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3章 要了那个家伙的命

藏娇都市 963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10965字
许挺来望海市举行聚会就是冲着张璐雪来的。却没有想到来了之后,被浇了一盆冷水。眼见着张璐雪比照片的要漂亮很多倍,却只能眼看着他在游戏里面的“老婆”和别人亲密地坐在一起。 虽说郑可乐解释过了,但许挺毕竟一直以来,都满怀期待和自己这位绝世美女老婆见面,最好能建立起现实的关系来。许挺本想着退一步和郑可乐有所发展也好,但发现那名郑可乐的美女似乎和那名三十多岁的男人关系也很亲近,在吃饭时,几乎都是贴在那名男人身。这男人就容不得有美女在眼前,却对他不理不睬的事情发生,大凡雄性动物都有这样的心态,总希望在雌性动物面前炫耀,以博得雌性动物的好感,以此发生动物之间的行为。 人类不过是高级一点的动物,依旧有动物的本性。不仅仅许挺,就连那名副会长绝世傲天也有这番想法,就在吃饭之间,这些雄性动物身体内的雄性激素萌动起来。 许挺把一杯倒满的啤酒一口气喝干,然后放下酒杯,用手一摸嘴唇,把脸转向郑可乐。说道:“月儿,哦,我习惯了,你别介意!” 郑可乐刚刚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听到许挺对他说话后,郑可乐小嘴轻轻咀嚼,把口里的菜咽了下去,放下筷子,对许挺微微一点头,说道:“没关系!” “月儿,我本来想让大家都去省城聚聚,到时候我可以带你们转转,但你不是坚决要在望海市吗,我只好到这边来了。本来,我想开着我那辆进口的奔驰车,但想了想,还是没开,我担心从省城开车到这里,我一下子就累倒了,根本不能和大家聚会!” 那个副会长绝世傲天听到这里,放下筷子,伸手一拍许挺的肩膀,嘴里说道:“会长,你早说啊,我可以帮你开车的!” 这绝世傲天年纪二十二三岁,和许挺年纪相仿。他的真名叫徐世伟,以前是混帮会的。在望海市大大小小的黑帮被清理干净后,徐世伟跟朋干起了网。网也没有啥事,一天到晚就是打游戏,这徐世伟带着一些黑道的好交朋,这次,听说许挺说要在望海市举行个聚会,让游戏公会里面的人都来聚聚,徐世伟就忙活起来。 徐世伟会开车,听了许挺这句话,他就唠叨开来,说道:“开车这事情就交给我办好了,想当初,我跟着我们老大去砍人,一去一二百号人,浩浩荡荡的一拍车队,那叫一个威风,在望海市这边,就没有人敢管我们。等到了地方,我把车一停,拿着砍刀就去砍人,砍完人就找个地方放松一下。那时候叫爽,后来,那样的生活过得没意思了,就开家网,不过,我的那些兄弟可都在望海市呢,许会长,别的地方不好说,在望海市,提我的名字好用!” 这人一喝酒,说得话自然不可以当真。这徐世伟说话之间带着嚣张的意味,叶凌飞刚刚夹了一口菜,听到徐世伟说的话后,叶凌飞笑着微微摇了一下头。徐世伟瞧在眼里,嘴里说道:“怎么了,不相信我说的话吗?” 叶凌飞笑道:“当然不是,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大本事,就佩服那些有本事的人,刚才听你那样一说,我是感觉惊讶,没有想到你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大本事,以后我要是在望海市有事情,是不是可以找你帮忙呢?” “那小事一件!”徐世伟一听,把嘴一撇,说道:“兄弟,虽说我和你不熟悉,但既然你是月儿的朋,自然也是我的朋,这没有话说。有事情尽管找我帮忙。哦,月儿,你也是,有事情尽管找我,咱们今天能坐在一起喝酒,那就是缘分!” 郑可乐看了徐世伟一眼,微微露出笑容,敷衍得笑了下。