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6章 这不过是开始

藏娇都市 976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492字
叶凌飞把自己的想法和周欣茗说了。在叶凌飞看来,叶封或许会在临死之前把之前对他们隐藏的秘密说出来。 周欣茗想了想,说道:“叶凌飞,这件事情你来做主,不过,我个人感觉晴婷不会去见叶封,只要是晴婷认准了的事情,她就不会改变,她已经认为叶封害了她一次,她就不会再见叶封!” 叶凌飞点了点头,他认同周欣茗的说法。叶凌飞忽然笑道:“我只是把我的意见说出来,想不想去见叶封最后一面,还是晴婷自己做决定。毕竟叶封是晴婷的校,我不想将来晴婷有任何的埋怨我!” 周欣茗没有再说,和叶凌飞一起下了楼。打了一天的麻将,白晴婷也感觉有些累了,她和李可欣俩人坐在楼下的客厅闲聊着。 白晴婷今天赢了不少钱,当然,那些钱都是叶凌飞的,不管怎么样,享受的就是这个过程。这打麻将是一个不错的增进谊的办法。这打了一天的麻将后,白晴婷和李可欣聊起来投机多了。 叶凌飞和周欣茗下楼时,正看见白晴婷用她还没有好的嗓子和李可欣兴高采烈地聊起下午打麻将时她打得好牌。 “晴婷,有点事情和你说!”叶凌飞走到白晴婷面前,坐下去,右手搂住白晴婷那纤细有弹力的腰肢,嘴里说道:“晴婷,叶封被送到医院急救了!” 白晴婷把娇嫩的身体依偎在叶凌飞的怀里,她看了叶凌飞一眼,嘴里淡淡说道:“老公,叶封是死是活和我无关,我不想见他!” 叶凌飞也没有强迫白晴婷去见叶封,其实,从叶凌飞的心里,他并不想让白晴婷去见叶封。哪个男人会希望自己的老婆去见别的男人,叶凌飞那又不是什么傻瓜。现在听到白晴婷这样说,叶凌飞也就说道:“恩,我就是和你说一句,等下,我和欣茗要去医院见叶封,我有些事情要问问叶封!” 李可欣这个时候插话道:“叶凌飞,你见到你说的叫叶什么的混蛋,在他还没有死之前问问他,到底我哪里好,能让他看我。真是的,没有事情给我找事!” 叶凌飞听到李可欣这样说,他把目光望向李可欣。说道:“可欣,你想不想见见叶封?” “见他?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见他!”李可欣把嘴唇一撇,说道:“懒得看见他,省得我来气!” “那也行,就这样!”叶凌飞说道,“你们俩人先睡觉,我和欣茗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 叶凌飞开着车,载着周欣茗去医院。 周欣茗看着叶凌飞,问道:“叶凌飞,你和我说实话,你刚才为什么执意要问晴婷想不想去医院见叶封,在你的心里,是不是还在想着晴婷那天的事情?” “你说呢?”叶凌飞没有给出正面的回答,而是反问周欣茗。 周欣茗摇了摇头,说道:“我又不是你肚子里面的蛔虫,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但是,凭我的直觉来看,我认为你很爱晴婷,同样。你希望晴婷也会全心全意爱你,甚至于,你希望晴婷完完全全忘掉叶封!” 叶凌飞笑了笑,伸手本想拿出烟来,点一根,但又想到周欣茗在车里,他又放弃了抽烟的想法。而是改成从车座旁边的夹缝里,取出一瓶矿泉水,趁着等红灯这工夫,叶凌飞打开矿泉水,喝了一大半,抹了抹下嘴,转向周欣茗说道:“任何一个男人都会介意自己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接触,这不是心胸广不广阔的问题。确实,我的心里很希望晴婷能完完全全忘记叶封,这也是为什么在结婚当天我很生气的原因。刚才晴婷的表现我很满意,至少让我知道,在她的心里只有我一个男人!” “扑哧”! 周欣茗笑了起来,笑得叶凌飞一头雾水的。叶凌飞忍不住问道:“欣茗,你怎么笑了啊,我这可是在很认真地和你坦露我的心迹啊!” 周欣茗强忍笑意,结果看了叶凌飞一眼,她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叶凌飞催促道:“欣茗,你到在笑什么,你倒是和我说说啊!” “我是看你的样子好笑!”周欣茗好不容易止住笑意,嘴里说道:“我没有想到像你这样的男人也会这样说,叶凌飞,你想过没有,你自己现在到底有多少女人。不要和我说你只有我和晴婷啊!” “这个……!”叶凌飞迟疑道,周欣茗说道:“你的事情我还不了解,光我就遇到不少的女人了,那个叫唐晓婉的,还有什么婷婷,恩,还有……!” “欣茗,别说下去了,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叶凌飞说道,“我知道我身边的女人不少,但我最喜欢你和晴婷啊,你一定要相信我!” 