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 住在咱们家

藏娇都市 969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4448字
叶凌飞和李可欣向酒走去。当李可欣听到叶凌飞那句话之后,她停下脚步,侧过身来,奇怪地问道:“你说什么,叶封认识我,还说昨天见过我?” “对!”叶凌飞一点头,说道:“这是叶封跟我说的!” “叶封?”李可欣皱着眉头,看似在想着这个人到底是谁,“我并不记得我认识这个人啊!” “可欣,那你昨天遇到过什么人没有?”叶凌飞问道。 “我昨天遇到的人很多啊,都是我的顾客,我昨天在咖啡厅,啊,难道你说得是他!”李可欣想起一个男人来,那个男人是咖啡厅的老主顾,原来总喜欢在咖啡厅里喝咖啡,后来消失了一段时间,昨天李可欣又看见了那名客人。并且那名老顾客还和李可欣说了一番奇怪的话,当李可欣把这事情以及那名老顾客的长相告诉叶凌飞后,叶凌飞很肯定那家伙就是叶封。 “他叫叶封?”李可欣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可欣。这你就别问了!”叶凌飞说道,“不是我不想说,而是说起来太复杂了,我也不知道从哪里解释,总之,这个叫叶封的家伙就是一个混蛋!” 李可欣听完,扑哧笑道:“叶凌飞,我很少听见你这样骂一个人的,我怎么感觉那个叶封和你有仇啊!” “不仅有仇,而且还是深仇大恨!”叶凌飞恨恨地说道,“都是这个混蛋给我惹了这样多事情,可欣,回酒里面我慢慢和你说!” 酒还没有营业,但已经有侍应生开始班了。李可欣和叶凌飞来到酒后面的房间,那是李可欣休息的房间,里面除了一台电脑就只有一张床了。 李可欣走进休息间,把大衣脱了下来,只穿着那件连衣裙,坐在床边。李可欣一边脱着黑色的长靴,一边问道:“你刚才不是说有事情和我说吗,快点说说,到底是什么事情!” “我不知道应该先说哪个!”叶凌飞坐在电脑前,看着李可欣。 “先说你老婆那件事情,再说那个叶封的事情,比起那个叶封来,我更关心你老婆的事情!”李可欣脱去长靴,了床。她穿着丝袜坐在床,用手揉着脚,嘴里说道:“我说你怎么离我那样远,我能吃了你不成!” “那倒说不定啊!”叶凌飞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情愿地站了起来,磨磨蹭蹭地坐在床边。看叶凌飞那模样,就像是担心被李可欣非礼一般。 李可欣娇嗔道:“你干什么啊,是不是很讨厌我了,以前看见我,那是又摸又亲,现在倒好,和我隔得远远的!” “不是的,可欣,我有苦衷的!”叶凌飞说道,“我昨天晚消耗了太多的体力,担心现在有了那方面**后,让你不满意!” 扑哧! 李可欣笑了起来,她把两只脚放在叶凌飞大腿,嘴里说道:“想想也是,昨天晚你和白晴婷是新婚大喜,一定会倾尽全力的。不过。我有一个疑问,难道你以前没有和白晴婷发生过关系吗,值得昨天晚那样兴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昨天晚被掏干身子一般。” 叶凌飞摇下头,轻叹口气,说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 “来,慢慢说,我很有兴趣听!”李可欣说着故意用两只脚压了压叶凌飞的大腿,嘴里说道:“不过呢,你在说给我听的同时,要帮我揉揉脚,你不会嫌弃我,连这个都不肯做!” “可欣,你说什么呢!”叶凌飞说道,“我怎么会嫌弃你,我只是在想怎么和你说!”叶凌飞一边帮李可欣揉着脚,一边和李可欣说起了昨天的事情,包括晚和白晴婷发生的事情来。李可欣听着就想笑,她强忍着笑意,听到叶凌飞说昨天晚和白晴婷至少发生过三、四次关系后,李可欣再也忍不住了,哈哈笑了起来。 