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2章 撒旦到底是谁

藏娇都市 932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519字
等叶凌飞赶到新葡京酒店的餐厅时。梁玉等人已经选好了座位,就等着叶凌飞来了。叶凌飞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我刚才接电话时间长了点!” 叶凌飞一坐下来,就说道:“今天不是我请客,咱们大家使劲点,我可知道香港的生活水平高,光房子一平方米就几十万,这警察的工资自然也不会少了!” 梁玉笑了笑,说道:“我们警察的薪水很低的!” 叶凌飞一听,笑道:“梁警官,你们拿多少薪水我倒不清楚,不过那香港的房子一平方米几十万块钱不是假的,按照那个房价也能推算你的工资不低啊!” “叶先生,我怎么听说大陆的房子也高了,就像深圳那边的房子不是平均万了吗,而且还听说有的普通别墅卖一千多万,按照这个推算,岂不是大陆的生活水平和香港一样了吗?” “这个就不好说了!”叶凌飞笑道,“我只能说房价太高不代表生活水平也高,甚至于是有些人…….!”叶凌飞没有说下去,这些东西都不是他所应该理会的。 虽说叶凌飞嘴说要使劲点菜。实际却没有真的这样做。吃完饭后,叶凌飞让野狼把梁玉送回去,而他则和野兽去了野狼的房间。 那批搞到的武器就放在野狼的房间里面,叶凌飞从其中选了一把手枪,放在身。野狼的房间布局和叶凌飞的房间布局几乎一样,叶凌飞从酒柜里取出酒来,倒了一杯,坐在沙发,对正在摆弄武器的野兽说道:“野兽,刚才金广给我来电话了!” “金广?”野兽手里拿着手枪,听到叶凌飞提到刚才金广来电话后,他把手枪随手扔在黑色旅行包里,走过来,说道:“老大,那个混蛋怎么会这样快打电话来,他昨天晚不是说没在澳门吗?” “金广这个混蛋不知道在和咱们玩什么!”叶凌飞拿着酒杯放在嘴边,并没有着急喝,而是闻着酒味。野兽从身摸出烟来,他和叶凌飞一人一根,野兽抽着烟,说道:“老大,你是不是已经有了想法?” “有是有,不过还不成熟!”叶凌飞笑道,“野兽,我还在调查一件事情!” “调查一件事情?”野兽一愣。 “恩!”叶凌飞点了点头,他忽然把酒杯放下来,从身拿出手机来。手机开了震动。来电话并没有铃声。叶凌飞接了电话,笑道:“晓露,这样快就查到了?” “查到什么了啊,我刚才才找过袁爷爷!”彭晓露抱怨道,“这种事情你干什么找我,怎么不找我的爷爷,我爷爷说话比我有效果,我还得饶一大圈子找袁爷爷,最后还得说是你的要求,你这不是在折磨我吗?” “晓露,可别这样说!”叶凌飞笑道,“我也就是临时想起来的,我本来想找你爷爷,但我又担心老爷子的身体不太好,没敢打扰。次你爷爷是给我介绍了不少的人认识,但是,你应该知道,我这个人记性不太好,这介绍完就忘了,尤其你说的那位袁什么的,我也知道他的权力很大。但我连名字都不记得,更不要提什么联系方式了,我想你不是在北京吗,就帮我查查,这不是一件难事!” “你不是有本事吗,怎么了,澳门特区那些人你搞不定了?”彭晓露问道。 “咳!”叶凌飞故意叹口气,说道:“这还不是当初我想着不能让武器流入中国,避免出现不安全的事情,才没有和澳门这边的人接触吗,我根本就没有渠道,晓露,我做这些可都是因为我是一个中国人啊!” “得了,得了,你还算一个中国人,现在你连中国国籍都没有,还算一个中国人!”彭晓露撇着嘴,说道:“你现在只能算是华裔,明白吗?” “不明白,啥叫华裔?华人的后代?” “这个….!”彭晓露先是一顿,随即说道:“我懒得和你斗嘴了,没意思,袁爷爷那边已经和澳门这边联系了,最快也得到明天才能知道确切的消息,到时候我再打电话通知你!” “哦,那我就等着你的消息了!”叶凌飞说道。 “喂!“彭晓露感觉叶凌飞要挂电话,就在叶凌飞说完这句话后,她喊道:“你不会问完我这件事情就想挂电话!” “哪能啊,我可没有这想法!”叶凌飞本来确实想挂电话的。但彭晓露既然说出来,叶凌飞把他原来想说的话又吞了回去,笑道:“难得有美女肯给我打电话,我兴奋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要挂电话!” “这假话说得太明显了,我说叶凌飞,麻烦你下次想要说假话的时候不要这样明显!”彭晓露冷哼道,“你不问问我今天干什么去了?” “干什么去?”叶凌飞一听倒笑了起来,他把野兽刚才给他一直都没有抽的烟塞进嘴里,招呼野兽拿打火机,就在野兽拿打火机的时候,叶凌飞笑道:“你还能干什么啊,相亲呗,你不是和我提过你相亲的人了吗,照我看,你妈不会就这样完事的,至少还会给你安排相亲,怎么样,我有没有猜错?” 