她把嘴唇凑到叶凌飞耳边,低声说道:“叶大哥,我感觉在这里不舒服,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吃饭!” 这郑可乐不喜欢和这些人坐在一起吃饭,她现在有些后悔,还不如来见个面就离开,现在留下来吃饭,心里很不舒服,尤其听到那些人吐沫横飞地说着话,更让她感觉这饭吃不下去了。 叶凌飞微微点了点头,把头转向身边的张璐雪,和张璐雪轻声说了几句话之后,张璐雪拿过来餐巾纸,擦了擦嘴角边,做好了要走的准备。郑可乐放下筷子,从手包里拿出钱包。拿出两张百元钞票,递给许挺,说道:“逍遥,这是我和璐雪姐的钱,我们有事情,先走了!” “月儿,你要走?”许挺一听,就是一愣,他没有想到郑可乐等人这样快就要走了。 “有点事情!”郑可乐站起身来,说道:“逍遥,我们以后再见!” “月儿。等一下!”许挺把钱递还给郑可乐,嘴里说道:“我早就说过了,今天这顿饭我请了,这才几个钱啊,我一个月光零花钱就五六千,我在游戏里就砸了好几万,月儿,我们以后电话联系,等你到省城的话,我带你去玩玩!” “这个再说!”郑可乐话音刚落,就听到饭店里面有人惊讶地喊道:“叶先生!” 那声音喊得很大声,正在大厅里面吃饭的这三四十号人,听到这句“叶先生”后,都把目光转向饭店的门口,只看见在饭店门口刚刚走进来五六名男人。这几个男人一进来,这家富贵园饭店的老板赶忙迎前,瞧那架势,这男人是惹不起的主。 为首的是一个年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那男人让人看一眼,就感觉这个人不简单,那凌厉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就看见这个男人没有理会那名老板,而是疾步走向叶凌飞,嘴里笑道:“叶先生,没有想到能在这里看见您,我可是好久都没有看见您了!” 叶凌飞笑道:“孙宏,我有事情,前段时间没在望海市。怎么样,我听说雨雯那丫头搞得影视娱乐公司有声有色的!” “叶先生,你别说了,大小姐现在折腾死我了,动不动就让我带人充当什么打手,关键在于让我们这些人被那些大学生打,这不是开玩笑吗,我过去那可是专门打人的,哪里会被人打啊,我次和大小姐也提过了,就算要拍戏。至少找些像样的大学生打人啊,那些学生一看就知道是没有打过架的主儿,手腕细得就跟筷子一样,拿刀砍人都不会砍,叶先生,您要是有时间的话麻烦您跟大小姐说说,别拍那种什么电影了,太折腾人了,大小姐实在要拍的话,我可以给她找些人,但别让我带人去啊!” “孙宏,你这是跟我诉苦!”叶凌飞笑着拍了把孙宏的肩膀,嘴里说道:“这叫逼真,你们这些人那原来可是干这一行的,要是拍什么黑道电影,直接找你们拍就行了,我和你说啊,香港那些黑道片大多数都是黑帮的人演得,就是在这个行里的人才知道分寸,恩,这样,等我有时间的话,我会和雨雯说说得!” “那我谢谢叶先生了,哦,叶先生,那我就不打扰您了!”孙宏说着扫了一眼,看见徐世伟了,他皱了皱眉头,感觉眼熟。徐世伟早就认出了孙宏,他一看孙宏望向自己,赶忙站起来,一路小跑过来,满脸都是灿烂的笑容,嘴里说道:“孙堂主,您不认识我了吗,我原来是跟着陈哥的!” “陈哥?”孙宏一愣,似乎没有记得这个人是谁。跟在孙宏身边的一名男人靠近孙宏,低声在孙宏耳边说了一句话,孙宏点了点头,把脸转向徐世伟说道:“陈五是!” “对,对,就是陈五哥,孙堂主我原来见过您!”徐世伟说着拿出烟来,递给孙宏,他又递给叶凌飞,叶凌飞一摆手,对孙宏说道:“我这边还有两名朋,我们有事情先走了!”叶凌飞迈步刚要走,忽然又停下来,对孙宏说道:“孙宏,听说你们过去砍人的时候一去一二百号人,开着长长的车队,在望海市就没有人管你们,我怎么不知道这件事情啊,难道是在我还没有到望海市之前发生的事情吗?” 