叶凌飞听到李可欣这笑声,担心被外面酒那些侍应生听到,他赶忙一把捂住李可欣的嘴巴,嘴里说道:“你干什么啊,再笑的话,我就不说了!” “我不笑,我不笑!”李可欣赶忙说道。叶凌飞很郁闷地说道:“你就别提这件事情。我都感觉我当时有些狠了,但是,我心里很生气啊,你想想看,晴婷和我结婚当天去给叶封送救命钱,你让我怎么说她。叶封是晴婷的暗恋对象没错,但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她现在可是我的老婆,就算叶封死了,和她有多大关系,害得我当时像个傻瓜一样等她。你说我没有起气,那是假的。但是,我能干什么总不能就因为这件事情就不要她,只好晚报复了!” 李可欣看着叶凌飞那模样,忍不住又想笑起来,好在这次她强忍住笑意,等叶凌飞把话说完之后,李可欣才说道:“我说你也别生气了,白晴婷这样做只能说她心地太善良,并不是说她心里还有叶封,要不然的话,她就不会着急赶回来。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了。这白晴婷确实有些白痴,竟然在结婚当天跑出去,叶凌飞,我支持你这样做!” 李可欣说道这里,忽然又想笑起来,叶凌飞看李可欣笑的模样,一把搂过来李可欣,他的大手探进李可欣裙子里,手指压在李可欣的,嘴里说道:“不要以为我现在没有体力吃了你,你信不信我现在一样能让你起不来床?” “我当然相信了。你是谁啊,你可是叶凌飞,什么事情干不出来!”李可欣伸出右臂,搭在叶凌飞肩膀,那双俏丽的眼睛看着叶凌飞,嘴里说道:“我相信是相信,但是呢,我却很想体验下那种感觉,不知道下不来床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李可欣这句话一说出来,叶凌飞嘴里冷哼一句道:“好啊,你竟然和我玩这套来了,看我不好好教训你!”叶凌飞说着把另一只手也伸进去,一把扯下来李可欣的内裤。李可欣倒是很配合,在叶凌飞扯下她的内裤后,李可欣反倒把双腿张开,显出不屑的样子道:“我才不怕你呢,一夜四次郎!”
叶凌飞把头探进李可欣的裙子里,李可欣紧咬着牙齿,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叶凌飞的头在李可欣的挪来挪去,李可欣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推开叶凌飞。 叶凌飞舔着嘴唇,得意地笑道:“我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叶凌飞说着,就要再次把头探进去。李可欣阻止叶凌飞,她伸出滑嫩的小手,一把抓住叶凌飞高高隆起的下身,嘴里惊讶道:“哎呀,我没有想到你还能起来,呵呵,我的目的达到了!” “怎么了,勾引起我就没事了,门都没有!”叶凌飞说着强行把李可欣压在身下,揭开腰带,就要脱裤子。李可欣那娇艳的小口在叶凌飞耳边说道:“别这样,这里是酒,外面的人会听到的!” “那你说怎么办?”叶凌飞有些不悦地说道,“你总不能这样让我走!” 李可欣娇美一笑,张口在叶凌飞耳边说了几句。叶凌飞听完后。点了点头。他平躺在床,李可欣跪在叶凌飞,那樱桃一般的小口张开,头低了下去。 。。。。。。。。。。。。。。。。。。。。。。。 李可欣漱完口后,又回到房间里面,就看见叶凌飞坐在床。李可欣脱掉长靴,了床。她依偎在叶凌飞怀里,樱桃小口张开,嘴里说道:“我以后不叫你叶凌飞了,我叫你一夜四次郎,我怀疑你这身体到底是不是铁做的!” 叶凌飞手里夹着根烟,把李可欣搂在怀里,嘴里说道:“我昨天晚那也是生气,平常日子我是不会这样做的,要不然太伤身体了!” “你还知道啊,平时也不注意下身体,我刚才就是担心你身体跨了,才没有让你那样做!”李可欣娇滴滴地说道,“你就是一个笨蛋,不领人家情!” “谁说的,我怎么不领你的人情!”