野兽这个时候已经拿出了打火机,给叶凌飞点着火后,野兽站起身来,继续摆弄武器去了。 “叶凌飞,还真让你猜中了。我妈这次又给我介绍一个,你别提了,那个人我一打眼看时,我还以为未成年呢!我都不知道……!”彭晓露一和叶凌飞聊起天来,这话就多了起来,也时不时发出笑声。叶凌飞就是听着,时不时插一两句嘴。有的时候,女孩子说话并不需要男人也滔滔不绝地说话,她们只是想找一个倾诉者,只要男人静静地听就行。当然,你也不能拿着电话傻乎乎地听着。应该在适当的时候插一两句嘴,这样也显得你在用心倾听。 此刻,叶凌飞就在这样做着,他会时不时插一两句嘴,有时就是发出一两句惊讶声而已。他的目光却落在野兽那边,看着野兽摆弄着武器。这批武器足够叶凌飞四个人用了,短家伙八个,长家伙四支,还有不少的子弹。同时,还拿了几颗烟雾弹、闪光弹和手雷,这些武器在叶凌飞四人手里,就能发动一次小规模的战斗了。 “叶凌飞,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彭晓露忽然问了这样一句话,叶凌飞本来就没有听彭晓露说了什么,冷不丁听彭晓露问自己应该怎么办,叶凌飞迟疑下,嘴里说道:“你拿筷子办!” 被你气死了,我猜你刚才一定没有听我说话!”彭晓露显得不满,嘴里说道:“你要是不听我说话的话,那我就去澳门找你,反正我也知道你在哪里,我现在就动身!” “好啊,你来,欢迎你来!”叶凌飞根本就没有把彭晓露的话放在心,在叶凌飞看来,彭晓露也就是想威胁自己。彭晓露现在在北京的家里,她的父母都在家里,彭晓露的老妈正在给彭晓露安排相亲,叶凌飞才不相信彭晓露会跑到这边来。就算把叶凌飞打死,叶凌飞也不相信。 叶凌飞刚一说完,就听到传来挂断的声音。叶凌飞把手机从耳边拿开,扔在桌子,嘴里冷哼道:“小丫头,想吓唬我,你当我是被吓大得啊!” “老大,你刚才还没有说完呢!”野兽看见叶凌飞打完电话后,放开手里的长枪。转过身,又回到叶凌飞面前,说道:“那个金广到底打电话过来是什么意思?”
先前叶凌飞想和野兽谈金广的事情,结果被彭晓露这个电话一来,就给打断了。这个时候,野兽又提到了金广。 “金广打电话的目的无非就是说白翠柏确实是被他的人绑架的,但是,那个人却不见了,要我给他点时间,他好把那人找出来!”叶凌飞抽着烟,嘴角浮现着冷笑道,“我现在感觉金广这个人有些意思,心眼很多,我有兴趣和他玩点游戏!” 野兽一听叶凌飞打算和金广玩点游戏,他来了兴趣,问道:“老大,到底怎么玩?”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叶凌飞没有告诉野兽,他把手里的烟头捏灭后,又拿起酒杯来,慢悠悠地喝着红酒。 。。。。。。。。。。。。。。。。。。。。。。。。 野狼回来时,并没有说他在送梁玉的路说了什么话。野兽八卦地追问着,野狼就是不说。叶凌飞笑道:“野兽,你别问了,既然野狼不愿意说,那还是不要问!” 野兽嘟囔道:“老大,我这也是关系野狼,我瞧那名女警察对野狼有意思,我打算帮帮野狼!” “得了!”安琪撇着嘴唇,说道:“野兽,说不定你是看人家了!” “安琪,你可别乱说,我是绝对不会碰我兄弟的女人。更何况,那名女警要**没**、要胸没胸的,并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好了,你们别说了!”叶凌飞坐在房间里面,把野兽叫过来,说道:“野兽,你现在下去开个房间,就把你对面的房间包下来,让安琪搬过去住!” “让我搬过去住?”安琪一听,就大嚷道:“撒旦,你干什么啊,难道你不知道有人想杀我吗,你让我搬过去住,和住在我原来的房间有什么不同,还不是一样危险,我不去!” 叶凌飞之所以要让安琪和米雪搬出自己的房间,有他自己的想法,让野兽去开房间,就算那些人想杀米雪,也不会找到具体的房间。因为那房间是野兽开的,那些人是不会轻易找到的。 次之所以安琪和米雪能被人袭击,最主要的一个原因还是这两个人太不小心了,出去被人跟踪,而想杀米雪的人一定是跟着两人进入酒店,并且找到了两人住的房间,这才能动手。现在可不同了,让野兽出去开房间,至少能让对方不知道安琪和米雪住在哪里。只要安琪和米雪不被人跟踪,是很难找到这两人住的房间。 再加现在酒店的安保提高了,叶凌飞等人也知道有人想杀米雪,势必会加强对米雪和安琪的保护,想杀掉米雪的那些人在这种情况下也一定不敢贸然得再次袭击。 