孙宏一愣,他疑惑地看着叶凌飞,说道:“叶先生,这是哪个混蛋说得,我们帮会当年可没有嚣张到这个份。别看我们现在的帮会不在了,要是哪个混蛋敢败坏我们帮会的名声,我绝对不会轻饶那个混蛋!” 叶凌飞看了一眼被吓得面无血色的徐世伟,微微一笑,说道:“我就是随便一问,好了,就这样!”叶凌飞说完,和张璐雪、郑可乐走了出去。 孙宏嘴里嘀咕道:“奇怪,叶先生怎么问我这件事情呢,恩,要是让我找到那个混蛋,我一定废了那个混蛋!” 徐世伟低着头,根本就不敢看孙宏。孙宏这才想起面前还站着一个小子,他只是感觉这个小子以前见过,好像是当初自己堂口的人,只是没有太多印象。斧头帮现在已经解散了,一些人离开斧头帮,拿着钱自己生活去了,剩下的一些人则跟着孙宏。 孙宏伸手拍了拍徐世伟的肩膀,这一拍,就把徐世伟吓得浑身哆嗦,差点要瘫坐在地。孙宏一愣,嘴里说道:“怎么了,不舒服吗?” “孙堂主,不….不是…..不是的!”徐世伟脸色惨白,哆哆嗦嗦地说道。 “你以后别叫我孙堂主了,帮会早就解散了,现在,我可是做正当生意!”孙宏说道,“好了,回去和你的朋吃饭!” “好,好!”徐世伟连连点头。 孙宏不再理会徐世伟,迈步了楼。徐世伟一回到座位,就像是虚脱一样,一**坐在座位。这次来聚会的人都听得出来刚才徐世伟和孙宏那番话的意思,尤其是这里面的那些在望海市的人,那是了解当年望海市这边帮会的事情。 许挺不清楚,等徐世伟一坐回来,许挺就撇着嘴,冷哼道:“那人是谁,横到那份!” 徐世伟一听,吓得面无血色,嘴里连连说道“你别乱说话,那人你可惹不起,当年在望海市有一个叫斧头帮的大帮会,那人就是堂主,怎么说,我刚才说得话有些夸张,但是,斧头帮当年在望海市那可是威风八面的。哎呀,我想起那人是谁了!”徐世伟一下子想到了叶凌飞的身份,这个时候,徐世伟更加后怕起来。 叶凌飞和张璐雪、郑可乐离开富贵园,三人本来就没有吃好,叶凌飞开着车,载着俩人就在火车站附近找了一家饭店。 张璐雪在这里吃饭的表情和刚才在富贵园里面吃饭时紧绷着脸的样子截然不同,她俩脸带着笑容,挨坐在叶凌飞身边,嘴里说道:“可乐,你这下子可麻烦了,小心那个男人缠你。我刚才可是瞧见了,那家伙色迷迷地看着你!” “璐雪姐,你别说了,我现在后悔死了!”郑可乐有些夸张地说道,“我把电话号码都给他了,万一他要是骚扰我可怎么办?” “那是你自己的问题了!”张璐雪笑道,“可乐,你自己想想怎么办,要不然,就换个手机号码!” “这个……我真得考虑一下了!”郑可乐说道,此刻的郑可乐果真担心起来。 “叶凌飞,我们吃完饭干什么去?”张璐雪问道。 “吃完饭送你们回家,还能干什么!”叶凌飞看了一眼外面,天已经黑了,叶凌飞心里核计着应该早点回家了。 “不会,这样就要回家了!”张璐雪听完,把嘴掘起来,显得有些不情愿的样子,她把手伸到叶凌飞的大腿一侧,摸着叶凌飞的大腿。叶凌飞不知道张璐雪要干什么,嘴里说道:“璐雪,你干什么啊!” “干什么,当然拿你的电话了,我要给白晴婷打电话!”张璐雪说道,“我把白晴婷叫过来!” “别闹了!”叶凌飞推开张璐雪,说道:“明天我和晴婷还要去拍婚纱照,今天晚得早点睡觉,璐雪,我答应你,下次我再陪你玩好了!” 张璐雪听完这句话后,当着郑可乐的面儿亲了叶凌飞一口,嘴里说道:“就这样说定了,别忘记你答应我的事情!” 叶凌飞抹了一把脸被张璐雪亲过的部位,低着头,只顾着吃饭。 张璐雪的家靠近火车站这边,叶凌飞先开车把张璐雪送回了家,然后又开着车把郑可乐送到她所租住的小区楼下。叶凌飞没有把车熄火,郑可乐不肯这样下车,嘴里说道:“叶大哥,你不去坐坐吗?” “今天很晚了,等改日了!”叶凌飞伸手摸了把郑可乐那滑嫩的脸蛋,嘴里说道:“我明天有事情,等我忙完这段时间再说,哦,你什么时候换房子?” “大约在年前!”