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9章 你怎么来了

藏娇都市 929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412字
戴维斯把他的不解和霍斯金一说完,霍斯金想都没有想,随口就说道:“那女人的名字叫安琪,是狼牙军火组织的重要成员!” 戴维斯愣住了,他坐在霍斯金的旁边,问道:“是那个贩卖军火的狼牙组织吗?” “对,就是那个军火组织!”霍斯金笑道,“我以前和他们打过交道,我这双腿都是被他们废掉的,这些年,我在世界东躲西藏,也是因为狼牙军火组织!” 戴维斯听完后,他倒吸了一口气,显得有些不可思议,嘴里说道:“狼牙的人怎么会和周雄的女人在一起!”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霍斯金一招手,麦道夫把他的轮椅推了过来,霍斯金自己坐到了轮椅,“戴维斯,我之前说过了,我之所以能来澳门,就是为了我这些老朋们,咱们认识很多年了,你只是知道我以前是从事军火生意的,但并不知道,当年我和狼牙军火组织的人却是竞争对手,只可惜,撒旦最后赢了,我的家人连同我的腿都被狼牙军火组织给毁掉了,而我也只能通过假死才活了下来,这些仇恨是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也是我能活到今天的原因,我要亲手毁掉撒旦,毁掉狼牙组织。dushu001.com” “我有个问题,以你的关系和.财力毁灭一个人很容易,你为什么不花钱要了撒旦的命!”戴维斯不解地说道,“我记得我们在柬埔寨见面时,你就是现在这样,这一晃五六年了,难道在这五六年间,你都没有机会干掉撒旦吗?” 霍斯金转动轮椅,把轮椅转向戴.维斯,他两手平放在胸前,对戴维斯笑道:“如果灭掉撒旦真的那样容易的话,可能早就没有我的机会了,你知道世界有多少人想干掉撒旦吗,我告诉你,不少于一千以,在狼牙这些年无法无天的军火生意中,很多的组织或者个人都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其中还有一些被推翻的政府前首脑,狼牙不仅仅是一个军火组织,他更是比世界任何雇佣军还要厉害的雇佣军,他们自己掌握着武器,他们可以通过武器遥控军队叛乱,甚至于他们可以自己推翻政府,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大可以查查有多少的政府曾经在狼牙的介入下发生了军事政变,又有多少小国是被狼牙直接推翻的……..,这个组织的强大之处恰恰在于撒旦这个人所灌输给每个成员的那种同生共死,这种信念很可怕。很多人是想动撒旦,但是却不敢动,因为有狼牙组织的存在。这个世界唯一敢动撒旦的人可能就是我,因为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不像那些家伙宁愿苟延残喘也不想被毁灭,我的目的就是要干掉撒旦,摧毁狼牙组织!” 戴维斯叹了口气,他伸手拍了.拍霍斯金的肩膀,嘴里说道:“老朋,我明白你的仇恨是无法消除的,毕竟我们是多年的朋,你曾经帮过我不少的忙,如果你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我会尽最大的可能帮你!” “这次不需要你帮忙,我需要的只是当一名参观者,.看我如何毁灭掉撒旦!”霍斯金伸出他那布满青筋的右手,握成拳头,冷笑道:“这次,就算撒旦臂生双翅,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他现在正在按照我的计划一步步走向我为他设好的死亡圈套!” 。。。。。。。。。。。。。。。。。。。。。。。。。。 