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2章 纠缠不清

藏娇都市 952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540字
周洪森有自己的打算。他在望海市这边就算干得再好,也不过是一个地级市的市委记,只有想办法到省里才可能获得更多的机会。无疑,这次省城出的事情就是一个机会,照周洪森看来,既然省城的事情被报道出来,就是说这件事情不会小了,一定要有大动作,可能会影响到省城的市委领导班子,这是一次机会,周洪森当然知道自己在省里没人,所能依靠的只有叶凌飞。 周洪森希望通过叶凌飞和省委记认识,他把这件事情告诉周欣茗后,周欣茗没有立刻答应下来,而是说要和叶凌飞商量商量。 周欣茗晚没有回叶凌飞那边,第二天一大早,周洪森让自己的司机把周欣茗送到叶凌飞那边,然后再回来接他。 周欣茗回到别墅时,刚巧遇到晨练回来的叶凌飞。周欣茗就把自己爸爸的意思和叶凌飞说了,叶凌飞听完后,笑道:“欣茗。我这边没有问题,但是,我并不能保证人家张记一定会见我,你告诉你爸爸,就说我随时可以跟着他去省城!” “恩,我等一会儿给我爸打电话!”周欣茗说道。 “欣茗,吃饭没有?”叶凌飞手放在周欣茗的腰,温柔地说道:“我猜你一定是一大早就跑回来想问我的意见,是不是连早饭都没顾得吃?” “不是,我吃过早饭了!”周欣茗长长的眼睫毛微微下垂,没有瞧着叶凌飞的眼睛,嘴里柔声说道:“我只是有点想你,就早点回来了!” 叶凌飞轻笑道:“想老公那是正常的事情,欣茗,要不要跟我一起洗澡?” “不了!”周欣茗一摇头,叶凌飞也没有强逼着周欣茗和自己洗澡,先送周欣茗回了房间,然后又回到自己的卧室。白晴婷还躺在床,她的脸清晰可见两道泪痕,那是昨天晚因为疼痛流出眼泪留下来的泪痕。 白晴婷的大腿裸露出来,那娇嫩白皙的大腿留着昨天晚被叶凌飞抓捏过后留下的痕迹。叶凌飞担心白晴婷感冒,走到床边,把被子向下拉了一拉,盖住白晴婷裸露出来的大腿。 叶凌飞这个动作,惊醒了白晴婷,白晴婷睁开眼睛,看见叶凌飞后。她把右臂从被子里伸出来,嘴里撒娇道:“老公,搂搂我!” “等一会儿,我去洗个澡!”叶凌飞把白晴婷伸出来的右臂又放回被子里,把被子角掖好,俯下头去,在白晴婷那娇艳的嘴唇轻轻亲了一口,这才拿着换洗的内衣出了卧室。 叶凌飞在浴室洗澡的时候,计划了一下他的行程。今天去找一家望海市比较有名的婚庆公司,负责全程的婚庆事务。明天再开车去趟东海,先找当地的婚庆公司负责二十号在东海举行的婚礼,之后带着周欣茗和白晴婷在东海市转转,选一套房子……..。叶凌飞这一计划,才发现时间却很紧,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还需要抓紧时间才行。 叶凌飞回到卧室里面,白晴婷依旧还躺在床,叶凌飞不用白晴婷说话,就掀开被子,钻进被窝里面。 白晴婷在叶凌飞怀里撒着娇来,不管白晴婷在外面如何高贵。在床,她只是一个想被老公疼爱的女孩子,她渴望的是被叶凌飞百般的疼爱。这撒娇就是一个最好的手段,白晴婷下身疼痛,趁机撒起娇来。叶凌飞只得哄着,好半天,白晴婷才决定起床。 有过第一次之后,昨天晚虽说叶凌飞比起白晴婷第一次用力了许多,但白晴婷的疼痛却不像昨天那般几乎不能走路。 