郑可乐说道,“我过年回家,在走之前把房子找好!” “恩,那样最好!”叶凌飞说道,“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叶大哥,有件事我想问你!”郑可乐看着叶凌飞,吞吞吐吐得,叶凌飞催问道:“可乐,有什么事情你就说!” “那个…..那个….那个年终红包我会分多少?” 叶凌飞听完之后,笑了起来,说道:“小丫头,就想着年终红包是,这件事情我已经交给璐雪去办了,我看你的年终红包不会少,一万块钱够不够?” “叶大哥,真的吗,你不会是骗我!”郑可乐有些不相信地说道,“是不是我的年终奖金不算,另外再给我一万块钱?” 叶凌飞点了点头,笑道:“我有必要骗你吗?” “叶大哥,谢谢你,太好了!”郑可乐满脸都是兴奋的笑容,她搂住叶凌飞的脖子,在叶凌飞的脸蛋狠狠亲了一口。叶凌飞拍了拍郑可乐的粉臀,说道:“小丫头,好了,别太高兴了,快点回家去!” “叶大哥,我知道了!”郑可乐再临下车前,又亲了叶凌飞一口,这才下了车。眼看着郑可乐了楼,叶凌飞才开着车离开。 等叶凌飞回到别墅时,就发现这别墅里面可是够热闹了,于筱笑、安琪、泰丽丝以及泰丽丝的那两名女双胞胎保镖都在别墅里面。 “这是怎么回事,开会吗?”叶凌飞回来后,把外套脱下来,扔在客厅的沙发,一**坐下。白晴婷兴冲冲得坐在叶凌飞身边,说道:“老公,我和她们在商量明天我们怎么拍婚纱照呢!” “不是,怎么拍婚纱照也不用你们操心啊,婚纱摄影那边的人会教你的,老婆,你就消停一些,早点睡觉,明天好去拍婚纱照!”叶凌飞说着把目光望向安琪和泰丽丝,说道:“你们也是早点休息,明天你们别去凑热闹了,我感觉够乱了!” 安琪一听,立刻反驳道:“你怎么可以这样,难道就不能让我和泰丽丝去看看了,总之,我们都决定了,就算你不让我们去看,我们也会去看!”
“随你们便,我现在很累,想早点睡觉!”叶凌飞说着站起来,对白晴婷说道:“老婆大人,别忘记明天早早点起来,你和她们不要聊得太晚了!” “恩,知道了!”白晴婷答应道。 叶凌飞回到楼,看见周欣茗躺在床,手里拿着一本在看。叶凌飞了床,把头放在周欣茗隆起的小腹处,嘴里柔声说道:“喂,能听见爸爸说话吗?” 周欣茗放下手里的,嘴里笑道:“别闹了,才怀孕四个多月,孩子怎么能听到你的话啊!” “这可不一定,我叶凌飞的孩子那一定是人中之龙的!”叶凌飞把头抬起来,在周欣茗的嘴唇亲了一口,随即从床下来,说道:“我先去洗澡,等洗完澡回来再说!” 。。。。。。。。。。。。。。。。。。。。。。。。 白晴婷很兴奋,虽说还没有举行婚礼,光是拍婚纱照,她就已经兴奋得要命。于筱笑是被白晴婷叫过来帮忙的,于筱笑本来就不喜欢在学校的宿舍待着,别的室都去自习,于筱笑则趴在宿舍的被窝里,打着游戏。当她接到白晴婷的电话后,就兴冲冲得赶了过来。 安琪和泰丽丝也是被白晴婷叫过来,白晴婷不仅仅是为了拍婚纱照,还有结婚那天穿什么颜色的婚纱,等一系列的问题在和于筱笑等人商量。 至于劳拉和安则是为了保护泰丽丝,泰丽丝去哪里,她们也跟着去哪里,寸步不离。她们一聊,就聊到十点多,于筱笑此刻打了一个哈欠,她有些困了,揉着眼睛,嘴里说道:“姐姐,我困了,先睡觉!” “十点多了!”白晴婷一看时间,惊讶地说道:“遭了,明天还要拍纱照,一定要早点睡觉,不然的话,明天就不好看了!” “姐姐,就是啊,早点睡觉!”于筱笑打着哈欠说道,“姐姐,我先去洗漱了,我睡我欣茗姐姐原来的那间房!” “恩,对,你睡欣茗的房间!”白晴婷说道,“你自己去!” 于筱笑打着哈欠,揉着眼睛走了楼。周欣茗的房间什么都有,周欣茗只是到她们三人的卧室去睡觉,这边东西并没有怎么动。于筱笑把自己的衣服脱了,换周欣茗的睡衣。