周欣茗说道:“好了,你在我面前就不需要说这些了。叶凌飞,和你说点别的事情,你告诉我,李可欣到底和你是什么关系?” “欣茗,你干什么这样问我啊?”叶凌飞问道。 “干什么问你,还不是想多了解一些,我以前感觉你和李可欣关系没有那样亲密,但是,今天我却感觉到你和李可欣的关系不一般,叶凌飞,李可欣不会和你….!”周欣茗没有把话说完。叶凌飞对着周欣茗一笑,说道:“欣茗,你知道的!” 周欣茗没有再说下去,而是把头转过去,抿着嘴笑了起来。 叶凌飞开车到了医院门口时,就遇到了小赵。小赵知道周欣茗会来之后,就在医院门口等着周欣茗。要知道小赵这个刑警副队长的职位那可是人家周欣茗给的,没有周欣茗推荐,小赵是当不这个刑警副队长的。恰恰因为这个缘故,小赵对周欣茗格外得敬佩,有什么事情。小赵那是一定竭尽全力。 叶凌飞把车停下来后,周欣茗推开车门下了车。小赵赶忙迎过来,嘴里说道:“周局,那个叫叶封的男人可能救不过来了!” 周欣茗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知道了!” 叶凌飞也下了车,刚想走向这边,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叶凌飞停下脚步,一看来电显示,是野狼打过来的。叶凌飞本来希望野狼能带着梁玉晚到他家来,但野狼说梁玉不想过来,叶凌飞那只能如此了。 “野狼,什么事情?”叶凌飞问道。 “撒旦,我有点困扰!”野狼显得有些苦恼的样子,说话的语气明显有些迟疑,似乎想和叶凌飞说,又不想和叶凌飞说。 “野狼,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样婆婆妈妈的,有事情直接说!”叶凌飞拿着手机向周欣茗面前走了两步,示意周欣茗先等自己一会儿,他对野狼说道:“咱们之间还有必要这样说话吗?” “撒旦,不是的,我是不知道怎么说!”野狼说道这里,轻叹口气,看似十分的烦恼。叶凌飞笑道:“野狼,你是不是因为梁玉的事情?” “恩!”野狼紧跟着说道,“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对她的感觉……!”野狼还是没有能说下去,随即又叹口气。叶凌飞说道:“野狼,你现在很苦恼是,一方面因为梁玉是警察,另一方面梁玉还是香港人,我看你小子是对梁玉有意思了,要不然,你也不会苦恼。听我一句话,这个社会的好女孩很少了,如果真让你遇到,就不要放手。牢牢地抓住,不能让她从你的身边溜走。虽说梁玉是香港警察,但毕竟你现在也不从事任何犯罪的事情,当然,你可以好好的和她聊聊,把你过去的事情和她说说,看看她的反应,如果梁玉不介意这点,那你们以后就没有任何的问题!”
“撒旦,她毕竟是警察,我怎么能和她说我过去的事情!”野狼说道,“我担心这样做会危害到狼牙!” “警察怎么了,难道警察就没有七情六欲,难道警察就不结婚生孩子!”叶凌飞说这句话的时候,周欣茗把头望向叶凌飞这边,叶凌飞冲着周欣茗笑了笑,示意周欣茗自己并没有说她。叶凌飞继续说道:“我刚才说过了,你已经不从事犯罪的活动,过去的事情只能代表你的过去,再说了,我们过去所做的也不全是犯罪,这个世界本来就是讲究弱肉强食,我们只是和一个强有力的制度做了地下交易。野狼,在我看来,梁玉至少能猜到我们这些人的身份,不要以为梁玉傻,什么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很聪明的。她之所以会来望海市,恰恰是考虑清楚了,才会过来找你,你也别乱想了,先和梁玉好好谈谈!” 野狼一直都静静地听着,等叶凌飞说完之后,野狼才说道:“撒旦,那我就试试看,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不知道怎么说,我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呵呵,那就说明你很在乎梁玉这女孩子。这样,你叫野兽,让野兽去说。野兽这小子在这方面很有一套,保证没有问题的!”叶凌飞说道,“我就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好,那我叫野兽!” 等挂电话后,叶凌飞才来到周欣茗和小赵的面前,他笑道:“野狼来的电话,这个家伙喜欢了一个女孩子,却不知道怎么说,就打电话问我怎么办了!” 周欣茗一听,看了叶凌飞一眼,嘴里说道:“恩,这方面野狼确实应该问你,你可是这方面的专家!” 叶凌飞只是一笑,没有和周欣茗说话,而是转向小赵,问道:“小赵,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我就是从欣茗嘴里听说过一些,具体的并不是很清楚!” “叶先生,事情是这样的!”