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7章 一辈子做不成男人

藏娇都市 977 作者泡书吧 全文字数 5482字
叶凌飞开车回到家里时。白晴婷已经睡下,叶凌飞和周欣茗走进卧室,床传来白晴婷迷迷糊糊的声音道:“老公,你回来了?” “恩!”叶凌飞走到床边,伸手摸了摸白晴婷那滑嫩如同婴儿一般的肌肤,嘴里柔声说道:“晴婷,你先睡,我去洗个澡,等一会儿回来!” 白晴婷“嗯”了一声,又翻身睡去。叶凌飞小心翼翼地把被白晴婷蹬到脚下的被子拉过来,盖在白晴婷身。 叶凌飞和周欣茗一起去洗澡,周欣茗的肚子已经隆起很高了,叶凌飞在和周欣茗一起洗澡时,也不敢有太多的亲密行为,就担心弄伤了周欣茗。 周欣茗洗澡的时候,闷闷不乐,似乎心中有事情。叶凌飞问道:“欣茗,你在想什么?” 周欣茗轻叹口气,说道:“叶凌飞,我还在担心沙丽的事情。你说过,那份名单关系重大。万一那份名单流落出去,会不会造成巨大的影响,我的意思是说会不会有人为了那份名单,不惜一切代价呢?” “这个是必然的!”叶凌飞说道,“恰恰因为那份名单的影响力太大,才导致沙丽没有肯放过叶封,因为沙丽清楚,那份名单只要在叶封手里,就威胁到她的生意,甚至于断了她的财路。现在看起来,沙丽可能会不惜一切代价搞到那份名单,所以,我才建议小赵尽快找到那个钥匙,等找到钥匙之后,把这个案子交给北京那边的国际刑警组织,让国际刑警组织去负责这个案子!” 周欣茗轻叹口气,说道:“目前只能这样做了,我心里真的有点担心,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不安心!” 叶凌飞来到周欣茗的背后,把手放在周欣茗那滑嫩如羊脂玉一般的香肩,嘴里说道:“欣茗,或许是你考虑得太多,还是不要考虑了,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处理的,我不会让你们受到伤害,因为我是你们的丈夫。以后,你们的人生就完完全全交给我!” 周欣茗转过身来,深情地看着叶凌飞,嘴里柔声说道:“这样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们的人生由你做主呢?” “当然不是了!”叶凌飞在周欣茗的脸亲了一口,嘴里说道:“应该说是我们三个人一起创造新的生命,恩,我要求不高,一个人给我生十个八个孩子就行了,这样的话,两个人就二十多个,我可以把我的孩子编成一个排,采用军事管理,每天早**去跑步,我在前面跑,我的孩子在后面跑。我就是他们的排长,从小就训练操持家务,咱们家以后连佣人都不需要了…….!”叶凌飞当着周欣茗的面,开始憧憬着未来的生活,周欣茗娇嗔道:“你想得美,我和晴婷又不是猪,干什么要生那么多孩子。你要想要的话,你自己生去!” 叶凌飞和周欣茗洗完澡,回到卧室里面。周欣茗先了床,靠在白晴婷的身边。叶凌飞先跑到走廊里面,抽了一根烟,然后才回到卧室。叶凌飞以前总是习惯在卧室里面抽烟,但现在却不敢这样做,生怕影响到周欣茗肚子里面的孩子。 叶凌飞光着身子了床,从背后搂住白晴婷的腰,两手隔着白晴婷那单薄的睡衣握住白晴婷那没有带胸罩的,叶凌飞就感觉两手处传来一阵惊人的弹性。他不由得捏了两把,这下倒把白晴婷惊醒了,白晴婷把头扭过来,娇声说道:“老公,我困了,很困!” 叶凌飞把嘴唇贴在白晴婷的耳边,嘴里低声说道:“晴婷,我们来制造小孩好不好?” “老公,我那里还….还痛!”白晴婷娇声说道,“我…我受不了!” “放心,这次我会很轻的!”叶凌飞扳过来白晴婷的身子,两手搂住白晴婷的腰,他低声说道:“我不让你痛!” 白晴婷微微咬了咬嘴唇,算是答应下来。叶凌飞立刻把白晴婷压在身下,开始亲热起来。躺在一旁的周欣茗把身子转过来,当成没有听见,很快,房间里面就传来白晴婷的呻吟声。周欣茗刚想强迫自己睡觉时,她就感觉有一只手摸向自己的下身。周欣茗慢慢转过身来,就看见在黑暗的房间里面,叶凌飞跪在白晴婷,一只手按在白晴婷分开的大腿,另一手探了过来。 。。。。。。。。。。。。。。。。。。。。。。。。。。。。。。。。。。。 第二天一大早,小赵就打来电话,昨天晚,小赵一回去,就去找叶凌飞所说的那串钥匙,终于从林越的身找到了那串钥匙。小赵本想半夜打电话给周欣茗,但又担心惊扰周欣茗这才等到天亮打电话给周欣茗。 昨天晚周欣茗就在担心这件事情,她担心这个案子太大,如果一直都放在望海市的话,会有什么漏子。