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6章 这是一个阴谋

藏娇都市 936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505字
叶凌飞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他又跑进浴室里面洗冷水澡。一天洗两次冷水澡,叶凌飞感觉自己要是再多洗几次的话,他一定会患强迫性洗澡症。 老婆不在身边就是不好啊!叶凌飞忍不住心里暗暗叹息一声,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此刻白晴婷在他身边,可能他比现在更加难受。 好不容易把y火又浇灭了,叶凌飞才了床。叶凌飞躺在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并不是不困,而是不敢睡觉。一想到明天一睁开眼睛,就要面对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他的脑袋就痛了起来。 彭晓露的突然出现完全在叶凌飞意料之外,他可没有想到彭晓露会出现。现在的事情变乱了,应该说彭晓露的出现打乱了叶凌飞的计划,叶凌飞不清楚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 一觉起来,叶凌飞竟然发现才凌晨五点。别说,有了彭晓露这块手表,看时间确实方便了很多。当年前野兽曾经给叶凌飞买过瑞士的精装纯金手表,那手表价值几十万,叶凌飞感觉那玩意戴在手腕难受,也没有要,看时间都用手机。 叶凌飞从床坐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虽说现在才五点,但叶凌飞却睡不着了,满脑袋都是事情。他打开灯,刚打开电视,想看看电视消磨一下时间,等时间差不多时,他去叫醒彭晓露,偏偏这个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叶凌飞还以为是野狼或者野兽来找自己,等打开房门时,却发现是彭晓露。彭晓露还是穿着昨天晚那套衣服,只是没有穿外面的大衣,她就穿着白色的羊毛衫站在叶凌飞房间门口。 “早啊!”叶凌飞一看是彭晓露,他赶忙让到一边,嘴里说道:“你别介意,我刚醒!” “都五点了,你怎么才醒!”彭晓露说着走进来,叶凌飞把房间的门关,笑道:“晓露,什么叫都五点了,我一般都睡到六点多一点,我记得当初在基地时,我也是那个时候起床!” “早起对身体好!”彭晓露走进房间里面,看见叶凌飞的被子堆在一起,显得凌乱不堪。她皱了下眉头,嘴里说道:“好乱啊!” “是有点乱。我这不刚醒吗,听到你敲门,我就去开门了!”叶凌飞嘴里说道,“晓露,你先坐下,我去洗漱一下!” “好!”彭晓了点头。 叶凌飞穿着睡衣就走进卫生间里,彭晓露走到沙发前,刚想坐下来,就看见叶凌飞扔在沙发的内衣,彭晓露脸颊不由得红了,她走到另外一个沙发前,坐了下去。 叶凌飞走出来时,就看见彭晓露的正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电视里面在播放着一个女性节目,就是那种教女人如何化妆和打扮得,以前彭晓露那是不屑于看这类节目,但现在彭晓露却看得津津有味,看那架势,就像是要去亲身体验一番。 这女人心中要是有了男人,自然希望在自己喜欢男人的面前展现她最美丽的一面。彭晓露此刻就有这个心态,就看见她时不时看着自己的手。 “晓露,看什么呢?”叶凌飞走过来。一伸手把内衣和外衣从沙发拿起来。彭晓露被叶凌飞发现了她正在看自己的手,有些羞涩,嘴里说道:什么,我….我就是….就是想看看自己的手需不需要做保养。” “做保养?”