叶凌飞帮着白晴婷穿着衣服,顺便和白晴婷谈到了自己的计划。 “老公,你今天去办,我就不去了!”白晴婷娇声说道,“我今天在家好好休息,我现在这样子哪敢出门啊,一出门,人家一眼就看出来了!” “那也行,等我把事情办完后,就回来!”叶凌飞说道,“看看明天周记那边是怎么计划的,如果他明天要去省城的话,那就等我回来,咱们三人去东海市选套房子!” 一切都按照叶凌飞的计划进行,他先去了望海市一家专门负责婚庆礼仪的婚庆公司,委托这家望海市最大的婚庆公司负责全部的事情,虽说时间比较紧张,但有钱什么都好说。周欣茗那边也来了电话,周洪森希望越快越好,如果叶凌飞方便的话,最好明天就动身去省城。 叶凌飞答应下来。至于周洪森为什么要这样着急去省城,叶凌飞不愿意去理,有些事情不知道最好,知道那么多反倒没有意思了。 野狼也从澳门那边回来,叶凌飞中午的时候和野兽、野狼在望海市市中心的富贵园吃了饭,在吃饭间隙,叶凌飞告诉野兽、野狼自己近期的计划。 野兽和野狼那是举双手赞成,他们俩人早就认为叶凌飞应该举行婚礼热闹一番了。在吃饭间隙,叶凌飞接到了于婷婷的电话。于婷婷记得叶凌飞应该在元旦之后回望海市,这才打电话给叶凌飞。 叶凌飞问了问于婷婷有没有吃饭,在知道于婷婷没有吃饭后,他让于婷婷打车到富贵园来。 于婷婷姗姗来迟,一直到叶凌飞等三人都吃得差不多了,于婷婷才赶了过来。于婷婷推开包间的门,看见包间里面的野兽、野狼俩人时,微微有些发愣,在电话里面,叶凌飞没有告诉于婷婷野兽和野狼也在这里。 “嫂子来了,快点进来!”野兽坐在包间的门口边,一看见于婷婷到了,野兽嘴里叼着烟,赶忙站起来,那股热情劲儿让于婷婷有些害怕。于婷婷那是一个很腼腆的女孩子。虽说她早就认识野兽,但她对野兽却很害怕,这都是因为野兽那长相,过份彪悍。 “婷婷,过来!”叶凌飞笑着对于婷婷说道,“我就不需要介绍了,反正都是自家人,没有啥客气的。哦,野兽,出去把服务员叫进来,再要几盘菜!” “叶大哥。不了,不了,我不饿!”于婷婷连连摆手。 “嫂子,你别和我们客气,真当我们是外人了!”野兽推着于婷婷,把于婷婷推到叶凌飞面前,紧跟着,他手里拿着烟,站在门口,大声叫着服务员。 叶凌飞帮着于婷婷把外面大衣脱下,于婷婷穿着一件乳白色的高领衫,坐在叶凌飞身边。野兽又点了两道菜,要服务员快点来。就在野兽走到门口要关包间的门时,只看见门口站着一名年纪大约二十多岁的年轻人,那年轻人正朝包间里面张望。 “看什么看!”野兽冲着那名年轻人骂道,“妈的,这里是你看的吗,小兔崽子,快点给我走!” 野兽这说话的架势就像是黑社会的人,那年轻人一看,吓得就是一缩头,赶忙跑了。叶凌飞听到野兽站在门口骂人,问道:“野兽,你干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一个小兔崽子往这里望!”野兽把包间的门关,又坐回到座位,把面前的啤酒端起来,冲着于婷婷咧着嘴笑道:“嫂子,你别害怕!” 于婷婷刚才被野兽那骂声吓到了,这刚坐下来,就听到野兽站在门口那大嗓门骂人,于婷婷怎么能不害怕。 叶凌飞搂住于婷婷那消瘦的肩头,瞪了野兽一眼,嘴里说道:“野兽,你在婷婷面前说话注意点,别动不动就大嗓门!” “叶大哥,我没事的。真的没事!”于婷婷赶忙笑道。