小赵和周欣茗、叶凌飞一起走进医院里面,边走边说,小赵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说给叶凌飞听。叶凌飞听完之后,没有说话,他现在明白了怎么回事。原来那些人是沙丽派过来,其目的主要还是要掌握在叶封手里的那些客户名单。一直以来,这些资料都是掌握在叶封手里,叶封这次是吞了沙丽的一批货,想摆脱沙丽对他的控制。但哪里想到,沙丽神通广大,竟然派人追到了叶封在英国的住所,其目的主要还是想从叶封的手里得到那份名单。 叶凌飞知道了这件事情后,自然而然的想到叶封之所以会来望海市的目的了。叶封本来是想用那批客户名单要挟沙丽放过他,但沙丽很显然不想这样做,或许是叶封的背叛激怒了沙丽,总之沙丽是派人来抢叶封手里的名单。 叶封眼见自己惹恼了沙丽,他想到的是转移目标。叶封很明显知道有人会跟踪他,他却故意来到了望海市,而且还和白晴婷有所接触,叶封之所以要做这些事情,其目的无非是想要让叶凌飞也卷进来,这样以来,沙丽就得面对叶凌飞了,而叶封却可以趁机逃跑。 这一切都在叶封的计划之中,不过,并没有包括被警方保护。这完全是一次意外,叶封才被迫请求警方保护。叶封可没有傻到要和国际刑警合作的地步,因此,才想着在国际刑警到来之前,偷偷得溜走。 叶封的计划可谓完美,只是最后还是被林越抓到。叶封的下场很惨,不仅耳朵没了,连下身也被废掉了,再被林越折腾许久之后,叶封还能活着,就算是一个奇迹了。只是,叶封终究没有能救回来,在叶封临死之前,叶封断断续续地在叶凌飞耳边说了很长时间的话,叶凌飞皱着眉头,费力地听着。 当医生确认叶封死亡后,叶凌飞和周欣茗眼看着叶封的尸体被盖白布推走。周欣茗这时候才问道:“叶封刚才说了什么?” “他说很后悔,当年不应该出国!”叶凌飞说道,“他还告诉我,他喜欢李可欣,喜欢那种类型的女孩!” “这算什么?”周欣茗没有想到叶封在临死之前只会说这些。叶凌飞轻叹口气,说道:“也许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他让我好好照顾你们,感觉很对不起你们俩人,同时,他也对不起我,整件事情都是他设计的!咳,人都死了,我也不能评价叶封的为人了,一切都让他去!” 周欣茗没有再说话,手挽着叶凌飞的胳膊朝楼梯走去,小赵跟在俩人的身后。走了两步后,叶凌飞停下来,转过身,对小赵说道:“小赵,叶封有一把保险柜的钥匙被林越抢去了,我猜那把钥匙还在林越身,马把这把钥匙找出来。这把钥匙很重要,关系着放在瑞士保险公司的一份名单账目!” 小赵一听,赶忙说道:“叶先生,我现在就回刑警大队!” “去,去!”叶凌飞对小赵摆了下手,小赵和周欣茗打声招呼后,就急急忙忙跑向楼梯处。叶凌飞则和周欣茗慢慢走出医院,了车之后,周欣茗这才说道:“这样说来,沙丽想要的那些东西都在瑞士那家保险公司里面!” “理论是这样的!”叶凌飞发动起车子来,他侧着脸,对周欣茗说道:“我认为叶封在临死前没有必要骗我,他告诉我这一切,其目的无非想报复沙丽,如果那份名单和账目落在国际刑警手里,你能想象得出来整个世界会乱成什么样吗,大批的毒枭会落网,说不定这个世界的毒品会少了很多,沙丽那可是金三角的一个很重要的种毒、制毒、贩毒的头目,叶封通过某种不为人知的途径得到了那份客户名单和账目,光凭那些,就足够抓捕大批的毒贩了。最主要的一点是,叶封这些年一直都在为沙丽从事毒品的交易工作,他已经成为沙丽的代言人,可以说,沙丽所掌握的毒品绝大部分都是从叶封的手里流出去,叶封这次的背叛,意味着沙丽无法得到叶封所掌握的那些客户和贩毒途径,这才是沙丽执意要得到叶封手里那份客户名单的主要目的。当然,现在我们谈论这一切都没有任何的意义了,叶封已经死了,沙丽派来的人也已经被抓了,至于沙丽嘛,我想她是不会想到这幕后的一切都是我策划的,自然也不会来找我的麻烦。剩下的就由国际刑警组织来处理,欣茗,我们后面所要做的,就是做好准备,等待着我们结婚那天的到来!” 周欣茗看着叶凌飞,嘴里说道:“叶凌飞,你真的认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 叶凌飞一愣,问道:“欣茗,怎么了,难道你认为这里面还会有事情吗?” 周欣茗摇着头,说道:“我不知道,我只是有一种感觉,我认为事情并没有完,或许,这仅仅是开始!” 叶凌飞笑道:“欣茗,人家都说快要做妈妈的女人喜欢胡思乱想,我现在终于相信这句话了,好了,一切都结束了,我们不要想那些事情,只想着怎么快快乐乐地过我们自己的日子!”叶凌飞说完,开着车子离开了医院。
隐藏
威尼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