叶凌飞在凌晨五点多钟才睡了过去,刚睡没超过.两个小时,就听到有人敲房间的门,叶凌飞睁开眼睛时,忽然发现安琪近乎**地睡在自己身边。安琪就穿了一条三角内裤,雪白的大腿搭在叶凌飞的身。 叶凌飞并不知道安琪是什么时候跑到自己床.的,他用力推了一把安琪,嘴里说道:“安琪,起来!” 安琪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她嘴里嘟囔道:“谁这样讨厌,一大清早的就敲门,烦死了!”安琪说着把自己的右臂又放在叶凌飞的胸,她那对高耸的美胸紧贴在叶凌飞的身。 叶凌飞被安琪搞得哭笑不得,难道安琪不知道她是躺在自己的床吗。安琪那散发着幽幽体香的娇躯就如同一颗定时炸弹一般,叶凌飞担心自己的y火会被安琪给勾引出来后,一发不可收拾。 他咬了咬嘴唇,伸手大力在安琪那丰翘的美臀大力拍了一把,就听得“啪”的一声,安琪被这一击巴掌给拍得睡意全无。她的粉臀吃痛,伸手揉着被叶凌飞拍痛的粉臀,嘴里娇声说道:“撒旦,你喜欢这样吗,那我就让你爽够好了!” “别乱说话了,快点回套间去,外面有人!”叶凌飞把安琪从自己的身推开,坐了起来,他看了眼自己凸起的下身,嘴里无奈地说道:“快点起来,我要去开门了!” “一定是野兽那混蛋,一大清早就吵得人睡不清闲!”安琪嘴里嘟嘟囔囔的,显得很不开心,下了床,朝着套间走去。叶凌飞一直看安琪走进套间里面后,才打开了房间的门。果然看见野兽站在房门前。叶凌飞打了个哈欠,嘴里说道:“野兽,起得很早啊!” “老大,我想早点起来,你不是说今天咱们有事情要做吗!”野兽说道,“我担心你昨天晚睡的太晚,才想叫你起床!” “恩,我知道了!”叶凌飞打着哈欠说道,“昨天晚确实睡得很晚,现在有些困,野兽,你把野狼也叫起来,我先去洗个澡,咱们在餐厅见!” “好!”野兽答应道。 叶凌飞又关了房间的门,刚走回到床边,套间的门就开了,只看见安琪又把身子露了出来。不过,安琪身披了一件睡衣,那深深的乳沟从睡衣领口露了出来。 “我就知道是野兽那个混蛋,等我睡醒了,看我不好好教训他!”安琪说着把套间的门关,来到床边,掀开被子了床。 “撒旦,你不睡了吗?”安琪眼看叶凌飞没有床的意思,她躺在床,看着叶凌飞。
“我还怎么睡,床都被你霸占了!”叶凌飞看着躺在床的安琪,嘴里无奈地说道:“算了,我把床让给你了,今天我要和野狼、野兽出去办点事情,你就留在酒店里面照看米雪,米雪这个时候很危险,哦,当然你也是,安琪,记得把枪拿着,虽说那破枪没有多大用处,有了总是比没有要好,等我回来的时候,咱们就可以不用那破玩意了!” “撒旦,你真的要把我和米雪留在酒店里面?”安琪问道。 “当然了,不把你留在这里能让你去哪里,你给我记住了,今天在我们没有回来之前,不许外出,你们俩人就给我待在房间里面,我这个可不是跟你开玩笑!”叶凌飞很认真地说道,“我相信你心中应该清楚,昨天晚的事情不会就这样完的!” “知道啦!”安琪有些不情愿地说道,“我会老老实实待在房间里面的!” “这样最好!”叶凌飞拿出一套内衣,“哦,我想起一件事情来,你不在房间里面睡觉,怎么跑到我的床了?” “啊,这件事情啊,我今天早去卫生间,回来的时候,误以为这是我的房间,我就床睡觉了!”安琪笑道,“撒旦,你放心,我昨天晚没有做过什么事情,无非就研究一下,我发现我不是一个女同,应该说是一个双性恋者,我更喜欢和你睡在一起,那种感觉很美妙!” “小丫头,你要是有下次的话,我就一脚把你踹下床!”叶凌飞说着拿着内衣走进了浴室。安琪的目光一直盯着叶凌飞,一直等叶凌飞把浴室的门关后,她才把目光收回来,一撇嘴,说道:“谁怕你啊,我才不相信你舍得把我踹下床呢!” 安琪就躺在叶凌飞的床睡着了,就连叶凌飞洗完澡回来,安琪都没有睁开眼睛。她确实有些累,昨天晚喝了酒,又和米雪玩那种行为,结果还没有等休息就被人袭击,搞得安琪感觉特别的疲惫。 