野兽把杯子里面的啤酒一口喝干,然后拿过来啤酒瓶,把杯子又倒满了啤酒,两手平放在圆形的桌,说道:“老大,你什么时候和我这个嫂子也结婚?” 于婷婷粉脸一红,低下头,她两手握住叶凌飞的手。这于婷婷毕竟是女孩子,这种事情怎么能当着她的面说,叶凌飞把嘴唇凑过去,亲吻了一下于婷婷那散发着香味的长发,把于婷婷搂在怀里,对野兽说道:“野兽,没有你的事儿,你还是关心好自己的事情,怎么一喝酒,话就那样多!” 野兽自知失言,咧着嘴笑了笑,把脸转向野狼那边,和野狼喝起酒来。 叶凌飞搂着于婷婷,嘴唇贴着于婷婷的耳边,柔声说道:“婷婷,你别介意,野兽这家伙就是喜欢乱说话!” “叶大哥,我没有介意!”于婷婷娇声说道,“我能看见叶大哥就感觉很好了!” “婷婷,你怎么来得这样晚,我不是让你打车过来吗?”叶凌飞问道。 听叶凌飞这样问,于婷婷才抬起头来,那精致白皙的脸闪烁着一丝烦恼。于婷婷这个女孩子很少露出这种烦恼,她是一个很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就算别人欺负她,于婷婷也不会表现出厌恶来。这次,当着叶凌飞的面,于婷婷露出烦恼的表情来,让叶凌飞意识到于婷婷一定遇到了麻烦的事情。 果然让叶凌飞猜中了,于婷婷有些烦乱得说道:“叶大哥,你还记得我次和你提过的那名老乡吗?” 叶凌飞点了点头,说道:“有点印象,好像是你爸爸同事的儿子,叫潘什么的…!” “潘逊!”于婷婷说道,“他总缠着我,我次明明和他说过了,我有男朋了,让他不要缠着我,但他还是缠着我,刚才在我要来的时候,就遇到了他,我好不容易才摆脱的!” 野兽一听,就嚷道:“嫂子,要不要我把那个小子给…….!” 野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叶凌飞打断道:“野兽,你喝你的酒,别乱插言!”叶凌飞自然清楚野兽后面想说的意思,以野兽的个性,非说出要把那小子废掉之类的话来。那潘逊可是于婷婷爸爸同事的儿子,是于婷婷的老乡,根本就不能采用这种手段。不要说于婷婷不同意,就叶凌飞也不能让野兽这样做。潘逊和叶凌飞遇到的那些对手不同,对于那些对手,叶凌飞可以采用手段彻底让他们消失,但对待潘逊却要选择一种比较温和的手段来。 于婷婷也赶忙说道:“潘逊虽说总缠着我,但他毕竟没有恶意的!”于婷婷本来就害怕野兽,再听到野兽刚才那番话后,她担心野兽真的对潘逊不利。 叶凌飞安慰道:“婷婷,你放心,野兽不会那样做的!” 于婷婷把头转向叶凌飞那边,说道:“我虽然讨厌他缠着我,但他对我却没有什么恶意,我不想看见他受伤,叶大哥,这件事情让我处理,我想我有办法让他不再纠缠我的!” “那好,既然你这样说,我就不管这件事情,婷婷,如果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话,就告诉我!”叶凌飞说道。 于婷婷点了点头,嘴里柔声说道:“叶大哥,我知道怎么做,我不是小孩子了!” 服务员把菜送了来,就在服务员打开房间门之时,野兽又看见那名小子站在门边往这里看。野兽这次有了经验,不再大吼,而是对叶凌飞说道:“老大,那个小子还在门口,我出去问问怎么回事,我感觉这里面有事情!” 