叶凌飞站住,他把目光投向彭晓露那娇嫩的手,嘴里说道:“我感觉你的手很嫩白,作为一名军人,这是很难的!” “那作为一名女人呢?”彭晓露问道。 “啊,作为女人也很好!”叶凌飞微微一愣,随即说道:“我感觉你作为一名女人那也是很好的,当然,如果你跟着晴婷学学皮肤保养,会变得更好的!” “说白了,还是感觉我的皮肤不好是!”彭晓露看着叶凌飞,嘴里说道:“你说话不用这样委婉,我心中有数!” “晓露,你别乱想,啊,我先去换衣服,等一下,我跟你好好说说!”叶凌飞感觉思绪有些乱,他想先趁着换衣服的工夫,好好想一想,如何能哄哄彭晓露。叶凌飞拿着衣服走进套间,时间不大,他就从套间里面走出来。当他走出来的时候,看见彭晓露还在看着那个节目,叶凌飞来到彭晓露身边的沙发前,他坐下去后。对彭晓露说道:“晓露,你听我说,这个年头像你这样不化妆、不打扮还如此清丽脱俗的女孩子几乎没有了,哦,当然,晴婷也是这样的女孩子!”叶凌飞说道这里,还不忘加白晴婷,以免彭晓露认为自己说的是假话。白晴婷虽说经常做皮肤保养,但是却化得是淡妆,彭晓露原来见过白晴婷,叶凌飞之所以加白晴婷,就是想让彭晓露相信他说的是实话。 果不其然,彭晓露听叶凌飞这样一说后,把目光从电视挪到叶凌飞的脸,问道:“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怎么会说假话呢!”叶凌飞说道,“晓露,你别看外面那些女人一个个长得很白,我告诉你,那些所谓的白都是化妆化出来的,要是她们敢把妆卸掉,保证能吓死人。我给你讲件事情,就是有一个女明星和别人出去吃饭。结果这菜还没有齐全,就看见饭桌那是白花花一层!” 彭晓露听了很好奇地说道:“白花花一层,那是什么东西?” “粉啊!”叶凌飞说道,“那女人化妆化得太厚了,这一吃饭,那是唰唰得下粉,都不用吃米饭了,光吃这白粉就饱了!” 扑哧! 彭晓露被叶凌飞这句话给逗笑了,她随即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在叶凌飞面前这样笑。强绷着脸,不让自己笑出声来,但终于忍不住。再次笑出声音来。彭晓露一贯紧绷着脸,这一旦笑起来,那可谓面若桃花,无比得好看,就连叶凌飞一时间都看呆了。 “看什么呢!”彭晓露看见叶凌飞正看着自己的脸,她伸手推了一把叶凌飞的肩膀,嘴里说道:“你刚才看什么呢?”
“我看你笑的样子,很好看!”叶凌飞说道,“晓露,我建议你多笑笑,你笑得样子很迷人!” “乱说,我才不信你呢!”彭晓露把脸转到一边,不和叶凌飞的目光对视着,她嘴里说道:“你们这些男人就喜欢胡说一气,还不是想哄女孩子开心,十个男人有十个是这样,没有好东西!” “晓露,这是谁说的?”叶凌飞问道。 “我朋说的!”彭晓露很认真地说道,“她告诉我,现在男人不值得相信,相信男人的话,那还不如相信一头猪能爬树!” “晓露,在这个问题,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猪是可以爬树的。”叶凌飞很认真地说道,“在人们的观念中,猪是不能爬树,那是错误的,你应该知道…….!”叶凌飞这一番理论说得彭晓露那是目瞪口呆,她还是第一次听过这种事情来。等叶凌飞长篇大论发表完之后,彭晓露忍不住问道:“叶凌飞,你刚才说得那些事情是在哪里看过的,尤其是你说什么野猪进化理论是谁提出来的?” “不会,晓露,你连这些都不知道?”叶凌飞的表情很夸张,他看着彭晓露说道:“你真的没有听过野猪进化理论?” 彭晓了点头,说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一直在军队里面,当然,我也看的,只是我不知道这些事情,我很想知道到底这些是谁说的,等我回北京后,我也可以告诉我那朋,我相信她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晓露,你真的要问吗?”