周欣茗的睡衣有些大,于筱笑穿在身,睡衣拖到地,这件素色的白色睡衣穿在于筱笑身,就像是穿了一件白大褂。于筱笑把睡衣中间的带子使劲儿地系紧,走出卧室去洗漱。 当她刚走出卧室,这卧室的门还没有关,于筱笑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又回到卧室,把手机拿出来,一看是家里的电话。 于筱笑迟疑地接了电话,电话是于筱笑的妈妈打过来的。 “筱笑,是不是睡觉了?” 于筱笑坐在床边,嘴里说道:“没有!” “筱笑,我……我有事情想和你说!”于筱笑的妈妈有些吞吞吐吐得,于筱笑拿着手机,咬了咬嘴唇,说道:“妈,你是不是还想和我谈我爸爸的那件事情,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爷爷说得,我爸爸和你都很为难,但是,妈妈,那可是关系到我的终身大事,难道你忍心看见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吗,哦,还是我讨厌的人!” “筱笑,我知道!”于筱笑的妈妈说道,“只是这次的事情闹得有些大了,筱笑,这里面的事情就算我说了你也不懂,你爷爷的意思要你和蒋岳阳定亲……!” 于筱笑的妈妈话还没有说完,于筱笑就嚷道:“妈妈,我不会和蒋岳阳定亲的,我告诉过你,我有喜欢的男人了,而且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总之,我不会和蒋岳阳有任何的关系!” 于筱笑说完,把手机关,扑倒在床,哭了起来。电话又响了起来,于筱笑明明听见了,也没有要去接的意思,一直到电话连续响了三次,于筱笑才坐起来,左手抹着眼泪,右手接通了电话。 “筱笑,你别哭了,我知道你这个孩子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于筱笑的妈妈也有些落泪,她带着哭音说道:“筱笑,我没有想逼你,我就你一个女儿,我当然希望你生活得幸福。这次,省城出事儿,和你爸爸虽说没有关系,但还会牵连到你爸爸身,这些事情我和你也说不清楚,我只能告诉你,筱笑,答应妈妈,要生活得幸福!” “妈妈,是不是爸爸出了事情?”于筱笑抹干净眼泪,急忙问道。 “筱笑,其实,你爸爸早晚会出这样的事情。这就是一种势力的变迁,你爷爷退了下去,而于家又没有强有力的人物,只能眼看着被打压。其实,筱笑,我私下和你说,就算你和蒋岳阳定亲了,也帮不了你爸爸,我曾经和你爸爸提过,蒋家并不会帮于家了,就是说就算两家联姻,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相反,还会成为蒋家向的垫脚石,这次的事情就说明了这点,蒋恺林记并没有想帮你爸爸,完全就是袖手旁观……..!” 于筱笑并不明白自己妈妈说的全部意思,她只是隐约感觉这里面很复杂,牵扯到两个家族的问题。这些都不是于筱笑所能理解的,她也不想成为家族的牺牲品。 “妈,我不想我…..!” 于筱笑的话被她的妈妈打断,就听到于筱笑的妈妈说道:“筱笑,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并没有想逼迫你的意思,我刚才也说过了,就算于家和蒋家联姻,不仅没有用处,相反于家可能成为蒋家的垫脚石,这些话,妈只能和你说,你爸爸是听不进去的。筱笑,你不要听你爸爸的话,他也是没有办法。哦,筱笑,过年你真的不回来了吗?” “妈,我不想回去,我想在这里待着,我次和你说过了,我在这里认了一个姐姐,我假期会在我姐姐那家集团打工,而过年我也会在这里过!”于筱笑说道,“我感觉到我爸爸很生气,妈,我现在真的不想回家!” “筱笑,我不强迫你,哦,你钱够不够花,我再给你打过去点钱!”