等小赵一打来电话,周欣茗就让小赵立刻找公安局局长,向局长做汇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从北京那边来的人应该是今天到望海市,直接把这起案子移交到北京那边。 周欣茗和小赵通完电话后,又不太放心,又给自己的爸爸打了电话,作为望海市的一把手,周洪森有权知道望海市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在电话里面,周欣茗详细地叙述了这起案子的前因后果。周洪森也意识到这起案子牵扯得太多,如果总留在望海市,难免会夜长梦多。 周洪森告诉周欣茗这件事情他今天就会和公安局长说,力争明天就把这案子移交到北京。有了自己爸爸的表态,周欣茗才放下心来。 在叶凌飞看来,这件事情基本是处理完了。叶封已经死了,而沙丽派来的人也已经被逮捕,李可欣和白晴婷也没有威胁了。 白晴婷这些天一直都在家里,没有去世纪国际集团,虽说作为一家大型集团的总裁,没有必要经常到集团公司。但临近年终了,有些事情还是需要白晴婷去处理的。至于李可欣,虽说嘴说要在叶凌飞这里住一个星期,但她却没有说不出去管理咖啡厅和酒,总之各自有各自的事情。 周欣茗也去了公安局,她在准备调动工作的事情,按照周欣茗的想法,等和叶凌飞在东海市定居举行完婚礼后,她会在东海市把孩子生下来,到时候也会留在东海市工作。当然,这些工作需要提前准备一下。 叶凌飞则忙着自己的事情,他很关心野狼的情况,不知道野狼和梁玉进展得如何。打电话一问野狼,野狼支支吾吾得,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后来还是从野兽那里得到了确切的消息,野狼和梁玉的关系进展很迅速。 随着和周欣茗的婚期临近,叶凌飞也更加忙起来,他需要去东海市看看进展。叶凌飞一个人开车到了东海市,看了看婚礼的筹办情况以及房子的装修情况。在东海市,叶凌飞接到了李可欣的电话。在电话里,李可欣似乎很生气,告诉叶凌飞,让野兽离她的人远一点儿。叶凌飞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这一打听,才清楚原来野兽最近和李可欣咖啡厅里的一名女侍应生走得很近。李可欣那是知道野兽的底细,也知道野兽这个家伙很好色,这才打电话给叶凌飞,希望叶凌飞管管野兽。 叶凌飞哪里想去管这些事情,这种所谓感情的事情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如果那名女侍应生对野兽没有好感,也没有必要和野兽黏在一块儿。叶凌飞在电话里面安慰了好一通,这才算完。
一月二十号,距离婚期还有五天。周欣茗明显有些不安起来,晚的觉也睡不好,时不时会醒过来。一个女人越是到了这个时候,越会心里不安、紧张、兴奋…..诸多情绪会一股脑的聚集在一起。叶凌飞只好安排周欣茗回了家。希望在自己家里可以让周欣茗情绪平静起来。 望海市的各大学校有的已经考完试放假了,有的还在考试中,于婷婷所在的望海外语学院考试就比较早,在一月二十号之前,就已经考完试,放假了。叶凌飞在于婷婷走之前,还特意抽出一天时间陪于婷婷逛了一整天,至于其他的事情更不用说了,要知道于婷婷这一走可就是一个多月见不到面,叶凌飞自然是倾尽全力,差点让于婷婷第二天误了火车。 世纪国际集团内,白晴婷坐在会议室里,正在召开会议。虽说世纪国际集团收缩业务了,但并不是说集团就应该这样发展下去,龙山那边的项目在开发,而兴建的经济适用房的项目也在开发,白晴婷这个集团总裁需要密切关心各项工程的进度。 等开完会,白晴婷刚回到办公室,她的秘就走进来。 “总裁,有人送给您一个信封!”白晴婷的女秘把一封厚厚的信封交给白晴婷,白晴婷拿过来信封,在手里掂了掂,感觉还很重,里面似乎放了不少的照片之类的东西。她并没有马拆开看,而是问道:“是谁送的?” “不清楚!”那名女秘说道,“是今天早收到的,接这个信封的前台接待员说是一名男人送过来的,那名男人只是说这信封里面有一些重要的东西需要交给总裁您,其他的什么也没有说!” “我知道了!”白晴婷说道,“哦,我让你安排的职位安排了吗?” “您是说于小姐在我们集团实习的事情吗?”女秘问道。 白晴婷点了点头,那名女秘回道:“按照您的吩咐,我已经通知人力资源部了,人力资源部会为于小姐安排一份助理的工作!” “你叮嘱下人力资源部,给筱笑安排的工作要轻松一点,让她能感觉是在工作就行了,至于薪水方面,要比经理助理提高一个档次!” “总裁,我明白了!” 