她不知道叶凌飞什么时候离开的,一直睡到听到浴室里面传来洗澡的声音时,安琪才醒了过来。安琪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九点多钟了,安琪没有想到自己会睡到这个时候。听到浴室里面传来的洗澡声,她下了床,塌拉着拖鞋走进浴室里面。 一走进浴室里面,就看见米雪正在洗澡。米雪没有关浴室的门,她躺在浴缸里面,把右腿抬了起来,正用手擦着她的右腿。 “醒了?”米雪看见安琪走进来后,她冲着安琪笑了笑。此刻的米雪和昨天晚的米雪不同,那时候的米雪脸色有些惨白,似乎沉寂在悲痛中。但此刻的米雪却像是没有事情发生一般,悠闲地躺在浴缸里面洗着澡。 安琪笑了笑,说道:“你醒了也不叫我一声,我们一起洗澡啊!”说着,安琪把身的睡衣脱掉,紧跟着把身剩下来的那唯一的三角内裤也脱掉了,光着身子到了浴缸边。 “我看你在睡觉,不想打扰你!”米雪把腿放进布满花瓣的浴缸里面,她有意让了让,以便安琪进来。安琪跨进浴缸里面,然后对着米雪坐下。 “昨天晚睡得如何?”安琪先用水把自己身浇湿,米雪笑道:“睡得很好,我从来没有像现在睡得这样舒坦。” “那就好!”安琪伸出手,放在米雪的脸颊边,摩擦着米雪的脸颊,问道:“你还在想那个男人?” “毕竟在一起这些年了,说不想那是假话!”米雪微微笑了下,说道:“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他死了,我应该很悲伤,但是,我却怎么也悲伤不起来。或许这个男人给我压力太大了,你知道吗,这个男人对我却是很好,但他也同时给了我很大的心理压力,我总是睡不好觉,总是担心有一天他会杀了我。当初在望海市的时候,我差点就被他杀了,当然我很幸运,还是活了下来。事后,我想想就感觉害怕。所以说,我对这个男人分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感情,有时候,我希望他死,有时候我又担心他出事。昨天晚,当我知道他死了的时候,我就感觉世界塌了,但今天早,我却感觉很轻松,因为我身边有一个关心我的女人,如果昨天晚不是她的话,我可能早已经死了!”米雪说着伸出手,摸着安琪的肩膀,嘴里说道:“或许,我找到了一个可以依靠的女人,不需要有任何的负担!” 安琪听完后,她的嘴唇凑了过去。 。。。。。。。。。。。。。。。。。。。。。。。。。 安琪听了叶凌飞的话,就留在酒店的房间里面。在房间里面,可以看看电视,聊聊天,倒也不感觉无聊。 安琪也不知道叶凌飞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中午的时候也没有出去吃饭,而是让酒店的餐厅把饭菜送来。 下午的时候,忽然有人敲房门。安琪和米雪俩人正坐在床,看电视,再听到敲门声后,安琪并没有立刻开门,而是对米雪比划出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来。 在安琪看来,如果是叶凌飞回来的话,一定会自己开门,而不是敲门,此刻,有人敲门,就说明此刻站在门外的人一定不是叶凌飞。 叶凌飞在离开的时候提醒过安琪要注意,千万要提高警惕。安琪这时候把手枪拿在手里,来到房门处。她没有开门,而是隔着门问道:“谁?” “我的名字叫梁玉,次来过这里!”外面传来一名女人的声音,安琪一听到这个名字后,把手枪放回身,打开了房间的门,只看见在外面站着一名短发的女孩子,这女孩子正是梁玉。 安琪知道梁玉已经回到香港,怎么会突然返回来了。安琪把脑袋探出去,向四周看了看,没有看见有别人。她站在房间的门口,没有邀请梁玉进来的意思,而是警惕地问道:“你怎么会来?”!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