情,一个身材魁梧的家伙拿刀刺向米雪,我踹了那家伙一脚,却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反应够快,顺势拿刀划伤了我。可能是他感觉惊动了我们,才仓皇得跑了!” 叶凌飞点了点头,说道:“我就想到事情会是这样,我们来澳门并没有得罪过人,不会有人会冒险到酒店里面杀我们,只有傻瓜才会这么干。当然,如果这件事情换做某人就不同了,米雪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米雪显然不明白叶凌飞的意思,她看着叶凌飞,不解地问道:“你到底再说什么?” “我说那人想杀的恰恰是你!”叶凌飞直视着米雪,说道:“你才是他的目标!”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