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3章 怒不可遏

藏娇都市 953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471字
望海外语学院旁边的地方原来是一片垃圾场。后来,望海外语学院投资把垃圾场清理干净,修建了一个小型的广场,又在旁边种了树。那里就成为了望海外语学院的学生幽会最佳的场所,在夏天,总是能在那里看见成对的学生情侣在那里亲热。 不过,那里也曾经发生过凶杀案,一对情侣在那边的树林里发现被人杀死,凶手把情侣身的财物都洗劫干净,女学生还被,虽说后来凶手被抓到,但那里也留下了不好的名声,学生情侣也就在小广场转转,很少再进入广场边的树林里面。 望海市前两天刚刚下过雪,广场还残留着大量的积雪。在广场旁边椅子周围的白雪已经被清除干净,潘逊就领着于婷婷到了广场边的椅子前,潘逊把背包放在长木椅,用手抹了一把椅子的灰尘,招呼于婷婷坐。 于婷婷没有坐下来,只是把腰间的大衣带子紧了紧,站着对潘逊说道:“我一会儿还要回学校自习。潘逊哥,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就说!” 潘逊一**坐在椅子,他铁青着脸,看着于婷婷,一句话也不说。于婷婷被潘逊看得心里有些不安,她支吾道:“潘逊哥,如果你没事情的话,那我先回去了!”说着,于婷婷转身就打算要离开,偏偏在这个时候,听到潘逊喝道:“于婷婷,你怎么能这样不要脸!” “不要脸?”于婷婷转过身来,看着潘逊,那清澈如秋水的眼睛看着潘逊,一脸的迷茫和不解。 “对,你能告诉我,你中午和谁在一起吗?”潘逊质问道。 “我….我和我男朋在一起!”于婷婷支吾道,“我和我的男朋在一块儿吃饭了!” “你在撒谎!”潘逊听到于婷婷这句话,猛然从椅子站了起来,他那双几乎要喷出火来的目光直视着于婷婷,嘴里说道:“我都看见了,我看见你中午在富贵园和一个男人亲密的搂在一起,那男人看起来像是黑社会的头子,下午,你们还去了别墅,于婷婷。不要告诉我,我看见的这一切都是假的,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是这样的女孩子,竟然会被人包养起来,而且那个人还是一个黑社会头子!” “你跟踪我!”于婷婷听潘逊这样说,她紧咬着嘴唇,脸色有些惨白,嘴里说道:“你凭什么跟踪我,我愿意和谁交往那是我的事情,你凭什么管我!” 于婷婷平日里显得很软弱,属于那种谁都可以欺负的类型,她也不喜欢和别人去争什么东西,于婷婷的同学几乎就没有看见过于婷婷生气和发火。于婷婷这次真的被潘逊说得生起气来,这件事情不管谁遇到都会生气。 于婷婷这一气恼,潘逊自以为于婷婷是被自己抓住了把柄,才恼羞成怒。潘逊这底气更足了,他的声音更大,嘴里嚷道:“我凭什么管你,就凭我喜欢你,我哪里不如那个家伙了,难道就因为他比我有钱。于婷婷,如果你真喜欢钱的话,我可以给你,你要多少,一万、两万,还是更多,我都可以给你!”这潘逊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来,拿着一叠十块钱的钞票在于婷婷面前晃,嘴里气呼呼地说道:“瞧见没有,这是钱,如果你喜欢钱的话,现在就给你!” 于婷婷两行晶莹的泪水从眼睛里流淌出来,她从来没有受过这般委屈。此刻的潘逊简直就是在羞辱她,于婷婷伸手一把推开潘逊,哭泣道:“我不想再看见你!” 潘逊一见于婷婷要走,他两手猛然抱住于婷婷的腰,嘴里连连说道:“婷婷,我真的喜欢你,我知道刚才的话过份了,但是,那是因为我在妒忌,我真的无法控制我自己,婷婷,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照顾你,我会好好的照顾你的!” “你快放开我,放开我!”于婷婷被潘逊搂住腰,她的两手拼命捶着潘逊的肩膀,嘴里抽泣道:“你快放开我……!” “婷婷。我好喜欢你,给我一次机会!”潘逊两手紧搂着于婷婷不肯松手,他用力想抱起于婷婷,但脚下突然一滑,他和于婷婷都摔倒在地。潘逊和于婷婷都倒在雪里,潘逊这时候早已经被妒火冲昏了脑袋,他并没有扶起于婷婷,而是压向于婷婷,想去亲吻于婷婷的嘴唇。于婷婷躺在地,拼命挣扎,刚喊了一句“救命”,就听到有人骂了一句道:“混蛋小子,竟然来这一套!” 于婷婷就感觉身一松,她看见潘逊已经被叶凌飞给提了起来,紧跟着叶凌飞用力一甩,把潘逊摔在广场旁边的椅子边。叶凌飞跨了一大步,到了潘逊面前,抬起脚,狠狠踹着躺在地的潘逊。 