叶凌飞把烟抽完,捏灭后,他两手环抱着李可欣,嘴里说道:“可欣,你知道吗,在我的心里你很重要,和晴婷一样重要,都是我的心肝宝贝,我舍不得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 “你就是嘴巴甜,就会哄女孩子开心!”李可欣娇声说道,“我就是被你哄床的!” “想后悔晚了!”叶凌飞坏笑道,“谁让你当初没有看清我本来的面目呢!” “我知道晚了,所以,我才想出另外一个主意!”李可欣说着把脸转向叶凌飞,她娇美地笑道:“我想联合晓婉和婷婷集体抵制你,我们三人谁都不让你亲热!” “不会,可欣,这样很残忍的!”叶凌飞两手捏住李可欣的,嘴里说道:“要不我们四个人一起!” “想得美!”李可欣娇声道,“好事都让你占了,你想都别想,如果你想和我亲热,那只能是我们俩人!” “那次…..!”叶凌飞刚刚提到这句话,李可欣的脸颊就红了起来,嘴里说道:“不许再提那次,就是那次让我意识到,我不喜欢那种方式,被晓婉看了个精光,现在想想都感觉不舒服,是不是你们都喜欢那样,听到两个女人的声音,你们特别兴奋?” “不是,我绝对没有!”叶凌飞说道。 “切,谁相信啊!”李可欣娇嗔道,“我看你就喜欢那样,不过,你想都别想,我不会再那样做了,那是我唯一的一次!” “好了,我答应可欣你就是了!”叶凌飞嘴里说道,“最多我下次不会那样做!” “那样才对!”李可欣说道。 “可欣,我和你说点其他的事情!”叶凌飞说道,“你还记得我刚才说过的那个叶封吗?” 李可欣一点头,说道:“记得,怎么了?” 叶凌飞轻叹口气,说道:“可能你因为叶封的缘故,会有危险!”叶凌飞把事情前前后后都跟李可欣说了一遍,李可欣听完后,不屑地笑道:“那个混蛋和我有什么关系,难道去我的咖啡厅消费也算和我有关系,这样的话,岂不是那个混蛋在大街遇到一个女人也算是有关系了,岂不是那些人也有危险了?” 叶凌飞没有开玩笑的意思,很认真地说道:“可欣,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谁知道那个叫沙丽的疯女人会干出什么事情呢,我知道这个女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我看你还是小心一点!” 李可欣笑道:“我说叶凌飞,就算我知道我有危险,我能做什么,找警察保护我?那样我感觉自己死得更快,本来人家还不知道我是谁,现在可好了,两名警察跟着我,一左一右,就像那个左右护法似的,人家一下就知道我是谁了,我岂不是更加危险。要是你真担心我的话,那就留在我的身边保护我!” “这个….!”叶凌飞刚刚说出两个字来,他的电话响了起来。叶凌飞拿过来电话,一看来电显示,叶凌飞对李可欣说道:“别说话,是晴婷的电话!” 叶凌飞交代完,接通了电话。这叶凌飞不交代还好点,一说是白晴婷的电话,李可欣故意地张开樱桃的小嘴,发出一阵呻吟声来。叶凌飞赶忙捂住李可欣的嘴,不让李可欣发出声音来。 “晴婷,有事情吗?”叶凌飞问道。 白晴婷那嘶哑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了过来,比起早白晴婷的嘶哑声音来,此刻的声音明显好了许多。 “老公,你在哪里?”白晴婷问道。 “晴婷,你有事情就说!”叶凌飞说道,“我在外面,有事情要做!”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随即听到白晴婷的声音道:“老公,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恨死我了,我都恨我自己,我为什么要帮叶封那个笨蛋,这次不仅牵连了我,还牵连李可欣,老公,我想…..想….想让李可欣这段时间住在咱们家!”!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