叶凌飞的手搂着于婷婷的肩膀,听到野兽的话后,他往门口望了一眼,并没有看见任何的人,叶凌飞随口说道:“算了,没有必要管人家干什么,等下让服务员把房间的门关就行了!” 既然叶凌飞这样说,野兽也没有再坚持。 叶凌飞、野兽和野狼三个人本来就已经吃得差不多,如果不是于婷婷来了,这三个人早就离开了。于婷婷一个人吃饭感觉不太好意思,叶凌飞只能陪着于婷婷吃了一点,约莫于婷婷吃得差不多了,叶凌飞才让野兽叫进来服务员把单结了。 四个人走出包间,叶凌飞搂着于婷婷的肩膀,站在饭店门口,对野兽和野狼说道:“你们先回去,我和婷婷去兜兜风!” 野兽和野狼俩人对视一笑,走向各自的车,等这俩人开着车离开后,叶凌飞搂着于婷婷到了自己的车前,他先打开车门,让于婷婷了车,自己绕到车的另一侧也了车。 “婷婷,你下午没课吗?”叶凌飞一边发动着车子,一边问道。 于婷婷绑好安全带,把脸转向叶凌飞,甜美地笑道:“我们已经停课了,准备考试啊!” “都快要考试了,你还跑出来!”叶凌飞发动车子后,伸手刮了一下于婷婷的小鼻子,嘴里说道:“要不我送你回学校,我可不想你期末考试考砸了!” “不会的,我已经准备得很好了,我不怕考试!”于婷婷说道,“我今天下午想和叶大哥待在一起,叶大哥,我们好久都没有去玩了,要不你下午带我去海星广场那边玩,我知道那边正在举行一个大型的广场风筝展览,我想去看看!” 叶凌飞笑了笑,说道:“好,那我下午就陪着你好了,你想去哪里,我就跟着你,今天下午,我的时间属于你!” 叶凌飞刚刚把车开了马路,从饭店里面疾步走出一名背着包的年轻人,那年轻人拦下一辆出租车,跟了去。 海星广场在举行一场风筝展览,叶凌飞对于这种东西并不感兴趣,他只是陪着于婷婷过来转转。不过,从于婷婷的反应看,似乎于婷婷对风筝也不是很感兴趣。于婷婷不过是找个机会和叶凌飞逛逛而已,结果在海星广场转了不过一个多小时,于婷婷和叶凌飞俩人就离开海星广场,去了他们位于海星广场的别墅。 俩人在别墅里面待到下午四点多钟,叶凌飞才开着车离开了别墅。叶凌飞把于婷婷送到外语学院门口,刚刚开车离开后,一辆出租车也开到了外语学院门口。车门一开,潘逊从出租车下来,叫住刚转过身,准备回外语学院的于婷婷。 “于婷婷,站住!”潘逊肩背着一个黑色的包,一下出租车,就满脸铁青地走向于婷婷。 于婷婷听潘逊的语气不善,她转过身,看着潘逊,脸浮现出灿烂得笑容。就算于婷婷心里很讨厌潘逊,她还是不会表现出来,而是面带笑容,柔声说道:“你怎么来了?” 潘逊铁青着脸走到于婷婷面前,他一把握住于婷婷那柔若无骨的小手,也不说话,拉着于婷婷就朝外语学院附近的那个小型广场走去。于婷婷的手被潘逊的手握得很痛,嘴里连连说道:“你干什么啊,快放开我!” “于婷婷,我有些话想和你说,如果你不想被所有人知道你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的话,那你就跟我走!”潘逊说话的口吻特别的不客气,于婷婷果真被潘逊吓到了,她看了看来来往往的学生,只是低声说道:“你放开我,我跟你走就是了!” 潘逊听到于婷婷这句话后,才松开手,他走在前面,于婷婷跟在潘逊的后面,朝着外语学院旁边的那个小型广场走去。!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