只是叶凌飞刚踹了一脚,就听到于婷婷哭泣道:“叶大哥,不要!” 叶凌飞听到于婷婷的哭泣声后,他又踹了一脚,这才冲着蜷缩在一块的潘逊吐了一口痰。嘴里骂道:“混蛋,你今天运气好,要不然,我把你给废了,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叶凌飞骂完潘逊后,他来到于婷婷面前,把还躺在雪地的于婷婷扶起来,关切地问道:“婷婷,有没有伤到?” 于婷婷那泪水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从脸滚落到雪地。她紧搂住叶凌飞,哭泣道:“叶大哥。送我回去,我不想在这里了!” “婷婷,没事了,没事了!”叶凌飞搂着于婷婷,右手轻拍着于婷婷后背,安慰道:“我们去吃饭!” 于婷婷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哭。这个时候,潘逊在地挣扎几下,手拄着地,躬着腰,慢慢爬了起来。刚才叶凌飞那一脚踹得挺狠,潘逊就感觉浑身的骨头都散了架,痛得要命。叶凌飞把嘴唇贴在于婷婷耳垂边,柔声说道:“婷婷,你先去我的车,我等一会儿就过来!” 于婷婷哭泣着点了点头,她也不看潘逊,慢慢走向叶凌飞停在路边的车。 叶凌飞刚才确实开车离开了,但他看见于婷婷的手套落在车,他就想回去把手套送给于婷婷,又开着车折了回来,结果远远地就看见于婷婷跟着一个年轻人朝这边走过来。叶凌飞开着车到这边时,已经看见于婷婷和潘逊面对面站着。 叶凌飞感觉要出事情,这才急急忙忙赶了过来,刚好遇到潘逊压在于婷婷身,想强行亲吻于婷婷。 叶凌飞这时候点着一根烟,看见潘逊坐在长椅,一个劲儿地喘气。叶凌飞冷笑道:“臭小子,竟然玩起这种事情来,你信不信我一根手指头就能玩死你!” 潘逊瞪着叶凌飞,两眼放出怒火来,显得很不愤的样子。只是此刻的潘逊只顾着捂着被叶凌飞踹伤的部位,嘴里发出“哎呦”的声音来。 “有种,竟然跟我玩这套,是不是不服气!”叶凌飞冷哼道,“不服气的话,那你再过来试试看。我就站在这里!” “你不要以为有钱就能怎么样,我不怕你!”潘逊吼道,“有本事你整死我,要不然,我就让你没好日子过!” 这潘逊那是头脑发热,说出来的话不考虑后果。叶凌飞一听,竟然笑了起来。“好家伙,有本事,和我玩这一套。不过,这话说出来,你就得承受这后果!”叶凌飞把烟扔在地,用脚踩灭,跨了一步,到了潘逊面前,他伸出钢钳一般的右手捏住潘逊的喉咙,潘逊立刻感觉呼吸困难起来,潘逊两手拼命地捶打着叶凌飞的胳膊,但潘逊那点力气就像是给叶凌飞挠痒痒一般,叶凌飞根本就没有理会。
叶凌飞眼看着潘逊翻白眼,地狱恶魔一般的声音从叶凌飞的嘴里缓缓发出。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地狱的恶魔,捏死你,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你这小子太不自量力了,我就让你尝尝慢慢死亡的感觉。在望海市,我掌握着别人的生死,就算我在这里捏死你,也不会有人管我的。你这个毛头小子,竟然不知道天高地厚,这就是你年轻应该付出的代价…..!” 潘逊的意识迷糊起来,他听着叶凌飞那声音就像是魔鬼在对他说话。人往往是在生死关头才感觉到害怕,此刻的潘逊就感觉他要死去了,那种惊恐让他很想喊出求饶,但他却发觉自己根本喊不出来一点声音来。潘逊感觉得到自己身体被提起来,他的四肢在空中乱蹬着,死神距离他如此的近,以至于潘逊差点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扑通! 叶凌飞松开手,潘逊摔在地,他的两手紧握着喉咙,目光惊恐地望着叶凌飞。在潘逊的双腿之间的地方,湿了一大片。刚才潘逊在极度惊恐的状况下,竟然小便失禁了。此刻的潘逊,所剩下来的只有惊恐和不安。 “我刚才说过了,你很幸运,因为婷婷为你求情了!”叶凌飞冷笑道,“这次我绕过你,但是不代表下次我还会绕你,下次你就不会这样幸运了。顺便提醒你一句,年轻人,如果想拿钱显摆的话,不要拿十块钱一沓的,至少也应该拿五十块钱一沓的,如果你有本事的话,就拿一百块钱一沓的,这才像话。” 潘逊只是惊恐得看着叶凌飞,一句话也不敢说,当然,此刻的他就算想说话,也说不出来。叶凌飞从钱包里拿出一叠钱,砸在潘逊的脸。 “这些钱足够要你的命了,甚至于你的命都不值这些钱。年轻人,你可以自己疯,但是,不要牵连你的家人,凡是得罪我的人,不仅是他,就连他的家人都会遭殃,我是一个很喜欢铲草除根的人,我知道你是婷婷的老乡,甚至于知道你的父母是干什么的,如果你不想看见你父母和你一样,过早的离开这个世界,以后就离婷婷远一点!” 