等女秘走之后,白晴婷才把信封拿起来,她并没有着急打开,而是把信封拿在手里,来回翻转两圈之后,才打开信封。白晴婷从信封里面取出一叠照片来,当她一张张翻看过后,白晴婷眉头微蹙,把照片扔在桌,拿出手机,翘起腿来,拨打了叶凌飞的电话。 叶凌飞正在开车去望海大学,就在刚才,叶凌飞接到了于筱笑的电话。叶凌飞不知道于筱笑发生了什么事情,总之于筱笑在电话里面语气有些委屈,要叶凌飞到望海大学去。叶凌飞正在开车去望海大学的路,就接到了白晴婷的电话。 “老公,在哪里呢?”白晴婷温柔的声音能让人感觉骨子都酥了,像白晴婷这种女人是最让男人迷恋的。高高在,绝世的容颜,但私下里却能让你骨子**了,尤其是白晴婷温柔起来的模样,迷倒众生。比起以前那个喜欢和叶凌飞斗气的白晴婷来,此刻的白晴婷身更多出女人的韵味来,不经历过男人,哪里能成熟,不过床,哪里知道人生是如此的美妙。需要男人从女孩慢慢调教,女人需要男人从小姑娘培训…….。 叶凌飞笑道:“老婆大人,我正要开车去找筱笑,不知道筱笑这个小丫头是怎么了,好像是被人欺负了,我先过去看看!” “哦,老公,你都准备好了吗,咱们什么时候去东海市?”白晴婷问道。 “过两天,总得去东海市那边准备准备!”叶凌飞说道。 “恩,老公,我知道!”白晴婷说道,“哦,对了,老公,今天我收到一个信封,不知道是谁送过来的,我刚才打开信封,你猜我看见什么?” “什么?”叶凌飞问道。 “恩,怎么说呢,是老公你在外面和女人鬼混的证据!”白晴婷轻呵道,“老公,怎么办啊?” “不会!”叶凌飞紧张起来,紧跟着白晴婷就听到那边传来紧急的刹车声。白晴婷心里一惊,赶忙说道:“老公,怎么了?” “没事,就是一个小孩横穿马路,差点撞那个小孩!”叶凌飞说道。 “老公,对不起,我不应该和你开玩笑!”白晴婷赶忙说道,“我刚才只是想和你开玩笑,有人给我送来一大叠照片,面是你和李可欣在酒门前的照片!” “你说有人拍了我和李可欣在酒门前的照片?”叶凌飞问道。 “恩!”白晴婷说道,“那家酒应该是李可欣的那家酒,老公,你和李可欣的事情我不想多问,毕竟我不可能要求你不和外人接触,我打电话过来只是想告诉老公你一声,老公,你感觉是谁拍得这些照片?”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叶凌飞说道,“晴婷,我现在去筱笑那边,等我处理完筱笑那边的事情,到时候再去找你,我想看看那些照片。” “好的!”白晴婷说道。 挂电话,叶凌飞心里核计开来,谁会这样做,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一时之间,叶凌飞又想不透这其中的缘由,但至少叶凌飞可以确认一点,就是这些照片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至少从白晴婷的语气里面,叶凌飞没有听出来白晴婷在生气。 叶凌飞赶到了望海大学的校门口,这段时间,正好是大学考试期间,平日喧闹的学校门口处看不见几个大学生。叶凌飞没有下车,而是坐在车里,拨打了于筱笑的手机。 “筱笑,我在你们学校的校门口,到底是怎么回事?”叶凌飞问道。 “师父,我现在去校门口见你!”于筱笑说完之后,就挂电话。叶凌飞坐在车里,抽着烟,等着于筱笑。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就看见身是一件绿色的外套、里面穿着一件红色的高领毛衣的于筱笑从学校里面走了出来。于筱笑下身是一条暗蓝色的紧身牛仔裤,紧紧包裹住于筱笑两条浑圆笔挺的大腿。 于筱笑站在学校门口望了一眼,看见叶凌飞的那辆车之后,她疾步走了过来。于筱笑脸没有任何的笑模样,拉开车门,一车,于筱笑就扑在叶凌飞的怀里,委屈得抽泣道:“师父,你要帮我报仇,那个人渣欺负我!” “欺负你,谁欺负你?”叶凌飞有点摸不到头脑,不知道又是哪个家伙欺负了于筱笑。他伸手轻拍着于筱笑的后背,嘴里说道:“筱笑,你先别哭,你总得和我说说,就算要报仇,也应该找到人,难道你想让我随便找个人帮你报仇吗?” 于筱笑抬起头来,委屈得**着鼻子,样子楚楚可怜,委屈地说道:“师父,还能有谁啊,就是蒋岳阳那个混蛋啊,人家今天本来在自习的,明天就考试了,结果就接到蒋岳阳那个混蛋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又说了一番,最可气的是这个混蛋还要过来,师父,我这才想到你,想让你帮我报仇,要是那个混蛋敢过来的话,师父你帮我把他给废了,让他一辈子都做不成男人!”!
隐藏
威尼斯人