于筱笑的妈妈说道,“你没事就给我打打电话,报个平安,等你爸爸这边火气下去后,到时候再说。你爸爸现在也很难过,他可能会从省城调走,按照目前的情况看,你爸爸情况再好也只是一个地级市的市长…….!” “妈妈,我不缺钱,我手里有钱!”于筱笑说道,“我只是想在暑假找份工作,打打工,我不想总靠家里的,我想自食其力!” “恩,那就好!”于筱笑的妈妈说道,“有事、没事的话都打个电话,别忘记了!” “知道了!” 于筱笑挂电话,难受了好半天,努力平复下情绪,这才离开卧室。洗漱完毕之后,于筱笑回到卧室,坐在梳妆台前,于筱笑把脸涂爽肤水,正准备床睡觉。结果电话又响了起来,于筱笑以为还是自己妈妈打过来的电话,赶忙把电话拿在手里,连电话号码都没有看,就接通了电话。 出乎于筱笑的意料,从电话里面传来蒋岳阳yin荡的笑声,那笑声在于筱笑听来,感觉十分的恶心。她气恼得说道:“蒋岳阳,你干什么?” “筱笑,我想你了!”蒋岳阳的声音显得极其的猥琐,电话里面参杂着一些嘈杂声,似乎蒋岳阳在什么喧闹的地方。 “你想我干什么,我怎么感觉身起鸡皮疙瘩!”于筱笑没好气地说道,“我说蒋大公子,你一天到晚不是很忙吗,别没事找抽过来找我聊天,我听着你的声音感觉恶心!” “筱笑,瞧你说得,咱们是什么关系啊,你这样说岂不是太伤我的心了!”蒋岳阳显得很得意,他的声音中透露着幸灾乐祸的意味,用于筱笑感觉很恶心的话语说道:“筱笑,我感觉我身边的女孩子跟你比起来就没有一个好得,那些女的要**没**,要胸没有胸,就是床都感觉不爽,只会在床一个劲儿地乱叫,吵死了,我现在特别想你,简直想死你了,想想你那圆鼓鼓的**和高高得软胸,我就感觉下面湿了………!” “蒋岳阳,你是不是闲得蛋疼,想被人爆你的菊花是不是,你这个混蛋,你不要让我看见你,我非叉死你不可!“于筱笑听到蒋岳阳用极其下流的话语羞辱她,立刻大怒起来,张口骂了起来。 蒋岳阳听到于筱笑骂自己的声音后,不仅没有生气,倒得意地笑起来。 “筱笑,你就省点力气,难道你不知道你爸爸的事情吗,我告诉你,你爸爸这次完了,你们于家不像以前了,你的爷爷已经退了,至于你那些所谓的叔叔,恐怕也没有一个能拿得出手,但我们蒋家却不同了。这个时候,你们于家只能想办法抱我们蒋家的大腿,哼,不要以为你怎么好,告诉你,我玩过的女人多着呢,我可不在乎你。但是,我没有办法,谁让我爷爷念旧呢,偏偏要我这个蒋家未来的继承者娶你,不过,无所谓了,娶完你,把你扔在家里当摆设也好…….。” “蒋岳阳,你这个混蛋,你这个人渣,想娶我,做梦去,我绝对不会嫁给你!”于筱笑冲着电话大吼道。 蒋岳阳冷笑道:“咱们走着瞧,很快你爸爸就会有结果的,不知道你爸爸这个省城的市长会怎么样,到时候,你就得跪在我的脚下求我娶你,要不然,你的爸爸说不定会落得一个惨不忍睹的局面,哈哈……!” “蒋岳阳,你这个人渣,我诅咒你不得好死!”于筱笑说完,把电话啪得一声挂了,她扑倒在床放声痛哭起来。她长这么大,就没有被人这样羞辱过,这次被蒋岳阳羞辱了一番,于筱笑就感觉委屈得没有地方发泄。 她扑倒在床放声痛哭了半天,嗓子有些哭哑了。她从床下来,抹着眼泪,走出了卧室。于筱笑那毕竟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子,遇到这种事情,她想要找人安慰。这里只有找白晴婷了,于筱笑来到白晴婷的卧室门前,犹豫着敲了敲房间的门。 “谁?”房间里面传来白晴婷的声音。 “姐姐,是我!”于筱笑声音有些嘶哑,说了一句。 “筱笑!”白晴婷并没有睡觉,她回来的时候,叶凌飞已经睡着了。周欣茗虽说已经躺下来,等白晴婷回来时,周欣茗还是坐了起来。叶凌飞那是睡得很死,白晴婷了床之后,叶凌飞只是把手搭在白晴婷的大腿中间,似乎是习惯性得用手去磨蹭白晴婷那芳草连片的下身。