叶凌飞说完这些话,一转身,朝停在路边的汽车走去。潘逊始终都没有敢说出一句话来,他能感觉得到叶凌飞不是再说假话,刚才那种差点要死的感觉让潘逊直到此刻还没有从恐惧中回过神儿,人只有经历过死亡,才懂得珍惜生命。 叶凌飞打开车门,了车。于婷婷已经不再哭泣了,只是眼圈红红的,于婷婷从车里的纸抽里拿着面巾纸,不断地擦拭着眼泪。 “婷婷,肚子饿不饿,想不想吃饭?”叶凌飞问道。 于婷婷摇了摇头,叶凌飞一看于婷婷不肯说话,他又说道:“要不然咱们去找晓婉,看看晚有什么好玩的?” 于婷婷还是摇头,看起来于婷婷什么也不想做。叶凌飞没有办法,只好开着车到了李可欣的酒前,酒这个时候人并不多,叶凌飞把车停好后,握着于婷婷的手,去找李可欣。 李可欣听完叶凌飞的叙述后,立刻骂起潘逊来。 “叶凌飞,你没有把那个混蛋给废掉吗,这种人渣就不应该当男人,应该让他做不成男人!”李可欣说话那是大大咧咧的,什么都敢说,叶凌飞次也已经见识过了,这次听到李可欣公开说要让潘逊做不成男人,叶凌飞不由自主地看了看自己的下身。 “你看什么啊,你又不会那样做,你身边女人还少吗,我看你现在看见女人都是躲着走!”李可欣冷哼一句,她拉起于婷婷的手,嘴里说道:“婷婷,今天晚别回学校了,我也读过大学,知道期末考试是怎么一回事,等考试前两天看几眼,就完事了。等下我给晓婉打电话,让晓婉也过来,今天晚咱们三人就在我这里好好玩玩,等半夜,我开车去我的新房子那边,咱们三人好好聊聊!” “可欣,你这样可不对啊,你这不是要带坏婷婷吗,她还要考试呢!”叶凌飞说道。 “这是我们女人之间的事情,你这个大男人就不要参合进来了!”李可欣看了叶凌飞一眼,嘴里说道:“你刚才说今天是为了找婚庆公司,现在都五点多,别在这里磨蹭了,快点回家去,婷婷有我照看着,保证没事,你就放心,我保证不会让你的宝贝婷婷少一根毫毛的!” “可欣姐…….!”于婷婷听李可欣这样说,她眼圈通红,抬起头来,刚刚叫了一声可欣姐,就被李可欣打断道:“婷婷,我这可是说得实话,在叶凌飞心里,你可是他的宝贝儿,那是谁都不能碰的,刚才你不是听见叶凌飞说了吗,他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当时就干掉那个人渣了!” 于婷婷娇羞得偷眼看了叶凌飞一眼,紧跟着又把头低了下去。叶凌飞走过来,一手搂住一个,嘴里轻呵道:“可欣,你可别这样说,你在我的心里也是同等重要的,你们俩人都是我的宝贝儿!” “就算我们都是你的宝贝也没有用啊,就算再加晓婉,我们三个也不如你家里那一个!”李可欣调笑着叶凌飞,“你敢今天晚不回家吗?” “这个不太好,毕竟我是要结婚的男人了,总不能这样胡闹,再说,我还没有做好一晚三个的准备,可欣,要不给我点时间,让我准备一下?” “去,你想得美!”李可欣娇笑道,“你倒想我们三个都赔你了,不过,你想都别想,快点回家陪你的老婆去!”李可欣似乎急于把叶凌飞赶走,叶凌飞只得答应道:“那好,我先回去了,婷婷就交给你了,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叶凌飞说着在于婷婷和李可欣的脸各自亲了一口,这才走了出去。 等叶凌飞开车离开后,李可欣拉着于婷婷的手,嘴里轻叹道:“婷婷,你爱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这个男人不属于我们中的任何一个,我也是,我也爱了一个不应该爱的男人,你说这是我们的幸运还是不幸呢?” 。。。。。。。。。。。。。。。。。。。。。。。 叶凌飞这一走就是一天,等他回到别墅的时候,白晴婷和周欣茗已经在等叶凌飞吃饭了。周欣茗已经和叶凌飞说过了,她的爸爸希望明天就去省城,叶凌飞也已经答应下来。晚稍微准备了一下,叶凌飞早早睡了觉。 第二天叶凌飞和周洪森在机场见了面,周洪森这次就一个人,没有带秘,看起来这趟省城之行颇有点神秘的味道。 在飞机,周洪森谈到了叶凌飞和周欣茗在东海市举行婚礼的事情来。周洪森的要求很简单,这场婚礼要让欣茗一辈子记住就行,至于他这边倒无所谓了。 这个要求看似简单,其实也很难,到底这婚礼到什么程度才能让周欣茗记住一辈子呢? 从望海市到省城坐飞机不过四十多分钟,事先叶凌飞曾经给张记打过电话,一出机场,张记就安排人来接叶凌飞和周洪森。周洪森心中清楚这一切都靠叶凌飞,要不然的话,可能自己不见得能看见张记。!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