今天早的事情也让叶凌飞感觉心有余悸,换成是谁,都感觉这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你睡醒过来突然发现身边躺着一个人,虽说叶凌飞今天早发现身边躺的是安琪,但这并不能说叶凌飞很希望安琪就在自己身边躺着。对叶凌飞来说,安琪就是一颗定时炸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炸出事儿。 昨天晚的事情那是没有办法,叶凌飞才让安琪和米雪住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的套间,但这可不是长久之计。安琪和米雪这两个女人哪个都是诱惑力无穷,米雪是那种风情万种的女人,一举一动之间,都散发着骨子里面的风情。这所谓的风情说得通俗一点就是风骚,就是能勾引男人。 而安琪呢,身散发着野性的气息,虽说安琪的皮肤不如那些整日做皮肤的女人皮肤那样嫩白,但安琪那略带一丝黝黑色的健康肤色再配合安琪那火爆性感的身材、勾魂的眼睛,整个就是一个勾魂儿的魔鬼,男人在这种女人面前,那是不堪一击的。 叶凌飞那可是正常的男人,他不能保证自己不犯错误,就像在今天早的那种情况下,叶凌飞也不清楚他是否会犯错误。安琪和叶凌飞其他那些女孩子不同,安琪生活在那种残酷的环境中,塑造了她独立的个性。她敢爱敢恨,会不计后果做她想做的事情。 叶凌飞一直用定时炸弹来形容安琪,其意思就是说像安琪这样的女孩子不能招惹,一旦招惹,就像是招惹一颗定时炸弹,保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爆炸。 叶凌飞听到安琪那强烈地反对声后,他哄着她说道:“安琪,你看我这套间要是住一个人也可以,但要是住三个人就显得不方便了,毕竟我们性别不同,不能住在一起的。当然,我知道你现在也很危险,所以我才让野兽在他房间的对面帮你们开个房间,这样以来,你和米雪住在那里,野兽就会时刻保护你们。而且我和野狼的房间就在两边,有什么情况,我们也可以及时支援,好了,就这样!” 安琪看了叶凌飞一眼,嘴里不满地说道:“我看你这是嫌弃我们俩人住在这里麻烦,你就是想赶我们走!”安琪说着对米雪说道,“米雪,我们进去拿东西,咱们就去那个房间住,要是咱们出什么意外的话,让撒旦后悔一辈子!” 叶凌飞听完,无奈得摇了摇头。他对野兽吩咐道:“野兽,你快点去办理!” “好!”野兽答应道。 野兽很快就把房间办理好,赶巧今天中午的时候,对面的那房间的住客刚刚退了房,野兽没有花多大的周折就把那房间搞定了。 安琪气呼呼地拎着行李故意从叶凌飞面前走过,她看都不看叶凌飞一眼,显得十分的气愤。等安琪和米雪搬过去后,野兽才对叶凌飞说道:“老大,你这样做岂不是给安琪那丫头更大的空间,谁知道那丫头和米雪那娘们能干出什么事情,两个女人在一起乱搞,这事情本身就很有意思啊!” 叶凌飞嘴里叼着烟,轻叹口气,嘴里说道:“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安琪这小丫头住在我这里,我总感觉不安全,你想想看,我总得睡觉,谁知道这小丫头半夜会不会从包间里面出来吓我一跳,我想了想,还是让她住在你的对面比较安全!” “老大,你说得太对了!”野兽附和道,“我也感觉安琪这丫头太野性,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我可不想这个丫头成为我的大嫂,那样以后我岂不是抬不起头了!” “去,你又胡说什么!”叶凌飞说道,“去看看安琪那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等她忙活着差不多后,咱们就去餐厅吃饭,这两天不要离开新葡京酒店,就在这里待着!” “老大,我知道!”野兽答应着。 米雪和安琪收拾得很快,俩人根本不需要收拾什么。一关房间的门,安琪就冲着米雪笑了起来。 米雪坐在沙发,她手里夹着女士烟,点着后,米雪把她那浑圆丰挺的右腿叠放在左腿,看着安琪问道:“你刚才不是很生气吗,怎么现在倒笑了!” “生气那是装给撒旦看的!”安琪笑着走到酒柜边,拿出来一瓶酒,嘴里说道:“来,我们先喝两杯!” “有闲情喝酒,我是不明白你了!”米雪轻笑道,“你总是让我看不懂!” “慢慢你就会看懂我了!”安琪拿着两个酒杯到了米雪身边,她倒了两杯酒,米雪拿起一杯酒,就在喝之前,米雪忽然问道:“安琪,你可以告诉我一件事情吗,撒旦到底是谁?”!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