叶凌飞问道。 彭晓了点头,说道:“我真的很想知道,叶凌飞,你快点告诉我,到底是谁说的?” “我说的!” “……….!” 彭晓露看见叶凌飞那得意的笑容,知道自己被叶凌飞耍了。她气恼地站起身来,走到叶凌飞面前,伸手就去打叶凌飞,叶凌飞一把握住彭晓露的手。叶凌飞并没有拉彭晓露,但彭晓露却跌进叶凌飞的怀里来。 这一亲密接触,可就坏了,彭晓露那娇嫩的身体带着沁人心脾的体香一股脑全涌进叶凌飞的心里。叶凌飞搂住彭晓露的身体,为了摆脱此刻俩人有些尴尬的气氛,他故意在彭晓露的腋下挠痒痒,嘴里笑道:“这下子可好了,你给我机会让我欺负你!” 彭晓露被叶凌飞这一挠痒痒,受不了了,呵呵笑了起来。她也不甘示弱,坐在叶凌飞的怀里,两手去挠叶凌飞的痒痒。这样以来,反倒冲淡了俩人刚才的尴尬气氛。这男女之间最怕的就是突然静下来,那样最容易出事情。如果叶凌飞和彭晓露不闹的话,俩人刚才非要有亲密的行为发生。 这一闹下来,彭晓露被叶凌飞挠得从叶凌飞腿站起来,她尽力去让叶凌飞痒痒。叶凌飞也不得不站起身来,俩人这样闹着,一直闹到床边。叶凌飞趁着彭晓露不注意,把彭晓露推倒在床,他的身体压下去,用身体让彭晓露动弹不得,他腾出一只手,肆意挠着痒痒。彭晓露咯咯得笑着,尽力地挣扎着。 偏偏在这个工夫,叶凌飞房间的门被推开,野兽嘴里嘟囔道:“老大,快点起床,天亮了!” 野兽等走进来,才发现叶凌飞正把彭晓露压在身下。野兽先是一愣,随即嘟囔道:“啊,我梦游,我要回去接着睡了!” “野兽,你梦游什么,还梦游呢,既然进来了,就找个地方坐!”突然被野兽撞破这件事情,叶凌飞只好当做没有事情发生一般,从彭晓露身起来,他坐在沙发。此刻的彭晓露满脸羞红,她坐在床,低着头,不肯说话。 “老大,我什么也没有看见!”野兽越这样说,彭晓露的脸颊那是越红。 叶凌飞瞧出来彭晓露的尴尬了,他对野兽说道:“野兽,你别误会,晓露是昨天晚刚到澳门的,是我请她过来的!” “老大,你请她过来?”野兽一愣,看着叶凌飞。叶凌飞心想既然已经撒了谎,索性就把谎撒下去,嘴里说道:“晓露这次来澳门是为了帮我们的忙,晓露已经和澳门这边的人联系过了,我们可以去查这两天有什么人进出澳门,野兽,我怀疑在我们到澳门这段时间内,也有人到了澳门,而且还是跟着我们的!” 叶凌飞说着冲着彭晓露使个眼色,彭晓露赶忙说道:“啊,我倒忘记了,叶凌飞,我现在就打电话联系下,看什么时候能去和澳门那边的人见面!”彭晓露说着急忙走出了房间,叶凌飞想了想,也追了出去,就在叶凌飞房间外面,叶凌飞叫住彭晓露,在彭晓露耳边说了几句,彭晓露一愣,说道:“你真的要这样做!” “恩!”叶凌飞点了点头,说道:“与其让澳门这边查完通知北京那方面,还不如我们直接去查,晓露,这件事情就真的麻烦你了,我希望今天午就能去查!” 彭晓了下头,说道:“好!”彭晓露就在转身要走时,叶凌飞忽然伸出手,轻捏了把彭晓露那滑嫩的小手,低声说道:“晓露,你的手真的很滑!” 彭晓露脸颊红了,没有说话,直接走向她的房间。 叶凌飞回来时,野兽就咧着嘴笑道:“老大,有些事情对我不用隐瞒,我知道你刚才说的是假话,嘿嘿!” 叶凌飞坐到沙发,嘴里说道:“野兽,我刚才没有说假话,我们的计划有变,今天午我们要去查查最近几天进入澳门的人,或许我们能查出个头绪来!” “老大,这是真的?”野兽问道。 叶凌飞点点头,说道:“当然是真的,野兽,难道你真的没有感觉有人再盯着我们,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一个阴谋!” 野兽摇着头,说道:“我倒没有感觉到!” “也许是我的神经过敏了,野兽,我想到了一点!”叶凌飞把声音忽然压低,嘴里说道:“我怀疑白翠柏就是一个诱饵,而他们所要钓的恰恰是我这条大鱼!”!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