白晴婷把叶凌飞的手从自己双腿间拿开,担心叶凌飞会骚扰自己,把叶凌飞给推到床边,让周欣茗躺在床中间。 白晴婷和周欣茗俩人半坐着,身盖着被子,白晴婷和周欣茗聊起了关于明天拍婚纱照的事情。一想到明天可以穿婚纱,白晴婷就有些睡不着了。 周欣茗怀了孕,叶凌飞倒不敢怎么样,担心不小心弄伤了周欣茗。叶凌飞躺在床边,睡了过去。 就在白晴婷和周欣茗正聊着明天穿婚纱时的样子时,就传来了敲门声。白晴婷再听到是于筱笑的声音后,她赤着脚、穿着睡衣下了床,穿着拖鞋打开了房间的门,这一打开房间的门,就瞧见于筱笑满脸泪水,站在门口。 “哎呦,筱笑,你这是怎么了?”白晴婷一看于筱笑这样,赶忙把于筱笑拉进房间里面。 “姐姐!”于筱笑扑进白晴婷怀里,又哭了起来。于筱笑这样哭,叶凌飞也没有反应,还是躺在那里呼呼大睡。白晴婷担心于筱笑的声音吵醒了叶凌飞,赶忙安慰道:“筱笑,要不我们出去慢慢聊?” “好!”于筱笑答应一声,就在这个时候,听到躺在床的叶凌飞说道:“大半夜得,出去干什么,也不怕遇到鬼,就在这里说好了,我又没有真的睡着!”叶凌飞说着坐了起来,把被子一掀,嘴里说道:“厕所去!” 叶凌飞早就习惯裸睡了,反正,白晴婷和周欣茗都已经是他的老婆,叶凌飞倒也不担心在这两名美女面前光着身子,虽说白晴婷经常反对叶凌飞裸睡,但叶凌飞却喜欢这样睡,还时不时半夜趁着白晴婷睡着时,把白晴婷睡裙捋开,把他的下身紧紧贴在白晴婷那**的的部位。当白晴婷早发现时,叶凌飞都是装作很无辜的模样,说白晴婷半夜勾引他。白晴婷拿叶凌飞那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本想晚穿内裤,但经不过叶凌飞睡觉时的左捏右摸得,只好就让叶凌飞为所欲为了。 叶凌飞习惯性地掀开被子,**着身体跳下了床。等他跳下床时,才意识到于筱笑还在房间里面。叶凌飞赶忙拿起一条大裤衩,飞快得穿好。虽说叶凌飞和于筱笑有过亲密的接触,但当着白晴婷和周欣茗的面,还是有些尴尬。好在房间只是开着壁灯,光线并不是很亮,叶凌飞穿好裤衩后,急急忙忙出了卧室。 “这个家伙!”白晴婷娇嗔一句,她搂着于筱笑,说道:“筱笑,床来!” 于筱笑迟疑地说道:“姐姐……!” “没有关系,反正这张床大,躺四个人不成问题,如果实在躺不下,就把他踹下床,让他到别的房间去睡!”白晴婷搂着于筱笑了床。 “筱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来听听!”白晴婷问道。 于筱笑哭哭啼啼地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叶凌飞刚从卫生间回来,就听到白晴婷气恼地说道:“天底下怎么还有这样的流氓、无赖,怎么了,家里有权就可以这样嚣张,这种人死一百次都应该!” 叶凌飞听到白晴婷这气恼地声音,赶忙问道:“老婆,怎么回事儿?” 白晴婷一看见叶凌飞回来了,就像是看见了主心骨,气呼呼得把于筱笑说过的事情说给叶凌飞听。叶凌飞没有床,而是穿着裤衩坐在卧室靠窗边的椅子,听完白晴婷的叙述后,叶凌飞竟然笑道:“老婆,我还当是什么事情呢!” “老公,这事情还小吗,那个混蛋怎么能这样羞辱筱笑?”白晴婷气呼呼地说道,“我没有看见那个混蛋,要是让我看见那个混蛋白晴婷说了半天也没有能说出什么来,她不会骂人,又不会说出什么“杀了那混蛋”之类的话来。 叶凌飞把白晴婷的话接过来,说道:“老婆,你是不是想废掉那个家伙,如果你真这样想的话,很简单,我明天就可以找人废掉那个家伙,老婆,你说,你到底想怎么废,是想要他的胳膊、腿,还是想让他做不成男人,或者直接要了那个家伙的命!”!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