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血腥

藏娇都市 95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2703字
现在的年轻人、尤其是那些未成年人,在他们脑海中很少有法律这个概念,往往都是意气用事。 小霸王更是如此,他的父母都是做买卖的小商贩,整天忙于做生意,根本无暇管教这个孩子。小霸王就在外面和一群同龄人混,打架斗殴是常事。今天被叶凌飞这一耳光打过去,当时就把脸打肿了。 小霸王在三十一中没人敢动,都是他欺负别人,还没人敢打他。今天就在自己小弟和纪雪面前被人打了一耳光,脸可是挂不住了。 恼羞成怒,大骂着叶凌飞,挥舞着拳头打向叶凌飞的脑袋。叶凌飞只是一偏身,就让过小霸王的拳头,右手一握小霸王的右手腕,用力向车顶一下,就把小霸王的脸压在车顶。 “快放了你老爹我,你这个兔崽子,我要废了你。”小霸王被叶凌飞扣住脉门,反扣住右手,脸紧贴着冰冷的车顶盖,仍大骂不住,“你们还看什么,快给老子打死这混蛋。” 小霸王这一声吼,那几个拿家伙的男学生如梦方醒,一个光头的男学生拿着手腕粗的木棒子照着叶凌飞脑袋砸了过来。 这一下叶凌飞可是真得怒了,他本不想和这群小孩子计较,以为吓唬吓唬就可以。却没料想这群小孩如此混蛋,竟然还敢打他。那叶凌飞什么主,杀人不眨眼的主,这一动杀气,立马就不同了。就看见叶凌飞右手一推,一脚那小霸王踹飞到一米之外的地。紧跟着,右手半举,迎着那手腕粗的木棒子而,就听得咔嚓一声,那手腕粗的木棒子从中间折断。 这一下包括纪雪在内的三个女孩子震惊得叫出声音来,她们还从未见过像叶凌飞这般狠得角色,竟然敢用胳膊档木棒子,并且把手腕粗的木棒子档断。 不消说她们,就连陈玉婷也张开粉嫩的嘴唇,发出一声轻微的惊讶声,她真为叶凌飞捏了一把汗。 叶凌飞寒光一闪,劈手握住那剩下来半截棒子,用力一拉,那男学生握不住,棒子脱手而出。几乎在瞬间,叶凌飞已经握住那半截棒子,照着那男学生的脑袋砸下去。“小兔崽子,还学会打人,这是给你教训。”叶凌飞下手可是够狠,这一棒子正砸在那男学生的脑门。这还是叶凌飞手下留情,把捏的恰到好处,没打算要那学生的命,不然,就这一下子就把脑袋瓜子开了瓢。即使如此,这一棒子还是把那男学生砸得额头窜血,那男学生惨叫一声,捂住额头撒腿就跑。 这时,有一名拿着长刀的瘦不拉叽的男学生拿刀照着叶凌飞后背砍下去。叶凌飞就像后背长了眼睛一般,突然一转身,让过刀刃,右手手指捏住刀身,反手一拉,那男学生收势不住,身子向前一倾。那把刀已经被叶凌飞夺在手里,叶凌飞连看都不看,握着刀对着那男学生的肩膀就砍了下去。一道血光迸溅,就听见那男学生惨叫一声,肩头已经被叶凌飞砍出一条血口,鲜血从血口流出来。 小霸王此刻已经拿过一把刀,正准备来,就在他刚一动,叶凌飞一个后翻身,翻到小霸王身后,那把沾着人血的刀直接架在小霸王脖颈。 “你动一下给我看看,我立刻给你开了喉咙。”叶凌飞厉声喝道,右手一压,刀刃就在小霸王脖颈看了一条血口。 不光小霸王,在场所有的人都傻了。这些小孩子哪里遇到过像叶凌飞这般下手狠的人,出手狠毒,毫不留情。小霸王吓得腿都软了,裆的一声,手里的刀掉在地。 “大哥,我错了,我不应该惹你。”小霸王脸色惨白,求饶道。
那几个男学生吓得撒腿就打算跑,却听到叶凌飞厉声喝道:“小兔崽子,你们谁敢动,我就把你们废在这里。” 这一声如同定身咒,没一个人敢动。 “你去把那小子伤口包一下,我可不想看见这个小子流着血,妈得,叫唤什么,你不是学人家砍人吗,想砍人就要知道早晚被人砍。”叶凌飞用手指着一名男学生,示意把那两个受伤的同伴包扎。 叶凌飞把刀扔在地,缓缓走到小霸王的眼前,冷笑一声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在学校好好读,而你却出来混。如果我是你的父母,就应该在你刚出生时候捏死你。不过,也没关系,我现在就代你的父母教训你。”叶凌飞说着,突然一拳砸在小霸王的眼眶,就这一拳把小霸王砸倒地,叶凌飞飞身过去,右手握拳,就在小霸王的脸狠击道:“好好不学习,学人家砍人打架。你他妈得有几条命,被人砍死你找谁去。你不是喜欢打架吗,我现在就陪你玩。”叶凌飞就两三拳下去,小霸王就口鼻窜血,不**样。 叶凌飞站直身子,用脚踩在小霸王后背,对那些已经呆若木鸡得男学生吼道:“妈得,谁还想打架,过来。” 那些男学生现在就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提打架这事,叶凌飞见没有敢说话,弯着身体一把抓住小霸王的衣领子,将他提起来,“你死了没有,没死的话,就告诉我你还打架吗?” 敢。” 叶凌飞推了小霸王一把,把满脸都是血的小霸王推向那几个学生身边。甩了甩手,从钱包里面,拿出一大叠百元现金,走了几步,来到小霸王面前,一把把钱砸在小霸王脸道:“记住,没钱就别学人家砍人。打完人,连赔钱都赔不起,你知道你们命值多少钱吗,只要一千块钱,就有人肯干掉你们。一群小兔崽子,还敢砍人。这里是一万块钱,拿着钱给我滚蛋,医院包扎去。下次不要再让我遇到,不然下次你们就没这么好运,我直接干掉你们。” 几名男学生忙不迭的拾钱,那个小霸王现在早就满脸是血,虽然以前也跟别人打架,但从未被人打得满脸窜血。更让他恐惧的是面前这个男人动作身手都那样干脆,被打了,他也没看清楚自己是怎么被打得。 这七八个男学生没有回学校,拿着钱就朝学校附近一家小诊所跑去。纪雪等三名女学生正打算偷偷摸摸跑掉,却没有想到叶凌飞已经把目光落在纪雪身,厉声道:“站住。”当时三人都不敢动了。 叶凌飞用手一指躲在陈玉婷身后的肖宏宇,对纪雪道:“你是不是拿了他的钱。” “没……没拿。“纪雪支吾道。 叶凌飞脸皮一翻,快走两步,依然到了纪雪身前,右手一抓纪雪T恤衫领口,瞪着眼珠子喝道:“你再给我说一句。” “我……我拿了。”纪雪脸色吓得惨白,忙不迭把手伸向口袋,从口袋里拿出一百元,交在叶凌飞手里。叶凌飞把钱攥在手里,松开手,拍了拍纪雪的肩膀笑道:“嗯,这才乖,早这么做就好了。” 就在叶凌飞准备把钱交给陈玉婷时,忽然传来警车的声音,就看见一辆警车朝着这边来了。纪雪如同看见救星一般,大哭道:“警察叔叔快来救我啊,有人勒索我。” “我什么时候勒索她了。”叶凌飞心中这个苦笑不得,心道:“我真该一脚把你踹飞了,省得你在这里乱闹。”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